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娇妻在朋友下面娇吟*夹得好紧宝贝使劲夹高H

时间:2022年03月21日 11:13:3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0)次
[导读]   这个时代媒体还没有出现吧。  他细细地看了起来,叶听南乐得在旁边喝茶看有趣的话本子。  “这个好啊!”,高文升一拍大腿大喊道。  钱多多站在一旁将刚才的想法说了一遍。  高文升背着双手在大厅里疾走半响,突...

  这个时代媒体还没有出现吧。
  他细细地看了起来,叶听南乐得在旁边喝茶看有趣的话本子。
  “这个好啊!”,高文升一拍大腿大喊道。
  钱多多站在一旁将刚才的想法说了一遍。
  高文升背着双手在大厅里疾走半响,突然来到书案前,抓起毛笔一顿狂写。
  叶听南好奇地凑了过去。
  高文升打算盘的技术天下无双,这字写得却和叶听南差不了多少。
  只见他写道,吏部尚书家的公子马文升夜宿相思苑,为花魁琴瑟和户部侍郎家的少爷李勤学大打出手......
  “这个新闻如此劲爆,可助《永安日报》开刊大卖!”,高文升笃定地说道。
  叶听南一口茶喷了出来,“不二,你为了报纸大卖如此自黑好吗?”。
  高文升尴尬地抓了抓脑袋,“我昨晚确实住在相思苑。”。
  叶听南的眼睛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那为花魁琴瑟和户部侍郎家的少爷李勤学大打出手......”

 文学

  “也是真的。”,高文升居然扭捏了起来。
  简直了,叶听南不由替高文升他爹难过了起来,“不二,你家老爹看到了不打你?”。
  “只要《永安日报》开刊大卖,这点皮肉之苦算什么了!”,高文升想到银子满脸的笑容抑制不住,“头可破,血可流,只是那银子万万不能丢。”。
  不对啊,开刊这个词很专业,叶听南有一个朋友做媒体的,所以才知道这个词。
  高文升怎么说这个词这么溜?
  该不会他也是穿过来的吧。
  叶听南被这个想法想了一跳。
  她想试探一下马文升,于是叶听南唱到,“ABCDEFG!”。
  只见马文升头也不抬,接口来了句,“HIJKLMN。”。
  叶听南扑通一声掉下了软椅,吓得高文升连忙去扶,“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你怎么会这个?难道......”,司琴帮她拍了半天后背,叶听南才缓过劲来。
  “这个是大夏国的字母表啊,上次我同大夏做生意的时候学的啊!”,高文升不明就里的说道。
  “大夏国的字母表?!”,叶听南风中紊乱了。
  “是啊,赵王他妈是大夏国的公主,他也会。”。
  叶听南忙喝了一大口茶压压惊。
  高文升继续发表他的真知灼见。
  “第一,我觉得定价定的太低了,对于达官贵人富商巨贾们来说,越贵越好!老大,我建议啊,就100两一份就很合适。”
  “第二,在各坊茶楼酒肆的借阅点不是不可以,但要有一个延迟,比方说滞后半个月?不能影响《永安日报》日常的销售。”
  叶听南看着肥头大耳的高文升,在厅堂里侃侃而谈,心里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人是财神爷投的胎吧。
  人生在世,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科举并不是唯一的一条路。
  “不二,你的灵兽是什么啊?”,叶听南好奇地问了一句。
  高文升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你这个人,故意的吧!我们一起长大......”
  叶听南呆了一呆,差点露馅了喔。
  这时候她袖子里的小黑探出头来,“我看见了,是一只大肥猫!”。
  小黑意犹未尽地咂咂嘴。
  那只猫见了它,死活不露头,不给一点它打牙祭的机会。”
  猫,一只猫,一只招财猫?!
  果然!叶听南笑得桃花狐狸眼弯弯。
  ...
  下午时分,叶听南出了文成书局的门,琢磨着早点回白云观。
  马车上,高文升从怀里掏出两个棉垫给她。
  “这是什么?”,叶听南一时不明所以。
  “护膝啊!”,高文升一脸认真,“听说老大在白云观经常跪国师的搓衣板,我特意让丫头做的,加厚的!”。
  叶听南一脸的嫌弃,“还是你收着吧,明天《永安日报》开刊,令尊大人看到你的风流韵事,估计会让你跪榴莲!”。
  高文升脸呆了一呆,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呢?
  这时候,街道上,响起了吹吹打打的声音,一堆人马抬着披红挂彩的礼物匣子而来。
  叶听南最喜欢看热闹了,立马掀开了轿帘看去,“这是要干什么呢?”。
  高文升跟着伸出头看了一眼,脸色微变,将她拽了回来。
  “要不我们去同春楼吃个茶点再回去?”,高文升说道。
  “好啊,同春楼在那个方向,正好拐个弯就到了”,司琴急急地应道。
  叶听南奇怪地看了一眼神情古怪的两人。
  她再伸头看向窗外,看见了骑着高头大马的商大立,瞬间明白了。
  她的前夫这是去......
  “下彩礼啊。”,高文升见她转头看向自己,不自然地说道。
  “喔,是啊,圣旨都下了这么多天了,也该下彩礼了。”,叶听南淡淡地说道。
  “愣什么愣啊,不是说要去同春楼吃茶点的?赶紧的。”,叶听南催促道。
  叶听南半响无语,高文升不由暗自担心,老大会不会......
  “不二,秦王的绣衣使情报网估计不能用太久,我们还得想办法给日报重新找到一个信息网。”,叶听南说道。
  高文升长出了一口气,老大也这么爱财?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
  ...
  叶听南回到了白云观大门前,天已经黑透了。
  她暗自庆幸将司琴送回了相府,不然就要麻烦她和自己一起爬墙了。
  本来她可以和小黑瞬间位移,无奈安成国师在白云观下了灵力禁止。
  叶听南搓了搓手,看着高高的墙头,恍惚间突然想起那一世的事。
  那一世,大学晚归,也是经常爬宿舍围墙。
  此墙非彼墙,此世非昨世,此人非彼人......
  叶听兰熟门熟路地爬上了观外的一个歪脖子松,站在墙头就要往下跳,庭院里的一个雪人突然动了起了,转头向她看来。
  叶听兰吓了一跳,等到看清那个雪人竟然是安成国师时,她尖叫一声掉下了高高的围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164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