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校长/解开皮带你摸摸它硬不硬

时间:2022年04月13日 8:34:26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1)次
[导读]    他就喜欢听惨叫的声音,犯人叫的越是凄惨,他就越兴奋。    “给我打二十大板,打完再问话!”    阿彪和阿阳互视了眼,也是一脸无奈,押着凤九儿趴在邢床上。    凤九儿瞪着张建...

   他就喜欢听惨叫的声音,犯人叫的越是凄惨,他就越兴奋。

    “给我打二十大板,打完再问话!”

    阿彪和阿阳互视了眼,也是一脸无奈,押着凤九儿趴在邢床上。

    凤九儿瞪着张建宏:“你这是滥用私刑,我不服!”

    阿彪淡淡道:“不许对都统大人无礼!”

    板子举了起来,用力拍了下去……

===第60章 衣服扒了,上刑!===

第60章 衣服扒了,上刑!

    阿彪和阿阳手里的板子,噼噼啪啪落了下去。

    起初凤九儿还能咬着牙,死死忍着,可才打了几下,她就忍不住了,可怜兮兮地惨叫了起来。

    二十大板,打的她身上的衣服染满了血迹,看起来,是真的皮开肉绽了。

    没多久,二十大板过去,凤九儿脸色苍白,奄奄一息。

    “说,你为何与天尊门的人勾结?天尊门的人如今藏身在哪里?”

    张建宏指着凤九儿,一脸盛气凌人:“再不说,别怪本都统不客气!”

    你现在已经很不客气了!未审问先动刑,在鉴天府果然有这个潜规则!

    凤九儿暗地里咒骂了声,刚才叫的太凄惨,还真的出了一身汗。

    她深吸一口气,有气无力地看着张建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说我勾结什么人,证据呢?”

    “证据?”张建宏冷笑,“有人看着你被天尊门的人带走,第二日竟毫发无伤回来,这还不算是证据?”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不知道。”凤九儿一脸迷茫和痛楚。

    “本月十八日夜,你被人从凤府劫走,之后,被天尊门门主帝无涯带走,可有此事?”

    本月十八日夜晚,果然是被帝无涯带走那夜,不过,除了那个被帝无涯内力震伤的人,应该没有别的人知道。

    但那人自己也是个劫匪,怎么可能会出来指证她?

    “那天夜里……”凤九儿似乎在回想,最后,她摇了摇头:“那夜我被人劫走,好像还是不同的人。”

    “后来呢?”她终于愿意承认那夜的事情了吗?

    “后来,我就晕过去了,第二天醒来人便在凤府后山。”

    这事也不算是在撒谎,她后来确实是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便在凤府后山,没毛病。

    “是谁将你劫走?”

    “黑衣人。”

    “什么人?”

    “黑衣人。”

    “凤九儿,你还想尝尝皮肉之苦是不是?”张建宏眯起眼眸,怒道,“再不说实话,本都统要用刑了!”

    “我说的就是实话,掳走我的是黑衣人,他们蒙着脸,我根本看不清楚那些人长什么模样。”

    “那他们为什么要掳走你?是不是因为你和天尊门的人勾结,惹上了仇家?”

    “我真的不知道。”

 文学

    “来人!”张建宏说不到几句,立即就没耐性了,“大型伺候。”

    阿彪和阿阳看着凤九儿,眼底全是焦急的神色。

    大型,他们可就爱莫能助了。

    “将凤九儿的衣裳脱去,上刑!”对于一个没有靠山的丫头,张建宏没有半点怜悯。

    阿彪阿阳看着凤九儿,却迟迟不敢动手。

    这衣服一脱,什么都暴露了,到时候就连他们……

    “等一下!”凤九儿厉眸一收,冷冽的目光落在张建宏身上。

    “我什么都已招认,为什么还要用大型?你这分明就是屈打成招!”

    “你招认了什么?你招认了勾结天尊门的人了吗?你将天尊门的人藏身之处说了吗?”

    什么都没说,这不等于说的就是废话?

    凤九儿眼看这些人真的要用刑,她眯起眼眸,忽然道:“那夜救我的,不是天尊门帝无涯,而是……九王府的人。”

===第61章 就说,我要与九王爷对质===

第61章 就说,我要与九王爷对质

    九王府这三个字,让张建宏脸色一变。

    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冷笑道:“你竟然还敢扯上九王府……”

    “我说的是实话,个中缘由,我听命于九王爷,不敢说,张都统要是想知道我说的话是真是假,不妨向九王爷求证。”

    “放肆!”凤九儿的话,让张建宏顿时恼羞成怒。

    向九王爷求证,这和推他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这丫头,为了替自己洗脱罪名,竟然敢胡言乱语!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本都统亲自来给你上刑!”

    阿彪阿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迟迟没有动手,张建宏气极,果真自己过去,伸手就要将凤九儿的衣服扯下来。

    阿彪阿阳虽然有点不忍心,好歹这丫头真的给他们治好了顽疾。

    可现在,都统大人亲自动手,谁敢阻拦?

    一个个只好别过脸,不去看凤九儿被羞辱的一面。

    不料,刚才还软绵绵奄奄一息趴在邢床上的九儿,忽然目光一沉,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在张建宏快要抓到自己衣服的时候,她一掌落在邢床上,借力一跃而起。

    张建宏完全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还有力气起来。

    一个大意,只觉得颈上一凉,有什么东西已经抵在脖子上。

    凤九儿手腕一紧,张建宏立即感到脖子上一阵刺痛,脸色顿时就变了。

    “你……凤九儿你这是要造反吗?你就不怕你凤家一门会受牵连?”

    虽然对她压在脖子上的利器怕得要死,但,他堂堂都统大人,怎么能在手下面前示弱?

    凤九儿不是不怕,只是这会,无路可走。

    “那夜救我的,确实是九王府的人,我只求与九王爷对质,并无任何造反之意。”

    她手里银针依旧紧紧压在张建宏脖子上,却看着阿阳:“若不想你们都统有事,就劳烦去九王府通传一声,说我凤九儿要和九王爷对质。”

    “九姑娘,这……这……”阿阳一脸为难,九王爷,岂是他说想要见,就能见着的?

    万一人家九王爷根本不甩这个凤九儿,那他去了乱说一通,岂不是要吃板子?

    “快去!”凤九儿也不过是在堵,堵自己的血对九皇叔是不是真的这么重要?

    赌赢了固然好,但若赌输了,只能另想办法。

    总不能真的让这混蛋脱了自己衣服,上大刑。

    “凤九儿,你……唔唔——”张建宏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脖子上一阵刺痛,竟然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都统大人!”下头的人都要吓坏了。

    凤九儿眯起眼,冷声道:“再不去,就等着给他收尸!”

    “好,好!我们……我们这就去……”

    “唔唔唔……”张建宏急得脖子青筋暴露。

    这事要是惊动了九王爷,那便是他办事不力,他自己也不好交代。

    可是,该死的凤九儿,不知道点了他什么穴道,不仅说不出话,就连浑身都没什么力气了。

    她哪来这么厉害的手法?

    阿阳阿彪正要出去,外头,却忽然传来狱卒恭敬的声音:“参见御大人。”

===第62章 至少,是真的在意===

第62章 至少,是真的在意

    御惊风来得匆忙,神色间,竟然带着几分惊慌不安。

    如此焦急的御大人,大家还真是从未见过。

    往常他在九王爷的身上,那么高高在上,那么严肃冷傲,谁也没见过他脸上的表情这么丰富的时候。

    “御大人!”阿彪阿阳看到御惊风,也彻底傻眼了。

    方才还在说着去九王府,如今,九王爷身边最得力的亲信,竟然真的来了!

    看到御惊风那一刻,凤九儿银针收回,暗地里一脚踹在张建宏腿上。

    张建宏立即倒了下去,摔了个狗啃泥。

    凤九儿也软软倒了下来,抬头看着快步靠近的御惊风:“御大人……”

    “九儿姑娘,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御惊风慌忙将她扶了起来,再看她身上的血迹,一双眼眸顿时就变得气得红了。

    “他们敢对你用刑!该死!谁动的手!”

    阿彪阿阳吓得扑通扑通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是,是属下。”

    刷的一声,御惊风腰间长剑被抽出,寒光闪闪,杀气腾腾。

    “不关他们的事!”凤九儿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生怕他错杀良民。

    “御大人,本月十八日夜,九儿被贼人劫持,是九王府的人将九儿救下,请你和张都统说一句,九儿没有撒谎。”

    这话,信息量巨大,御惊风懂了。

    低头看着倒在地上完全爬不起来的张建宏,他怒道:“是九王府的人救了九儿小姐,张都统若还有疑问,随时欢迎到九王府审查。”

    他一个弯身,将凤九儿抱了起来,快步往门外走去。

    边走,还一边向她解释:“抱歉,九儿小姐,我家王爷今日出了城,入夜之后才收到消息,知道你被带进鉴天府。”

    “王爷名我先一步回来营救,王爷现在应该也已经进城了,九儿小姐,我这就带你去疗伤。”

    她身上血迹斑斑,恐怕伤得不轻,等会被王爷看到,他只怕要倒大霉了。

    早知道就该让马儿跑的更快些,若是来早半个时辰,也许,九儿小姐就不用吃这苦头。

    谁知道将凤九儿扶上马的时候,凤九儿竟回头冲他调皮一笑:“伤都是假的。”

    “假……”

    “嘘!”凤九儿将手指头放在唇边,小声说:“快走吧,这个地方太可怕。”

    御惊风从震撼中回神,见她眉目间全是调皮的笑意,果然不见半点痛苦的神色。

    定了定心,他将衣袍脱下披在她的身上,才柔声道:“九儿小姐请坐稳,我这就带你回去。”

    凤九儿没说话,坐在他的身后,风吹在脸上,想起九皇叔那张倾城绝色的脸,忽然间,心头溢满了暖意。

    有人视她如敝履,将承诺当成口边风,但有人,至少是真的在意她。

    不管是在意她这个人,还是在意她身上的血,都是一种在意。

    比起那些无情的人,总能安抚一下人心。

    “九儿小姐,王爷很快就会到府上,这事,王爷会替你做主,九儿小姐莫慌。”

    两人已经远离皇宫,正在往九王府的方向疾行。

    九儿点点头,想要说什么,却忽然脸色一变,急道:“御惊风,当心!”

===第63章 对敌,绝不手软===

第63章 对敌,绝不手软

    嗖的一声,一枚在月光下泛着蓝光的飞镖,朝着马上的两人袭来。

    九儿手上没有武器,只能用力推了御惊风一把。

    不料,御惊风比她反应更快,腰间长剑一拔,当的一声,将暗器给打飞了。

    但,紧接而来的,是嗖嗖嗖三声,三枚同样喂了毒的暗器迎面袭来。

    “坐好!”御惊风沉声一喝,手里的长剑舞得飞快。

    当当当,三枚喂了毒的暗器,被他全部击飞了出去。

    “拿好!”长剑被塞到凤九儿的手中,他从长靴上取下短匕首,在敌人第三次发暗器之前,身形如风掠了出去。

    轻功好就是爽,凤九儿什么都好,但,最差就是轻功。

    一把扯住马儿的缰绳,她用力一夹马背:“驾!”

    御惊风回头的时候,竟看到凤九儿策马朝这边狂奔而来。

    凤家九小姐不会武功,她过来做什么?

    一个迟疑,寒风已经来到面前。

    御惊风立即收敛心思,头一侧躲过暗器,嗖的一声,匕首掷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有黑衣人从树上掉了下来,啪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

    之后,再没有任何动静。

    御惊风脚步一错躲过另一人的攻击,修长的身形往地上一滚,转眼间,插入黑衣人心脏的匕首已经回到他的手里。

    这次他借着前头的大树一跃而起,迅速掠到树枝上,上头的混战一触即发。

    “九儿小姐,自己当心!”哪怕在树枝上和敌人在搏斗,御惊风还是不忘叮嘱下头的凤九儿。

    可是,凤家这位九小姐是不习武的吧?给了她长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用?

    一刀将其中一个黑衣人从树上劈下去后,御惊风回头一看,不想,竟看到一名黑衣人持剑扑向凤九儿。

    “当心!”这么远的距离,想要去营救难度太大。

    可,御惊风还是从树上一跃而下,拼了命要去救她。

    凤九儿眼角余光映着御惊风的身影,心里暖暖的,手腕一转,长剑在半空划过一道银光。

    “啊……”扑过来的黑衣人到死都不敢相信,经过调查显示没有武力值的凤九儿,竟然可以……一刀致命!

    “那个谁,御惊风大大。”

    看到御惊风回到自己面前,正在抹虚汗的样子,凤九儿立即问:“这年头,正当防卫杀了人不算犯罪的吧?”

    啥?什么大大?什么叫正当防卫?还这年头!

    九儿小姐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的话,好像很难懂的样子?

    御惊风没有那么多精力回答这个问题,他匕首在手,朝着围过来的黑衣人一刀过去。

    “没关系,九儿小姐,你杀了人,九王爷会给你收拾烂摊子。”

    “这就好。”如此,凤九儿就放心了。

    眸光一沉,杀气在眼底顿现。

    她从马背上一跃而起,稳稳落在地上。

    长剑在手里舞出银色的光环,噗噗两声,最靠近她的那两名黑衣人顿时倒在她的脚下,一地鲜血。

    他们是来杀她的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所以,对敌,绝不手软!

===第64章 好强悍的内力!是谁?===

第64章 好强悍的内力!是谁?

    御惊风很快就发现,他不仅低估了凤九儿的武力值,更低估了他们之间合作的默契度。

    两个人背对着背,一人持剑一人拿匕首,竟然可以配合得天衣无缝。

    所有暗器全被他们击落,无一幸免!

    御惊风刚开始还怕凤九儿扛不住,时常要兼顾她那边的暗器。

    可没想到,人家手起剑落,暗器什么的,还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大大,这样挨打不是办法,杀过去吧?”凤九儿打得有点起劲了。

    以前修习古武,大家顶多也就是切磋切磋,什么时候这样真枪实弹干过?

    这种场面,完全就是最好的训练,机不可失!

    御惊风经过了一会的适应之后,已经接受了自己这个最新的称呼,大大。

    扫了眼倒在地上呻吟的黑衣人,他道:“过去可以,不过,九儿小姐不用顾忌,放开杀就好!”

    像她!一开始还命中要害,后来大概是觉得罪孽太深,多数都是毁了人家的手筋。

    这样畏手畏脚的,万一碰到狠的,很危险。

    “我知道,我有自己的判断。”她看人,只看对方的眼睛。

    对方眼底杀气重,她便也出手狠,对方要是只想伤她,不打算要她命,她也能给人家一个活命的机会。

    但心软这两个字,不存在的。

    “大大,走!”

    “好!”

    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一长一短,一高一低。

    这样的配合,简直好玩的要死!

    别提凤九儿自己玩high了,就是御惊风活了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尝试到,原来打架可以这么好玩的。

    不过,他听取了凤九儿的意见,可以的话,不要杀人。

    不是他们心软想当白莲花,而是,人家指不准也是有老有小的,都不过是执行任务罢了。

    两炷香的时间,地上躺了一堆正在哀嚎的黑衣人。

    御惊风过去,一把挑开黑衣人脸上的蒙面巾:“说,谁派你们来的?为什么要追杀我们?”

    那黑衣人眼见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竟用力一咬牙。

    “糟!他们要服毒自尽!”凤九儿要阻止,却已来不及。

    御惊风却像是见惯不怪那般,没有理会。

    回头一看,果然倒地不起的那些黑衣人,全都咬碎了藏在牙齿里的剧毒。

    “白费了不杀他们的一番心思。”御惊风将匕首往自己长靴上一插,“九儿小姐,我们……当心!”

    这话刚出口,猛地,一阵疾风袭来,风中,就像是有无数利器划破空气那般,杀气萧然!

    御惊风已经拉着凤九儿,以最快的速度疾退回避,可凤九儿的身手是好,但,轻功竟然奇差!

    生死之际,凤九儿用力将御惊风一推。

    御惊风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站在密密麻麻的暗器之中,避无可避!

    “九儿小姐!”这次,真的来不及营救了!

    猛地,一阵狂风席地而起,冷绝的气息瞬间将凤九儿笼罩。

    她下意识抬起手挡在眼前,竟看到那些暗器,以肉眼可见的姿态,被狂风吹得朝反方向,一刹那疾飞而去!

    好强悍的内力!是谁来了?

===第65章 九皇叔你是在吃醋吗?===

第65章 九皇叔你是在吃醋吗?

    一袭白衣飘然而至。

    他落在刚才凤九儿和御惊风所骑的马儿背上,疾风掠起他的衣袍,衣袂飘飘,淡然若仙。

    略显凌乱的发,在风中轻扬,黑夜中,那双亮如星辰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盯着凤九儿。

    看到她身上的血迹,战倾城墨眸眯起,杀气腾腾。

    “我没有受伤,之前在牢房里被打,他们帮我垫了东西,还放了血袋,看起来才像是被打的皮开肉绽一般。”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眼底的杀气,凤九儿莫名就知道他在气什么。

    人家可是帮了她的,要是九王爷一个不高兴,将那几个狱卒给砍了,那就真的罪过了。

    战倾城星眸沉下,依旧盯着她的脸:“可有受伤?”

    “没、没有。”咦咦咦,现在还是生死攸关之际,还在打硬仗,怎么九皇叔一来,画风顿时就变成谈情说爱一样诡异地浪漫?

    危险呢?暗器呢?人呢?

    回头一看,凤九儿顿时傻了眼。

    人家九皇叔刚来好不好,这些人竟然一个个屁滚尿流地跑了,能不能别这么没骨气?

    “过来。”晚风中,那把磁性到随时可以让女人耳朵怀孕的声音响起。

    凤九儿有点没骨气的,在他的声音中,差点就醉了。

    然后,更没骨气的是,让她过去,真的就过去了。

    她走到马儿脚下,抬头看着他:“九皇叔,你……呵!你来的真及时,就像是神仙从天而降一样,好了不起……呃!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做什么?”

    好吓人啊!

    猛地,凤九儿只觉得腰间一紧,她还来不及准备什么,人已经落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踩在马背上。

    可是,马背不平,她根本不能一下站稳。

    一个摇晃,下意识伸手抱紧了什么,等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抱着的,是九皇叔性感的腰。

    小女子吓得慌忙撤手:“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过,九皇叔的腰真的……抱起来好舒服……唉,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九皇叔的眼神,还是那么吓人,先想想怎么活命再说吧。

    “刚才,你以自己的身躯,为御惊风挡暗器?”他眯起眼。

    黑夜中,这双眼眸好像会发光那般,但是,发出来的是可怕的寒光。

    “我、我跑不掉……”才不是什么想要用自己的身体,给御惊风挡暗器。

    可以的话,她绝对会逃命的,但是关键是,她真的跑不了,她轻功不行。

    御惊风不一样,以御惊风的轻功,只要不管她,绝对能躲开。

    横竖是死,死一个总好过双双牺牲,更何况,没准她死了还能穿越回现代呢。

    但,战倾城的目光依旧很吓人,甚至,有越来越吓人的趋势。

    “他与你之间有何种感情,让你不惜牺牲自己,护他周全?”

    凤九儿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眸,迎上他的目光。

    纳尼?他说的是她对御惊风吗?开什么玩笑,她和御惊风怎么可能有感情?

    他现在这副要杀人的模样,是几个意思?

    他怀疑她和御惊风有私情?

    og,九皇叔你好像在吃醋,还是乱吃的那种,你自己造吗?

===第66章 洗干净等候王爷===

第66章 洗干净等候王爷

    九皇叔吃醋的样子实在是很可怕,杀气也不是虚的。

    这腾腾杀气,就连御惊风都感觉到了,慌忙单膝跪了下去,赶紧解释。

    “王爷,属下和九儿小姐绝对没有私情,其实刚才九儿小姐的行为,属下经过分析,觉得她应该是被惊吓到,脑袋坏了。”

    “你……”凤九儿真想一脚将他踹飞!

    人家好歹真的想要他活下去,他竟然说她脑袋坏掉!

    “滚!”战倾城眸色一沉。

    “是,属下这就滚!”御惊风瞅了凤九儿一眼,给了她一记自求多福的目光,转身就滚了。

    九王爷平素不爱动怒,可一旦怒起来,威力是超级恐怖的。

    所以,他还是赶紧先滚吧,至于凤九儿……算了,人各有命,拜拜!

    如此没有道义的渣渣,她刚才想要护他做什么?凤九儿真是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九皇叔,我刚才其实……唔!九皇叔,你轻点!啊……轻点,疼……”

    三更半夜,女孩儿低叫的声音,实在是引人遐思。

    可如果你仔细去看,定会发现,他们的画面根本和暧昧扯不上点半关系。

    只见一身白衣光华潋滟的绝色男子坐在马背上,一路策马疾驰。

    至于他怀中的女子——好吧,趴在他的腿上,勉强也算是在他的怀中。

    因为一路的颠簸,又因为男人的腿实在是太坚硬,犹如钢铁,她被咯得难受得要死。

    最后,一把抱住九皇叔永远那么性感的腰,勉强让自己在他腿上坐起来。

    脸埋在他的胸膛里,借此躲过一路上狂风的侵害,凤九儿总算是缓过一口气来了。

    这家伙,看着犹如神仙一般的气韵,事实上,是个暴躁狂。

    刚才颠了几下,胸口疼死了,不知道人家那地方娇气吗?

    呜呜呜,坏人,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压扁,呜……

    终于,在凤九儿快要被狂风刮得晕过去的时候,九王府到了。

    下马的时候,凤九儿依旧紧紧抱着九皇叔的腰,就像是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那般。

    俯里的下人侍卫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眼都直了。

    这丫头,太不要脸了吧?

    就算他们家王爷再俊逸无双再迷死人不偿命,也不能这么不要脸一直抱着人家呀!

    凤家的九小姐,又傻又无耻!只是奇怪,九王爷为什么没有一巴掌将她甩飞。

    “唔……”直到自己两条腿捡回一点力气之后,凤九儿才长吁一口气,慌忙放开人家的腰。

    事实上,刚才一路骑着马儿狂奔,速度真的太快,她……腿麻了。

    要不是抱着他,绝对在直接摔下去,摔个狗啃泥。

    不过……九王府?

    她环视周围一圈,忍不住叹息,又来这个地方了。

    “带她去沐浴更衣。”等凤九儿愿意放开自己之后,战倾城立即长腿一迈,往寝房走去。

    “是。”两个婢女立即过来,扶着九儿也走向寝房,“九儿小姐请。”

    “你们……怎么没见过?”

    “奴婢们是专门来伺候九儿小姐的。”两个人笑嘻嘻的,扶着九儿进门之后,立即有人将浴汤送来。

    九皇叔不知道去了那个寝房,但,这里才分明是他的房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738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