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你们两个一起上我|丝袜肉好爽

时间:2022年03月07日 8:39:35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2)次
[导读]     温氏内部亏空严重,温如慕却依旧拉不下脸去跟别的公司合作,反而为了温氏那点可笑的尊严,一而再再而三的问自己要竞标权,傅御风不齿至极。“看御风说的这是什么话,叔叔怎么会不愿意呢!哈哈,我就知道御风还...

    温氏内部亏空严重,温如慕却依旧拉不下脸去跟别的公司合作,反而为了温氏那点可笑的尊严,一而再再而三的问自己要竞标权,傅御风不齿至极。“看御风说的这是什么话,叔叔怎么会不愿意呢!哈哈,我就知道御风还是心想着叔叔的,这次项目的事儿你做出这么大的让步,等这两天事情敲定了跟凉凉一起回家,我

    让你婶婶给你做顿好的吃!”

    傅御风轻笑一声,说道:

    “那就不必了,温总,我刚才说了,我们公事不掺和其他的私人原因。既然您愿意的话,那我们就来说说利益分配的问题吧!”

    温如慕的笑容瞬间就僵在了脸上。

    “什么意思?”

    傅御风嗤笑:

    “温总不会觉得,这世上还有白白送来的钱吧?两家公司签订合作,利益分配不是再正常不过的问题了吗?”

    温如慕脸色不好了。

    “御风,我们是一家人,怎么说这种客气的话,温氏和你的河岸集团现在暗地里合作,不管是哪家公司赚钱,最后都是一家人的钱,有必要分的这么清楚吗?”

    傅御风叹了口气。

    “温总总是习惯忽略别人说的话。既然如此,这顿饭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吃下去了。”

    说着,他转头看向一旁的温凉,见她听到两人的对话,呆呆的看着这自己,忍不住嘴角一弯。

    “过来推我,我们回家。”

    温凉看了一旁的温如慕一眼,没有动。

    傅御风眉毛跳了跳。

    “温凉,你记住你已经嫁给我了!”

    潜意思是,不需要再考虑别人的想法。

    不过这句话傅御风没有说出口,他直直的看着温凉的眼睛,见她一双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怯怯的望着自己,一颗心不由自主的就软了下来。

    “还是你想跟着温总回家,嗯?”

    温凉连忙摇头,让她跟着温如慕回家,还不如跟着傅御风回南山别墅。最起码在那里她还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温如慕面沉如水的瞪着温凉,心里暗骂她没用,沉吟了一番,开口问道:

    “等等!御风,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我可以先考虑看看。”

    傅御风挑了挑眉。

    “温总不怕我狮子大开口?”

    温如慕气急。怕,怎么可能会不怕!但是他更怕傅御风一走了之,那这个项目才算是彻底完了!

    “我相信御风不会不顾我们之间的亲情的。何况温氏集团是东城数一数二的大集团,有能力也有财力,如果真的想要合作的话,温氏也是不二人选。”

    他笑着看向傅御风。

    “撇开公私,我们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总归都是一家人。”

    傅御风没有说话。如果不是考虑到东风集团内部状况不明了,他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跟温氏合作。虽然温如慕不是个东西,说话也喜欢插诨打科,但有一句话他说的没错,温氏集团虽然落败了,但他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威望还在,在东城也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集团

    ,合作下来,对河岸集团只会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也是傅御风十分厌烦温如慕,现在却还能坐下来跟他谈的原因。

    “整个项目河岸要全程跟进,保证质量,项目落成之后,河岸要占股30。”

    温如慕眉毛狠狠的跳了跳。

    “那河岸准备出多少资金?”

    傅御风看着温如慕,仿佛他问了个白痴的问题。

    “温总,我刚开始说过了,把项目给你们是要有报酬的!你又忘了吗?”

    温如慕的脸黑沉。

    “所以,你想用南城塆这个项目的经营权,空手套白狼套走营业额的30?”

    傅御风嗤笑:

    “到底是谁想要空手套白狼,我相信温总心里一定比我更清楚。”

    温如慕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双目猩红的看着傅御风:

    “傅御风,你以为我是三岁大的毛孩子吗?一个经营权而已,就想让我给你让出几十几百个亿的收益,你当我傻吗?”

    傅御风笑脸盈盈的看着温如慕,说出的话十分无害。“温总,不是你说的吗?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左右都是钱,谁赚不是赚呢?”

 第五十四章 好叔叔

    温如慕被噎的一口气提不上来,捂着心口拼命的喘着粗气,温凉惊呼一声,连忙绕过桌子跑过去扶住他,紧张的问道:

    “叔叔,你怎么样,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

    温如慕一把推开温凉,恶狠狠的骂道:

    “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女,关键时候一句话都不说,温凉,这些年我白养你了!”

    温凉没有防备,一下子被温如慕推倒在地,额头“砰”的一声磕在椅子上,脑袋一阵晕眩。

    傅御风眼眸狠狠一缩,放在轮椅上的双腿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站起来,朝外大声喊道:

    “易凡,给我进来!”

    听到声音的易凡推门而入,看到的就是温凉和温如慕躺在地上,一个捂着心口不停地“哎呦”“哎呦”的叫着,另一个躺在凳子脚那里,了无生气。

    易凡大惊!

    “总裁!”

    傅御风整个人的脸色黑沉:

    “先把太太送医院,出去叫温总的人进来。”

    易凡听到这话,立马应是,看着地上的温凉,有些缩手缩脚的,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傅御风见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还愣着干什么!”

    易凡连忙上前,动作小心的抱起温凉,步伐迅速的往外跑去。

    温如慕其实没有什么大毛病,只不过刚才是真的被气到了,故意装出来给别人看得。

    谁知傅御风竟然丝毫不顾及他的身份,放着他在地上呻吟不管,竟然要先送温凉那个臭丫头去医院!

    那丫头不就是被他轻轻推了一下,会有什么事!

    温如慕气急,口不择言的大吼。

    “傅御风,你敢不管我!我是你岳父!”

    傅御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声音冰冷彻骨。

    “你还真的是一个好叔叔!”

    温如慕脖子一梗,也心知理亏,不再说话了。

    这时,玉满堂的经理也听到了动静,连忙跑上楼,看到躺在地上不停呻吟的温如慕,脸色大变。

    “这……这到底是是发生了什么事?”

 文学

    傅御风脸色平静,但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他眼眸深处有一抹浓浓的担忧,和浑身的暴戾缠在一起,整个人往外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看得经理硬是不敢上前一步。

    “将温总送到医院,派人好生照顾着,被又动不动就晕倒,捂着心口乱叫的样子,吓人!”

    说完,傅御风操控者身下的轮椅,绕过地上的温如慕就往外走。

    医院里,温凉被送进急救室,包扎好之后就行了过来。

    看到床边的易凡,她轻声喊了一句。

    “易秘书。”

    易凡正在跟一旁的一声说话,听到声音,立马转头去看,见温凉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他“哎呦”一声,连忙走过去。

    “温小姐,您可别乱动了!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那可是要留疤的!”

    温凉任由他按着自己的肩膀把自己按在了床上,看了眼周围的环境,有些疑问:

    “我们这是,在医院里?”

    她被温如慕推到之后并没有人事不省,只是有一些轻微的头晕,易凡抱她的时候,她就想说我没事儿,可是说出的话声音太小,现场那样的情况,谁都没有听清。

    温凉只觉得自己被易凡护着上了车,被放在了床上,后来又从床上转移到另一张床上,推着一路往前走,晕晕乎乎的感觉更加强烈,她彻底不想说话了。

    现在好不容易能有点儿力气,便迫不及待的起身想要解释。

    易凡重重的点了点头。

    “您人事不省的躺在那里,快把总裁吓坏了。”

    易凡说这话十分的有水平,温凉心神一动,抬头刚想要问些什么,正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长的腿坐在轮椅上被推着走进来,温凉顺着视线往上看,就看到了傅御风黑沉如水的脸。

    这男人,着实是可怕!

    她不由得缩了缩身子。

    傅御风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睛盯着温凉的脸,将她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沉声开口:

    “醒了?”

    温凉躺在那里,轻轻地点了点头,就看到易凡上前去接过傅御风的轮椅扶手,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傅御风看着她,眼神古井无波,看了一会儿,转头对一旁的护士问道:

    “病人的情况怎么样?”在这负责给温凉上药的是一个年轻的小护士,从傅御风刚进门就一直盯着他看,男人长了一张刀削斧刻般俊朗的面孔,浑身的贵气浑然天成,说话的时候声音磁性迷人,

    又从里到外都透漏着一股禁欲的冷淡气息,让人听了,忍不住心砰砰直跳。

    听到傅御风的声音,那护士连忙走过去,对着他笑开了一朵花。

    “先生,这位女士只是额头上擦破了皮,并没有什么大碍,回去好好休息就好了。”

    傅御风眉头蹙的更紧。

    “只是擦破皮,为什么会晕倒?”

    温凉听不下去了,连忙伸出手拉了拉傅御风的胳膊。

    “傅御风,你别问了。”

    傅御风感受到力度,转头去看,见温凉面颊通红,双眸含水,一脸害羞的模样,忍不住惊奇。两人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温凉露出这种表情。

    他抿了抿唇,低头看着床上的姑娘,低声询问:

    “到底怎么了?”

    温凉绷紧了嘴,不愿意说,傅御风一顿,转身看向那护士。

    小护士在一旁看得脸颊飞起两朵红霞,这个男人从进来开始视线就一直锁在病床上的女人身上,眼睛里再也装不下其他人。

    天哪,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先生,您女朋友只是因为一天没吃饭,低血糖晕倒的。”

    小护士不假思索的就说出了口。

    床上的温凉脸色爆红。傅御风的身体也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朝护士道谢:

    “知道了,谢谢你。”

    小护士开心的摆着双手,连忙说道:

    “不用谢,不用谢,先生,你跟你女朋友感情真好!”

    温凉实在憋不住了,急忙解释:

    “没有,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傅御风听到这话,黑沉的眸子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第五十五章 跟我回去

    那护士颇为可惜的“啊”了一声,说道:

    “不好意思,是我理解错了。”

    温凉轻轻地咬了咬唇。

    “没关系。”

    傅御风坐在温凉的病床前,都向外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小护士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这位女士,你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回去静养就可以了,注意伤口不要碰水。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温凉抬头,感激的看着她。

    “谢谢你。”

    小护士轻轻地摆了摆手,然后又偷偷地看了一旁闷不吭声的傅御风一眼,飞快地跑了出去。

    傅御风听到关门声,才抬起头对易凡示意了一下,后者立马意会,跟着退了出去。

    病房里一瞬间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温凉不适应这样的氛围,难耐的缩了缩身子。

    “不是吃了点甜品,为什么还会晕倒?”

    傅御风开口问道,声音清朗,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温凉羞愤的抬起头瞪他,这男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傅御风仿佛没看到她的眼神,又问:

    “今天一天为什么不吃饭?”

    温凉闭上了眼睛,不想搭理他。

    傅御风蹙眉,又耐着性子重复:

    “温凉,问你话呢!”

    温凉愤愤的睁开眼睛,对傅御风怒目而视:

    “沉迷工作,无心吃饭!满意了吧!傅御风,你天天哪儿来那么多闲工夫跟我话家常啊,去做你的霸道总裁呼风唤雨,他不香吗?”

    这话温凉是跟苏乘学的。苏乘有一段时间疯狂沉迷言情小说,特别是那些霸道总裁的描写,总是勾的她心痒难耐,整天打电话骚扰大西洋彼岸的温凉,嗷嗷叫着她的梦幻男主有多么多么帅气又多

    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傅御风脸色黑沉,盯着温凉,不悦的说道:

    “谁教你的这些东西!”

    温凉不理他,又闭上了眼睛。

    傅御风不耐烦了,从轮椅上站起来,一把将温凉从床上抱起,温凉惊呼一声,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她紧紧的揪住了傅御风的衣服。

    “傅御风,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傅御风眸子深深,仿佛要看进温凉的心里。

    “为什么不吃饭?”

    温凉又羞又怒。

    “你先放我下来!”

    傅御风不动,温凉紧紧的咬着下唇,终于投降,哭丧着脸说道:

    “好好好,我说,我说,你先放我下来!”

    傅御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一弯腰,就把人放在了床上。

    “说吧。”

    他站在小姑娘面前,两人的距离不超过一步,温凉没有丝毫逃脱的机会。

    “我叔叔那样儿,你也看到了。没什么好说的!”

    这是什么解释?

    傅御风紧紧地蹙起了眉头,不满的看着温凉,可温凉却像是缝住了嘴,一个字也不愿意再说了。

    算了,还是过后让易凡仔细查查,她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说吧!

    傅御风心里想道,不再强迫她,只坐回了轮椅上,说道:

    “再休息一下,等易凡的手续办完,就跟我回南山别墅。”

    听到这话,温凉本来闭上的双眼刷的睁开,瞪大了眼睛瞪着男人,满是抗拒的说道:

    “傅御风,我不想跟你回南山别墅!”

    傅御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垂下了眸子。

    “明天开始,我派车送你上下班。”

    温凉连忙拒绝。

    “不用了,我住在星期八挺好的,距离我上班的地方还很近,白天也不用起那么早。”

    傅御风蹙眉,看着温凉,语气里已经满是不耐:

    “温凉,不要找事儿!”

    温凉抿了抿唇,脸上带着少见的倔强:“我已经听你的话把行李搬去了一部分在你那边,你也购置了许多冬天的衣服在那里,已经足够应付爷爷了。如果还不行的话,爷爷来的时候,你再打电话把我叫回去就好

    了。”

    这是温凉一开始就想好的说辞,她看着傅御风,他依旧是那副古井不波的样子,面上不带一丝情绪,深沉的让她看不透。

    室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就在温凉以为傅御风不会开口的时候,她听见男人声音微哑,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说道:

    “你觉得,经过今天这件事,你那位好叔叔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

    温凉倏地睁大了眼睛,看向傅御风:

    “你什么意思?”

    傅御风缓缓抬头,黑沉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盯着温凉,说出的话真实又残忍。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那位好叔叔现在应该已经查到了你名下有一套公寓的事儿。你这么有钱,你叔叔却不知道,温凉,你觉得他会怎么对你?”

    温凉突然遍体生冷。

    傅御风的话让她狠狠的打了个冷颤。温如慕会怎么对她,温凉心中再清楚不过。

    小时候温凉刚失去父母,叔叔一家人搬进景安花园的时候,对这栋别墅进行了一场彻彻底底的大清洗。

    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一扫而空,温凉不知道叔叔把那些东西运到了哪里,只知道后来在记忆中出现的那些古董字画,再也没在自己面前出现过。温如慕对温凉看得很紧。温氏集团的股份分割很明确,温铮友为了避免自己的两个儿子因为财产反目成仇,将自己持有的60股份分成三份,自己拿了一份,两个儿子家

    一人一份,谁也不多,谁也不少。温如慕的钱这些年因为陆陆续续的投资失利,再加上家里三个人都是个能花钱的,存款已经寥寥无几,而大哥温如临的20股份,自从他们夫妻二人离世之后,就直接划

    在了温凉的头上。温如慕不是没打过温凉这些股份的注意,但温铮友对温凉的股份监控非常严格,他多次想下手都没有成功。一家三口人对温凉盯得死紧,这些年,无论温凉在外买了一些

    什么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他们都会以各种借口将东西掳走。

    如果被叔叔婶婶知道了自己这套房子的存在,那她怕是连最后一个遮风避雨的场所都没有了。温凉想着,眼眶湿湿的,一股淡淡的悲凉感逐渐弥漫上了全身,一旁的傅御风见了,狠狠的蹙了蹙眉。

 第五十六章 迫不及待

    “跟我回南山别墅!”

    傅御风重复。

    温凉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跟你回去。”傅御风的心情却并没有因此好受,他看着温凉周身弥漫出来的悲凉与绝望,有一瞬间,想到了那幅“凉目”,画上面的人也如此刻她这般,将自己周围筑起高高的城墙,整

    个人缩在里面,孤独,又悲凉。

    正在这时,易凡拿着一沓手续单,在门口敲了敲门,推门进来,看到房间内诡异的气氛,他动作微顿,硬着脖子走了进去。

    “总裁,都已经办好了,这是太太的药。一半外用,一半口服。”

    傅御风淡淡颔首,说道:

    “你先收着,等回去了告诉保姆,让她按时提醒太太用药。”

    易凡闻言,悄悄抬头看了病床上的温凉一眼,见温凉对傅御风说的话并没有异议,诧异的扬了扬眉毛。

    这么快就搞定了太太,总裁果然不一般啊!

    心里想着,他嘴上还是乖乖说道:

    “是!”

    傅御风吩咐完,又转头看向床上的温凉,声音有些发沉:

    “自己能走吗?”

    温凉冷冷一下,反应过来,立马掀开被子坐起身。

    “可以!我可以自己走,不麻烦易秘书了。”

    早先让易凡抱着她来医院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温凉这次说什么都不愿意再让人抱着。

    傅御风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坚持,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

    “那穿上衣服,走吧。”

    温凉点头,坐在床边穿好鞋子,纲要站起身,忽然一阵晕眩,她惊呼一声,身体失重,便落入了一个充满冷冽的木桔花香味的怀抱。

    傅御风一阵错愕。

    这是他第二次在清醒的时候抱住温凉。比这第一次在车里的时候,体会的更加切身实际。

    怀里的小身子柔弱无骨,轻飘飘的趴在他怀里,一阵淡淡的女儿香扑面而来,傅御风贪婪的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被温凉挑起的坏情绪就这样神奇的平息了下去。

    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一向对女人厌恶的自己,竟然会对着自己怀里的这副小身子产生如此大的变化。

    他轻笑一声,随着说话的声音,胸腔微微震动。

    “这么迫不及待,嗯?”

    最后的语气词回味悠长,似调侃又似缱绻情话,一下子惊醒了温凉。

    她连忙从傅御风身上爬起来,脸色爆红,手和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对……对不起,我……”

    傅御风似笑非笑的看着温凉猴急的样子,本来还想调侃几句,但在看到温凉着急的红了眼眶的时候成功止住要说出口的话。

    他从轮椅上起身,上前一步低头看着红着眼睛不知所措的姑娘,轻叹一口气,似是有些无奈。

    “我都还没哭,你哭什么?”

    温凉狠狠的咬住了下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傅御风。

    “傅先生,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不太熟的!刚才的事只是一个小意外,我在这里跟您道歉,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傅御风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他盯着温凉,眼睛里不悦非常明显。

    “不太熟?如果我们都算是不太熟的关系的话,那依温小姐看来,什么样的关系才算熟?”

    听着他的话,温凉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片段,她脸色通红,强忍着尴尬,说道:

    “以前的事,我不介意的,傅先生也不要再耿耿于怀了。”

    傅御风被气笑了。

    “温凉,我不要耿耿于怀?谁给你的胆子对我说出这番话,你觉得就凭你一个金锁的报酬,够买我一夜的服务吗?”

    温凉脸色瞬间苍白。

    “傅御风……”

    “别叫我!”

    傅御风声音低沉如水,他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对一个女人产生莫大的兴趣,但却还没开始,好像就要结束了。

    “易凡,推我走!”

    他沉声对着缩在角落的易凡说道。

    易凡站在角落里,亲眼目睹了一场史诗级情感大戏,此刻一声也不敢吭,更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傅御风的霉头。默默地走过去推上轮椅,就往病房外走。

    走了几步,发现温凉没有跟上,傅御风脸色更黑了。

    “去把那个死女人给我拖出来!”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易凡馒头冷汗,将轮椅的扶手交给一旁的保镖,自己转身快步跑着往病房走去。

    “太太,总裁叫我来接您。”

    易凡站在病房门口,狠狠的喘了口气,对着依旧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温凉说道。

    温凉其实感觉莫名其妙。

    不知道为什么傅御风好端端的就发了火,更不知道他最近的态度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

    那件事……那件事明明自己才是吃亏的那一个,为什么傅御风看起来,好像更加生气的样子。

    她想了想,抬头看向门口的易凡,说道:

    “易秘书,你们回去吧,我今天还是回我自己的公寓比较好。”

    她说的隐晦,其实就是害怕傅御风现在在气头上,自己去了南山别墅会惹他更加生气。

    易凡犯了难。

    “太太,总裁不喜欢被人总是忤逆他的话,更何况他现在还专程让我过来接您,如果您不去的话,我……”

    温凉抬头看了易凡一眼,这个秘书他的老板一样,都是人精。知道怎样拿捏人的痛处。

    温凉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朝着门口走了两步。

    “走吧。”

    易凡大喜过望,赶紧拿过一旁架子上的衣服递给温凉,说道:

    “太太,外面天气冷,您快穿上,别感冒了。”

    温凉蹙眉看了易凡一眼,终于忍不住问出了疑问已久的问题。

    “易凡,你明明知道我跟你家总裁只是形婚,为什么老叫着我太太,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称呼。”

    “额……”

    易凡头大。叫温凉太太是他的自作主张,但是却是傅御风默认的。

    自从上次从荷兰回来后,易凡就敏感的发现自家总裁对温小姐的态度不一般,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太太,傅御风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易凡多精明的人,一下子就知道了该怎么做了。

 第五十七章 给先生端一碗

    傅御风在荷兰的影响力颇深,曾经连续好几年蝉联对荷兰贡献最大的企业人物大奖。他虽然一直以断腿见人,但因为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再加上人尽皆知的多金,往上扑的花蝴蝶一点都不算少,相反,还因为他通身冷冽的气质,更增添了几分迷人,

    让众多女人趋之若鹜。

    但傅御风常年自律,对自身的控制力极强,愣是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近的了他的身。

    就因如此,易凡才不明白,像总裁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上温凉这样一个啥都没有的小丫头!他暗戳戳的叹了口气,开始心疼起自家总裁起来,明明那么优秀的一个人,要什么女人不是手到擒来,就因为路总的一个失误……罢了,不说了,路总现在的生活太过凄惨

    ,他就不在这里幸灾乐祸了。

    易凡带着温凉直接去了医院的底下停车场,傅御风的那辆低调大气的房车正安静的停在那里,周围亮着车灯,微微晃眼。

    易凡护着温凉上了车,因为额角的那块纱布,衬的她一张小脸更加苍白。

    傅御风下意识的蹙了蹙眉,但只是一瞬,他立刻松开,冷冷的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风景,表情冷漠,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温凉咬着下唇,找了一个距离傅御风最远的位置坐下,车里暖气开得很足,她舒服的轻轻喟叹一声,脑袋往座椅里面缩了缩。

    傅御风神色微动,保持着这个动作没有动,沉声吩咐:

    “开车!”车厢里静悄悄的,温凉安安静静的缩在自己的椅子上,如果说刚上车的时候她心理还有那么一点儿小忐忑,在这会儿暖暖的环境里,一阵困意袭来,她也不挣扎,舒服的

    闭上了眼睛。

    傅御风听了半天,没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一扭头,发现那女人竟然舒舒服服的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他的脸更黑,恶狠狠的盯着温凉看了一会儿,一股子气横在心口的地方,上不来也下不去,十分的难受。傅御风对自己的情感一向克制,在傅明和云梦,甚至是傅仲伯死的时候,他也只是内心极度悲怆,从来不在脸上显露出来。众人能看到的,永远都是他一张面无表情,生

    人勿进的扑克脸。易凡跟了傅御风多久,见到他真正的情绪却只有两次,第一次,是刚回国的时候,因为路留时的安排失误,总裁跟温小姐不清不白的那一夜,傅御风当时情绪暴怒,直接

    就将路总撵去了非洲,自己也陷入暴躁的情绪中很久才缓过来。

    另一次就是在刚刚,总裁对着温小姐的迟钝再次发火,就因为温小姐说了几句撇开关系的话,情绪来的飞快,就连他一个外人看来都十分的莫名。

    偏巧两次情绪外露都与一个人有关,易凡默了默,不知道该说这是天意还是意外。

    傅御风盯着窝在高定皮椅上,睡得香甜的温凉,眼眸深处有浓郁的烦躁,化都化不开。

    他这人只要目标明确,行事从不拖泥带水,一点时间都不耽误。

    傅御风不得不承认,在还不知道温凉就是万寿的时候,他对于那个自己追着他的画几乎跑遍了整个世界的万寿,有着莫名的兴趣。

    好奇他到底是哪里不一般,才能让傅仲伯对他一个新人画手如此喜欢。

    后来知道网搜就是温凉,他的内心是震惊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心底里深处还带了一些说不清的小兴奋。傅御风与温凉不一样,他对自己的情绪把控严格,很快就抓住了这一丝不同寻常的感觉。除去刚开始的诧异以外,他很快就接受了这种感觉的出现。并迅速的锁定了目标

    。在傅御风看来,温凉本来就是他法律上的妻子,两人如果发生些什么,也不会陷入情感的麻烦局面,这种想法让傅御风心里好受了很多,对于温凉的感情表现的也开始明

    显起来。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温凉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不识好歹!

    夫妇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算了,他傅御风从来就不是让步的那个人,既然温凉没那个意思,他也不会作践自己。

    傅御风心里想着,心情突然就冷静了下来,转过头看向窗外的车水马龙,眼眸逐渐又变得深沉。

    回到南山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车子直接开到了大厅前的屋檐下,易凡过来推开车门,傅御风率先下车,头也不回的别墅了走。

    易凡看得后背直冒冷汗,他悄悄的看了一眼还窝在椅子上睡得正香的温凉,应着头皮上了车,走上前去轻轻地推了推温凉:

    “温小姐,温小姐……”

    温凉迷迷蒙蒙的醒过来,茫然的“啊”了一声,感觉到外面有冷风吹过来,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温小姐,已经到南山别墅了。”

    温凉彻底反应过来,她现在是在回南山别墅的车上!

    微微咬着下唇,温凉有些懊恼,怎么一个不留神就睡着了呢!

    她连忙站起来,对着易凡道了谢,飞快地下车,裹了裹身上的大衣,跑进了别墅。

    温凉刚一进门,就被迎上前的保姆给拦了下来,保姆名叫张妈,知道温凉跟傅御风的关系,对她也是毕恭毕敬的,说道:

    “太太,刚才先生说您还没有吃饭,厨房里现在已经在炖汤了,您先上楼歇着,等会儿喝了粥再休息。”温凉微微诧异,没想到傅御风那个男人在那么生气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想起自己没吃饭。不可否认,她有些被感动到了,轻轻地点了点头,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来什

    么,又转身回来看着张妈,说道:

    “哦,对了,张妈,我忽然想起来傅先生好像今晚也没怎么吃饭,你看着厨房,等会儿做好了,让人给先生也端一碗。”

    张妈见温凉专程停下来就是为了吩咐她这件事,眼睛顿时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哎!好的,太太,您放心,厨房做的多着呢!”

 第五十八章 前尘往事

    温凉看着张妈眼睛里的笑意,抿了抿唇,想要解释些什么,又觉得说多了更像欲盖弥彰,身子顿了顿,没有说话,脚步不停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张妈的动作很快,不出班歌小时,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敲开了温凉的房门。

    “太太,粥好了。”

    温凉接过张妈手上的粥,礼貌的道了声谢,还没有转身,就听见张妈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

    “太太,给先生的粥已经盛好了,现在就在下面放着呢,您看是我一会儿给先生端去,还是您去?”

    温凉的脚步一顿,整个身子僵住,慢慢的思考了一会儿,才转投,对张妈说道:

    “张妈,您给他端过去就好了。”

    张妈笑容微微一僵,有些纳闷儿的看了一眼温凉,又低下头,说道:

    “行,那太太,您先喝粥,等过一会儿喊我,我上来给您把碗拿下去。”

    温凉连忙摆手。

    “不用了,张妈,一会儿我自己下去就好。您先去给傅先生端粥吧。”

    张妈又应了声是,转身离开了温凉的房间。

    傅御风正在办公室里忙工作。

    引荐的一顿饭吃的他心里十分的不舒坦。除去温凉的关系不谈,温如慕在生活周围表现出来的态度更是十分的令他反感。

    傅御风起身走到办公室大面积的落地窗前,灰蒙蒙的天空,如明珠蒙尘,没有一点亮色。河岸并非不能自己单独做这次的南城塆项目,相反,河岸作为一个跨国的大公司,这些年的发展已经远超国内的其他一线集团,甚至想打败东风集团,也是有这个实力的

    。

    可是傅御风却不想太过高调。回国后就立马拿下一个南城塆项目,恐怕是傅御风做过最高调的事情。身处东城的中心地带,南城塆初期政府设立的是一个度假村工程。傅御风考虑到了这个地方对东城

    以后发展格局的影响,才会一反常态的让易凡强硬出面,拿下了南城塆项目。东风集团现任的掌舵人是吴承东,不是傅家人,但其家族算是跟着傅仲伯一起打天下的元老,傅仲伯对人一向亲厚,事成之后直接分给吴义仁了10的公司股份,想让大

    家一起发财。傅仲伯死的时候傅御风不在国内,是家中衷心的管家和律师前前后后安排的后事。等傅御风处理完事情马不停蹄赶回国内的时候,傅仲伯已经安静的躺在了冰棺里,眉目

    祥和。

    傅御风强忍着悲痛为傅仲伯守了三天的灵,直到老人下葬,他才有空下来处理其他的东西。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原来在老总裁身边一直效力的首席秘书詹博恩,突然以老总裁的名义召开了股东大会,会上以前陪着傅仲伯一起打天下的一群老股东们纷纷倒戈,以傅御风断腿为理由,强烈建议除傅仲伯以外,股份最多的股东吴义仁,他的孙子吴承东上台,继任东风集团总裁。詹博恩还在现场代替老总裁,

    向吴承东投了一票。

    而这一切,傅御风完全没有接到消息。

    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傅仲伯的律师因为前后操办葬礼的事情,竟然对这件事情也一无所知。

    傅御风对于这一切只是嗤笑一声。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做出过要拿回东风集团的意思。看得律师在一边着急的不行。

    傅御风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前没有动手,是因为河岸集团的工作重心还没有完全转移到国内,他不想那么折腾,中间瞻前顾尾。而现在……

    张妈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出傅御风的声音,推门进来,对着傅御风笑了笑,说道:

    “先生,太太说您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让我给您送点粥上来。您快过来趁热吃点儿吧!”

    傅御风的动作微微一僵。

    “她让你送过来的?”

    张妈一脸笑意的点点头。

    “是啊,我问太太要不要亲自给您送过来,不过太太拒绝了,可能是怕她来了影响到您工作吧。”

    现在的年轻人,谈起恋爱来不都是什么都做不进去,只想时时刻刻黏糊在一起的吗?

    张妈心里暗暗地想道。

    傅御风嗤笑一声,心中明白,温凉哪是怕什么影响他,应该是害怕自己生气迁怒到她身上,这才不肯过来的吧!

    不过……

    傅御风走近,看着张妈把一碗做的香滑软糯的皮蛋瘦肉粥放在桌子上,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安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829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