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男朋友让我穿超短裙作!好硬好大好深夹得好紧

时间:2022年03月21日 8:12:2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3)次
[导读]   晚云太阳穴直愣愣地发疼,“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不是都已经成全了你吗?你又何必来与我说这些!”  陆景行抱着晚云道:“你不明白!你还是想着要走。”  “我没有,是慕婉若自个儿说的,我都没有答应慕婉若。”晚云无...

  晚云太阳穴直愣愣地发疼,“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不是都已经成全了你吗?你又何必来与我说这些!”
  陆景行抱着晚云道:“你不明白!你还是想着要走。”
  “我没有,是慕婉若自个儿说的,我都没有答应慕婉若。”晚云无奈道,“我着实是困了,你也别发酒疯了,早些睡吧。”
  晚云当真也是不明白,她都还不曾借酒消愁呢,陆景行去借酒消愁做什么?
  她做出了这么大的退让,她如此爱着陆景行。
  他为何还会以为自己会离开他呢?
  他的解释晚云岂会不明白呢?
  晚云闻着陆景行身上的酒味,怎么都睡不好了,她翻身想要下床去喝口水,却被陆景行给拦住了,“不许走。”
  “我只是想要喝口水而已,我真没想着要走。”
  陆景行睁开眼眸,似乎是有些清醒了,又似乎还是醉着,拉着晚云的手道:“我帮你去倒水。”
  晚云喝着陆景行倒来的水,陆景行将茶盏放好之后,还是紧紧地抱着她,晚云但凡是一有动静他就睁开了眼眸。
  晚云叹了一口气,直到天将将亮的时候,陆景行要去上朝了,才放开了晚云的手。
  晚云见着陆景行穿戴时候盯着自己眼神,笑了笑,“你放心吧,我真的不会走的,我又能去哪里呢?”
  陆景行道:“这可说不定,那时你不就是二话不说留下了一纸和离书吗?如今你更觉得是我的错,许是连纸都不留就走了。”

 文学

  晚云颇为无奈,她这次回长安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要离开。
  只是劝他纳妃,他倒是好,竟对自个儿如此没有信心。
  ……
  上朝之时,几个礼部老臣一如既往地劝陆景行选秀。
  可与以往陆景行拒绝不同的是,今日陆景行是让礼部去主办选秀一事。
  礼部尚书还以为自个儿又要劝导好几句,陛下一下子答应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朝中众人有女儿的人家都纷纷欣喜不已。
  晚云一日都留在房中,她知晓该去看看慕婉若好不好,可是她头昏脑涨地都走不了路。
  柳先生过来看着晚云这般,心疼道:“这才几日不见,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
  “先生。”晚云道,“我不过是昨日没睡好而已。”
  “你瞧你那憔悴的模样,只是一日没有睡好吗?是不是因为陛下要选秀的事情?今日旨意刚下来。”
  晚云喃喃道:“这么快呐……”
  柳先生道:“先生乃是过来人,明白此中的痛苦,你若是当真不能接受的话,趁着还不曾入宫,一切都还有转机的。”
  晚云道:“是我让夫君纳妃的。多谢柳先生的好意了。”
  ……
  夜里,陆景行进了晚云房中,见她躺在床上在绣着小虎头鞋,过去瞧着道:“这是给谁做的?”
  “给慕婉若的孩子的。”晚云见到陆景行说道。
  陆景行道:“给她的孩子做什么呢?”
  陆景行拿走了晚云手中的小鞋子,伸手要去解她上衫处的扣子,手刚碰到晚云的肩膀。
  就见她浑身发抖,一只手捂住了唇直直地干呕着。
  “你别碰我。”晚云道。
  陆景行不解地看着晚云。
  晚云深呼吸一口气,又忍不住干呕着。
  陆景行吩咐着外边道:“去请太医。”
  太医们接连赶到给晚云诊脉,众位太医都一直认为晚云的脉象尚可,虽然有些滞郁之气,但是也不至于一直干呕。
  为首的太医道:“斗胆问下姑娘,您干呕时,可有想到些什么?”
  晚云看了一眼陆景行,如实地道着:“我想着我的夫君要有别的女子,只要一想到这里,心口处便恶心。”
  太医道:“此乃是心病,姑娘还当放宽心才是。”
  其余的话太医们也不好再说。
  陆景行等太医走后,想去拉着晚云的手,但她却极快地躲开了,“夫君今日还是回宫中去吧,给我几日时光,或许我的病也就会好了。”
  陆景行黑着脸色看着晚云。
  晚云却是忍不住又要呕出来。
  叶雨在一旁劝道:“陛下,您还是回宫吧,晚云她今日本就没有吃多少东西,再这么呕下去不行地呐!”
  陆景行问着晚云道:“朕只不过是答应选秀你就如此,是不是日后等那些妃嫔入宫,你更是不会让朕碰你一下?”
  晚云低头道:“我也不知,我也不想吐的,忍不住罢了,我只要一想你碰过别的女子身子,我就恶心。”
  陆景行深深地看了一眼晚云道:“朕还没碰呢。”
  “哦。”晚云淡淡地应了一声。
  陆景行当真是气恼至极,“你就一声哦?”
  “夫君早晚会碰别的女子的,不是吗?”晚云望着陆景行,“你给我些时日吧,许是这个病什么时候就好了呢。”
  陆景行道:“若是一直不好呢?”
  “那也没有什么。”晚云道,“夫君只要一直不碰我就行了。”
  陆景行甩袖离开了朝霞院。
  叶雨和凝霜对视了一眼,清理屋内的狼藉。
  叶雨对着晚云道:“陛下这是生气了吧?”
  晚云道:“反正我一回来他就生我的气了,况且我也不是故意的呐,我也不想呕的,我呕的嘴巴都苦了。他要生气就生气吧。”
  大长公主府中。
  简锡看着陆景行又来他此处饮酒,颇为无奈道:
  “皇兄,您饶过我吧,我着实是不能再喝了,您和皇嫂之间到底怎么了?
  为何不小别胜新婚,却天天来找我饮酒?”
  陆景行看了一眼简锡道:“若是你以后爱上一个女子,不会生育,你会纳妾吗?”
  简锡道:“当然了,子嗣为大,再喜爱一个女子也不过就是一个女子罢了。
  到时候我会与她和离另娶的,毕竟我们简家还是有爵位的。
  所以最好还得要嫡出为好。”
  陆景行说着道:“那你定是不够喜爱那个女子,我竟然有一个念头,觉得过继一个孩子也挺好的,只要她不再闹了,又有何妨呢?”
  简锡震惊地看着陆景行,“皇兄,您千万别这么想,过继孩子不可呐!
  皇家父子之间争斗不休的也不少呢,何况是过继的孩儿了,到时候定会有权势之争的。”
  陆景行道:“朕想过了,可以过继华阳或者你的孩儿。”
  简锡:“……我姓简呐!”
  “那也是陆家的血脉。”陆景行道,“亦或者是华阳的孩儿也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150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