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我的小乖乖徐盷韵婷……娇羞湿润娇喘

时间:2022年03月29日 8:20:5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5)次
[导读]    宋子凌惊呆了,一脸不可智信的回过头,看着小武道:“你何时劝解过我?”就是因为,他说那如意楼热闹里头有好玩儿东西自己才进去的,不然,他便去斗蛐蛐儿了,怎么会往那赌坊跑?    小武道:“少爷,...

   宋子凌惊呆了,一脸不可智信的回过头,看着小武道:“你何时劝解过我?”就是因为,他说那如意楼热闹里头有好玩儿东西自己才进去的,不然,他便去斗蛐蛐儿了,怎么会往那赌坊跑?

    小武道:“少爷,小的真的劝解过你,你忘了吗?小的见那如意楼竟然是赌坊,便让你出去,可你不听,非要去赌。”

    “我……”难道是他记错了?宋子凌开始怀疑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错乱。不对,小武明明便没有阻止劝解过他半分。

    “你为何不禀报我?”宋恒问道。

    小武又害怕的看了宋子凌一眼,缩着脖子道:“小的见着二少爷泥足深陷,是想要禀报给将军和夫人的。可是二少爷不准小的告诉将军和夫人,还说……”他看着宋子凌,装出一副不敢说的样子。

    “还说什么?”宋恒怒声追问。

    “还说,若是小的给将军和夫人禀报了,便要将小的打死,小的实在是好害怕得很,才不敢说的。”

    “你胡说,明明……”宋子凌气得说不出话来,明明,他在赌桌上的赌的时候,还在一旁给他这做军师,给他参谋,想这一把押大还是押小呢!

    小武冲宋恒叩了个响头,正色道:“小的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假话,便天打雷劈。”

    闻言,宋恒看宋子凌的眼神又冷了几分,这个混账东西,赌博不说,竟然还威胁书童,不准书童禀报。

===第298章 搜查秋实院儿===

第298章 搜查秋实院儿

    主屋内的沈婉,见林晴雪带了这么多人进了秋实院儿,便走到了廊下。

    “姐姐”林晴雪站在院子中间朝沈婉微微福了福。

    “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我这秋实院儿是何意?”沈婉靠着柱子拧眉问道。

    林晴雪笑着道:“婆母的珠宝首饰,还有银子被偷了。夫君下令彻查,我便带了人搜查各院儿,如今各院儿都搜查完了,就差姐姐这秋实院儿了。”

 文学

    “你是觉得,是我偷了老太太的东西吗?”沈婉问。

    林晴雪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道:“没有,晴雪从未如此觉得,姐姐自然是不会是婆母首饰的贼。”

    那贼是谁?她心知肚明。只是,这样子还是要做做的。而且,来搜搜这乡下女人的院子,也正好能探探底,看看她到底收了多少好东西。而且,没有人喜欢自己的院子被人搜查,搜院子还能给她添添堵。

    沈婉道:“既然你都觉得我不会偷老太太的首饰,那便不用搜查我这院子了,带着你的人走吧!”

    她这院子,自然是不能让林晴雪她们搜查的,这泡菜坛子可还在这院子里呢!而且,她的柜子里,还锁着几千两银子和房契地契呢!若是被搜查出来,那还得了?

    林晴雪没想到,这沈婉竟然在这儿等着她呢!

    “可整个府里的所有院子都搜查完了,姐姐这院子怕是不好不搜吧!”

    沈婉抄这手道:“那你还是觉得,是我偷了老太太的东西呗!”

    “没有,晴雪……”

    沈婉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道:“既然没有,那就没什么好搜的了。你若搜我这院子,那便是怀疑我是小偷,也代表你们认为,我有偷盗的嫌疑,我若让你搜了,岂不知让你下羞辱我吗?”

    “姐姐莫要为难晴雪,晴雪不过也是按夫君的吩咐行事而已。”林晴雪委委屈屈的说着,好似,沈婉欺负了她一般。

    “大夫人,你就莫要为难小夫人了。”

    “这小姐和少爷的院子都搜了,怎么你的就搜不得了?”

    “就是。”

    林晴雪身后得几个婆子,叫了起来。

    沈婉面色一凛,冷冷得扫了那几个婆子一眼。

    婆子们接触到她得眼神,都吓了一跳,闭上了嘴巴。

    “主子说话,哪儿有你们这些做下人插嘴的份儿?”沈婉冷声呵斥,而后,又十分失望的,看着林晴雪直摇头。

    “你素来不是最有规矩的吗?怎么你掌了家后,这些下人却如此没有规矩了呢?”

    林晴雪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低着头,咬着下唇道:“是妹妹管教不严,日后定会好生教教下人们规矩。”

    沈婉点了点头道:“会好好教便成,省得这些下人,因为我不掌家了,便骑到我头上来作威作福。知道的,明白是这下人没规矩,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没规矩,由着这些下人欺负我这个不得宠的糟糠发妻呢!”

    林晴雪气的嘴角抽搐,暗暗吸了几口气,才平息下来。

    跟林晴雪来的婆子、丫环,还有家丁,都在心中感叹:“大夫人好生厉害,这架枪带棒的竟然说得小夫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大夫人还说她不得宠,她若是不得宠,将军能连着几日都待在她这秋实院儿吗?

===第306章 刘氏气晕===

那小武的话沈婉是半句都不信的,但是,宋恒他们却是深信不疑。

    “小的还有件事儿要禀报将军。”小武又道。

    “何事?”

    小武先是冲宋子凌道:“对不住了少爷,奴才不能再帮你隐瞒了。”说完,他又冲宋恒道:“将军,少爷在赌桌上输了,想要继续玩儿下去,便跟如意楼的掌柜的借了银子赌。如今那赌债利滚利,已经欠了两万两银子了。那掌柜的说了,这两日要是还不上银子,后日便要拿着少爷的借据上门来要。”

    “两万两?”刘氏大惊,白眼儿一翻便直挺挺的往后倒去。

    “老夫人”离她最近的王嬷嬷连忙扶住了她。

    “娘”林晴雪忙走上前去,扶住了刘氏。

    “娘”宋恒也转身,上前查看刘氏的情况。

    王嬷嬷给刘氏掐了掐人中,刘氏便慢慢的醒转过来。

    “子凌、你……”刘氏的手指,颤颤抖抖的指着宋子凌,眼中竟是失望与痛心,就是说不出话来。

    沈婉看刘氏这样,心想:“这老太太该不会被气偏瘫了吧!这话都说不出来了。”

    “先扶老夫人回里屋休息,再请个大夫来。”宋恒吩咐道。

    “是”王嬷嬷招了两个丫环上前,扶着刘氏进了里屋。

    见刘氏被扶进了里屋,宋恒便转身,铁青着脸走到宋子凌跟前儿。粗暴的抓起他的衣领,便往屋外拖。

    在让这臭小子待在这儿,娘都要被他给气死了。

    宋子凌吓傻了,忙大声哭喊道:“二娘救我。”

    “夫君”林晴雪唤了一声,忙跟了上去,宋子凌挨打这样的好戏,她怎么能错过呢?

    沈婉也连忙起了身,追了出去。宋恒将宋子凌往祠堂拖,因为宋子凌没能站起来,便一直被宋恒贴着地面拖着。因为他体重过重,所以这摩擦也大,青石铺的地面,磨破了他的裤子,也将他的膝盖和小腿儿给磨破了皮,在地上留下了一些触目惊心的血痕。

    林晴雪一路小跑着跟着,瞧见地上的血痕勾唇笑了。夫君这回,可是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生气呢!这次,谁也救不了宋子凌这个废物了。

    两万两银子的赌债,将军府必定是拿不出来的,到时候如意楼的人拿着借据闹上门来,这将军府的脸,便被所宋子凌丢尽了,他的名声自然也毁尽了,书院知晓后,还会将他开出,夫君只会对他更加厌弃。

    夫君也是在意自己的脸面和信誉的,这赌债自然是要还的,公中拿不出来,她这儿再说没有那么多,他势必会让沈婉那乡下女人,将她库房里的那些东西拿出来抵宋子凌的赌债了。

    沈婉一路追到了祠堂,她到祠堂门口的时候,林晴雪也刚进去。

    她一跨进祠堂,便瞧见,宋恒扬起手中的马鞭,要往宋子凌身上抽。

    “住手。”她大喊了一声,宋恒便住了手,扬着鞭子朝她看了过来。

    宋恒不解的看着沈婉,心道:“以前子凌犯了错,我要打子凌,婉儿从不让我住手,更不会劝解,今日怎么反倒让我住手了呢?”

    “娘,娘救我。”泪眼朦胧的宋子凌,看见他沈婉走了过来,便爬到了她身边,躲在了她的身后。

    他怎么也没想到,到了这一刻,让爹住手的,竟然会是他的亲娘。平日里百般护着他的二娘,却一句话都不为他说,反倒还说他过分让她失望了。

    “婉儿你这是作甚?”宋恒拧眉问。

    沈婉挑了挑眉道:“作甚?自然是不准你打他。”

    “姐姐”林晴雪拧着眉道:“你这样不是在保护子凌,而是在害他呀!”

    沈婉乐了,歪着头看着林晴雪道:“以前这臭小子犯了错,打了人,宋恒要打他,你们不也是百般护着吗?还说我这个当娘的狠心,不帮着求情。怎么如今我护着他了,就成了害了他了呢?你们这双标得也太厉害些。”

    “……”林晴雪被沈婉堵得哑口无言,只能暗自咬牙。

    宋恒沉着连道:“婉儿,宋子凌这回犯下弥天大错,不打不行,你快让开。”

    “什么叫弥天大错?他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沈婉连着三问。不就是被人引诱进赌场,在旁人的挑唆和设计下,输了两万两银子吗?

    宋恒深吸了一口气道:“他小小年纪,便不学好,赌,还欠下了两万两银子的赌债。”

    “你也知道了,他是小小年纪。他年纪尚幼,平日里家里人有好生保护着,对未知的事情也充满了好奇心,经不起诱惑,还不知人心险恶。他会进赌场不过是因为好奇罢了。”说着,沈婉转身看着宋子凌问道:“若一开始便知道那如意楼是赌场,你还会进去吗?”

    宋子凌想了想,连忙摇了摇头道:“不会的。”

    他虽然贪玩儿,喜欢新鲜东西,但是却知道赌场不是好地方。若一开始便知道那是赌场,他就不会进去了,而是去斗蛐蛐儿了。他之所以会上赌桌,不过是因为苟掌柜的话,和瞧见那些在赌场上疯狂的人很有意思罢了。

    林晴雪道:“可他进去了,还连着好几天,都在赌场赌了,欠下了两万两银子赌债。”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是,他是连着赌了好几天,也欠下了不少银子。你们想过没有,这赌场向来都是有输有赢的。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在短短的四日内,便输了两万两银子。说不定是那赌场的人,见他是个孩子,好蒙骗,便挑唆他赌博,做了局设计了他!”自古以来,这赌场便没有几个干净的。成人没那么好蒙骗,可这小孩儿却好骗,更经不起人的挑唆和鼓动,更何况,这宋子凌还是个没长脑子的。

    宋子凌忽然想起了什么,忙点着头道:“是的,是的,我银子输完了,不想赌了,那个掌柜的便一直挑唆鼓动我,让我继续赌,还主动说借银子给我把本儿钱赢回来。”

    他当时还觉得那苟掌柜人很好呢!如今想来,竟然是在设计他,他真的是太蠢了。

    林晴雪瞟了沈婉一眼,心道:“这个乡下,平日里对宋子凌不管不问的,今日怎么还替他开脱了起来?”

===第299章 心里有鬼===

第299章 心里有鬼

    “好了,带着你的人走吧!”沈婉又冲着林晴雪他们摆了摆手。

    林晴雪面露为难之色,委屈的看着沈婉道:“这都是夫君吩咐的,若是不搜姐姐这院子,晴雪也实在是不好交代。”

    “宋恒能想出搜院子这种蠢法子?”若是这府里的人偷了刘氏的首饰,要怎么会等着她们来搜?而且,她这样挨院儿搜,岂不是将这府里的所有人都当作了有嫌疑的贼。这让,下人和府兵们心里如何想?

    “这……”林晴雪咬住了下唇,夫君让她彻查,定要将小偷揪出来,她便想了这搜院子的法子。所以,这才蠢法子还真不是宋恒想出来的。

    “你就去回他,说我不准你搜院子,他若想搜我这院子,便让他自己来搜。”方正她是不怕宋恒还有刘氏责难的。

    说完后,沈婉见林晴雪她们不动,便瞪大了眼睛道:“还杵着干嘛呢?要让我撵你们出去吗?”

    林晴雪咬了咬牙,朝沈婉福了福,带着下人们离开了秋实院儿。

    离开秋实院儿,她便带着人去了刘氏院儿里。

    刘氏倒是没哭了,而是歪在榻上,“哎哟、哎呦”的叫唤,宋恒坐在榻边儿守着她。

    “夫君,娘”林晴雪进屋后,便朝二人福了福。

    刘氏一见她回来了,便忙坐了起来,看着林晴雪问道:“怎么样?我的首饰和银子可找回来了?”

    林晴雪抿着唇摇了摇头,“儿媳,带着人在府里搜查了一番,没有搜查到娘被盗的首饰和银子。不过……”林晴雪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着急的刘氏连忙追问。

    林晴雪看了看宋恒,又看了看刘氏,一副十分纠结,不知该不该说的模样。

    “你倒是说啊!”刘氏急的拍起了榻上的小几。

    “不过,秋实院儿姐姐不准晴雪搜。”林晴雪装出一副,被刘氏逼急了才说出来了的模样。

    刘氏楞了一下,想了想,沉着脸道:“她不准你搜,便是做贼心虚。”

    没错,定然是这样,若非做贼心虚,沈婉又怎么不敢让人搜她的院子。

    “娘,你莫不是糊涂了?”宋恒拧眉道:“婉儿怎么会是做贼心虚?”

    刘氏道:“怎么不会是?她若磊落坦荡,为何不敢让晴雪搜?”

    宋恒道:“她又不是贼,为何会让人搜她的院子?娘,婉儿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她绝无嫌疑。”

    自己的媳妇儿,他还是信得过得,她是绝对不会行偷盗之事。

    “哼……”刘氏哼了哼道:“我可不了解她,而且她没有嫌疑,不代表她院子里得人也没有嫌疑。”

    “去把沈婉给我叫来。”刘氏冲屋里的丫环吩咐道。她到要好好问问沈婉,为何不敢让晴雪搜她的院子?

    丫环领了刘氏的命,便忙出了院子,去了秋实院儿。

    没过一会儿,沈婉便跟着丫环进了刘氏的屋。

    “娘。”沈婉看着脸色不好,精神极差的刘氏唤了一声,还冲她福了福。

    她早料到,这老太太会召唤她,所以丫环去叫她过来的时候,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第307章 跟你没完===

林晴雪摇着头,颇为无奈的看着沈婉道:“姐姐你就莫要为子凌开脱了,他若没有想赌之心,又怎么会禁不住别人的挑唆?而且,若他不想赌,也可以及时抽身啊!也不至于欠下这么多赌债。”

    “夫君,那些赌债,可真是让人发愁。公中本就没什么银子,我卖些嫁妆,最多也只能凑出五千两银子来。剩下的可真不知去那找了。若是人家后日上门,咱们拿不出两万两银子来,闹起来,咱们镇北将军的脸,便真的是丢尽了。”林晴雪又摆出,一副很是发愁的样子。

    一想到赌场的人,会找上门来,皆时他宋恒便会沦落为,整个皇城的笑柄,他便怒不可遏。

    “人家挑唆鼓动你赌你便赌,人家挑唆你杀人,你岂不是也要杀人?”他用鞭子指着躲在沈婉身后的宋子凌怒道。

    宋子凌吓得抖了一下,紧紧的靠着他娘。

    “婉儿,你快让开。”宋恒对沈婉道。

    沈婉深吸了一口气,敢情她说的那些话都白说了。

    “若是我不让开呢?”她双手环胸,微眯着一双柳叶眼看着宋恒。

    “婉儿你……”

    “你是不是要连我也一起打啊?”沈婉直接打断了宋恒的话,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宋恒放下了鞭子,沉声道:“慈母多败儿。”

    “嘿,我就败了,我生的,我想败就败,总好过被你打死强。”沈婉扬着下巴道:“今天我把话放这儿了,你要是敢打我儿子一鞭子,我就跟你没完。”

    宋子凌张着嘴,看着他娘的后背,只觉得,今日他娘的背阴十分高大帅气。其实,娘并非对他不好,也不是不把他当儿子了,关键时候还是会相信他,护着他的。

    “姐姐你不能这样……”

    “我不能那样啊?”沈婉直接打断了林晴雪的话,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幅度道:“我的儿子,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轮不到旁人操心。还有,日后不准再管我儿子的事儿,我的儿子,我自己管。”

    “走,儿子跟娘回秋实院儿。”沈婉说完,白了宋恒和林晴雪一眼,转身便朝门外走去。

    宋子凌看了他爹一眼,忙迈着磨破了皮儿的双腿,转身跟了上去。

    “夫君就这么算了吗?”林晴雪看着不动的宋恒问道。

    宋恒捏紧了手中的鞭子没有说话,不算了能怎么办?婉儿非要护着那个不争气的东西。

    他原本以为,她是会让他狠狠教训宋子凌那臭小子一顿的人,没想到,她竟然连一鞭子都不让他抽。

    林晴雪暗暗咬紧了后槽牙,以往她和娘两个人都护着宋子凌,他都照打不误,毫不留情。如今,宋子凌犯下如此大错,就因为那个乡下女人护着不让打,夫君便不打了。

    为何?

    因为在夫君的心里,那个乡下女人的分量,远远比她和娘两个人加起来还要重。她的一两句话,便可以让夫君放下手中的鞭子。明明,那个不争气的东西,还是她生的,夫君对她,却连一丝丝迁怒都没有。

    妒忌的火苗,在林晴雪的身体里疯狂的燃烧着。

===第300章 我是什么人?===

第300章 我是什么人?

    刘氏也没应她,而是直接指着沈婉的鼻子道:“你为何不敢让晴雪搜你的院子?”

    “不敢?”沈婉转头看向了林晴雪,笑问道:“我是不敢,让你搜我的院子吗?”

    林晴雪低着头道:“不是,姐姐是不准晴雪搜你的院子而已。”

    “娘你听见了吗?”沈婉看着刘氏道:“我是不准她搜,并非不敢?”

    这不敢和不准所表达的意思,那可是差远了。

    刘氏大声道:“不管是不敢还是不准,都是因为你心虚,心里有鬼。”

    沈婉没有说话,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后,才看着刘氏道:“我又不是贼,又有什么好心虚的?”

    “你不心虚,你倒是让晴雪搜啊!”

    “真是因为我光明磊落,也不心虚,才不能让她搜。我是谁?”沈婉指着宋恒道:“他的发妻,宋子玉姐弟娘的亲娘。你们连我的院子都搜,岂不是在告诉,整个将军府的人,我有偷你老人家的首饰的嫌疑。我娘家虽然不是什么高门大大户,但是也是书香门第,可不会瞧着别人那点儿好东西就眼红,行偷鸡摸狗之事。而且,我拿库房里堆着的好东西,可比娘的丢的那些值钱多了,我都用不完了,犯得着偷别人的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346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