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严峫作哭江停道具~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时间:2022年03月25日 11:03:5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1)次
[导读]    “你现在好了,老婆妹妹都有了!”,叶听南拿过他的衣袖擦了擦鼻涕说道。  素有洁癖的秦王殿下居然没有什么反应。  “哪里好了?!胡小姐已经向皇后哭诉我不仅腿不好,其实哪里都不好,你不会不知道吧?!”,窦明...

   “你现在好了,老婆妹妹都有了!”,叶听南拿过他的衣袖擦了擦鼻涕说道。
  素有洁癖的秦王殿下居然没有什么反应。
  “哪里好了?!胡小姐已经向皇后哭诉我不仅腿不好,其实哪里都不好,你不会不知道吧?!”,窦明远翻了一个白眼。
  《永安日报》加油添醋地报道,窦明远的一言不发,已经让他的不举铁板钉钉。
  叶听南看着窦明远清冷狠绝的眼神,不由替不二捏了把汗。
  马车行走在一个偏僻的小巷里,商大立在绕皇城根转圈圈,他听着马车里两个人的碎碎念,不由心酸起来。
  爱而不得,此事古难全,如果叶小姐的母亲真的是天璃国的末代公主南星......
  商大立不敢再想下去,他忧愁地看着马车,轻轻地摇头。

 文学

  马车拐了一个弯,驶入了一条寂静的小巷。
  这一片就要拆了件一座佛寺,人迹罕至。
  狭窄的街巷里,迎面驶来了一辆马车,样式如同满大街跑得一样,再普通不过。
  马车夫身上的粗布棉袄打满了补丁,头上的破毡帽挡住了大半个脸。
  两辆马车交会,驾车的温典突然暴起,从胸中掏出一把沉甸甸的短斧,砸向那个马车夫。
  那个马车夫,身形急急向外侧飘去,勉强躲过了温典这一暴击。
  他刚一落地,就猛地再次跃起,手中赫然多了一把长刀劈向温典。
  狭窄的街巷,东倒西歪的民居的顶上,突然黑压压一片。
  手执强弓劲弩的绣衣使站了出来。
  商大立面容凛肃大喝一声,“射!”。
  一时间只听得铁箭激射而出的破空声,铁箭钉入青砖的闷响声,声声夺人魂魄。
  一阵箭雨过后,马车夫连同马车早被射成了刺猬。
  “你还不出来?”,窦明远掀开轿帘看着那辆马车冷冷地说道,“第二轮就该火枪队上了。”。
  “别,别,都是误会!”,一个锦衣华服的白胖子连滚带爬地下了马车,扑通一声跪在了窦明远的面前。
  叶听南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个白胖子正是奥利西斯的梁总管。
  “梁总管,很久不见啊!”,窦明远慢悠悠地说道。
  “小人见过王爷,不知王爷为何上来就杀了小人的马车夫?”,梁总管吓得浑身颤抖,连带着全身的肥肉都抖出了波浪,全无昔日奥利西斯大总管的翩翩风度。
  “奥利西斯的人非圣旨不得出奥利西斯半步!”,窦明远淡淡地说了一句。
  “小的该死!”,梁总管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小的这样也是逼不得已啊!”。
  “那你就说说你的情非得已吧。”,窦明远依然温柔地握住叶听南的手。
  梁总管身上穿着厚厚的灰鼠皮作里的锦袍,依然牙齿打颤,他的小眼睛通红,感觉好几夜都没有睡好。
  他看着屋顶上如狼似虎的绣衣使,一咬牙说道,“天璃国破后,小的就将前朝的一些东西收拾起来,锁在一个柜子里。”。
  “三日前半夜,那个房间光芒大作,小人吓了一跳,就跑过去查看。小人打开了箱子,这才发现是小人的传唤器亮了!”,说道这里梁总管面色如土。
  “什么传唤器?”,商大立问了一句。
  “以前的年月,天璃朝老主人如果有所驱使,就会将命令发到我的传唤器上!”,梁总管抬起手,用大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老主人约我今晚戌时在这里相见。”
  “这你也至于吓成这样?”,商大立看着梁总管的样子摇了摇头。
  “我亲眼看见老主人死了的啊!可是如今我又看见了他发来的消息!”,梁总管几乎是在尖叫了。
  “那就是别人冒名的呗!”,商大立开启了他的神探逻辑。
  “不可能,传唤器上有他的画押,假不了!”,梁总管看着渐黑的天色,颤声说道,“时辰就要到了,秦王殿下救救小人吧!”。
  “救你?!为什么?”,窦明远不动声色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淡蓝色的晶石。
  梁总管看着那块淡蓝色的晶石,彻底的崩溃了,他结结巴巴地嗫嚅道,“原来,原来,秦王殿下都知道了!”。
  “哪里,哪里,也才知道,不然本王的腿也不会走不了了。”,窦明远绝美的容颜狰狞了起来。
  “你用这有毒的晶石去杀叶听南,本王倒是能想出理由,但是为什么你要杀本王?”。
  叶听南呆呆地看着那块淡蓝色的晶石,这不就是秦王在奥利西斯出手抢的那种晶石吗?!
  窦明远仿佛知道她的想法,对着她说,“商大立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绘制了现场的复原图,那块淡蓝晶石,是他给你的。”。
  “可是那时候,我和他只不过萍水相逢,他为什么要杀我?!”,叶听南难以置信。
  她话音刚落,偏僻人迹罕至的小巷子,枯藤老树的巷口出现了一位戴着兜帽的黑袍老人。
  那位老人颤颤巍巍地拄着一根拐杖,身旁一个眼神清亮的小童正扶着他。
  梁总管嘴里的老主人提前来了。
  他抬脚慢慢地走着,气喘如牛走向瘫软在地上的梁总管,仿佛没有看见屋顶上黑压压的绣衣使,没有看到秦王。
  窦明远有点困惑,究竟是自己埋伏了老人,还是老人给自己下了个套。
  他的身后,降妖伏魔司提刑官于野望追踪而至。
  叶听南坐在马车上看着那位步履艰难的老人,窦明远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她想她知道那位老人是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27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