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第一次会疼到什么程度?晚上和男闺蜜一起互摸

时间:2022年03月28日 11:55:1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5)次
[导读]     阮白却懒得理会她,继续敲击着电脑,仿佛徐蕾的出现就是空气。    徐蕾美眸闪过冷光,心想,哼,不过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你得意什么?等夏总监回来,总有你哭的!    想到夏总监,部长...

    阮白却懒得理会她,继续敲击着电脑,仿佛徐蕾的出现就是空气。


    徐蕾美眸闪过冷光,心想,哼,不过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你得意什么?等夏总监回来,总有你哭的!


    想到夏总监,部长有些无由来的烦躁。


    这都两个多月过去了,她每天都给夏蔚发送这边的情报,夏总监居然还没有从西欧调回来,这让她有一种深深的焦虑感。


    难道,夏总监不怕总裁真的娶了阮白?


    如果阮白成为了总裁夫人……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看来,她得加把火才行!


    ……


    君澜首城。


    李妮穿着宽松的睡衣,迷蒙着困倦的双眼,提着一袋垃圾,扔到了楼下小区的垃圾箱。


    她刚要转身离开,却看到一辆白色的豪车,停在了道路上。


    两个黑衣保镖走了下来,他们打开车门,宋北野高大的身影,闪现。


    一行人,拦截住了她的去路。


    看到宋北野,无边的恨意像是疯长的野草,从李妮的心尖涌出来,让她恨不得拿刀将他碎尸万段!


    李妮尽量平复着翻腾的情绪,越过宋北野就想走。


    但是她向左,他也向左,她向右,他也向右。


    他就像幽灵一般堵着她,让她离开都困难。


    “你想做什么?!”李妮像刺猬般,眸中全是恨意,话里更是咬牙切齿。


    “你怀孕了。”宋北野盯着李妮月份太小还没显怀的小腹,目光冷得不可思议。


    “我没有!”李妮惊惶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宋北野冷哼一声,将一份她在医院就诊的资料,甩到了李妮面前:“可能你不知道,你去就诊的那家医院,就是我家开的!我想查你的资料,简直易如反掌。这个孩子,不能留!”


    李妮面色惨白死寂,她攥紧了颤抖的指头:“这孩子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滚——”


    宋北野下巴紧绷,那张看起来俊俏无比的脸,冷似寒冰,声音更是充满了冷酷的杀意:“我宋北野的种,绝不会流落在外,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李妮心里发紧,整个人不住的往后倒退。

 文学


    她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目光中一片疯狂:“不!这是我一个人的孩子,我想留下它!宋北野,既然你不想要,当初你为什么强暴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动我的孩子!”


    宋北野双手插入口袋,双眸阴暗:“就凭你?还不配生下我宋家的继承人!带走!”


    李妮剧烈的挣扎着,反抗着,用一切恶毒的话,大骂着宋北野。


    可力薄的她,还是被两个黑衣保镖给强行塞到了车后座。


    豪车扬长而去,卷起一地枯萎的落叶!


    杜大妈透过窗户,清晰的望着小区里刚发生的一切,非但没有选择报警,反而在一旁看好戏。


    她不屑的撇嘴,果然阮白不是什么好女人,她那个朋友也不是啥好鸟,这下得到报应了吧!


 第368章 我相信这世间轮回总有报应!


    医院。


    “我不会打掉我的孩子,谁都不能动我的孩子,谁敢动,我跟他拼命!”李妮用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腹部。


    她像只受到巨大惊吓的兔子一般,不停地往后退,激烈的拒绝着那些穿着白大褂医生们的靠近。


    “抱歉,李小姐,这是二少的命令,我们必须执行!”最年长的那个医生面无表情的说。


    打胎这种事情,他早做的得心应手,更何况这不是第一次了。


    宋二少生性风流纨绔,为他打胎的女孩多了,这个女孩不是第一个,当然,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宋北野,王八蛋!你给我滚出来!”李妮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几个身强力壮的医生,死死的按住李妮的手脚,强行将她给制服。


    这时,病房门突然被打开,宋北野走了进来,他怀里还搂着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大美人气质高雅,眼神高高在上。


    当她看向李妮的时候,半眯着双眼,仿佛在看一只可怜虫。


    李妮被这一幕刺的眼睛发疼。


    她的宝宝岌岌可危,可宝宝的父亲却还在搂着别的女人寻欢作乐,真是可悲。


    可是,李妮却忍着屈辱,卑微的祈求他:“宋北野,我李妮这辈子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我求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我不会让他知道,他的父亲是谁,我会一个人带着他,绝不会麻烦你半分。哪怕,让我永远的离开这个城市也行,只求你让我留下它……”


    大美人挽着宋北野的手臂,对着李妮冷嗤了一声:“这位小姐,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还妄想生下北野的孩子,真是不自量力!我和北野马上就要订婚了,你觉得,我这个还未进门的正牌宋家二少夫人,会允许我的丈夫在外有私生子?”


    一张红的耀眼的婚帖,扔到了李妮的脸上。


    刺目的鲜红,和她惨白的脸色形成对比。


    李妮一眼瞟到婚帖上面的名字,宋北野,孙茜茜,烫金大字刺眼的很。


    她泪水流了下来,僵硬的扯动了下唇角,像个木偶人一般机械的说:“孙小姐,我发誓,这个孩子不会妨碍到你们婚礼的举行,以后更不会打扰到你们的生活,我这辈子大概也只有这一个孩子了,我求求你,放过它吧……”


    “可笑,你以为我会大度到留下这个孩子?我凭什么可怜你?你是谁?你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想依靠孩子攀附豪门?像你们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让北野玩玩还可以,但是想要留下孩子,绝不可能!我不会让它成为以后要挟我的把柄!”


    孙茜茜长得挺淑女,但是骨子里却有一股子狠劲。


    豪门里出来的女孩,大概没有几个是简单的。


    李妮充满泪水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宋北野:“宋北野,这个孩子也是你的骨肉,虽然它的到来很意外,但它毕竟是一条小生命,难道你一点点都不心疼吗?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我生下它……”


    李妮突然跪到宋北野的面前,不停的对他磕头。


    女孩白皙的额头,撞击到冰冷的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声响,破了皮,流了血。


    斑斑血迹,顺着李妮的面颊蜿蜒而下……


    可是,宋北野却没有丝毫的心软,他反倒像是看小丑一般,冷冷的说:“你也说了,它只是个意外,是个不受欢迎的个体。既然是意外,那就不该让它存在!除了宋家名副其实的二少夫人,其他任何女人都没有为我孕育子嗣的资格!”


    李妮泪水如同决堤:“宋北野,当初要不是你强bao我,我怎么可能会怀孕?!现在你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宋北野厌恶的盯着像疯子一般的李妮,直接命令医生:“她肚子里的那块肉,打掉!”


    几个医生向前,钳制住不停挣扎的李妮,将她压向手术室。


    李妮绝望的尖叫,眼中透着惊惶的疯狂:“宋北野,今天你要是敢动我的孩子,我死给你看!你宋家二少爷弄出两条人命,我看你到时候该怎样收场!”


    “随你的便,爱死不死!”


    宋北野还从未被女人如此威胁过。


    男人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没有任何感情,只有满腔厌恶。


    “哈哈哈哈哈!宋北野!是你逼我的,如果我活不了,都是你逼死的!我就算是做鬼也绝不会放过你!我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真爱!”


    “立即手术!”宋北野被李妮骂得心烦意乱,他扔下冷酷的命令,直接搂着娇俏的未婚妻离开病房。


    身后的李妮,见他毫不留情的转身,她突然从医生手中夺过手术刀,绝望的大喊一声:“宋北野!”


    宋北野不由得顿住了脚步,转身瞥了她一眼。


    他看到,李妮突然笑的绝望的如同一朵即将枯萎的鸢尾花。


    “宋北野,我今天会牢牢的记住,你带给我的耻辱,记住我今天如何像狗一样卑贱的跪在你脚下对你摇尾乞怜,记住你今天怎样冷血的要打掉我的孩子……我相信,这世间轮回总有报应,若有一天,你也像我一样,跪在我脚下对我祈求,我发誓我将会把我今天在这里受到的苦痛,让你百倍千倍偿之!”


    泛着寒光的锋利手术刀,蓦然扬起,“噗嗤”一声,整把刀没入李妮的小腹。


    她的腹部,瞬间开出一朵血染的红花!


    宋北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刺激的有些白了脸,他的胸口处,竟然怪异的泛起一抹不舒服。


    不过,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罢了,他无须放在心上。


    只是,宋北野从来没有想过,后来的某一天,他真的也从她这里,尝到了同样蚀心痛骨的滋味,可那时候已经后悔莫及。


    ……


    到了午餐的时间,阮白跟周小素等几个要好的同事,打算一起去t集团的餐厅用餐,中途突然接到了李妮的电话。


    阮白刚按下接听键,便听到李妮绝望凄凉的痛哭声。


    她脑子懵的嗡嗡作响,跑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急切的问道:“李妮,你怎么了?先不要哭,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白,我感觉自己快死了……”李妮在那边一直哭,不停的喊她的名字,就是不说出了什么事。


    阮白急的几乎要跳脚,她一边麻利的出了公司,一边给李妮打电话兀自猜测着:“是不是宝宝出了什么意外?你现在在哪里?是在家,还是在医院?李妮,你先别急,我马上就过去找你!”


    李妮抽噎着告诉了阮白她的地址。


    阮白不敢挂断电话,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便匆匆的向医院的方向赶去……


 第369章 因为愤怒,扇巴掌的力气很大!


    出租车一路飞快行驶,在宋氏所属的医院停下。


    阮白下车直接扔下一张百元大钞,甚至连钱都等不及让司机找,便急匆匆的赶到了病房。


    偌大的病房内,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李妮小小的身子蜷缩在病床上,看起来可怜的要命。


    阮白心里一痛,只觉得喉咙里一阵干涩,疼的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她走到李妮面前,叫道:“李妮……”


    李妮抬头,泪眼朦胧。


    阮白将她抱在怀里,可是却不小心碰到了李妮的腹部,疼的她忍不住出声。


    阮白不由得掀开了她病服的一角,看到李妮的腹部缠着厚厚的绷带,她的脑袋嗡嗡作响,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的肚子……”


    李妮头发凌乱,齐肩长发披散在肩膀上,满脸的泪水。


    更可怕的是,她的肚子上裹着的绷带,还沁着血迹,这让阮白内心升腾起一抹极为不好的预感。


    阮白的手指在颤抖:“谁干的?究竟是哪个王八蛋伤了你?我去报警!”


    李妮在阮白怀里痛哭出声,她一直一直的摇头:“不能报警,不能报警的……”


    宋家的势力有多可怕,阮白或许不知道,但是李妮却深有体会。


    阮白牙齿都在哆嗦:“别怕,李妮,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告诉我,是哪个混蛋伤了你?”


    看着李妮受伤严重的肚子,不用说,孩子肯定没能保住。


    阮白不敢想象,究竟是谁那么灭绝人性,竟然对一个孕妇都能下得去手?


    “是……是宋家二少爷。”


    李妮在阮白怀里,颤抖的不成样子,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手背上:“阮白,你不要去找他,宋家的势力太可怕了。如果得罪了宋家,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


    阮白脑海一片空茫,宋家二少爷宋北野?那不是宋北玺的弟弟吗?


    通过慕少凌,她认识了宋家大少爷宋北玺,那个看起来通身气派、冷酷十足的男人,为人颇为不错,可他的弟弟怎么会这样混账?


    阮白手足无措的安慰了李妮好久,才止住她的痛哭,看她虚弱的可怜,她去附近的餐厅给她买了营养粥,还有一些补血的营养品。


    一路上阮白都有些魂不守舍,甚至连自己翘班都忘了。


    等到她拎着食物回到病房,李妮正一脸死寂的躺在病床上,一双眼肿的不成样子。


    阮白心疼的将营养粥端到她面前,一口一口耐心的哄着她吃下。


    李妮胃口不好,只吃了几口便不想吃了,阮白又喂她吃了药,这才静静的坐在床边,攥着她发冷的手,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愤怒和心疼,在阮白胸腔内发酵。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缘故,若不是张行安绑架了李妮,李妮也不会被宋北野强,也不会怀孕,更不会被迫打胎,甚至受伤至此……


    当初,张行安强行要跟自己在一起,受伤的不单单是自己,李妮也被无辜利用牵连,这一切原本和李妮无关的,阮白觉得极为愧疚。


    李妮的泪水,再次无声的落在了雪白的病枕上。


    她表面上叽叽喳喳,看起来比较开朗,实际上她是个很保守、传统的女孩子。


    那一晚,她被宋北野压在身下,以各种屈辱的姿势,玩了一天一夜,那时候她已经够崩溃的了。可是此刻,那个男人又以最决绝,冷酷的态度,夺去了她宝宝的性命,更让她通体发寒,绝望横生。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遭受到这样的折磨,可她始终不后悔,曾经帮过阮白,尽管那次帮忙是画蛇添足。在她心中,阮白是她最好的姐妹。她只是很心疼,心疼她的孩子就这样夭折了,是她太弱,没办法保护孩子……


    李妮最终筋疲力尽的沉沉睡去。


    阮白为她掖好了被子,轻柔的擦去她眼角的泪痕。


    看着李妮在沉睡中依然愁眉不展的模样,还有那若有似无的疼痛呻叫,阮白的眼神逐渐变得凄凉。


    唤来一个护士,让她帮忙照看着李妮,阮白便直接去了张行安的公司。


    ……


    当前台告诉张行安,阮白来访的时候,他不敢置信的表情中又有一丝窃喜,直接将本要召开的公司会议,往后推迟了一个小时,并亲自去大厅迎接阮白。


    阮白看到张行安西装革履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此时的张行安褪去了几分痞子气,倒显得一副商业精英的模样,看起来好像一个正人君子。


    阮白脑海中不由得浮现,李妮无助的蜷缩在病床上,绝望哭泣的模样。


    她直接扬起手,狠狠的给了张行安一巴掌:“人渣!畜生!”


    张行安一时没有防备,竟被阮白打个正着。


    因为愤怒,阮白的力气很大,他的俊脸,都被打偏了。


    可是,张行安只是用手,轻抚了一下隐隐发疼的脸颊。


    他并没有动怒,反倒是抓起阮白的手,温柔又变态的问:“你的手打痛了没有,如果没有,可以接着继续打……”


    此时还是上班的时间,张氏集团大厅人来人往,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


    没想到,他们公司的总经理,居然被一个看起来弱质纤纤的女生给打了。


    而最令人讶异的是,脾气不好的总经理,没有发怒,甚至他的表情对女生一派的宠溺和纵容,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阮白狠狠的从他掌心中抽出自己的手,猛地揪住他的衣领,手指关节紧绷:“张行安,你知道你作了什么孽吗?你当初报复我就算了,为什么要祸害李妮?她那么无辜,跟我们之间的纠葛没有丝毫关系,可就是因为你绑架了她,让她平静的生活毁于一旦,你知道她因为你的绑架,她遭遇到了怎样的伤害吗?!”


    此刻,阮白真的对张行安恨得不得了。


    强暴对于一个女人够残酷的了,李妮她不敢去报警,更因为自己的缘故,她强行隐忍着一切,甚至后来她明知道,怀的孩子是强她的男人的,明明当时又恨又绝望,可她还是决定把宝宝留下来。


    但是,没想到那个罪魁祸首,最终还是拿掉了李妮的孩子。


    而追根究底,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张行安。


    若不是他,李妮怎么会遭受到这样的噩运,她又怎么会受到这样无妄的牵连?


 第370章 除非,慕少凌出手!


    张行安望着阮白愤怒得不能自己的小脸,忽而就笑了。


    可是,他的眼中,却没有半分对于罪恶的愧疚。


    反而,他语气中带着几分涩然,说道:“阮白,我发现跟我在一起,你从来没有笑过。你对着我的时候,要么,是一张毫无表情的面瘫脸;要么,就是现在这种怒气冲天想杀了我的模样。不过就是一个李妮而已,我又没有对她做什么,她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


    张行安的话刚落,脸颊又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阮白再次勃怒的给了他一巴掌!


    手发着抖,仿佛打多少巴掌都不解气!


    因为过于愤怒,阮白的眼眶周围都气得发红:“你居然说你没对李妮做什么?张行安,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良心?如果不是你派人绑架了李妮,她怎么会被男人强?怎么可能会未婚先孕?她怎么可能会被那个施暴者强行拖去流产?这一切都是你造的孽,你怎么可以撇的一干二净?”


    公司大厅里,依然人来人往。


    因为阮白的声音很大,前台和经过大厅里的职员,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各种诧异视线扫过阮白,满目的复杂。


    尤其,离他们比较近的两个前台姑娘。


    她们恨不得堵住自己的耳朵。


    这位小姐在说什么?他们的总经理绑架人?甚至,因为他,某个女孩被强了,被拖去流产?


    y god!


    这消息也太惊悚劲爆了,她们可不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口腔内有腥甜的液体溢出来,张行安用舌尖轻舔了一下唇角,啧,流血了。


    这女人够狠,对他下手,真是向来毫不留情!


    好像除了自己,阮白似乎对任何人都很好,很维护,就连街头一个陌生的乞讨者,她都会对他们温柔以待。


    可是在他的面前,她从来不曾笑过,表情冷清寡淡不说,每次谈话的时候,都对他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恨意。


    她对自己果然无心,无情。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寡情到如此地步,真是再次令他大开眼界。


    “我承认,李妮那件事,的确有我的责任。”


    张行安不顾众人非议的视线,显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所以呢?你想要我怎么样?赔偿吗?还是要去告我?”


    他自然能预测到,李妮落到好色的宋北野的手里,下场会是如何。


    但是,他还是将李妮交到了宋北野的手里。


    谁让那个女人不安分,居然想偷拍他出轨的证据发给阮白。


    即便时间倒流,他依然还会是同样的选择。


    阮白被张行安轻描淡写的态度气得发颤,她冷冷的说:“张行安,我要你为你做的孽,付出代价!你要对李妮负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340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