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仙子粉腿抽搐被采补:被压在落地玻璃窗

时间:2022年03月16日 8:29:37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0)次
[导读]     小家伙站在太爷爷面前,对沙发上聚精会神听着的太爷爷说:“我们去过小白阿姨家里,小白对我们两个很好,还给我们做饭吃,爸爸死皮赖脸的在人家家里待着。”    “还有呢。”软软在一旁补充说:“上次爸...

    小家伙站在太爷爷面前,对沙发上聚精会神听着的太爷爷说:“我们去过小白阿姨家里,小白对我们两个很好,还给我们做饭吃,爸爸死皮赖脸的在人家家里待着。”

    “还有呢。”软软在一旁补充说:“上次爸爸出差带了我们,我们和爸爸都在小白阿姨的房间睡觉的。”

    老爷子一听,来了精神,挑起眉毛问:“什么?你们爸爸,那么早就跟人家一起睡过觉了?”

    两个小家伙疯狂点头!

    “爸爸很讨厌,老是欺负小白阿姨,有一次我还看到爸爸把小白阿姨欺负哭了。”

    慕湛白真的为小白阿姨担忧,如果嫁过来要被欺负一辈子,那还不如不嫁,毕竟,老爸真的不像是个什么好男人。

    老爷子两手拄着拐杖,端正的坐在新式北欧风格的沙发上,捉摸着大孙子对人家小白究竟感情深到什么程度。

    慕震是老爷子的儿子,当年追求蔡秀芬也是许诺人家名分,但娶回家后就欺负人家。

    蔡秀芬经常被欺负哭,这一哭,就是大半辈子。

    儿子都死了,儿媳蔡秀芬还是时不时的想起往事就哭。

    老爷子自认了解儿子,可还是没想到儿子是个人渣,现在老爷子却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大孙子,能不怕大孙子渣了这个一欺负就哭的小白吗?

    慕睿程在楼上找了一圈,下来,问:“我妈呢?”

    这时,老宅院子门口停下一辆黑色奔驰,豪车上下来的人,正是才被儿子问起去哪儿了的蔡秀芬。

    “妈,大白天的喝什么酒?”慕睿程出来,皱起眉头,搀扶住下车站都站不稳,差点倒在门口磕碰到脑袋的蔡秀芬。

    蔡秀芬睁开眼睛,看儿子,抬起手摸了摸儿子的脸,笑说:“我儿子长得真俊,哪里比张娅莉那个下等货生的儿子差了?”

    “妈,你喝醉了,我带你上楼。”慕睿程知道自己母亲耍起酒疯来的模样,这么多年,家里就没安宁过。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不能发生吵闹,他必须管好自己母亲,不管怎么说,大哥和两个侄子嘴里的“小白阿姨”是无辜的。

    不该看到听到豪门里不为人知的龌龊一幕。

    “我难受你别扯我!”快到门口了,蔡秀芬突然一甩手里的皮包,打开儿子,悲愤的骂道:“吃里扒外的东西!怎么?嫌弃你妈喝醉酒给你丢人啦?慕睿程,你看看清楚,我才是你亲妈!张娅莉才是三了你亲妈的坏女人!”

    “我知道,妈,我先扶你上楼休息?儿子怕你头疼。”慕睿程尽力劝着。

    蔡秀芬看儿子对自己好,点点头,醉眼惺忪被扶着走上楼去。

    老爷子瞧着,叹了口气。

    早已麻木的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也上楼。

    上楼以后,哥哥妹妹先洗漱,换了一身新的衣服鞋子。

    为了迎接小白阿姨的到来,慕湛白还叔叔房里顺手牵了一瓶发胶,对着镜子,皱起小眉头,拿着梳子开始把短短的黑发往后梳。

    “哥哥,你好帅”软软穿着公主裙,对照镜子梳起小背头的哥哥说道。

    “是吗?”慕湛白一笑,腼腆的说:“你都夸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第77章张娅莉问,小白是吗?姓什么?

    两个小家伙下楼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老宅大门口停下一辆豪车。

    黑色路虎,是爸爸回来了!

    “小白阿姨,我好想你哦”两个孩子一起冲出去,软软最先抱住才下车的阮白。

    阮白差点站不稳,蹲下摸了摸软软肉呼呼的小脸:“阿姨也很想你啊。”

    老爷子一看这副和谐的景象,不禁欣喜,看来,大孙子的婚事能定下来了。

    大人愿意,小孩子不反感后妈,这就没什么阻碍了。

    “你们两个,听话的站一边去,别这样抱着你小白阿姨。”慕少凌迈开长腿下车,一脸严肃的冷着脸庞扫视两个黏人的小家伙。

    软软撅起嘴巴哼了一声,低头嘀咕:“就可以你抱人家,不准我们也抱,上次你还把小白阿姨抱哭了呢”

    慕少凌:“”

    阮白尴尬的脸红起来。

    “你就是孩子们总提起的小白阿姨?不得不说,我们少凌的眼光好啊。”老爷子着急的走了出来,上前讨好孙媳妇说道。

    老人腰板挺得很直,穿了一条深灰色西裤,上身小细格子衬衫,外套一件马甲,打扮得十分绅士又时尚,像法国街拍杂志大片里走出来的老头儿。

    阮白顿时站起来,很敬重的说道:“爷爷您好,我是阮白。”

 文学

    “好好好,进来坐下说,这两个孩子跟你好像很熟,挺投缘的,爷爷看了你们在一起的画面就高兴。”老爷子直接把这个小白当成了孙子媳妇对待。

    保姆出来拿车里的礼品。

    阮白买的东西并不贵重,没多少钱,但老爷子看了,却很喜欢,暗暗的觉得这个小白为人实在,不花言巧语,弄那些虚的。

    慕睿程安抚好母亲,下楼来。

    “嫂子你好,我是慕睿程,我大哥同父异母的弟弟“

    突然成了“嫂子”的阮白局促的站起身来,她知道慕少凌有个弟弟,但慕家的复杂关系她了解的并不多。

    媒体八卦杂志写的,哪些真哪些假也没人知道。

    “你好,我叫阮白。”阮白跟他打招呼道。

    一家人坐下说话。

    慕少凌让阮白坐在他身旁,爷爷,两个小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不管说什么,慕少凌都要过滤阻拦一遍,他认为可以问的才能问。

    “小白啊,你今年多大?”老爷子问道。

    “二十四岁了。”阮白说道。

    “少凌比你大五岁?大五岁好啊,爷爷这正好有一篇报道,我拿出来给你们看看。”老爷子说着,在茶几抽屉里翻出一张报纸,递过去给阮白。

    慕睿程无语的想,爷爷的套路还真多。

    新换的茶几哪来的报纸?这一看就是早有准备,早打听好了人家比大哥小五岁。

    阮白接过来看。

    报纸上说,一些学者研究表明,男方比女方年长5岁,是最不容易产生矛盾的年龄组合,这类婚姻非常幸福,也较为稳固。

    “我奶奶呢?”慕湛白这个时候皱眉问道。

    那副模样,很严肃,仿佛他才是最在意小白阿姨正式来家里的人。

    慕少凌看了一眼儿子,只见儿子今天穿着一套黑色小西装,白衬衫,系了领结,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儿子带媳妇回家给他看。

    “满头发胶,你也不怕苍蝇上去打滑摔死?”慕睿程摸了摸小侄子梳得油黑的小背头:“我那一瓶发胶你都用光了吧?”

    慕湛白觉得小叔叔很不会说话,不分场合损自家人形象,自己在小白阿姨面前脸都丢光了。

    还好,善解人意的小白阿姨这时朝他露出笑容,还伸手让他过去,化解了他的尴尬。

    坐到小白阿姨身旁,慕湛白看了一眼老爸朝自己投来的冰冷目光,没忍住,没大没小的也瞪了一眼老爸,心想,你不就是嫉妒我比你年轻。

    老爷子怕阮白误会家里不重视她,解释说道:“少凌的妈妈今天有个很重要的时尚派对要出席,这事都怪爷爷安排不妥,爷爷听说少凌有了女朋友,就着急的想见见,让你来吃晚饭这事应该选个日子。”

    “不过,少凌的妈妈也在赶回来了。”

    阮白在杂志上看到过慕少凌的妈妈,每次一些名媛贵妇和女明星们出席的派对,张娅莉都有被邀请在列。

    她正要说“没关系”,就听到大门口有车声。

    “奶奶回来了?”软软从太爷爷怀里出去,跑到门口接奶奶。

    张娅莉下车,一身风光的走了进来。

    阮白本来要说的话也咽了下去,随慕少凌站起身。

    “奶奶,小白阿姨已经来了哦”软软出去,接过奶奶的lv包,跨在短胖的小胳膊上说道。

    张娅莉进来,满脸堆起笑容,目标明确的对唯一的陌生女孩子说道:“对不起,阿姨之前不知道你要来,让你等了好久。”

    “才到一会,来的匆忙没有提前跟您打招呼。”阮白客气的说道,接受了张娅莉热情的拥抱。

    “妈,你坐。”慕少凌看不得阮白应酬长辈,那会很累,赶紧轻轻揽过阮白的身子,将她从母亲怀里带出来。

    爷爷看了,满意的点点头。

    就说句话,都怕累着媳妇儿的嗓子似的搂了回去,这个大孙子,将来怕是得变妻奴。

    “小白是吗?我听我们家软软这样叫你,姓什么?”张娅莉坐下,问道。

    “我姓”话没说完,阮白就看到一侧楼梯上正走下来一个穿着花旗袍的中年女人,表情不善,气势汹汹的,手里还拿着一杯红色果汁。

    “贱人!收起你的虚伪!”蔡秀芬扭着稍微有些发福的腰快步走过来,一杯果汁,在骂声响起的同时全泼在了张娅莉脸上,泼完,重重的撂下杯子,看着在座的家里人说道:“怕我胡闹,就让我儿子把我关在房里不出来?”

    阮白吓得站了起来,不知道这位穿着一身gui旗袍的女人是谁。

    保姆过来用纸巾给张娅莉擦脸上的果汁,一声不吭,慕少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若被泼了一杯果汁的不是自己母亲。

    两个小家伙,也只是瘪着小嘴不说话,似乎对这一幕习惯了。

    “妈,你听我的先上楼!”慕睿程起身阻止。

    蔡秀芬疯了一样甩开儿子,满身酒气的转身,看向阮白,忽然对阮白冷笑,笑的森冷彻骨

 第78章心疼湛湛,软软

    “你是少凌带回来的女朋友?”蔡秀芬双眼含泪的问道:“你的家世怎么样?倘若你婚后受了夫家的委屈,你的家庭能为你撑腰吗?”

    阮白被问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慕睿程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过,他是慕少凌同父异母的弟弟。

    也就说明,眼前这个身穿gui定制旗袍的中年女人,曾经跟慕少凌的母亲张娅丽,拥有同一个男人。

    蔡秀芬看着这一大家子的人,酒气很重的朝阮白走了过去。

    “小心。”阮白眼疾手快的搀扶住快要摔倒在地的蔡秀芬。

    蔡秀芬一边身子被阮白搀扶着,一边身子歪在沙发上,难受的皱眉说道:“阿姨看你的穿衣打扮,你的家庭应该就一般人家。阿姨劝你啊,清醒些,不要嫁到慕家来。”

    “滚回楼上房间去!”老爷子怒了,站起来大声喝道!

    “我不滚!”蔡秀芬狰狞的面目看向老爷子,念叨了八百遍的话,每次喝醉了还是要说给所有人听:“要滚也是她张娅莉滚!我才是慕震明媒正娶的老婆!”

    蔡秀芬的眼睛里妒火燃烧,指着张娅莉羞辱道:“贱货!你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装什么素质人?不过是一个舞厅里跳舞的,出去卖的!进慕家大门之前,你都不知道被多少野男人上过了,慕震真是瞎了眼了要你这么个便宜货!”

    阮白发懵的看了一眼慕少凌。

    而慕少凌只是面色平静的坐在沙发上,眉头虽不悦的皱了起来,但却没有开腔阻止蔡秀芬的胡闹,他点了一根烟,闭上眼眸,吸了一口。

    阮白忽然想起之前他在电话里对她说过的话。

    “不要有何压力,论家庭出身,我其实没比你好到哪里去,归根究底,甚至出身还不如你。”这是慕少凌之前对她说过的话。

    “你确定你要嫁进慕家来?”蔡秀芬看向阮白,苦口婆心的劝道:“孩子,慕家的确是这座城市里鼎鼎有名的豪门世家,风光无两,但嫁进这个豪门,就等于走进了一座冰冷的坟墓,你的丈夫不会关心你,你这些夫家的亲人不会同情你。”

    “最主要的,外面那些惦记着你老公的小三儿,不管身份多下等,做的工作多低贱,哪怕是个在舞厅跳舞专门让男人摸的,男人也会宝贝似的把她捧在手心,我们这些做妻子的,只能老老实实在家,体谅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还得问他玩女人玩得累不累。”说到最后,蔡秀芬攥住了阮白的小手。

    “越来越不像话了!”老爷子拐杖往地上用力一怼。

    抬起头来,老爷子软下语气,对阮白说:“小白啊,你伯母喝多了,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阮白看了看老爷子。

    “倚老卖老,你帮着儿子的姘头诋毁儿媳妇。”蔡秀芬起身破口大骂:“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妈,你闹也分个时候!”慕睿程气得一把抱住老妈,使劲浑身力气,把老妈往楼梯那边带。

    保姆被叫过去帮忙,连拖带拽的,好不容易将蔡秀芬弄到了楼上去。

    在楼下,阮白还能听到楼上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响。

    慕睿程上楼后,再没下来,估计是担心自己母亲出什么事。

    “呜呜呜”的哭声,响彻这栋价值不菲的老宅。

    阮白在慕少凌的示意下,带着两个小家伙出去玩。

    宅子里种了一片花田,黄昏时分,蜜蜂还勤劳的采着花蜜。

    软软看着那蜜蜂,嘀咕:“它老是嗡嗡嗡的叫着,小白阿姨,花蜜采完它都立刻吃掉了?”

    阮白失神的想着里面的情况,没听到软软问什么。

    “小白阿姨?”软软蹲下,抬头问。

    “什么?“阮白回神,问道。

    “小白阿姨,什么是舞厅跳舞,让男人摸的?二奶奶为什么这样说奶奶?”小家伙天真的问道。

    二奶奶好凶,还哭了。

    奶奶被二奶奶泼了一脸的红果汁。

    到底是奶奶可怜,还是二奶奶可怜,软软想不明白。

    阮白蹲下身,抱过软软的小身子,亲了一口软软的脸颊说:“大人吵架的话,听完忘了就好,阿姨跟你一起数三个数,数完我们就忘了好不好?”

    “好!”软软开心的闭上眼睛,数道:“一,二,三小白阿姨,我忘啦!”

    “软软真乖。”阮白把孩子抱得更紧,腾出另一只手牵过沉默的湛湛:“你也要忘了,知道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047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