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公主玉腿缠腰娇喘迎合(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

时间:2022年03月31日 8:57:2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2)次
[导读]    一听这话简宁意放心许多,他不想见原主的冤大头们,但他总得搞清楚到底是谁,到时候该怎么解决怎么解决。    今天这一天过得跌宕起伏的,比做坐了一天过山车都刺激,简宁意在剧组群找到祁玉的号,解...

   一听这话简宁意放心许多,他不想见原主的冤大头们,但他总得搞清楚到底是谁,到时候该怎么解决怎么解决。

    今天这一天过得跌宕起伏的,比做坐了一天过山车都刺激,简宁意在剧组群找到祁玉的号,解释一番后把好友申请发过去,蒙头就睡。

    和冤大头相比,被祁玉误会自己有意勾引好像又算事了,毕竟原主在祁玉面前该丢的脸都丢了,该秀的下限也秀了。

    嗯,今天这只是小事,不用放在心上。

    简宁意鸵鸟似的安慰自己。

    另一边片场中,摄影师调整机位祁玉刚好休息,听到消息提示音打开一看,就见是简宁意发来的好友申请:

    祁老师是实在对不起,吃饭的时候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那是桌腿,不是想骚扰你。

    祁玉本来都强迫自己把这事忘了的,可现在一看简宁意牵强无比的借口,气笑了——

    这是敢做不敢当?

    这么撇脚的理由,这人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简宁意以为祁玉会拒绝或者忽略自己的好友申请,结果发出去没半分钟,他就收到了好友通过的提示。

 文学

    【QY: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蹭桌腿的习惯。】

    看到消息的简宁意:……

    这听着,他怎么这么像变态?

    简宁意又解释了几句,那边祁玉可能在忙,隔了好久才回: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腿像桌腿?

    简宁意都等困了,听到声音强打精神拿起手机,一团浆糊的脑子让他不想打字,按住语音键说了一句话,说完就彻底睡了过去。

    另一边,祁玉听完简宁意发的语音后震惊得不行,怀疑自己幻听了,然而第二遍点开,简宁意的声音虽有些黏糊沙哑,但每个字听得都还算清楚明白。

    简宁意说的是:“祁老师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祁玉:“…………”

    震惊×2。

    这是什么渣男发言?!

    大川注意到他祁哥表情不太对,问他又怎么了,祁玉面无表情收了手机,深吸一口气才压下心里那股想去酒店把某个渣男拖出来好好质问一番的冲动:

    “没事。”

    只是一不小心被某人渣了一下而已。

    傍晚睡醒后重听了一遍自己语音的简宁意:“……”

    艹他当时回消息的时候脑子都是豆腐渣吗?

    一天之内,简宁意第二次戳开祁玉的聊天框道歉:

    【祁老师……我说我下午是睡迷糊了你信吗?】

    【QY:你猜:)】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对不起orz】

    …………

    休息一天后简宁意恢复了生龙活虎,只是贺柳发现他一早上明显心不在焉,眼神总一边瞟,她本来以为他是在偷看祁玉,后来才发现他看的是入口方向。

    贺柳:“找谁呢?”

    一直在等冤大头2的简宁意闻言一脸严肃的看向贺柳,跟她确认:

    “贺姐你确定我出道这几年,一直是靠脸不是靠其他人吧?】

    他后面想过,要是冤大头想找人监视自己,贺柳无疑是最值得怀疑的对象,但感觉又不太像。

    贺柳被简宁意问题问得莫名其妙:“靠人?你想靠谁?”

    简宁意又试探了几句,确认贺柳对冤大头们一无所知,心下微讶,没想到原主藏得这么深,连贺柳这个经纪人都瞒着。

    注意到简宁意走神的不止贺柳一个,祁玉见简宁意一上午都不敢看自己,心想这人是不是终于意识到自己昨天多过分,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了。

    简宁意一直在留神人来人往的片场有没有疑似冤大头的人,但等一天快过完了都无事发生。

    今天就剩最后一点补拍镜头,拍完他就可以收工了,简宁意在想冤大头是骗自己的根本没来,还是不方便露面已经在房间等他了。

    不确定因素太多,简宁意心里有些烦躁。

    “卡,小简你眼神不对,太冷了,调整一下重来。”

    心里装着事不留神就表现出来了,秦导喊了卡,再次重来。

    一遍还未走完,导演助理忽然急匆匆地跑过来在秦导耳边耳语几句,秦导听后愣了愣,下意识转头看了简宁意一眼,再次抬手喊暂停:

    “休息一下,十五分钟后继续。”

    拍得好好的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暂停,简宁意捕捉到了秦导刚才看自己的一眼,心下一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两分钟后,秦导助理去而复返,说秦导又是找简宁意。

    贺柳跟着一起走,随口问:“有什么事刚才不能说啊。”

    而助理飞速地看了简宁意一眼,委婉跟贺柳说秦导只找简宁意一个人。

    助理表情不太对劲,贺柳一愣,停下脚步看简宁意,眼神示意——

    什么情况?

    简宁意轻轻地对贺柳摇摇头,让她在这里等自己,自己一个人跟着助理走了。

    简宁意面上一片镇定,脑子却转得很快,现在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冤大头找来了,来探班却不光明正大的露面,还认识秦导……

    不出意外的话,他很快就能知道原主到底是怎么拿到桑禾一角的了。

    简宁意沉着脸跟着导演助理到了临时休息室前,还没敲门就听里面传来秦导笑呵呵的声音:

    “小简啊,小简表现跟不错,你也可以放心了。”

    简宁意抬手敲了敲门,里面声音停了,随后传来秦导的声音:“门没锁,进来。”

    助理送到这儿就算完成任务,简宁意吐口气拧开门走进去。

    反手关上门,简宁意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坐在秦导对面的人身上,出乎意外的,对方是一个容貌精致,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看上去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对方一身干练白色小西装,下身是成套西装裤搭黑色高跟鞋,短发微卷,整体看上去干脆又利落,而她身后,则站着一位提着黑色公文包、拿着一件女式大衣的男人,看上去应该是对方的助理或者秘书。

    看着浑身散发着女强人气息的女人,简宁意明显愣了愣,站在原地没说话。

    也是,世上哪有那么多同性恋,原主背后要是真的有金主,性别为女概率才是最大的。

    至简宁意进门后,简宁竹也一直在打量她这个许久没见的弟弟,见他全须全尾面色还挺红润后放了心,随后睨了他一眼:

    “怎么了,拍了几天戏人拍傻了,话都不会说了?”

    对方气势太盛,声音还挺好听的,简宁意拿不准她是谁自然没敢随便开口,看向秦导,指望他给自己一点提示。

    显然秦导没能get到简宁意的意思,对上简宁意的目光后他笑呵呵地站起身:

    “行了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

    说完后不等简宁意开口,秦导和对方带来的那个人就出去了,转眼房间就只剩下他和冤大头。

    四目相对,简宁意觉得这样干站着也挺尴尬,便在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在心里盘算该如何开口。

    简宁竹觉得他安静得有些反常,放下搅弄咖啡的勺子:“哑巴了?”

    简宁意回想着原主对这位冤大头的态度,谨慎开口:“不知道说什么。”

    简宁竹已经习惯自家弟弟这混不吝的模样了:“昨晚怎么回事,怎么进医院了?”

    事情经过简宁竹其实从秦导口中知道了,但她想听简宁意自己说。

    她在隔壁市出差,知道简宁意半夜挂急诊处理完事情就赶过来了:

    “我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吃个夜宵也能把自己作进医院,简宁意,你脑子没问题吧?”

    望着秀眉微皱明显怀疑自己智商的女人,简宁意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是意外。”

    简宁竹管着家里的公司,每天忙着团团转,还要分心给简宁意这个年满二十一还不省心的弟弟,她千里迢迢赶过来,这破小孩不说两句好听的话就算了,从进门开始甚至连句‘姐’都没叫过。

    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简宁竹看简宁意,准备和他算算总账:“你说你要演秦导的戏,我同意了,为了你一个什么男三号,我往秦导这项目砸了四千万,如今你心愿是达成了,是不是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简宁意心想原主果然是带资进组,镇定道:“这钱我以后会还给你的,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打借条。”

    至于原主答应过什么,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四千万不是小数目,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他虽然咸鱼,但也没想过出卖身体。

    他是一条有原则的咸鱼。

    简宁竹哪里知道简宁意心里在想什么,听了这话一愣:“借条?”

    “是的。”简宁意这次来的目标明确,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我以前用过你多少钱你可以算一下,我会连本带利全还给你,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希望就到此为止。”

    简宁意觉得原主是真坑,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

    简宁竹知道她弟芦离谱,但没想到他离谱到能说出断绝关系这种话,‘啪’地一掌重重地拍在桌上猛地站起来,气笑了:

    “简宁意你别以为你现在长大了我就不会揍你,你听听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翅膀还没硬呢就想跟家里断绝关系了?”

    简宁竹刚才听秦导夸简宁意,心里还抱着一丝期待以为他真的改了,没想到这人是越来越嚣张,为了不履行承诺,如今都敢威胁她了。

    简宁竹越想越气:“你别以为爸妈宠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

    她就不明白了,她们家怎么就出了简宁意这么个二世主,从小闹腾不听话,嚣张跋扈、招猫逗狗不学无术,几乎是被她从小揍到大也不见改,反而越长越歪。

    十六岁那年她弟突然兴致勃勃说要当演员,要演戏,要出道,还义正言辞的拒绝走后门,说要靠自己在娱乐圈打拼不靠家里,那时候他爸妈高兴得不行,都以为小儿子终于长大了。

    却没想到人家是来娱乐圈追梦,她弟是来娱乐圈追男人了。

    追男人就算了,追了几年还没追到,丢死个人,气得她妈都病了一回。

    也是那次之后,简宁意和家里的关系就变僵了。

    现在几年过去,简宁竹砸四千万就是让简宁意今年过年回去好好跟爸妈认个错服个软,结果当时答应地好好的,现在这人说什么?

    要还钱,要断绝关系。

    但凡简宁竹再年轻两三岁,她刚才那一巴掌就不是拍在桌子上,而是简宁意的脸上了。

    简宁意听了简宁竹的话,整个人懵住:爸妈?什么爸妈?

    他不是在跟包养原主的金主断绝关系吗?怎么办变成要跟家里断绝关系了?

    简宁竹大概是被简宁意气狠了,指着简宁意一顿骂,被骂的人终于捋清楚两人的关系了,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金主,是他误会了。

    简宁意望着气不顺的简宁竹,乖乖任由她骂一句都不反驳,心里却觉得很不真实

    ——

    原主备注的冤大头,竟然是亲姐姐!

    四千万说砸就砸的亲姐姐!

    他的黑粉对他这么好吗?给了原主安这么一个优渥的家庭不说,竟然还有父母和姐姐。

    从小在天使之家长大的简宁意,第一次觉得黑粉对他还不错。

    简宁意神情紧绷的来到休息室,恍恍惚惚的离开,后面连简宁竹说了些什么都不知道。

    简宁竹本来打算见一面就离开的,但看简宁意一副话不过耳的模样又该了注意,让秘书去酒店给自己办入住。

    她决定了,不找机会把简宁意揍一顿出气她是不可能走的。

    简宁意回来时,贺柳见他一脸丢魂似的,紧张地抬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发生什么了?”

    贺柳被助理拦着,没一会儿就见秦导回来了而简宁意不见人影,她担心问了一句,秦导说简宁意去见某个不便透露名字的投资人了,让她不用担心。

    贺柳怎么可能不担心,就怕简宁意吃了亏,圈子里有的东西沾不得,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简宁意清清白白熬了五年,眼看因为演技进步很可能凭着《长生无聊破阴阳》出头,贺柳当然不想他沾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简宁意抓住贺柳的手,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语气还有些飘忽:

    “姐,我有姐姐诶。”

    贺柳:“?”

    简宁意强调:“还是亲生的姐姐。”

    贺柳:“……”

    望着笑得有些傻气的简宁意,贺柳陷入沉思:难道是昨天吃坏肚子的后遗症?

    简宁意心里清楚简宁竹是原主的家人,严格来说跟他没什么关系,但如今他在这具身体里活着,而简宁竹和他的这具身体,有不可割舍的血缘关系。

    只是这么一想,他就控制不住高兴。

    他终于知道冤大头们都是原主的家人,也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

    简父眼光毒辣的投资大佬,投一个项目赚一个,身价上亿,简母是国内有名的小提琴演奏家,而他姐简宁竹,女承父业,投资和开公司两头抓,转得盆满钵满,是富豪榜前排最年轻的女强人。

    这样一对比,原主的确是糟糕得不行,属于好笋出歹竹了。

    想起黑粉给原主‘圈内毒瘤’的定位,简宁意觉得很贴切。

    非常贴切

    …………

    秘书给简宁竹开的是总统套房,酒店总统套房就那么几间,她的好巧不巧就在祁玉的对面。

    晚上开完视频会议,简宁竹开门时,正好撞见祁玉出门,两人打了个照面,祁玉自然是认识简宁竹的,也知道她下午来了,冲她点了点头,主动打招呼:

    “简小姐是去找简宁意?”

    简宁竹换了一身衣服,不变的是那干练的气质,她环臂倚在墙上看祁玉:“你怎么知道?”

    祁玉微笑:“因为我正好也要去找他。”

    简宁竹皱眉,微微站直了身体,脸上客套的笑意都淡了几分:

    “这么晚了,你去找他做什么?”

    祁玉晃了晃手中的剧本:“下午约好了一起对台词。”

    简宁住闻言眉头皱得更紧,懒得他绕弯子,直接道:

    “他脑袋一根筋,你要是对他没意思就该离他远一点,就像你以前做的那样。”

    “这是工作需要。”祁玉平静陈述事实。

    明天是场大戏,为了解决成本最好是一遍过,收工的时候秦导就让他们今晚提前熟悉一下,不止他和简宁意两人,还有肖妍、柏倩茹、女二潭丝琪、周珂和明相。

    几乎是所有主要角色都在,地点定在酒店的娱乐室。

    简宁竹从来没有看过简宁意现场演戏,只看过他的作品,那叫一个辣眼睛,她爸妈带着亲生的滤镜都没有勇气打开第二遍的那种辣。

    不过秦导说简宁意演技进步非常大,她又有些好奇,便跟着祁玉一起去了。

    看见简宁竹和祁玉一起来时,简宁意还愣一下,心想这两人难道认识?

    明相听说气场强大的简宁竹是简宁意的亲姐,有些惊讶,笑着道:

    “竟然是亲生的吗?看着不像。”

    剧组消息灵通,在场几人多少都知道简宁竹投资了他们这部剧,是最好不要惹的大佬。

    肖妍柏倩茹都在打量简宁竹,而简宁竹则是皱眉看着简宁意脚下那个圆滚滚、黑不溜秋的东西,问:

    “你在做什么?”

    “嗯?”简宁意低头一看,笑着解释:“哦,这个啊,我买的泡脚桶。”

    今天要对戏,怕时间太晚来不及,简宁意就干脆把泡脚桶带下了,一边泡一边对戏,谁也不耽搁。

    简宁竹:“??什么玩意儿?”

    见他姐好奇,简宁意就跟她细细解释:“就是能按摩的,可以按摩到脚底很多穴位,每天睡前泡一泡对身体好,插着电的也不用担心水凉,我还在里面加了艾草和姜片……”

    “等等等等。”简宁竹打断他的长篇大论,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东西和她弟不搭:

    “你?泡脚?”

    她弟一个大冬天还穿破洞牛仔裤,要风度不要温度,宁愿在寒风中抖成筛子也不愿意穿秋裤的的人,竟然开始注重养生了?

    明相肖妍等人也不理解,简宁意一个年轻人整天保温杯里泡枸杞,戒烟戒酒不蹦迪,活得跟个老年人似的。

    明相:“姐你敢信吗,他保温杯里还有枸杞红枣,天天保温杯不离手。”

    简宁竹:“???”

    见简宁竹一脸‘我弟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的表情,简宁意语重心长:

    “从前的我只是太年轻,相信我,只要泡一次,你们也会爱上它。”

    所有人:“……”

    黎雨筠嗤笑一声,接话:“我也觉得我会爱上它,在我七十岁的时候。”

    抱着保温杯岁月静好的简宁意闻言扭头看他,一脸认真:

    “不爱惜身体的人,很难活到七十岁。”

    像他,上辈子就只活了二十六岁。

    黎雨筠:“……”

    你会不会聊天!

===第23章 花痴===

简宁竹纯粹是来看简宁意的, 对其他人只是说点个头意思一下,几人不熟到连互通姓名这一步都省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416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