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稚嫩撑到极致惨叫;顾惜陆靖尧挺入

时间:2022年03月07日 8:26:48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4)次
[导读]    傅御风瞥了她一眼,声音微高:    “荒凉?”    温凉诚实的点了点头,手指指着外面的环境,说道:    “你看,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住,不是荒凉是什么?”    傅御风嗤笑...

   傅御风瞥了她一眼,声音微高:

    “荒凉?”

    温凉诚实的点了点头,手指指着外面的环境,说道:

    “你看,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住,不是荒凉是什么?”

    傅御风嗤笑一声,没有回答她这个愚蠢的问题,易凡开了门之后就直接下了车。

    易凡看到温凉还一脸错愕的呆在那里,好心提醒:

    “夫人,整座南山都是总裁买下的。这里自然不会有其他人出现的。”

    温凉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他买下了整座山?”

    易凡点点头。“后面那条环山公路,是总裁特意让人修建的,夫人早上如果想锻炼,可以到那里去看看。”

 第四十二章 我的房间

    温凉不能言明自己的震惊。

    她下车后,朝着周围观察了一圈,因为是晚上,看不清别墅周围是怎样的环境,只能看到三步一树,一步一木,整座园子的绿化做的十分奢侈。

    她跟着易凡进了别墅,上下看了一眼,这栋别墅是三层建筑。采用中西一体化结构,布局考究。一楼是大厅、餐厅和厨房,楼梯的下方零星的散布着几个房间,二楼是主卧室,房间环绕一周,但却只有三个房门。三楼应该是傅御风的健身房和办公场所,只占了一点

    的面积,一间房门隔绝。一个五米高的大水晶灯从三楼楼顶低垂而下,到了距离地面两米多的时候堪堪收住,大灯一开,霎时明亮了整个别墅。

    温凉在大厅里看到了自己的小行李箱,她走过去将箱子拉到自己身边,看到傅御风在别墅里来去自如,忍不住问道:

    “你……你的腿明明好好的,为什么要坐轮椅?”

    傅御风拿水杯的步子一顿,回头看了温凉一眼。

    温凉抿了抿唇,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飞快的转移话题:

    “我住哪里?”

    傅御风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指了指二楼楼梯口的第一个房间。

    “我住在那里。”

    温凉明白了,她拉着自己的行李,费力的踩上楼梯。

    傅御风眉头微皱,上前一步将她的行李箱提到了自己手里。

    “哎……”

    温凉只感觉手上一轻,行李箱就被傅御风提了过去,她看着男人健步如飞的上楼,愣了一下,飞快的跟了上去。

    傅御风提着行李箱,上了楼梯以后将箱子放在地上,站在门口就要输指纹。

    温凉连忙走过去,拿过自己的行李箱,对他说道:

    “谢谢你。”

    然后推着行李箱就要往里面走。

    傅御风蹙眉,忍不住说道:

    “我说了,这个是我的房间。”

    温凉的脚步微微一顿,转头看了眼傅御风,他沐浴在水晶灯的灯光里,仿佛身体周围散发着光芒,配上那张绝世的好容颜,实在是美色撩人。

    “我……我住这边这一个房间就好。”

    温凉吞吞吐吐的说道。她还是做不到跟傅御风睡一个房间,而且还是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

    傅御风眼眸暗沉。

    “不怕被爷爷发现?”

    温凉咬着下唇,思索了一下,才说道:

    “如果爷爷问起来,我会告诉他原因的。”

    傅御风不说话了,修长的手指按在门把上了许久,最终丢下一句“随便你”,然后压下门把,推门走进去,狠狠地摔上了门。

    易凡在楼下都能听到楼上关门的声音,他忍不住啧啧两声,同情了一下温凉。

    唉,老男人心机落空,这是怎样的落差感!温凉不知道傅御风又在发什么脾气,她愣愣的看了一会儿被关上的房门,确认没有人出来以后,才满头问号的走到旁边的房间门口,轻轻一压,没有密码,她松了口气,

    推门走了进去。

    傅御风进到房间,“唰”的一下拉开落地窗的窗帘,今天白天的时候东城起了风,将云都吹散开了,现在天空黑沉,满天的繁星点点,十分震撼。

    这一次荷兰之行,与平常一样的行程,却因为遇到了温凉和孔叙白,心情变得不再平静。

    温凉来到这个房间,入目所见,是一片暗灰色的世界。暗灰色的家具,暗灰色的窗帘,和暗灰色的床上四件套。颜色虽然单调,但一看就知道,是用的上好的材料。一如傅御风这个人一样,低调霸气,却从来不缺高贵和奢华

    。

    刚才进门的时候有保姆过来说过,床上的日用品都是刚刚晒过太阳的,可以放心睡。

    温凉左右打量了一下房间,想了一下,回到门口给门上的指纹锁上了自己的指纹密码,才微微松了口气,才走到柜子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将自己带来的衣服一件件的叠好放进柜子里,虽然是客房,但是备用的柜子却很大,足足占用了一面墙的大小。

    温凉带来的东西很少,全部放进柜子里,才刚刚占了不到五分之一。

    她松了口气,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品,抱着睡袍进了浴室。

    等收拾好一切出来的时候,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温凉蹙眉,胃部传来的不适感太过于强烈,犹豫了一下,她打开房门下了楼,想要去厨房找点吃的。

    别墅里非常安静。温凉踢着棉拖鞋走在楼梯上,动作尽量放到最小,顺着记忆来到了厨房,打开冰箱,想从里面找一点东西吃。

    冰箱里什么都有,不过全都是生的蔬菜,没有一样可以直接吃的东西。

    犹豫了一下,温凉拿起一颗鸡蛋,准备自己下个面吃。

    “干什么呢!”

    旁边忽然传来声音,温凉惊呼一声,手中的鸡蛋砸在地上,瞬间摔了个稀碎。

    温凉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小手放在心口,微微平复着刚才受到的惊吓。

    “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

    她嗔怪道。

    傅御风挑了挑眉,同样的一身睡袍,手中端着一杯苏打水,靠在厨房的墙上,正懒懒的看着温凉。

    “半夜三更不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他又问道。

    既然已经把他吵醒了,那就没必要再躲躲藏藏了,又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鸡蛋,她说道:

    “我今天没有吃饭,想做个面吃。”

    想到自己是在他家里,温凉微微怔了怔,又问道:

    “你要不要吃?”

    快点拒绝,快点拒绝……

    她不停默念。

    只听到男人低音炮的声音轻轻响起,说了句“好!”

    “你真的要吃?”

    温凉不淡定了,她刚才只是礼貌性的客气一下,并没有想他真的同意的!

    “不是你问我的,怎么,这么没有诚意?”

    温凉默了默,又从冰箱里拿出一颗鸡蛋,跟刚才的那一颗并排放在桌子上,说道:

    “你先出去吧,得等一会儿才可以。”

    傅御风也不坚持,转身就走。温凉见状,更加生气了,切小葱的刀狠狠剁着,仿佛案板上的葱是某人!

 第四十三章 鸡蛋面

    温凉没有让傅御风等太久,差不多半个小时,两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就放在了餐厅的餐桌上。

    傅御风正坐在餐桌前摆弄着手机,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去看。温凉身上系着一个暗花小围裙,头发被完全扎起,一头飘逸的长发被束缚在头绳之内,随着动作来回摆动,或许是洗过澡的原因,她脸上没有带一点妆容,皮肤却较之前

    更加白嫩,满满的胶原蛋白,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掐一把。

    温凉将面先放在了傅御风面前,然后转身,又走进厨房,端了另一碗出来,坐在他的对面,说道:

    “可以吃了。”

    傅御风低头看了一眼碗里的面,色泽鲜亮,上面卧了一个黄白相间的流心蛋,扑面而来的香味让傅御风这个对吃的不怎么注意的人都多看了几眼。

    “这是你做的?”

    温凉拿筷子的手微微僵住,有些诧异的看向傅御风,因为他的怀疑,整个人脸色都不太好。

    “不然你以为,这个时间厨房里还会有别人?”

    傅御风挑了挑眉,没有说话,拿起桌子上的筷子挑起一根面吃了,忍不住点头。

    “味道不错,以后经常做。”

    正在吃面的温凉动作顿了一下,怪异的看了对面的傅御风一眼。

    这男人真的把她当成他家保姆了?

    还经常做,做个头!

 文学

    温凉心里愤愤,吃面的速度也比平常快了许多,把面全部吃完了之后,将碗一推,抽出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对傅御风说道:

    “你刷碗!”

    然后推开凳子,头也不回的跑上了楼。

    傅御风吃面的动作一顿,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这女人竟然让他刷碗?

    傅御风转头看了旁边的空碗,里面有零星的油渍附着,他狠狠地蹙起眉头,“啧”的一声,嫌弃的将那碗推的更远了一些。

    温凉睡了一个大大的懒觉。

    不得不说,傅御风这个人生活挑剔,极度奢侈,但生活质量也是跟着直线上升的。

    她住的这个房间加了隔音层,外面人来人往的,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整个人扑进的被子里,一下子就睡到了中午。

    她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中午十一点半。

    温凉微微扶额,也忍不住开始感叹自己的心大,在一个陌生的环境,竟然能睡得这么香。

    快速的起床洗漱,温凉收拾好自己之后,拿过手机翻看了一下,发现上面有两条未读消息。顿了顿,她点开第一条,是新青年写实画大赛主办方的转账信息。温凉看着上面显示的账户,赫然多出来的三千万,动作微顿,没有丝毫留恋的关上,点开了另一条消息

    。

    另一条消息的发件人是孔叙白。

    温凉回国的时候给他打过招呼,孔叙白本想着跟她一起回来,但国外的比赛还有收尾工作没有完成,他十分无奈,脱不了身。

    “阿凉,你到了吗,看到的话给我回个消息。”

    温凉的嘴角逐渐变得柔和,退出短信界面,拨通了孔叙白的手机号。

    “阿凉。”

    电话很快被接起,孔叙白独有的温柔嗓音投过大西洋彼岸的海浪声传进温凉的耳朵里,她眼角眉梢都带了笑意。

    “叙白哥,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才给你打电话。我睡过头了。”

    孔叙白的心微定,听到她安然无恙的声音,也忍不住带上了笑容。

    “怎么睡了这么久?昨天到的很晚吗?”

    他是计算着她飞行的时间的。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到东城应该是晚上七八点钟左右。

    温凉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没有,九点多就到了,不过我半夜饿得睡不着,又爬起来吃了个饭才睡觉。”

    孔叙白低低的笑出了声。

    温凉的脸有些红。

    “叙白哥,你还在工作吗?我有没有打扰到你?”

    孔叙白摇摇头,说道:

    “还有一天比赛结束。工作已经临近收尾了,也没有那么忙,就是需要在这边等着最后的结果。可能回去就下周了。”

    温凉默默的“奥”了一声,有些悻悻的。

    “那等叙白哥回来,我去接你,顺便请你吃饭。”

    孔叙白声音含笑,说道:

    “接我就不用了,机场人太多,吃饭的话等我回去了再找你。”

    温凉一愣,终于想起来孔叙白还是个公众人物。她笑了笑,痛快地点头:

    “好啊!那我等你!”

    安安稳稳的过了一个周末,温凉周一一大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将自个儿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准备去公司。

    她去荷兰之前只跟公司请了一周的假,而且还是以约傅御风吃饭为前提的。今天到了时间,不得不爬起来到公司去上班。

    说到这个,温凉也是狐疑了很久。她开到南山别墅已经两天了,多次追问傅御风,爷爷什么时候过来,傅御风每次都是搪塞过去,说很快过来,但第二天一醒来,依旧是空空荡荡的别墅,一点温铮友的影

    子都看不到。

    温凉有点生气,她昨天晚上又跑去问了傅御风。

    当时傅御风正在健身,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五分裤,男人精壮的上身就那样赤裸裸的展现在温凉的眼前,温凉尖叫一声,连忙转身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傅御风!你干什么不穿衣服!”

    说到最后,脸色已经涨红。

    傅御风动作微微一顿,动作优雅的从健身器材上走下来,慢条斯理的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沉声开口:

    “你进来干什么!”

    温凉听到声音,耳朵红的更彻底,双手死死地捂着眼睛,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虽然温凉见过的男人不多,但也从教科书上知道,傅御风的那满身的腱子肉,应该算是优等身材了吧!毕竟,她画过那么多人体模特,都没有他的身材好呢……

    呸呸呸!

    温凉赶紧将这种恐怖的思想从自己脑袋里剔除,不肯回头,大声问道:

    “我就是来问你,我爷爷什么时候过来!”

    傅御风挑了挑眉,擦汗的动作微微一顿,想了想,说道:“我再打个电话催催。”

 第四十四章 荒凉

    温凉也不知道后来他到底打电话没有,只不过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爷爷这两天就会过来。

    她微微放了点心。

    温凉走出别墅,扑面而来的一股寒风直接吹开了她的围巾。

    她惊呼一声,连忙拽住吹得不成样子的围巾,顶着寒风出了门。

    温凉这几天接了一个新闻周报的私密采访,趴在别墅里写了两天的稿子。所以今天上班,是除了从荷兰那天晚上回来之后,第一次见到南山别墅的模样。

    近期天气不好,出门风沙满地。南山别墅却很少有这种现象。绿化极为考究,温凉略略的看了一眼,初步估计,这个园子周围应该有不下五百种植物。

    不过她早就已经见识过了傅御风的奢侈,此刻看到眼前的景象,心里也没有翻起太大的波浪。

    就在温凉出了园子,想要往外面的公路上走的时候,忽然前面远远的开过来一辆车子。车子看到站在路边的温凉,速度渐渐慢下来,摇下车窗,温凉看到了易凡的脸。

    “温小姐,这么早,你要去哪里?”

    温凉正迷茫,这南山别墅的公路环环绕绕,一条大路远远望去看不到边,路上不见一个公交站牌,她脚上穿着一双带着跟的鞋子,才出了园子,就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温凉见到易凡如同见到了救星,连忙开口问道:

    “易秘书,从这里怎么到市区去?”

    易凡诧异的张了张嘴。

    “温小姐想要去市区?是有什么事情吗?”

    温凉伸手,从自己脖子围巾拉的微微靠下,才继续说道:

    “我要上班的。我是温氏的员工,上一周到荷兰是因为参加画展,所以请了一星期的假,假期已经结束了。”

    易凡闻言,认真的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

    “温小姐先上车,这里打不到车的。从这里到市区有十几公里,要打车也要走五公里才有可能能打到。”

    温凉震惊的“啊”了一声。

    “那怎么办,我上班要迟到了!”

    易凡指了指自己的车子。

    “我送您。上车吧!”

    温凉一愣,然后感激的看向易凡:

    “谢谢你了,易秘书。”

    今天才发现,易凡这个人还是跟傅御风有点不一样的。

    易凡看到她上车,连忙升上去车窗,将车内的空调调高了许多,才笑了笑,不甚在意的说道:

    “您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八点半的时候,易凡的车成功停在了温氏集团的大门口。

    温凉解了安全带,又郑重的朝易凡道了谢:

    “易秘书,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易凡忙摆了摆手,说道:

    “温小姐不用这么客气,不过南山别墅的确是距离市区太远了,您上班下班都不太方便。还是提前跟总裁说一下,让他派个专车接您吧!”

    温凉闻言,毫不犹豫的拒绝。

    “应该不用那么麻烦,我的东西已经放在南山别墅了,这几天住在我自己的公寓里,等爷爷什么时候来,我再回去也可以。”

    易凡瞪大了眼睛,直觉不好。

    “温小姐,这样不太好吧……如果被温老先生发现了你在骗他,那他……”

    温凉叹了口气。

    “没关系的,我会告诉傅御风,尽量做的隐秘一点。”

    易凡不好再开口,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等到温凉刚一下车,他立马拿起手机给傅御风打电话。

    “总裁,我错了!”

    傅御风刚刚睡醒。昨晚处理一份文件到了深夜,等睡下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现在刚刚睁开眼,就接到了易凡的电话。

    “你又做了什么?”

    易凡偷偷的看了一眼温凉离开的方向,哭丧着脸。

    “温小姐说,她以后要住回自己的公寓。”

    傅御风的动作微微一顿,只是转瞬,又说道:

    “她不会,行李没带走。”

    易凡更慌了。

    “温小姐说,她的东西放在南山别墅,等温老先生到的时候您再给她打电话,她再赶过去,一样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傅御风的动作彻底顿住了。

    “她在哪儿?”

    过了很久,易凡才听到他声音低哑的问道。

    易凡快哭了。

    “温小姐现在已经去公司了。”

    傅御风反应过来了,声音低沉。

    “你送的她?”

    易凡默默的嗯了一声,听着电话那头安静的声音,提前先为自己默哀了一分钟。

    “你今天别出现在我面前!”

    终于,傅御风沉声开口,气势汹汹的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温凉下了车,匆匆的往公司跑。

    她昨天就想到,南山别墅距离市区比较远,来上班的话一定会需要很久很久,温凉已经做好了路上走两个小时的准备。

    谁知,傅御风对于自身的隐私保护到了极限,周围竟然都没有一个公交站牌。

    还好遇到了易凡。

    温凉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还没打开电脑,王鑫就脚步匆匆的跑了过来。

    “凉凉,凉凉,外面那个开玛莎拉蒂的帅哥是你什么人?”

    温凉:?

    “什么?”

    王鑫兴致盎然的趴在她的桌子上,直接阻挡了她看电脑的视线。

    “不许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快点从实招来!”

    温凉无辜的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什么啊,鑫鑫,你在说什么?”

    王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她,恨不得伸出手指头狠狠地点她的小脑袋。

    “你还不知道啊,公司群里都炸了!有人拍到你从一辆豪车上下来啊!快说,那个帅哥是你什么人!”

    温凉一惊,连忙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果不其然,里面的消息刷的飞快,蹭蹭蹭的往上飞,她不过才进来不到一分钟,就已经刷了99+。

    温凉飞快的动着手指头,终于在不知道刷了多少条消息过后看到了王鑫嘴里的那张照片。

    照片是在公司门口,温凉刚刚下车,走了两步,被易凡叫了名字,回头的时候,刚好对上从驾驶座上下来的易凡。相机定格,拍到的恰好是她与易凡“含情脉脉”对视的画面。

 第四十五章 让她来找我

    温凉的脑袋都要大了。她抬头看了眼王鑫,这女人的表情活像是捉到了明星周边的狗仔,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温凉默了默,忽然说道:

    “他是我们家司机。”

    王鑫:?

    “司机?这么帅的男人,只是司机?温凉凉,你逗我玩是吧?你看看你跟这男人含情脉脉对视的画面,哪一点像是小姐跟司机之间的感情,嗯?还不从实招来!”

    温凉觉得自己百口莫辩,她无奈的摊手。

    “真的只是司机,不信的话我下次让他送我,你当面问清楚。”

    王鑫半信半疑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看着温凉依然一脸狐疑。

    “怎么可能,这个男人那么帅,还那么有型,整个人的气质高贵,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司机呀!”

    说着,她拉住温凉的胳膊。

    “凉凉,你们家司机的颜值太高了。”

    温凉有些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科长的声音。

    “都在干什么呢!”

    王鑫立马端坐,紧张的开了电脑,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好笑。

    温如慕这几天早上来了公司,问的第一件事就是温凉回来没有。

    如果不是知道自家总裁对这个哥哥留下的唯一的女儿并不喜欢,秘书就要觉得他是个慈祥的长辈了。

    今天温如慕来了公司,不等他开口问,秘书便主动迎上去,低声说道:

    “总裁,温凉小姐已经回来了,现在就在公司,您现在要见她吗?”

    温如慕往前的步子微微一顿。转头看向秘书。

    “她回来了?”

    秘书连忙低头弯腰,“是的,现在就在办公室。”

    温如慕沉了声。

    “马上让她来找我!”

    秘书连忙应是,转身去了公关部。

    温如慕坐在办公桌后面,一张脸沉的能滴出水来。

    温氏集团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关头,如果再接不到项目的话,可能就真的要屈尊纡贵的跟别人合作项目了。想到这里,温如慕不甘的握了握拳头,温氏在东城发展了这么多年,除了东风集团,向来没有哪一家产业能把温氏比下去。可现在竟然在项目的竞标上输给了一家名不见

    经传的小公司!对温如慕来说,这简直是一件奇耻大辱!温如慕在竞标会结束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查了这个河岸集团。也不知道这个公司的人是不是有意的,他刚有了一点动作,关于这个河岸集团的材料就像是雪花一样飘进了他

    的办公室,其中有意无意的,都暗指河岸是东风集团的产业。温如慕本来不相信。东风集团与温氏集团这两家名头上的东城最大企业,这两年发展的其实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好。温氏集团内部亏空严重,已经渐渐入不敷出。东风

    集团也几乎不遑多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不相信东风集团能拿出那样大的资金来跟温氏竞争。

    可就在这时,关于河岸集团总裁傅御风的一纸新闻走入了温如慕的视线,他紧紧的盯着傅御风这个名字,终于相信了调查出来的结果。

    东风集团是傅氏的产业,是傅家老爷子傅仲伯一手创建,现在这个河岸的总裁傅御风,同是姓傅,那河岸与东风的关系,已经八九不离十了。温如慕打上了傅御风的主意。他三番两次的打电话约他吃饭,都被他以身体不好为由头拒绝,甚至连温如慕在电话里表达了想要登门看望的想法,也是被傅御风的秘书易

    凡毫不犹豫的拒绝。

    傅御风一度气急。

    正在这时,从老宅里却传出了傅御风与自己女儿的婚事。

    温如慕欣喜若狂,倘若自己的女儿能嫁给他,那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拒绝自己这个岳父大人的请求了。

    温如慕打定主意,满面红光的香烟应下,小腿却被温暖抱住。温暖扑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强烈的反抗着她的这门婚事,还告诉他,她已经和唐家豪暗中有了关系!

    温如慕大惊失色!一张老脸变得铁青,狠狠地扇了温暖一巴掌。温暖泪如雨下,哭哭啼啼的在自己身边哀求着,再加上自己那个宠女儿无度的妻子在一旁推波助澜,他一时计上心头,想到与唐氏的合作关系,就答应了让温凉去替嫁的

    想法。

    本以为,温凉性情软弱,就算嫁出去以后也有把柄在自己手里,可尽情拿捏,不愁她不听话,可现在看来……这个最重要的棋子,怕是他当初真的走错了!

    温如慕重重的叹了口气。

    温凉早就料到回来后要面对温如慕。她见到顶层的首席秘书刘涛站在公关部门口,礼貌的敲了敲门,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来意。

    温凉施施然起身,跟着刘涛上了公司的顶楼。

    刘涛把温凉带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就离开了,温凉道了谢,上前一步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声音,推门走了进去。

    “叔叔。”

    温凉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温如慕,默默的叫了一声。

    温如慕抬头看向温凉,眼神微沉: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知道回家去一趟?不知道大人都在担心你吗?”

    温凉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

    “昨天刚回来,太晚了就没往家里去。”

    温如慕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

    他深深的看着温凉,忽然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对站在门口的温凉招了招手。

    “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坐。”

    温凉的身子微僵,顿了顿,抬步走向了休息区的沙发。

    温如慕起身绕过办公桌,坐在啥发前,亲自拿起水杯给温凉接了杯水,问道:

    “这次去荷兰,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见到什么新奇的玩意儿?”

    声音温和,就像一个关爱子女的普通长辈。

    温凉淡淡的点了点头。

    “荷兰的空气挺好的。”

    温如慕上下打量了她一遍,想起来温凉这次到荷兰的目的,忍不住探过身子,问道:

    “听说你这次到荷兰是去参加比赛的,怎么样?获得了什么奖?”

    温凉神色平静,不欲与他多说,只一笔带过。“没拿到奖项。”

 第四十六章 约饭

    温如慕脸色僵硬了一瞬,努力缓了缓,还是没咽下这口气,梗着脖子问道:

    “怎么这么没出息,跑那么远参加比赛,还没能拿个奖回来,如果被外面知道了,你让人家怎么看我们温家?”

    温凉又沉默了。她已经听腻了温如慕的这番话。从小时候开始,她只要是去参加什么比赛,无论是正式的还是玩笑的,温如慕都是一脸严肃的站在她面前,认真的警告:

    “必须拿到第一名,不然晚上回来不许吃饭!”

    温凉后来学会了排解温如慕给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还专程去看过心理医生。

    “你放心吧,叔叔,我出国参赛,没有人知道。”

    温如慕的脸色憋的青红,气愤的看了眼温凉,见她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心中的怒气攀升。

    “温凉,你是不是嫁给了傅御风,就忘记了自己姓什么了?这样跟长辈说话,你的礼仪教养在哪里?”

    温凉不说话了。她低头敛下自己的眉眼,紧紧的抿了抿嘴唇。

    今天出门的时候吹了冷风,她现在嗓子有点儿疼,不愿意跟温如慕在这个没用的话题上浪费那么长的时间。

    温如慕看她这副神色,还以为她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感到羞愧,声音忍不住也轻缓了许多。

    “凉凉,叔叔跟你说,温氏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必须请御风帮我们解决一下。叔叔知道你们夫妻关系好,你今晚回去跟他说一声,这周回家吃个饭,嗯?”

    温凉心中有些无语,她看向温如慕。

    “叔叔,你上次也看到了,傅御风的那个态度,怎么可能是我叫他他就会愿意去的?”温如慕微微黑了脸。不提上次还好,一提起上次,温如慕就想起傅御风是怎样当着一群女人和小辈打自己的脸。温如慕年轻的时候也是风流倜傥的人物,再加上温氏集团

    在东城的发展形势地位,几乎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当众打他的脸。

    被温凉又提起来那件事,温如慕再次想起了那耻辱的一幕,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他深呼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看着温凉,又是一副慈祥长辈的模样。

    “你们年轻人年轻气盛,做事难免有些争强好胜。这些叔叔都知道,不会往心里去的。你也多开导开导御风,让他不要心怀愧疚,不要将那件事放在心上。”

    傅御风心怀愧疚?

    温凉听了温如慕的话,只恨不得仰天长笑。

    如果他傅御风会感到愧疚,那明天的太阳一定就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温如慕却仿佛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安慰,什么话都一股脑的往外说。

    “凉凉啊,御风这孩子不容易,年纪轻轻的就断了腿,以后在公司里还不知道要如何生存。你既然嫁给了他,就要用心照顾他,知道吗?”

    温凉暗暗吐槽。傅御风断腿是假不说,就凭他的气魄和手段,一旦盯上了谁,那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还会不知道如何生存?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她面上还是露出乖顺的模样,一脸听话的点点头:

    “我知道的,叔叔。”自古以来,哪家嫁女儿不是害怕自己的女儿嫁过去会被怠慢,温如慕倒好,一口一个照顾御风,生生把温凉说成了一个低声下气的保姆,饶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个叔叔的

    嘴脸,温凉依旧非常的不耐烦。

    温如慕却非常开心,见温凉难得的听话,他拍了拍大腿坐起来,对她说道。

    “那太好了,你现在就给御风打电话,不用等到周末了,下班后就一起吃饭。”

    思绪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温凉听到这话,登时抬起了头,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

    温如慕对她的反应不满。

    “就是让你打个电话而已,你这是什么表情?”

    温凉默了默,如果说这世界上她最讨厌的男人,一个是自己面前的亲叔叔,另一个就是亲叔叔非要让自己联系的傅御风!

    温如慕见温凉迟迟不动,忍不住沉了声。

    “温凉,你怎么回事?”

    温凉不想再跟温如慕产生任何冲突,犹豫了一下,咬牙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温如慕顿时凑了过来。

    两人离得很近,温如慕身上一些难闻的香水味猝不及防的飘过来,熏的温凉忍不住蹙了蹙眉。

    “喂。”

    直到电话里传来傅御风的暗哑的声音,才微微将慕夏的思绪拉了回来。

    “傅御风,是我。”

    温凉咬着下唇,酝酿着说辞,一字一句的开口。

    傅御风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问。

    “有事?”

    他还记得早上的时候易凡说的,她现在应该是在上班。

    温凉咬着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旁的温如慕见她这副模样,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你说话呀!”

    温凉看了他一眼,收到温如慕警告的眼神,咬了咬牙,斟酌着开口说道:

    “那个,你今天有没有事,我叔叔……想请你吃饭。”

    温如慕松了口气,但转瞬,心又整个提了起来,害怕傅御风一个不同意就拒绝。

    傅御风耳尖的听到了电话里传来的男人的声音。他眼神微眯,随手扔下手中的钢笔,不知道温凉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低声问。

    “你在哪里?”

    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让温如慕和温凉两个人都是一怔,然后温如慕疯狂暗示,嘴巴开合,说了三个字。

    温凉纠结了一下,说道:

    “在玉满堂。”

    电话那头猝不及防的传来傅御风的笑声。

    “哦……大早上的,玉满堂开门了吗?”

    温凉的脸顿时羞得通红。

    她转头看了温如慕一眼,微微咬唇。

    温如慕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他轻咳一声,干脆一把夺过了温凉的手机,笑着说道:

    “御风啊,是我,哎呀,天气太冷了,今天中午或者晚上想和你一起到玉满堂吃个饭,你看你有没有空啊?”

    傅御风听到电话里突然出现的男人声音,狠狠地蹙了蹙眉,毫不客气的反问:“你是?”

 第四十七章 打扮好看点

    温如慕的笑脸登时就僵在原地。

    温凉无辜的抬头看着他,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温如慕特意要求,要温凉把手机的外放打开。现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他们两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在小辈面前被整的这么没面子,温如慕顿时沉了脸。但一想到温氏集团现如今的情况,狠狠地咽了口气,笑着说道:

    “我是叔叔啊,御风,怎么连叔叔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呵呵呵……”

    傅御风现在可以确认,应该就是电话里的这个男人,胁迫着温凉给自己打的电话。

    他轻叹一声,没有应下温如慕的话,而是说道:

    “原来是温总。温总怎么会用我妻子的手机号?”

    温如慕的脸又僵了僵,抬头瞥了一旁沙发上坐的温凉一眼,后者乖乖巧巧的坐在沙发上,抬头一脸天真的看着他,让温如慕十分火大。

    如果不是傅御风根本不接自己的电话,他又何苦这样绕着圈子来找他!还偏偏在温凉这个臭丫头面前,实在是丢脸至极!

    心里想着,温如慕脸上依旧是笑呵呵的表情,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御风,看你说的,叔叔怎么会抢凉凉的手机,这本来就是我让凉凉给你打电话,让你们一起出来吃顿饭嘛!”

    原来如此。

    傅御风暗暗想道。他手指扣在桌子上,一下一下的轻点着,房间里没有人,随着他轻轻的敲动,发出一阵“笃笃”的声音。温如慕过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傅御风说话,他有些紧张,再去看温凉的时候,那丫头还算是有点眼色,已经站起来去了他办公室的书架旁,对着上面的书挑挑拣拣,给足了

    他面子。

    温如慕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心中对温凉的成见也降低了些许,看着她白嫩的侧脸,一时也觉得顺眼了起来。

    温如慕关了手机上的免提键,将粉粉嫩嫩的手机放在自己的耳朵边上,心随着傅御风敲着桌子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十分忐忑。

    “晚上吧,温先生,刚好凉凉最近胃口不太好,带她出去吃点好的开开胃。”

    温如慕听到傅御风在这个时候还不忘带上自己的侄女,诧异的看了书架那边的温凉一眼。

    难道传言有误,这两人婚后感情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

    温如慕心思流动,他倒是十分赞成傅御风跟温凉在一起,最好一辈子都不能分开的那种。傅御风对温凉的感情越深,温凉背后的温氏集团的地位才能越稳固。

    思及此,温如慕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对着电话里的傅御风,就差点将自己的目的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了。

    “看到你们夫妻感情这么好,我和他爷爷就放心了。那好,御风,今天晚上在玉满堂,我带着温凉过去。”

    温凉拿书的动作僵在原地。她狐疑的朝着那边看了一眼,眼神怪异。

    夫妻感情好?

    也不知道傅御风那个大忽悠又跟温如慕说了什么,让他这么开心。不过……这两个男人之间的事儿,为什么每次都要拉上她!

    温凉十分的气闷。

    她一点都不想掺和进两人的关系中去。

    傅御风听到温如慕的话,微微沉吟了一下,眼眸漆黑。

    “不用了,六点的时候我去接她。”

    温如慕更高兴了,赞赏的看了温凉一眼,故意大声说道:

    “你要来接她啊,好好好,那到时候我们从公司一起去。”

    温凉震惊的呆在原地。

    傅御风要来接她?

    温如慕已经放下了她那个粉嫩的手机,随手朝着桌面上一扔,温凉的心随着手机撞击桌子的声音,狠狠一颤,抬头的时候,对上了温如慕的目光。

    温如慕已经收起了刚才跟傅御风说话的时候那副表情,不过从他红润的面色中,温凉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他心情不错。

    “凉凉,做得好!”

    温凉:?

    她狠狠蹙了蹙眉,不解的看向温如慕:

    “叔叔,你在说什么?什么做得好?”

    温如慕哈哈大笑,整个办公室都回荡着他的笑声,温凉心中的疑惑更加深重了。

    看叔叔的样子,傅御风应该是答应了跟他一起吃饭。

    但是只单单吃一顿饭,就能让他高兴成这个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826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