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好爽~~~~嗯~~~再快点明星,他咬着她的小核喝花蜜

时间:2022年03月07日 8:48:2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6)次
[导读]     见完颜亥儿扑得凶猛,铁霞姑娘顾不得手麻了,在侧身仰倒的同时,猛然抬起脚来,照完颜亥儿的裆部踢去。    完颜亥儿扑将的过猛,没提防住,被铁霞踢中了裆部,一阵巨疼袭来,疼得惨...

    见完颜亥儿扑得凶猛,铁霞姑娘顾不得手麻了,在侧身仰倒的同时,猛然抬起脚来,照完颜亥儿的裆部踢去。

    完颜亥儿扑将的过猛,没提防住,被铁霞踢中了裆部,一阵巨疼袭来,疼得惨叫一声,蹲下身去,抱着裆部“嗷嗷”乱叫起来。

    铜霞姑娘趁机上前,用脚狠踢完颜亥儿的头。完颜亥儿正抱着档“嗷嗷”地叫着,又被铜霞姑娘一脚踢在头上,给踢得仰面倒在地上。

    铁霞姑娘跃身而起,捡了掉在地上的短剑,返身上前,向倒地的完颜亥儿刺去。

    李善庆正在和金霞、银霞俩姑娘厮打,见铁霞姑娘持剑去捅完颜亥儿,急了,大叫一声:“郎君小心!”喊着,便在金霞、银霞姑娘脸前虚晃一拳,嘴里又高叫一声:“莫要害俺家郎主!”叫着便跳身过来,冲铁霞姑娘后背就是一脚。

    铁霞姑娘也没防备,被李善庆一脚给踢翻在地。

    倒地的同时,铁霞姑娘的短剑也直杠杠地刺向被铜霞姑娘踢倒的完颜亥儿。

    倒在地上的完颜亥儿,见铁霞姑娘的短剑刺向自己,顾不得裆疼了,一个野驴打滚,急忙躲开了。

    铁霞姑娘的短剑刺在了木质楼板上。

    一个野驴打滚后,完颜亥儿裆部已经疼过劲了,不再感觉到痛得厉害了,再说也顾不上疼不疼了,便翻身跃起,像疯了一般,嘴里哇哇地叫着,挥拳打向踢了他头的铜霞姑娘。

    铜霞姑娘头一低,躲过了这一拳。

    完颜亥儿又抬起脚来,望铜霞姑娘腹部踢去,铜霞姑娘急欲移身,那金国使臣的脚已经踢在了铜霞姑娘的腹部。铜霞姑娘赶忙收腹,虽减轻了被踢力度,未被踢伤,但因失衡倒在地上。

    完颜亥儿大叫一声,扑身而起,向铜霞姑娘压将过来。“这个流氓!”铜霞姑娘骂着,急抬双脚,像兔子蹬鹰一般,接着巧劲,把完颜亥儿给蹬翻过去。

    被铜霞兔子蹬鹰蹬将过去的完颜亥儿一个狗吃屎趴在楼板上。

    铜霞骂道:“你个行货!敢扑姑奶奶!”

    再说赵良嗣,原来也是一身的好武艺。

    此刻,正蹲成着马步,拉开架势,略微倾身向前,进退有据地,抡圆了双拳,拳拳不离银芝的脑袋,刷刷刷地打将过来。

    银芝只有招架的功,没有还手的力。

    赵良嗣只顾上打银芝公主去了,没提防被完颜亥儿踢倒在地的铁霞姑娘。那铁霞姑娘,眼看赵良嗣打银芝公主正紧,遂顺势伸出了腿,绊了那赵良嗣一下。赵良嗣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银芝趁机抡圆了拳头,一拳打在赵良嗣的脸上。赵良嗣被银芝那一拳打得眼冒金花,踉跄后退。

    铁霞姑娘一个鹞子翻身,跳将起来。

    被铜霞姑娘蹬倒的完颜亥儿也翻起身来,加入到打斗中。

    这一番打斗,三个男人在银芝她们跟前没捞到便宜,忽然就清醒了过来,赶忙靠将到了一起,背对着背,拉出了架势,面对着银芝和四霞姑娘,随时准备出击。

    这场打斗,原本是要羞辱一番宋奸和金国人的,结果,银芝和四霞姑娘也没占到多大便宜,就“唰”地跳将开来,与三个男人拉开了距离,摆了架势,准备着应付三个男人反攻。

    楼上噼里啪啦的打斗,早惊动了周边的食客。二楼的食客从包箱里跑了出来,观看着银芝和四霞姑娘对打三个男人。

 文学

    一楼的食客听到头顶噼里啪啦、叮铃咣啷地乱响,知道上面的食客打架了。于是,胆大的顺着楼梯往上爬,要上去看热闹;胆小的麻溜地窜到酒楼外面,仰头望着楼上,想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店小二收了银芝公主的一锭金子,来到楼下,把金子交给了掌柜的,正准备往三楼房间去放银芝他们的包裹。这店小二甚是纳闷,心想,不就是吃了二斤熟牛肉、几份小菜和斤半水酒嘛,怎地就给了偌大的一块金子?若食客都这般的大方,赶明日,俺也开个酒楼去,挣它个盆满钵满!

    店小二心里正纳闷着,楼上就响动了起来,震得楼板都晃晃荡荡的,像是要塌下来一般。

    店小二大吃一惊,心里暗道:不好!楼上打将起来了,估计要损坏俺家桌椅了!

    此时,店小二想起银芝“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或许用得了这多呢!”的话来,方知原委,原来那几个食客,早就准备着要打架呢,早就知道打架时会损坏店里的桌椅和盘碟呢!

    哎呦喂,店小二嘴里叫起苦来,肚里却庆幸道,幸好收了偌大块银子,若不然,打坏了家私,哪里寻赔去?!看来那公子所言不虚,真的是“或许用得了这多呢!”

    正在柜台里面忙活着的店老板也被楼上的打动惊呆了,嘴里“拙!”地大吼一声,跳将起来,窜出柜台,仰着头,冲楼顶上高声断喝道:“干甚呢?!俺靠恁娘的!上面这是干甚呢?!”

    楼上自然听不到店老板的吼声,仍旧是噼里啪啦、叮铃咣啷,一片桌椅瓢盆被打翻打碎的声音。

    听到上面的响声,店老板心痛得像是被一只手扯了一把一样,大叫道:“俺的家私啊!”

    店老板叫毕,转眼看见了店小二,忙吼道:“小二!快快上去,看看上面干甚呢?!”

    店小二闻言,犹犹豫豫的,不愿上去,他怕上楼去后,被楼上的食客把他也给打了。

    店小二心想,店是你的,又不是俺的,俺就是挣点工钱,俺要是被误伤了,谁来管俺?俺再上哪儿挣钱去?

    店老板哪管得这些,直催着店小二快快上楼,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店小二见掌柜的催得急,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上楼去。

    楼上,银芝估量了下形势,知道刚才想得简单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她和金银铜铁四霞姑娘,恐打这三个大男人不过,若再纠缠下去,恐怕要吃亏。如此估量后,银芝就用眼给四霞姑娘示意,让四霞姑娘陆续扯呼。

    金霞道:“二公主,你先走,俺断后!”

    银霞也接着说道:“二公主,你和铜霞、铁霞先走,俺和金霞姐姐断后。”

    银芝闻言,点了点头。

    到这时,赵良嗣和两个金人才知道,和他们对打的不是几个男子,而是几个女子。赵良嗣恍然大悟,怪道里俺见找事的的人长得清秀,俺还以为是位相公呢!知道是在和几个女子对打,赵良嗣、完颜亥儿、李善庆三人大为振奋,要出击攻打金银铜铁四霞姑娘。

    金银铜铁四霞姑娘见状,猛然向前,去攻打赵良嗣和完颜亥儿、李善庆。

    赵良嗣和完颜亥儿、李善庆赶忙往紧一靠,拉着架势,防备金银铜铁四霞姑娘的攻打。

    金银铜铁四霞姑娘猛地一进,吓住了三个男人后,银芝公主已转身到了楼梯口,往下便跑。

    蹭蹭蹭地,银芝公主顺着楼梯下着,店小二正顺着楼梯慢腾腾往上爬着,银芝公主便踩了店小二的头,飞身跳下,站在一楼地板上。

    店小二被踩了头,吓得大叫一声,见踩了头的人已经站到了地上,便又闷着头往上爬。

    紧接着,一只脚又踩到了店小二头上。此乃是铁霞姑娘也顺着楼梯下来,在踩了店小二的头后,骂道:“你这个蠢驴!这时候不在下面呆着,往上爬什么楼梯?!添乱呀?!”

    骂完,铁霞姑娘也蹭蹭蹭地下到楼下。

    店小二被踩了头,又被骂作“蠢驴”,心里大怒,暗道:“偌大楼梯,驴都下得来,你下不来?非要踩俺的头?!你才是蠢驴呢!”

    店小二心里不快,但也没法,店老板安排得活,不上咋办?只能往上爬。

    那店小二快要上去时,又一只脚伸了下来,踩在店小二头上。这回店小二不配合了,本能地使劲低头,踩着他头的铜霞姑娘,失去重心,从楼梯上滚下楼来。

    铜霞姑娘大怒,爬将起来,待要打店小二时,那店小二已经爬上楼去了。

    铜霞姑娘气得哼了一声。

    楼上,三个男人围了金霞、银霞两个姑娘,施展淫威,拳脚齐到。

    金霞、银霞两姑娘接了几招,正准备逃走,见店小二上得楼来。

    金霞一个跳跃,拉住了店小二,嘴里说道:“小二,他们砸了你家家私!让他们赔偿!”

    说毕,金霞使劲一甩,店小二跌跌撞撞地便跌到了三个男人怀中。

    金霞姑娘趁机钻下楼去。

    被金霞姑娘甩到三个男人怀中的店小二站稳了脚,张开双臂,拦着三个男人,大声嚷嚷道:“呔!客官,你们为了甚事?如此大打出手!好呀!你们损坏了俺家桌椅,你们赔俺家私!”

    完颜亥儿怒极,一把推开了店小二,大骂道:“南蛮子,滚一边去!”

    店小二又被完颜亥儿一把推倒。

    店小二蹬着腿哭道:“俺招谁惹谁了?怎都是打俺的?!”

    赵良嗣等三个男人不理会店小二的哭闹,再看时,那银霞姑娘也趁机顺着楼梯窜将下去了。

    楼下,银芝冲店老板大叫道:“老板!损坏的东西随后再算,这会儿事急了,我们先走了。”

    银芝摆了下手,四个姑娘就跟在银芝身后,窜出酒楼,混入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跑了。

    蹭蹭蹭地,赵良嗣和完颜亥儿、李善庆三人从楼上追了下来,不见了银芝及金银铜铁四霞姑娘,干瞪了六只眼睛。

    完颜亥儿冲店老板大声吼道:“人呢?那几个南蛮子呢?!”

    店老板闻言,听出说话的是北方的辽人或金人,心里顿时不乐,嘴里没有言语,只是用手指了下大门外。

    完颜亥儿和李善庆窜将到大门口,只见大街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哪里还有刚才那几个人的身影。

    酒店里面,店老板因见那个宋人和两个鞑子在一起,心想,鞑子乃俺国仇敌,这厮和两个鞑子吃肉喝酒,把手言欢,恐怕也非良人,俺得让他赔偿损失。

    如此想着,店老板便跑上前来,伸手扯住了正往楼门外走着的赵良嗣,高声叫嚷着让赵良嗣赔偿打坏的家私。

    赵良嗣大怒,使劲地甩着被店老板抓住的手,大声喝道:“你这厮!甚是无理!是刚才那几个小痞子打坏了你的家私,你不拦着他们,却拦着俺作甚?!你道俺是谁?”

    店老板高声叫道:“尼玛的!俺管你是谁!俺也不管是谁打坏了俺的家私,俺只管抓到了你,有理没理,俺们见官去!”

    “你见甚的官?!”赵良嗣大声吼道:“俺就是官!俺就是…”赵良嗣正要报上自己的官名,猛然想到不妥,遂打住了话头。

    店老板见状,更怒,高声嚷嚷道:“尼玛的!俺管你是什么官!当年俺爷爷开饭馆时,仁宗也要扩充皇宫,俺爷爷都没给他让地方,把你算个甚!走走走,俺和你见官论理去。”

    赵良嗣听到店主人要去见官,心里暗想,俺乃朝廷大臣,私下里接见外国使臣,让朝廷知道了,可不是小事。

    赵良嗣如此一想,心里害怕了,更不敢再说自己是谁了,使劲挣脱了店老板的拉扯,起身便走。

    店老板又伸手扯住了赵良嗣的衣裳。

    完颜亥儿转头,正看见店老板拉扯住赵良嗣的衣裳,不让赵良嗣走,便走了过来,抬起脚来,只一下,便将店老板踢翻在地。

    赵良嗣从衣兜里摸出几两银子,丢在地上,随后和两个金国使臣,扬长而去。

    这时,店小二手里掂着根桌子腿,从楼上下来,藏在楼梯口窃视着楼厅里的情况,见粗壮汉子踢倒了店老板,扬长而去了,已经不见影了,才掂着一根桌子腿,扑将出店来,嘴里高叫着:“尼玛的!人呢?人呢?!看俺打死这帮龟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3831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