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作!啊别把葡萄塞进去

时间:2022年03月19日 8:29:3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0)次
[导读]     宋恒本就不是个话多的人,与不熟的人便更没什么话说了。不过他觉得应该再说点儿什么才行,不然会有些尴尬。便又道:“孔先生自谦了。”    孔如烟听他这么说很是欢喜,用贝齿轻轻咬了咬下唇,抬起一...

    宋恒本就不是个话多的人,与不熟的人便更没什么话说了。不过他觉得应该再说点儿什么才行,不然会有些尴尬。便又道:“孔先生自谦了。”


    孔如烟听他这么说很是欢喜,用贝齿轻轻咬了咬下唇,抬起一双含春的眼睛看着宋恒道:“如烟听闻将军也是读过几年书的,颇有才学,不知将军可否作一首诗,让如烟见识见识呢!”


    她是听谁说的瞎话?他是读过几年书并不假,但是并无什么过人才学,他自知不是什么读书的料,也无法考取功名,才没有继续读下去。作诗他虽然是会作的,但是作得并不好。


    “我虽然读过几年书,但并无才学,诗作得更是不好,就不作来污孔先生的耳了。”


    闻言,孔入烟便道:“方才将军还说如烟自谦,依如烟看,将军才是真正的自谦呢!”


    宋恒略不可见的皱了皱眉道:“皆是实话,并非自谦。”


    “时候不早了,我该去用晚饭了,便先走了。”说完,宋恒便要转身离开。


    “等……哎哟……”想要向前一步,叫住宋恒的孔如烟,不慎踩到了自己的裙摆,整个人就这么直挺挺的朝前扑去,眼看便要与坚硬的石头地面来一次亲密接触。


    听见叫声的宋恒连忙转身,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孔如烟的胳膊,用力将她拉了起来。


    他本是想将她拉起来站好,可那孔如烟被拉起来后,便顺势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孔如烟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回与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宋恒宽阔温暖的胸膛,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感。他强而有力儿心跳声,更是一下一下的在敲击着她的心房,让她面红心跳。


    宋恒没想到这孔如烟会顺势靠上来,便忙抓着她的手臂将她推开,快速的松开了她的手臂,往后推了一步。


    猛得被他这么一推开,孔如烟的身子不由晃了两下才站定。她红着脸,朝宋恒福了福道:“多谢将军出手相救,若不是将军,如烟这脸怕是都要摔坏了。”


    这宋恒是个正人君子,那么快便将她给推开了,不愧是她倾心之人。


    “举手之劳而已,我先走了。”说完宋恒抬脚便要离开。


    见他又要走了,孔如烟心中不由有些着急,她今日这一番打扮,可不是为了单单与他说几句话而已。忽然,她眼睛一亮,不由计上心来。


    “哎哟……”她拧着眉,摆着一脸痛苦的神色叫了起来。


    于是,宋恒便收了脚,转过头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孔如烟动了动右脚“嘶”‘痛得’倒抽了一口气,红着眼睛,看着宋恒道:“方才摔倒的时候好像崴着脚了,我房中有药油,可否麻烦将军送如烟回去?”


    让这宋将军送她回去,他们才能共处一室,互表心意。


    崴着脚了?宋恒瞧了瞧孔如烟,她一脸痛苦,并不像假装。宋恒不由蹙了蹙眉,她既然崴着脚了,他自然是不能不管的。不过,他送她回去却是不合适的,毕竟,这男女授受不亲。


    “你且等等。”宋恒说完,便穿过拱门去了前院儿。


    孔如烟楞了一下,他不送自己回去,反而去前院儿做什么?


    宋恒并没有让她等太久,片刻后,他便带着两个粗使婆子回来了。


    “孔先生的脚崴了,你们两个送她回去一下。”宋恒朝那两个婆子吩咐道。


    孔如烟又楞了一下,她没想到,宋恒会让两个婆子送她回去。难道他是为了避嫌,不想让人误会,坏了她的名声才让这两个婆子送她回去的?


 文学

    没错,应该就是如此了。这宋将军不但是一个正人君子,还是一个想得十分周到之人。


    “是。”那两个婆子听了吩咐,便走到了孔如烟身边,一左一右的架起了她的胳膊。


    那两个婆子身上的味道,让孔如烟不由皱了皱鼻子。这粗实婆子干了一天的活儿,这身上自然便有些味道。这味道让冰清玉洁的孔如烟很是嫌恶,若不是因为宋恒还在,她便直接让这两个婆子滚开,离她远些了。


===第105章 楚翎挨揍===


第105章 楚翎挨揍


    孔如烟又给宋恒道谢,然后便被两个婆子架着回了厢房。


    因为知晓了孔如烟对宋恒的心思,所以林晴雪便也一直让人盯着她。她在花园儿‘偶遇’宋恒的事儿,林晴雪自然便也知道了。直气得林晴雪,在房里拍着桌子骂她是不要脸的狐媚子。


    这日上午,沈婉想着坛子里的老泡菜腌得差不多了,便让秋菊出去买了鸭子回来,中午做酸罗卜老鸭汤。


    秋菊出去了半个时辰,便将鸭子买了回来。她不会杀鸭子,所以这鸭子买的时候便让小贩杀好了。


    回来后,秋菊便进了厨房开始准备午饭。


    沈婉也无事做,便在灶间帮忙烧火,顺便指点秋菊做老鸭汤。楚翎拿着一本三字经,乖巧的坐在葡萄藤架下小声的读着。


    这三字经,是沈婉听说他识字后,让秋菊出去买菜时给他买回来的。


    虽然这三字经他四岁时便倒背如流了,但是,他每日还是会认真的读一遍,因为这是娘给他买的。


    一双小胖手将虚掩的院门儿推开了一些,接着一个圆圆的大脑袋便伸了进来。


    宋子凌瞪着一双小眼睛,四下看了看,然后便看到了坐在葡萄藤架下读书的楚翎。


    切!这个野孩子还真是会装勤奋,他识字儿吗?就装模作样的拿本书在这儿看。


    他又看了看,见他娘和秋菊都不在院子里,便冲着楚翎小声喊了一声:“喂……”


    楚翎低头看着书,并没有听见宋子凌的声音。


    “喂,野孩子……”宋子凌又提高些声音喊了一声。


    这回楚翎听到了,他四下看了看,接着便看到了,从院门儿外伸进了一个头的宋子凌。


    ‘野孩子’是在叫他吗?


    宋子凌见他看到自己了,便有伸了个手进来,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出来。


    楚翎拿着书站了起来,看了看宋子凌,又看了看厨房,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将书放在石桌上,一路小跑到了门口。


    “子凌哥哥有事吗?”楚翎乖巧的站在门口问道。


    宋子凌将门推开了些,用他的胖手,一把抓住了楚翎的衣领,硬生生将他拖了出去。


    “子凌哥哥你做什么?”楚翎被吓到了,脚步不稳的,被宋子凌拖着下了台阶。


    “闭嘴。”宋子凌直接将他拖到了墙角。


    早在哪儿等着的小武,从后面抱住了楚翎。


    “子凌哥哥,你要做什么?”楚翎有些害怕的看着宋子凌,不知道他将自己拖出来是要干嘛?


    自从进府后,他一直很低调,也没得罪过这子凌哥哥啊!


    “哼……”宋子凌冷哼了一声,直接从怀里掏出个帕子,塞进了楚翎的嘴里。


    “呜呜呜……”被塞住了嘴的楚翎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少爷可以动手了。”小武笑着冲宋子凌道。


    宋子凌扳了扳手指,然后一拳打在了楚翎的肚子上。


    “我让你在我爹面前装乖巧。”


    “呜……”好痛,楚翎痛得直接流出了眼泪来。他没有装乖巧啊!他是真的乖巧,子凌哥哥拖他出来,便是要打他吗?


    “我让你装懂事。”宋子凌又是一拳打在了楚翎胸口。


    “呜呜……”我没有,我没有。


    楚翎痛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小小年纪的他,根本就受不起,这个吃得多力气大的宋子凌的重拳。


    “我让你认不清自己的身份,我让你跟我抢爹。”宋子凌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了楚翎的身上。


    又打了七八拳后,小武感觉到楚翎的身体都在发抖了后,便冲打得正起劲儿的宋子凌道:“少爷差不多了。”


    宋子凌这才停了手,小武也松开了楚翎。


    痛得站不住的楚翎,抱着肚子蜷缩着倒在了草地上,他脸色惨白,额头上全是冷汗。


    宋子凌撸起了袖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楚翎道:“日后你最好人认清自己的身份,若是再在我爹娘面前装乖巧懂事儿,我还揍你。还有,你若是敢告状,我便打死你。我才是我爹娘的亲儿子,就算是打死了你,他们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说完,宋子凌又踹了他一脚,便带着小武扬长而去。


    好痛,楚翎觉得自己快要痛死了,他完全没想到娘的儿子竟然会这般讨厌他。


    他蜷缩在地上缓了好久才缓过来,他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弓着身子,一步一步的走回了院子。


    他回了院子,见娘和秋菊姐姐还在厨房做饭,便走到井边,用木桶里的水,洗了洗脸,洗掉了脸上的泪痕。他这么做,并不是害怕子凌哥哥会打死他,而是不想让娘知道了后,担心难过。


===第106章 将孔先生撵了===


第106章 将孔先生撵了


    用袖子擦干净了脸上的水后,楚翎便又走到葡萄藤架下看书,一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


    到了正午,饭做好了,香喷喷的酸罗卜老鸭汤端上了桌。虽然汤很好喝,肉很好吃,但是腹部痛得厉害的楚翎压根儿就吃不下去。


    沈婉发现了他的异样,端着碗看着他道:“翎儿怎么不吃?不喜欢吗?”


    他的饭和汤都没动两口,难道是不喜欢这酸罗卜老鸭汤吗?不应该啊!这酸罗卜老鸭汤做的很成功,既美味又开胃。


    “喜欢,”楚翎垂着眼道:“只是我今早吃得有点儿多,现在还不怎么饿。”


    沈婉看了他一眼,柔声道:“既然不饿,便不要勉强吃了,等会儿给你留些,你饿了再吃。”


    “谢谢娘。”楚翎抬起头,硬挤出了一个笑来。


    午饭后,楚翎便借口有些犯困了,回屋午睡去了。可他这一睡,直睡到日头偏西都未起来。


    秋菊怕他睡太多了,晚上该睡不着了,便去唤他。


    那知道刚一推开门,便听见榻上的楚翎,用小猫一样细弱的声音喊疼。


    她连忙上前,掀起床幔一看,只见楚翎抱住肚子,蜷缩在榻上,脸色惨白,紧闭着双眼,额头上全是冷汗。


    “翎儿,你哪儿疼?”秋菊忙弯腰拍了拍他的肩膀。


    楚翎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着秋菊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不能让娘和秋菊姐姐知道他被打的事儿。


    见他抱着肚子,秋菊便问道:“可是肚子疼?”莫不是吃坏了肚子?


    楚翎喘了两口气,忍着痛坐了起来,笑着看着秋菊道:“哪儿都不疼,我方才做梦呢!梦到遇到秋菊姐姐和娘那一日的事儿了。”


    “是吗?”秋菊看着他惨白的脸,和额头上冷汗,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就算是梦到被那安定候府大公子打的事儿了,害怕得冒冷汗她能理解,但没理由脸色惨白吧!


    “嗯,”楚翎用力的点了点头,冲秋菊笑了笑道:“翎儿不会说谎的。”


    听他这么说,秋菊便也没再说什么了,掏出帕子擦了擦他额头上的冷汗道:“起来吧!等会儿该去老夫人哪儿吃晚饭了。”


    “好。”


    于是,楚翎便强撑着下了榻,秋菊出去了后,他便拉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只见腹部青紫一片,看着有些吓人。


    楚翎起来了没一会儿,便跟着沈婉一同去了刘氏院儿里吃晚饭,看到宋子凌的时候,宋子凌还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为了不让人疑心,楚翎强逼着自己吃了些东西,可是吃了之后,他便觉得越发的难受了。


    吃完饭后,依旧是与往常一样陪刘氏聊天。


    正聊着的时候,那伺候孔如烟饮食起居的陈婆子却来了,说有要事禀报,刘氏便让传了她进屋。


    那婆子一进屋,便给这屋里的主子们挨个行了礼。


    “你有何事?非这个时候着急忙慌的来禀报?”刘氏看着站在屋中的陈婆子问道。


    陈婆子道:“事关大小姐闺誉,老奴不得不得尽快禀报老夫人、将军和夫人们。”


    “与我有关?”宋子玉拧起了眉。她最近一直在府里练琴门都很少出,怎么还生出与她闺誉有关的事儿来了。


    “你这婆子,可别乱说。”宋子玉横眉轻斥。


    陈婆子哈着腰道:“就算给老奴一百个胆子,老奴也不敢乱说啊!”


    沈婉微眯着眼睛看着陈婆子,这婆子要说的事儿,与宋子玉的闺誉应该没有直接关系。她想起那日这婆子特地到秋实院儿禀报她的事儿,便知事关何人了。


    刘氏拧眉,看着陈婆子道:“你速说来。”


    事关子玉闺誉,那可是大事儿。


    陈婆子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来,双手捧着冲刘氏道:“今日老奴帮孔先生收拾屋子的时候,从褥子下发现了这本书。”


    “书?”刘氏有些不懂了,发现了一本书,又与子与的闺誉扯上了什么关系?


    陈婆子摆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冲刘氏道:“老夫人看看便明白了。”


    于是,刘氏旁边站着的王嬷嬷,便上前接过陈婆子手中的书,递给了刘氏。


    刘氏接过书,她也不识字,也看不到封面上写的啥,便直接将书给打开了。


    一看到书中的内容,刘氏老脸一红,直接将那书扔在了地上。


    “快、快将那孔先生给撵了。”


    这书竟然是那种腌臜书,那孔先生瞧着冰清玉洁,知书识礼的,没想到竟然还看这种腌臜东西。若再让她继续教子玉,这好好的孩子,岂不是要被她给教坏了。而且,若是她看这种腌臜之物的事儿传了出去,子玉的闺誉都要给她带累了。


===第107章 别污了你的眼===


第107章 别污了你的眼


    刘氏的反应,让宋恒等人皆是又惊又懵,不过就是一本书而已,怎么还惹得她说出要讲孔先生撵了的话来。


    那书就扔在了宋子玉的脚边,她弯腰,想将那书捡起来瞧个究竟。毕竟那孔先生是她的先生,如今正教着她弹琴呢!可不能说撵便撵了。


    可是她的手指还没碰到那书,刘氏便忙冲她喊道:“别捡。”好似那书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宋子玉收回了手,一脸不解的看着刘氏道:“奶奶,为何要撵了孔先生,就因为这一本书吗?”


    林晴雪瞟了宋恒一眼,也故作不解的看着刘氏道:“娘,这书有什么问题吗?”


    这书自然是有问题的,但是面对着儿子媳妇儿,还有三个孙子,刘氏实在是难以启齿。


    沈婉见刘氏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脸上还微微发红,便大致猜到了这书中的内容。这刘氏是不识字儿的,这书中就算是写了什么淫秽之词她也看不懂,所以这书中应该不是字而是画。


    难不成是春宫图?


    沈婉挑了挑眉,斜眼看了林晴雪一眼。


    这陈婆子刚说了孔如烟看上了宋恒没多久,便从她的褥子下找到了这本书,这莫不是她的杰作?


    作为一个现代人,她觉得孔如烟看这种书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可是这古人便不这么认为了。


    宋恒拧着眉起身,走到宋子玉身边,弯腰将地上的书捡了起来,随即便将书打开了。


    刘氏忙道:“别看,别污了你的眼。”


    只是她这话白说了,宋恒已经看到书中的内容。


    一看到书中的内容,宋恒便连忙将书给合上了,他也没想到,那孔先生为人师表,竟然会看这样的书。


    “咳咳”他干咳了两声,将书放在桌上,冲林晴雪道:“那孔先生是你请来的,请她离开的话,便也由你去说吧!她实在是不适合再做子玉的先生。”


    宋子玉拧着眉道:“为何不适合?孔先生走了,谁来教我?”再过几日便是流芳郡主的生辰了,她还想着称这几日,再让孔先生陪着她多练练琴,多指点指点她呢!


    “不合适便是不合适,小孩子家不要问那么多,不让她教你也是为了你好。城西办了个女学,你若想继续学,下半年再招生时,爹便送你去女学读书。”那女学是正经的女学,里头也教四词歌赋,琴棋书画。而且里头的先生都是品行学识极佳的,自比去外面请来的人教得好。


    宋子玉虽然还是有些不想孔先生走,但是她爹都这么说了,她便也没再说什么了。


    刘氏对看似一头雾水的林晴雪道:“你明日一早,便让那姓孔的走。那姓孔的若不走,你便将那本书扔她脸上。”


    林晴雪看了看宋恒又看了看刘氏,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翌日一早,林晴雪便带着人,去了孔如烟住的厢房。


    孔如烟正对着铜镜梳妆打扮,想着,打扮好了便去花园儿候着,等下朝回来的宋恒。


    “嘎吱……”她的房门,从外面被人大力推开。


    她拧眉,不悦斥道:“是谁?怎么也不敲门,还有没有规矩?”


    “孔先生是我。”林晴雪带着林嬷嬷、露珠,和两个粗使婆子进了屋。


    见是林晴雪,孔如烟心中虽然不悦,却还是站起来,笑着道:“原来是小夫人,不知道小夫人这个时候来所为何事啊?”


===第108章 灰溜溜离开===


第108章 灰溜溜离开


    林晴雪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道:“我奉婆母和夫君之命,特来请孔先生今日便收拾细软离开将军府。”


    “为什么?”孔如烟大惊。


    这好端端的,宋将军和老夫人,为何要让她离开。


    “这……我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我真没想到,先生竟然是那样的人。若知道先生是那样的人,我是万万不会请先生进府的。还好婆母夫君并未多心,不然我都要被先生害苦了。”请了个这么样的人回来,若是刘氏和夫君多心的话,怕是会认为,是她故意请了个品行不端的人回来,教坏宋子玉呢!


    原本这林嬷嬷是想,让陈婆子放些林晴雪的首饰在孔如烟房中,陷害她偷窃的,然后借此将她撵出府去。没想到,这陈婆子在放首饰的时候,发现了她藏在了褥子下的春宫图。于是,她们便放弃了陷害她偷窃的计划,让陈婆子直接拿着春宫图去刘氏哪儿告状。


    “你胡说什么?”难道,这林晴雪知道了她的心思?


    林晴雪朝林嬷嬷使了个颜色,林嬷嬷便将拿本书拿出来,上前几步递给了孔如烟。


    “这书,先生日后还是要收好才是,切莫再让旁人看到了。”


    看到林嬷嬷手中的书,孔如烟的脸不由白了几分,往后退了两步。这书她藏得那般隐秘,怎么会被人找到?这林晴雪说是老夫人和将军来让她离开的,难不成这书,将军也看见了。完了,将军定然以为她是个不知羞耻的荒淫之人了。


    一贯清高的孔如烟,如今被人发现了这般不堪的一面,她直觉的无地自容,没脸见人。而这屋中的婆子丫环,都在用鄙夷不耻的眼神看着她。


    见她不接书,林嬷嬷便将书放在了桌上。


    她抬着下巴道:“孔先生还是尽快,收拾东西离开吧!这书的事儿,我们也不会像外人说的。”


    “这、这不是我的。”孔如烟底气不足的否认道。


    这书的确不是她的,是她两年前在路上捡到的。看到书中是那种东西,她本是想扔了的。可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将书翻看了一遍,看了之后便在一直没舍得扔了。


    林嬷嬷笑了笑道:“是不是先生的?先生心知肚明,我们将军府反正是不会有此等腌臜之物的。”


    孔如烟咬着唇,无法可说。这书是她带进来的,她自然是赖不掉的。只是她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一见倾心之人,实在是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可是,她不离开又能如何?她如今哪里还有脸面对宋将军。


    纵使万般不愿,孔如烟还是收拾好东西,灰溜溜的离开了将军府。


    宋恒下朝归家,刚下了马进了府门,便瞧见穿着一声嫩绿色对襟半壁襦裙的林晴雪站在门内等他。


    “你在这儿做什么?”宋恒上前问道。


    林晴雪抬起一双红红的眼睛,一脸自责的看着他道:“晴雪是特地来此等着夫君,向夫君请罪的,”


    “请罪?”宋恒有些懵,问道:“你何罪之有?”


===第109章 又去摘星楼===


第109章 又去摘星楼


    林晴雪咬了咬粉红的下唇,吸了吸鼻子道:“晴雪识人不清,没看出那孔先生是那样的人,请了她来做子与的先生。差点儿便坏了子玉的名声,还请夫君责罚。”


    她之所以会来主动请罪,是不想让宋恒日后想起来了,多心误会了她。


    闻言,宋恒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宽慰道:“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看不出那孔先是那样的人,并不是你的过错。你无需自责,更无需向谁请罪。”


    谁也没料到,那孔先生竟是会看那种书的人。


    “夫君能够理解体谅晴雪,晴雪好生感动,可……”她露出一脸担忧的模样,望着宋恒道:“我就怕姐姐心生误会,认为晴雪是故意寻了个品行不端的先生来教子玉。夫君也知道的,姐姐一直都不太喜欢晴雪。”


    宋恒摇了摇头道:“不会的,婉儿不是那多心之人,不会误会你的。”


    婉儿?林晴雪只觉得这两个字,从宋恒嘴里说出来,听着格外的刺耳。那乡下女人都一把年纪了,他竟然还叫她婉儿。


    “听到夫君这么说,晴雪便放心了。”林晴雪装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对了,晴雪已经命人准备好了早饭,夫君可要去浮云阁用饭?”林晴雪满是期待的看着宋恒。


    宋恒犹豫了一下,瞧见她脸上的期待之色,也不好拒绝,便点了点头。


    因为至今还未能与林晴雪圆房,所以宋恒心中有愧,更不忍拒绝她的邀请。


    于是,宋恒便跟着林晴雪一同去了浮云阁用早饭。因为宋恒不喜奢侈浪费,林晴雪让厨房准备的早饭也很是简单,就是两个荤菜两个素菜,和一碗肉糜粥而已。


    秋实院儿。


    沈婉吃过早饭后,便让秋菊从坛子里抓了点,腌得比较久的萝卜和长豆角出来,她打算带着这些东西去一趟摘星楼。


    “翎儿你可要与我们一同出去?”沈婉看着坐在石凳上看三字经的楚翎问道。


    脸色有些苍白的楚翎,摇了摇头道:“翎儿不出去了,翎儿就在家里等娘和秋菊姐姐回来。”


    他肚子里难受的很,躺着才能好受些,若是跟着娘一同出门,他定会难受得忍不住的。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沈婉微眯着眼睛,看着他略显苍白的脸问道。


    “没有不舒服,”楚翎矢口否认,还道:“我只是没睡好而已,昨天晚上有蚊子进了帐子,被它闹得没怎么睡好,有些没精神而已。”


    沈婉道:“那你等会儿若是困了,便回屋睡会儿吧!我们午饭前会回来。”


    “好的。”楚翎乖巧的点了点头,目送沈婉和秋菊出了秋实院儿。


    二人一离开,楚翎便不在隐藏,一脸痛苦的抱着肚子回了房间,爬到榻上躺着了。


    沈婉出了将军府,便直接去了摘星楼。因为时间还早,摘星楼还未开门,二人便绕到了后门儿。


    这摘星楼的人,都已经认识她们了,便直接让她们进去了,还帮忙去叫了赵掌柜。


    在楼上做账的赵掌柜,一听说沈婉来了,便忙下了楼,去了后院儿。


    一到了后院儿,他看到了坐在亭子里的沈婉,那亭子里的石桌上,还摆着一个小坛子。


    他忙走了上去,笑着问道:“沈夫人今日怎么有空来了?”


    自从她上次带了那知秋的姑娘来后,她便没再来过摘星楼。


    沈婉瞧见他,便起身笑着回道:“想做些东西给赵掌柜的尝尝。”


    “哦?”赵掌柜挑了挑眉笑道:“那我今日可有口福了。”


    赵掌柜也没多问多说,直接请二人进了厨房。


===第110章 酸罗卜老鸭汤===


第110章 酸罗卜老鸭汤


    摘星楼的菜单中本就是有鸭子的,所以这厨房也有杀好的鸭子。秋菊手脚麻利的切好了鸭子,又切了两个泡得变了色的萝卜。


    “这也是泡菜?”赵掌柜指着被切成块儿的萝卜问。


    沈婉回道:“没错,这也是泡菜,只不过泡的时间比较久,就有不同的吃法。”


    “哦”赵掌柜点了点头,也没多问,安静的看着秋菊做菜。


    那摘星楼的刘师傅,也背着个手站在一旁看着。


    起初,他是瞧不上那腌泡菜的,但是后来吃过后,便喜欢上了。他尝过味道后,自己也尝试着腌制过,但是却不得其法,一直在失败。


    秋菊将萝卜切好后,便麻烦厨房的小工烧了火,在锅中放入了葱段,姜片,料酒,还有切好的鸭肉,大火烧开后,将鸭肉捞了出来,用清水反复洗净。


    然后她又将鸭肉放进了砂锅中,加入清水,大火烧开。烧开后,便放入了姜片和切好的酸罗卜在砂锅中,盖上了盖子,用小火慢慢炖着。


    没炖一会儿,这砂锅之中便飘出了鸭子和酸罗卜微酸的香味儿,闻着便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鸭子炖上了,秋菊便又开始切起了酸豆角。她将酸豆角细细的切成了粒,切好后装在盘子里备用。然后,又问赵掌柜要了块廋肉,将瘦肉跺成了肉沫腌制了一下,又切了些配料。


    肉沫腌制好后,便在洗好烧干的锅里倒入了油,油烧热后,倒入了肉沫快速的翻炒,直至变色盛出备用。又再锅中加了油,油烧热后加入了姜末蒜末和辣椒爆香,接着便倒入了酸豆角,炒了片刻又将肉沫倒进锅中一起翻炒,加了些酱油,翻炒了几下后便出锅了。


    这酸豆角肉沫的味道,闻着酸辣咸香,让人胃口大开,直咽唾沫。


    “赵掌柜您尝尝。”秋菊端着盘子,递到了赵掌柜的面前。


    赵掌柜抬起手,便有人将勺子放在了他手中,他拿着勺子,舀了半勺,送入了口中。


    赵掌柜细细的嚼着,整个厨房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注视着他。


    “酸辣咸香,风味独特,味道很好。”他们摘星楼又要多一道菜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128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