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两个男生想吃我的胸@都湿透了这么紧张

时间:2022年03月30日 8:18:15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1)次
[导读]    一头青丝早就披散下来,脚上的高跟鞋也脱了,她缠着那根钢管,犹如一只落入凡间的妖精,纯情与妩媚的矛盾结合,将在场的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霍彦西站在台下,他竟不知他的太太还有这样妖艳的一面...

   一头青丝早就披散下来,脚上的高跟鞋也脱了,她缠着那根钢管,犹如一只落入凡间的妖精,纯情与妩媚的矛盾结合,将在场的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霍彦西站在台下,他竟不知他的太太还有这样妖艳的一面!

    她越跳越起劲,台下的男人吹起口哨,甚至还有人喊她把裙子脱了,跳脱衣舞!

    叶如歌只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理会周遭的热闹,她只觉浑身酣畅淋漓,很是痛快。

    沈寒见场面太火爆,她怕一会难以控制,想着上台把叶如歌拉下来,要疯狂已经够了。

    只是有人比她快一步走上了台,男人高大冷峻的身形出现在台上,带着一股低气压,热闹的场面都不自觉冷下来。

    霍彦西阴沉着一张脸,来到叶如歌身旁,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从钢管上扯下来,一句暴喝:“叶如歌!你疯够了没有!”

    叶如歌气喘吁吁,半靠在男人的胸膛前,抬头就见男人铁青的脸,他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焰。

    叶如歌一时没回过神,不知死活的抬手抚上男人的脸,笑得有些傻气:“霍彦西?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你也要来跳舞吗?哈哈……”

    霍彦西闻到她身上的酒气,看来她喝得不少。

    “疯女人,跟我回去!别在这里给我丢脸!”他语气凶恶,却脱下自己的西服外套将她娇小又穿着性感的身子给包裹住。

    叶如歌一时醉一时醒,他的话让她回了神,想到他独住的公寓里如今住着他最爱的女人,一股酸涩从心底涌起。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要你管!走开!”

    霍彦西本就在努力控制怒火,她这完全是火上浇油!

    他一把攥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过来,额头青筋冒起:“叶如歌,你还没疯够?”

 文学

    叶如歌想挣脱他的手却没他力气大,一瞬也有了怒意:“我没疯!我不过是来这里玩玩,凭什么你可以和那么多女人玩,我就不可以?”

    霍彦西寒眸冷盯着她,沉了一口气才冷冷吐出话:“要玩是吗?好,我跟你玩个够!”话落便拖拽着她离开这里。

===第20章 被他粗蛮撕裂===

叶如歌本就有些醉意,加上跳了那么久的舞,体力基本透支,无法再和霍彦西抗衡,只能任由他粗鲁的拖着她往外走。

    当然没有人敢阻拦他,除了……

    沈寒也是跑着追出去才在酒吧门口拦下霍彦西,她拧眉瞪着他:“你放开如歌!”

    霍彦西不耐的瞥她一眼,他不认识沈寒,想必是叶如歌的朋友。

    “没你的事,让开。”

    沈寒自然没那么轻易让步:“霍彦西,你身为如歌的丈夫却每天和外面的女人勾三搭四,现在还让外面的女人住进你家,你太欺负如歌了!我告诉你,我是她姐们也是律师,我可以帮她打离婚官司,就你这种恶劣行为,我可以告到你身败名裂!”

    霍彦西闻言只是冷笑一声:“随你便!”他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径直推开她,拖着叶如歌往他的车走去。

    “霍彦西!”沈寒被他那样大力推开,差点站不稳摔倒,等她要追上去时,他已经把叶如歌塞进车里,并启动车子。

    沈寒焦急的在外拍打车窗,霍彦西依旧无视她,一踩油门就把车开走,她又差点摔倒。

    霍彦西车速极快,叶如歌差点承受不了吐出来,等他把车开到月墅,她已经晕头转向,整个人就要散架。

    霍彦西直接把她从车里抱下来,然后走向家门。

    张婶听到外面的动静,起身来到客厅就看到霍彦西抱着叶如歌出现,叶如歌一路抗议:“放我下来……”

    她手脚并用,手捶打他,双脚晃动,就想要挣脱男人的怀抱。

    然而她这点力气在男人那里根本不是问题,他冷着脸抱她上楼前对目瞪口呆的张婶下达命令:“煮一杯醒酒茶送上来。”

    张婶愣了好一会才回声:“哦……”

    霍彦西已经抱着女人上楼去了,只听见卧室的门砰的打开,又砰的一声关上。

    霍彦西进了卧室后把叶如歌直接甩到床上,纵使床是软的,被他那么粗暴的丢下去,她还是感到后背吃疼。

    她跌在床上,没力气挣扎起来了,美眸含怒的瞪着他:“霍彦西,你干什么?!”

    “叶如歌,你看看你自己,哪里还有一点霍太太的样子!”他冷睨着她,穿着那么暴露的裙子在那么多男人面前跳钢管舞,她是不是忘了她是有夫之妇?

    叶如歌原本是生气的,不知为何听到他这话倏然大笑起来,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哈哈……霍太太……什么狗屁霍太太,见鬼去吧!”

    霍彦西神情阴郁,她这笑声太过刺耳,他蓦地俯身欺近她,手臂撑在她身侧,眯着冷眸:“叶如歌,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还是被我冷落太久,你实在不甘寂寞去那种地方勾搭男人?”

    姚蔓说她今天下午去了他住的公寓,后来他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她送来的不只是牛排,还有红酒,一束玫瑰以及装饰用的蜡烛。

    她不会无缘无故去他独住的地方,还送去那些东西,她是不是打算今晚和他共进烛光晚餐,只是在那里看到了姚蔓,所以她才去酒吧买醉?

    他捏起她的下巴,幽深目光像要望进她心底最深处:“叶如歌,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看到姚蔓才变成这样?”

    叶如歌才刚刚平复的心绪再听到姚蔓这个名字后又有了起伏,她一把拂开他的手,突然很嫌恶的样子:“不要碰我!”

    她的反应让霍彦西有了七八分的肯定,堵在胸口的那一股邪火倏然就散开,只是想到她在那么多人面前跳钢管舞,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

    “叶如歌,你就那么在意?不要忘了,如果不是你,我娶的人是她不是你。”

    “对,是我的错,我不该出现,不该破坏你们,现在她回来了,你可以和我离婚娶她!不用金屋藏娇把她养在你的房子里!”她大概是酒精上了头,又或者真的被刺激了,不管后果说出这些话。

    霍彦西脸色又变得难看,瞧着身下这个说变就变的女人,眸光狠狠一凝:“你想结婚就结婚,离婚就离婚,你以为我是那么好耍的吗?”

    “不然怎么样?你不是厌恶我霸占了霍太太的位置吗?现在我还给她,我不当你的霍太太了,谁爱当谁当……”她话落要推开他,不想再看到他。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压在床上,冷着脸,语气沉沉:“原来你打了离婚的主意,难怪你今晚要去那种地方跳钢管舞,是不是想着撇开我找下一家?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叶如歌心头一紧,难过又难堪,极力压下心中涩意:“我要不要脸已经和你没关系,反正我很快就不是霍太太,我不会丢你的脸!”

    她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男人,转身要从床的另一边下去,然而男人的速度很快,他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拉回来,精壮身躯把她压住:“当初是谁恬不知耻给我下药和我睡?叶如歌,你觉得你设计我之后,我会轻易和你离婚?”

    “你以为你穿成这样就能勾到男人吗?我告诉你,只要你还顶着霍太太的头衔,那就没人敢要你!我看你只是太空虚寂寞,我说过,如果你实在难耐寂寞,我偶尔可以履行丈夫的职责满足你。”他的话讥讽又邪恶。

    叶如歌脸色涨红,恼羞又愠怒:“我现在不需要了,你给我滚!”

    霍彦西盯着身下挣扎的女人,她本就穿着性感,挣扎的时候胸前两团若隐若现。

    那一次他是吃了药,但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们结合时的契合,还有她的紧致。

    这么一想,他体内便有一股燥热开始蠢蠢欲动,他将她双手压在头顶,低沉又危险的嗓音:“你说不要就不要?你未免太自以为是!”

    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她身上那一件小礼裙被他粗蛮撕裂,她全身神经绷紧,来不及叫出声,男人的唇已经封住她的嘴。

===第21章 他昨晚很主动===

叶如歌原本就有些醉意,加上体力消耗太大,此刻已经没有力气去推开压着她的男人。

    他的吻毫无征兆又那么霸道的落下来,将她的思绪全部打乱,耳边是男人粗重的呼吸,贴合在一起的身体在慢慢燃烧。

    残存的一点意识让她还在挣扎,他这样对她未免太欺负人。

    只是她越是挣扎,男人压着她的力气越大,他心底冒起一股要征服的欲望,他要让她明白,不是她说要离婚就能离婚,她说不要就不要。

    场面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博弈的两人。

    是霍彦西裤袋里的手机响了,他稍微停顿,随即就忽略那铃声,继续封住她的唇,霸道的吻从她的唇蔓延到她的脖颈。

    那铃声让叶如歌完全清醒,她忍不住羞愤低斥:“霍彦西,你不是厌恶我吗?你现在这样又是什么意思?”

    结婚一年,他宁愿碰外面的女人也不碰她一下,她为了怀上孩子给婆婆一个交代,还得卑劣的给他下药和他上床。

    既然他那么厌恶她,现在为什么又对她……

    霍彦西动作一顿,头还埋在她脖颈间,她身上的香气混合着酒气,提醒着他,她今晚在酒吧里,在那么多男人面前跳钢管舞!

    他眸光微沉,语气讥诮:“呵,我的太太已经寂寞到要去外面勾搭男人,我自己满足你总比你给我戴上一顶绿帽要好吧?”

    “你……”叶如歌脸色涨红,她没有他说的那么放浪不堪。

    他的手机铃声还在响,他不耐的拿出手机看是谁这么固执?

    叶如歌就躺在他身下,自然也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姚蔓。

    霎时间,有什么冲击着她的理智和神经,是姚蔓打电话给他,要叫他回公寓去吗?

    苏南秋的话冷不丁浮上心头:这两天是你的排卵期,你要抓紧机会,我给你的时间只有两个月……

    叶如歌猛地夺走霍彦西手中的手机:“不准接!”她着急低喝。

    霍彦西诧异看向她,她眼底划过一抹仓惶,她帮他拒接电话,然后关机,把手机丢到一旁的床头柜,接着双手换上他的脖子:“不准接她的电话,你哪都不准去,今晚你必须在家里!”

    她刚才还在抗拒他,这会却宣示主权那样困住他,不准他走。

    霍彦西黑眸里幽芒一闪,也不恼她把他的手机关机,似笑非笑的勾着唇:“叶如歌,你果然是受到刺激了。”

    就因为在他的公寓看到了姚蔓,她进去酒吧买醉跳舞,这么想来,他不能怪她。

    叶如歌已经没有心思去管被他看穿她的想法,会不会被他嘲笑,她现在要做的是抓住机会,留下他。

    她深吸一口气:“是,我受刺激了,你要负责……”话落她把他的头拉下来,这次主动吻上他。

    霍彦西眸光骤凝,刚才被勾起的欲望再次被点燃,他呼吸变沉,竟有些享受她的主动。

    他翻个身,让她压住他,嗓音性感又邪气:“好,我负责,霍太太,你现在想怎么对我尽管下手。”

    叶如歌美眸里染了几分晴欲又有几分迷茫,脸颊绯红,分明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而不是猎手。

    面对邪魅的男人,她有一瞬的不知所措。

    “怎么?下不了手吗?”他邪勾着戏谑道。

    叶如歌脑袋有点发胀,耳根也热得很,看着他半是挑衅半是戏谑的样子,心一横,闭上眼,低头吻住他的唇,小手毫无章法的在他身上游移,想帮他脱开衣服,却扯不开领带。

    她这般手忙脚乱毫无进展,反倒让被她勾起欲望的男人不耐烦了,他低喝一声:“笨蛋!”精壮身躯一翻,重新把她压到身下。

    他忍不住要怀疑,她给他下药是不是因为她在这方面实在笨拙?

    霍彦西变成了主导,事情就顺利了,叶如歌只能配合。

    房间里很快就只有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

    张婶煮好了醒酒的茶送上来,站在卧室门口听到里面的动静,她老脸微红,识趣的没有敲门,悄悄退下。

    张婶来到楼下给苏南秋打了电话,她是苏南秋身边的人,苏南秋安排她来照顾叶如歌,其实也是盯着她赶紧怀上孩子。

    “夫人,大少爷今晚在家里过夜了。”张婶向苏南秋汇报今晚的事。

    苏南秋来了精神:“哦?如歌留下他了?”

    “是,我想太太很快就会怀上霍家的小少爷了。”张婶也很是高兴。

    “希望她这次就怀上,你明天给她熬点我上次带过去的补品。”苏南秋还是不怎么开怀,大概要等到叶如歌真的怀上,她的孙子出生,她的心才能定下。

    “是,我知道了。”张婶随后挂了电话。

    叶如歌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才累得动不了,沉沉睡去了。

    她以为今晚能留下霍彦西已经是意外,能哄骗他和她完成夫妻义务,那就是幸运了,孰料他精力旺盛,像是得不到满足那样,一遍遍的索取,直到她哭着求饶,他才肯放过她。

    霍彦西陪她睡了一下,天完全亮之后他就起来了,他进浴室洗漱,然后换上纯手工制作的西服。

    一夜的耕耘后,他没有任何疲惫,反而更加精神奕奕,他已经许久没有这么放纵,这么满足。

    他发觉这女人的身体有毒,他沾染上就戒不掉了。

    离开前,他站在床前,抬手将她额头发丝拨开,指尖有着他没发觉的温柔。

    叶如歌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身旁的位置早就空了,她怔怔的看着旁边,一度怀疑昨晚发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

    她动了动,身上就一阵酸痛,还有双腿间也是酸软得不行。

    这下她可以肯定,霍彦西昨晚在这里过夜了,而且他昨晚很主动。

    想起昨晚,男人沉重的呼吸似乎还在耳边,他咬着她的耳朵低喘着问:“满意吗?”

    她早就瘫软在他身下,哪里还能回话?

    叶如歌感觉自己的脸很热,她不懂,他昨晚肯留下来是什么意思?

    毕竟姚蔓还住在他的公寓里。

    还是就如他说的,他只是为了满足她,避免她给他戴上绿帽?

===第 22 章 昨晚是不是太疯狂===

叶如歌下楼的时候双腿还很酸软,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

    张婶见她起来了,连忙迎过去:“太太,你醒了?饿不饿?厨房里都做好了你喜欢吃的,你先去餐厅坐着,我去给你端上来。”

    张婶一脸喜滋滋的,好像遇到什么好事。

    叶如歌这会确实饿了,全身软绵绵,太阳穴还有些痛,大概是昨晚喝了不少酒。

    她才在餐桌坐下来,张婶就摆满了一桌子好吃的,她都忍不住要问:“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怎么准备那么多菜?”

    “太太,你昨晚辛苦了,今天得吃多点补回来。”张婶一时口快,话说出来后懊恼的捂住嘴,怪自己失言了。

    叶如歌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他们昨晚是不是太疯狂了?

    张婶连忙把一碗汤药端到她面前,缓解此时的尴尬:“太太,这是我今早熬的,你趁热喝了吧。”

    带着浓重中药气味的汤药端到面前,她捏起鼻子,眉也深深皱起:“这是什么?”

    她下意识想到这是避孕的药,上一回霍彦西就是在事后强行喂她吃了避孕药,他说过不会让她怀上孩子。

    她脸色微白,盯着那碗汤药不肯喝。

    张婶见状,立即解释:“这是霍夫人上次送来的补品,她让我熬给你吃了补身子。”

    叶如歌眼中还满是狐疑:“补药?不是霍彦西让你给我喝的……”

    “当然不是,大少爷哪懂这些。”

    叶如歌心想也是,霍彦西真要给她吃避孕药就不会弄一碗中药过来。

    既然是婆婆送来的补品,她不想喝也得硬着头皮喝了。

    张婶看着她喝完那一碗补药后才松一口气,就在叶如歌把碗放下时,她拿出两粒药丸递给她:“太太,这才是大少爷让你吃的药。”

    叶如歌神经一绷,霍彦西果然还是让她吃避孕药!

    她瞬间沉了脸,张婶怔了怔:“太太,怎么了?”

    “他让你给我吃药,还说了什么?”叶如歌冷声问。

    张婶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生气,小心翼翼道:“大少爷说你昨晚喝了很多酒,今天起来肯定会头疼,所以让我准备了缓解宿醉头疼的药……”

    “你说什么?这不是避孕药吗?”叶如歌记得霍彦西上次塞进她嘴里的也是类似这种的药丸。

    张婶一惊,忙道:“太太,你可别冤枉我,我怎么敢给你吃避孕药?这就是普通的缓解宿醉头疼的药,不信你看!”她马上把药瓶拿给她看。

    叶如歌看到了药瓶可以确定这不是避孕药,暗松一口气,但随即而来的是疑问,霍彦西没让她吃避孕药,他给机会她怀上孩子还是他忘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380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