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的游戏*女友闺蜜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时间:2022年04月18日 8:27:4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2)次
[导读] ===htTp://www.5ikAidian.cn/第008章,最特别的案例===市一院,脑外科主任办公室。    倪嘉树的出现让倪心媛大吃一惊:“你怎么来了?”    “姐。”倪嘉树扬唇一笑。    进了办公室后关了门,主...

===htTp://www.5ikAidian.cn/第008章,最特别的案例===

一院,脑外科主任办公室。

    倪嘉树的出现让倪心媛大吃一惊:“你怎么来了?”

    “姐。”倪嘉树扬唇一笑。

    进了办公室后关了门,主动坐在倪心媛的对面:“我专门查了你的班,知道下午你不需要坐

诊,才过来找你的。”

    倪心媛起身给宝贝弟弟倒了杯咖啡,笑着问:“来医院找我,什么事情?”

    倪嘉树将一份资料递给了她:“想让你帮忙看下这个病例。”

    倪心媛狐疑地看了眼弟弟,接了资料后,认真揽阅。

    她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倪嘉树:“姐,你觉得,这个手术如果你来做的话,成功率多高?”

    倪心媛又拿起患者的脑ct报告认真研究了一番。

    “六成吧,该患者脑瘤压迫到视觉神经,患者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再拖下去,命不久矣

,可是她年纪有点大,开颅手术风险……唉,也很大啊!”

    倪心媛将资料全都整理好,还给了倪嘉树:“不过,如果是我师父弗兰基教授出马的话,基

本上是没问题的。”

    倪嘉树咧嘴一笑,露出两行洁白的牙齿。

    他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倪心媛,无声地撒娇,仿佛在跟家人索求糖果的小孩子。

    倪心媛头痛的厉害,感觉自己又要被弟弟套路了:“你得先告诉我这个患者是谁,跟你有什

么关系,不然,我不可能贸然帮你请我师父出山。”

    倪嘉树将姜丝妤的遭遇告诉了姐姐。他直言不讳:“她是我见过最特别的案例。我查了她过

去的学习情况,她是个小学霸,第一名的成绩考到了省重点初中,却莫名其妙辍学。姐,你没见

过她本人,她真的非

 文学

    常优秀,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她还小,不懂得学历的重要性,我必须帮助她。”

    倪心媛终于理解弟弟的意思了。

    弟弟14岁参加高考,还拿下了当年的高考状元,他又只花了2年的时间拿到了本硕连读的结

业证书,获取心理学硕士的学位。

    倪嘉树现在只有20岁,却已经从事心理研究多年,并且取得了非常瞩目的成绩。

    难道,这就是学霸之间的惺惺相惜?倪心媛起身,来到弟弟身边凝视着他:“嘉树,我们全

家并不反对你追求梦想,可你现在不仅是知名的心理专家,还成立了自己的研究中心,你的梦想

已经实现了。那么,

    家族的责任呢?”

    倪嘉树眉宇间凝结着抗拒:“姐,我的梦想还没有实现。”

    倪心媛将手架在弟弟的肩头,苦笑:“你18岁就去地球的另一边做了战地记者,还在国外成

立了6所孤儿院、3所养老院,同时资助了246名青少年继续他们的学业……”

    倪嘉树唯有摇头苦笑:“姐,你记得比我还清楚。”

    倪心媛:“天下不平事太多,弱小太多,你帮不完的,我们可以无条件成全你的梦想,那我

们家族的梦想呢?”

    倪嘉树的脑海中,浮现出姜丝妤白皙的小脸。

    她那双黑白分明、清澈透亮的双眼,如镌刻在他脑海中的星辰。她是那样漂亮、淡漠、冷静

、坚定,这世上没有一个少女不想做晶莹剔透的水晶或者璀璨耀眼的钻石,而她却选择活得像一

根冰棱。

===htTp://www.5ikAidian.cn/第009章,为她而妥协===

倪嘉树:“姐,这是最后一个

,帮了她,我就停了研究中心的工作,从此回归家族。”

    倪心媛惊喜地看向弟弟:“真、真的?”

    倪嘉树的表情有一丝委屈:“不过你最好快点答应我,我怕我自己会反悔。”

    倪心媛被弟弟逗得哈哈大笑,忙道:“好!我帮你联系我师父,如果师父不出马,老姐就亲

自接下这个手术!”

    倪嘉树刚到停车场,就接到了父亲倪子昕的电话:“你要帮的那个孩子,不如来市里上学吧

,我帮她安排最好的学校,顺便把她奶奶一并接过来,在市里做手术吧!”

    现在,整个倪家都巴不得把姜丝妤的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好让他们家的儿子赶紧收收

心,回归家族企业。

    倪嘉树回头,看了眼姐姐办公室的方向。

    他猜到姐姐会告密,却没想到姐姐动作这么快。

    嘴角牵起一抹苦笑,倪嘉树叹息道:“暂时不用你们出手。那孩子比较倔强,我还要跟她谈

一谈。”

    倪子昕:“好,你记得有什么需要赶紧跟我说,知道吗?”

    倪嘉树:“嗯。”

    上车之后,助理将一张照片递给了倪嘉树:“倪少,还真找到一只适合璇小姐的镯子。”

    宋璇是倪心媛的女儿,下个月就六岁了。

    倪嘉树曾经问过她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他作为舅舅,肯定会满足她的心愿。

    宋璇是个非常臭美的小姑娘,她一直想要一只漂亮的翡翠镯子,但是倪心媛不给她买,也不

允许家人给她买,她对于女儿的教育非常严格。

    所以,小宋璇唯有求助于倪嘉树:“舅舅!舅舅!我想要彩色的翡翠镯子,要彩色的!”

    倪嘉树接过照片,一眼就看中了:“真好看,就要它了。”

    “不过……”助理犹豫着,又道:“不过这个这个镯子是翡翠矿区的老板珍藏的私人物品,

不一定会对外销售。”

    倪嘉树:“联系一下,就说我们诚心想买,让他们出价。大伯也应该认识这个矿区老板,实

在不行,可以让他牵线。”

    助理:“是。”

    倪嘉树的大伯倪子洋就是做珠宝的,倪氏珠宝集团也是享誉国内外的珠宝品牌。

    倪嘉树也曾经就小镯子的事情问过大伯,可大伯也宠着倪心媛,不乐意拂了倪心媛的意思,

还提醒倪嘉树不要干预倪心媛对孩子的教育问题。

    倪嘉树无奈地对大伯道:“你心疼你侄女儿,我也心疼我外甥女儿啊!”

    倪子洋只是笑:“那我不管,你自己解决。”

    云水古镇。

    姜丝妤回到奶奶傅小染现居住的医院病房。

    电视机是开着的,奶奶看不见了,日子过得无聊,就喜欢开着电视听听里头的声音。

    姜丝妤见奶奶像个乖巧的小宝宝,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脑海中浮现出奶奶身体好的时候,总喜欢在家里不停地找活儿干,一会儿择菜,一会儿擦

桌子,奶奶分明是个闲不住的人啊。

    这一番对比,让姜丝妤既心疼又心酸。“奶奶,”她笑着靠近,声音温柔如水:“我回来了

。”

===htTp://www.5ikAidian.cn/第010章,讨个长长久久的彩头===

傅小染伸出手往声源处摸

索着,原本清冷的脸上绽放出慈祥的笑容:“小妤回来啦?是不是下课啦?”

    姜丝妤赶紧接住奶奶的手,在床边坐下:“嗯,下课了。”

    姜丝妤小心观察她的精神状态,又问:“奶奶,我推你去外边转转吧?现在太阳下山了,温

度没那么高了。”

    傅小染听见孙女的声音就觉得欢喜,连连摇头:“不了不了,你放学了就赶紧写作业吧,不

要耽误学习。”

    姜丝妤确实有不少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

    房间里还有一个特护,是她专门请来负责照料奶奶的衣食起居的。

    她也想每天黏在奶奶身边,但是奶奶一旦发现她辍学,肯定会伤心的。

    她跟特护交代了几句,又对傅小染道:“奶奶,我先回去写作业,写完了我再过来。”

    傅小染连连点头,脸上载着欣慰的笑:“好,你快去,快去。”

    姜丝妤就住在傅小染隔壁。

    这本就是一个两室一厅的高级病房,她只有尽可能地留在离奶奶最近的地方,她才觉得踏实

    回了房间,姜丝妤理了理几件事情的思路,坐在书桌前开了电脑,开始工作。

    矿区的负责人发来信息:【老板,有人看上了您的三彩翡翠平安环,问您卖不卖,还说请您

出价】

    姜丝妤想起了家里的窗口处挂着的翡翠风铃。

    风铃中间系着一枚小玉环,每日迎着阳光或月色焕发出梦幻般的光泽。

    这是前世程铭本该在三年后,开发的一个矿区里开采出的玉石,而这一世,姜丝妤因为掌握

了先机,早早就着手安排,那个矿区早就是她的了。

    这枚三彩小手环,是矿区开采出的第一批玉石,虽然只达到冰糯级别,可颜色却百年难得一

遇。

    它有三分之一的紫罗兰色,一小段帝阳绿色,余下是朦胧的暖黄色,不但如此,手环的色泽

艳丽、水头极佳,杂质非常少。

    对姜丝妤来说,这是她的战利品。

    【不卖】

    两个字发过去。

    不一会儿,矿区负责人又给她回了一则信息:【老板,倪氏珠宝集团的倪董,是这个买家的

亲戚】

    姜丝妤犹豫了。

    他们矿区在市区也有门店专门经营自家师傅雕琢过的玉器,但是矿区大部分的翡翠原石,都

要依靠倪氏珠宝集团过来收购。

    姜丝妤不想卖,又不想得罪人,略一思量,开出了一个天价:【999万,少一分不卖】

    奶奶还要手术,姜丝妤现在不管做什么,都图个吉利,盼着奶奶能长长久久,就连这市场上

最多价值100万的小镯子,也开价999万了。

    五分钟后,对方回复:【买家同意,一分不少!只不过他们想看看镯子,要求当面交易。】

    姜丝妤:【我明天让小章把镯子送去市区的门店】小章前世是程铭的保镖,当时他目睹了案

发过程,并且愿意替她做证,可惜她实在太蠢,非要自己顶罪,再后来出狱,奶奶去世了,小章

因为是知情人,也早早地被程铭

    灭口。这一世,姜丝妤意外发现了小章,便提前将他收了。

===htTp://www.5ikAidian.cn/

第011章,夜半来电===

小插曲过后,姜丝妤继续处理其他的工作。

    小章敲门进来送饭。

    她接了饭盒,又把取镯子、送镯子的事情交待给他。

    小章还不走,认真征询着:“小姐,开发区的厂房已经建好,我们还是要搬去市里比较方便

,而市里的别墅也已经安排妥当了,您看?”

    姜丝妤也知道搬去市里更方便工作。

    但是她重来一世不容易,生怕自己哪一步走的太急,反而暴露了什么。

    她只想一步一步,稳中求胜。

    “再等等吧,我们现在并没有合适的理由非要进城不可。”

    “是。”

    晚餐后,姜丝妤过去陪奶奶聊天。

    奶奶总会问她一些学校里的事情,问她跟同学相处怎么样,问她课程进度能不能跟得上。

    而姜丝妤一开始还会细细回应,甚至说几件学校趣事给她听。

    可后来,她实在编不出来了,便总是应付地说着还好还好。

    傅小染:“小妤,奶奶想吃酸汤酥肉,医院的饭菜实在是不香,不过你也不要耽误学习,你

双休日再给我做吧。”

    姜丝妤笑着忙道:“好。”

    给奶奶擦身、洗脚、捏脚,把奶奶哄睡着了,是姜丝妤每晚的必修课。

    回到隔壁,洗完澡躺在床上,她开始回忆前世的每一个细节,好安排好接下来的每一步。

    灰暗的世界挤进一抹光亮,久久不灭。

    手机在不远处振动。

    她摸过来一瞧,来电人:小白脸。

    指尖滑过,她直接问:“是不是声明开好了?”

    倪嘉树的声音很温润:“现在打给你,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你是要跟我说声明的事情吗?”

    “我是想跟你说你奶奶手术的事情。”

    “你说。”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脑外科手术圣手弗兰基教授?”

    “我……没有听说过。”姜丝妤蹭地一下坐了起来,眼眸都亮了几分,强忍着激动,问:“

他是给人做手术的?”

    倪嘉树耐心极佳地解释着:“对,他是当今世上做脑外科手术最厉害的人,我姐姐、姐夫都

是他的学生。

    你奶奶的病情,我今天找我姐姐看过,她说她愿意帮你请她的师父出山,即便弗兰基教授不

来,我姐姐也可以亲自操刀,为你奶奶做手术。”

    姜丝妤心中错综复杂。

    天下没有免费午餐,他帮自己有什么目的?

    还是说,她的秘密被他发现,他想要分一杯羹?亦或要挟?

    又或者,他看上她的美貌,胡扯弗兰基的事情,企图对她骗财骗色?

    姜丝妤前世死的时候是24岁,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经受的磋磨却不少,那些渣渣对她所

做的恶行罄竹难书。

    现实的残酷,人心的险恶,让她根本不信这世上有几个好人。

    倪嘉树见她一直不说话,温声解释:“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企图心。况且,你也没有什

么可以让我图谋的,对吧?”

    姜丝妤想要挂断电话。

    对于超出她认知、超出她控制的人事物,她本能地戒备。可是对方提到弗兰基教授,事关她

奶奶的手术,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她也舍不得放弃机会。

===htTp://www.5ikAidian.cn/

第012章,这个男人干净又高效===

姜丝妤迅速起身,来到书桌前重新打开电脑。

    倪嘉树不介意她的防备,见她还是不说话,便温声又道:“姜丝妤,我今天在审讯室对你做

过自我介绍,我现在再自我介绍一次。”

    姜丝妤:“什么?”

    倪嘉树:“我是青少年心理活动专家,从事一些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帮扶工作。”

    姜丝妤指尖快速敲击键盘,反问:“你把我当成你的帮扶对象?”

    倪嘉树:“对,只要你答应,回到学校,继续学业,我就答应你尽最大的可能性帮你奶奶解

决手术方面的问题。”

    简单的对话功夫,姜丝妤已经在网上查到了倪嘉树的资料。

    网络上的资料显示,他是个很有爱心的心理学家,也是少年学霸,当年轰动一时的高考状元

    姜丝妤心里稍稍放松,关闭网页,点开桌面上空白的一处位置敲了敲键盘,那个位置凭空出

现一个软件入口,她点进去。

    输入倪嘉树的名字。

    他做过战地记者、救助过难民儿童、开过孤儿院、养老院、帮扶过许多孩子,种种消息,全

都跳出来呈现在姜丝妤的眼中。

    再多的,就没有了,什么家庭成员、家庭背景,暂时都查不到,也不重要。

    她忽然就静止了。

    相较于大多恶俗之人的劣迹斑斑,倪嘉树显得太过干净。

    他干净的好像不属于人间,干净的让她不敢直视、不敢亵渎。

    “丝妤?”倪嘉树的声音传来:“你还在听吗?

    你现在还小,不懂得学习的重要性,我知道你以前一直考全校第一的,你是有天分的孩子,

就这样辍学太可惜了。”

    姜丝妤眼中蒙上雾气。

    就因为这些她都学过,她才会考第一啊。

    也恰恰因为她知道她都会了,她才会辍学去抓住她认为更重要、更值得的部分啊。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除了奶奶之外的人,站在她的角度关心她了。想起小章之前的话,他们

确实需要一个光明正大地搬到市区的理由,而倪嘉树又是著名的青少年心理学家、慈善家,如果

接受他的帮扶去市区扎根生活,就真的名正言顺

    了。

    姜丝妤短暂沉默后,温声道:“好啊,如果你真的能让弗兰基教授,或者你姐姐亲手给我奶

奶做手术,我可以搬到市里,可以去上学啊。”

    倪嘉树的声音有些激动:“你相信我?”

    姜丝妤口吻柔软了些:“警局都敢找你合作协助查案跟审讯工作,我相信你的人品应该没有

问题。”

    倪嘉树也愉悦道:“好,我会安排,你等我电话。”

    姜丝妤一夜好梦。

    翌日清晨。

    傅小染的主治医生找到了姜丝妤:“姜小姐,您奶奶的病例已经转去了b市一院,由一院的

脑外科主任医师倪心媛医生接手,您可以给您奶奶办理转院手续了。”

    姜丝妤自诩是雷厉风行的人物,却没想到倪嘉树出手更快。

    他是个言出必行、且执行效率很强的男人。而能在一夜之间就把转院事宜处理好,也侧面说

明,他还是有些背景的。

===htTp://www.5ikAidian.cn/第013章,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晨的阳光和煦,住院部后的小花园里,有一些正在晨练的老年人。

    倪嘉树在石凳上喝了半杯白咖啡,接过助理递来的傅小染的转院小结,以及小结后附着的一

系列开销明细。

    助理:“倪少,姜小姐在医院交了50万的押金。”

    倪嘉树不说话,将咖啡杯交给助理后,好看的指尖轻轻翻动着这些明细。

    套房入住费用,1000元一天。

    特级护理师24小时陪护费用,1200元一天。

    平日里的输液、检查、治疗费用,平均4000元一天,其中的重点是,有两种抑制脑癌的进口

药,每天都需要2600元。

    而他们已经在这里居住了两个多月。

    傅小染的医疗保险只能报普通病房跟常规类药物的费用,这种套房跟每日高达2600元的进口

药都不在普通医保可以报销的范畴。

    倪嘉树也查过姜家在古镇的资产。

    姜爷爷早就死了,留下老伴跟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面积不大,却在古镇景区的河畔边

上,房价是可观的,但是没有任何贷款记录。

    傅小染之前在粮油厂工作,退休工资是每个月1900元,也没什么存款。

    姜丝妤名下也没查到任何东西。

    姜丝妤父母离婚前有一套两居室的房子,那房子姜郁风自知理亏没要,原配二嫁也是空着手

离开的,说房子留给女儿姜丝妤了,但是这套房子也没有查到任何贷款记录。

    综合所有的数据,倪嘉树越来越觉得姜丝妤像是一道谜。

    没有客观的经济来源,也没有拿房子贷款去治病,他们是哪里来的钱?

    助理又道:“倪少,她们东西快要收拾好了。”

    倪嘉树将东西交给助理:“收好。”

    病房里。

    姜丝妤给奶奶洗脸、擦香香,把奶奶扶到轮椅上坐好:“奶奶,我亲手推着你,你别怕,我

一直在的呢。”

    傅小染心里还是慌的厉害:“怎么好端端的要转院啊,这要花多少钱啊?”

    虽说他们古镇是个旅游区,消费高,但是大城市的消费只会更高啊!

    姜丝妤握紧她的手,宽慰道:“我们学校的老师知道了我家里的状况,帮我申请了社会救助

,然后有一位慈善家,愿意出资送我去市里念书,也愿意负责您的医药费。

    奶奶,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分清好人跟坏人,况且这件事情还是学校老师帮我在网上发起

的救助,不会错的,您尽管放心就是了。”

    一听不要花钱,还能让孙女继续上学,傅小染的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不少。她长出一口气,拍

了拍孙女的小手:“那就好,那就好。小妤啊,你回头可得好好感谢一下你们学校的老师同学,

之前他们发起捐款,帮我承担住院费跟医药费,这份恩情

    ,我都不知道怎么还了。”

    倪嘉树走到病房门口,刚好听见了这对祖孙全部的对话。

    姜丝妤辍学三年,哪里来的老师跟同学?他往前一步,刚好看见姜丝妤小猫儿一样蜷缩在地

板上,依偎在老人的腿边,她仰着小脸,脸上绽放出亲和灿烂的笑。

===htTp://www.5ikAidian.cn/第014章,厚着脸皮继续编===

倪嘉树见过她像一根冰棱般活着,

却没见过她小鸟依人般温柔。

    笑容灿烂,直达心底,让她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倪嘉树往前走了几步,温声询问:“可以走了吗?”

    姜丝妤的笑容僵在脸上,看见他后急忙站起身:“你怎么来了?”

    她局促的样子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孩子,倪嘉树不由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我来探望一下

奶奶,顺便接你们转院。”

    姜丝妤有些紧张:“转院的事情谢谢你,不过,我们可以自己去的。”

    小章去家里取了小镯子,开车送去市区的门店了。

    姜丝妤有心不想让奶奶知道小章的存在,所以打算跟医院要一辆救护车,从古镇去b市的医

院。

    住了这两个月的费用,还要结算。

    以及一些琐事还要处理。

    奶奶信任她,眼睛也看不见,她还算勉强能应付。

    但是倪嘉树这时候来了,她就显得束手束脚,生怕一些事情被他瞧出端倪来。

    倪嘉树温声询问:“我不来接你的话,你知道去了b市之后你要住在哪里吗?还有医院的交

接,以及你即将就读的学校在哪里,你都清楚?”

    姜丝妤:“我……”

    傅小染听着,越听越不对劲。

    孙女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这男的声音也非常年轻,而且口吻上待孙女这么温和,他们之间

是什么关系?

    傅小染赶紧插嘴:“小妤啊,这位先生是谁?你赶紧给奶奶介绍一下。”

    不等姜丝妤开口,倪嘉树便主动道:“奶奶,我就是学校在网上发起救助后,愿意供您孙女

上学,也愿意资助您去b市治疗的那个慈善家。”

    姜丝妤耳根发烫,尴尬、窘迫、又羞又臊。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她跟奶奶说的那些大瞎话,竟然全叫他听了去,而且他居然还主动配合她?“是的。”姜丝

妤只有厚着脸皮,大言不惭地对傅小染道:“奶奶,这是那个慈善家,而且奶奶放心吧,他虽然

年轻,却很有名气,资助了不少孩子,还建了不少孤儿院跟养

    老院呢,他上过报纸杂志的,是个有爱心的名人。”

    傅小染听着,心里总算踏实了。

    她不怕别的,就怕有人心思不纯、打她孙女的主意。

    连连点头的同时,傅小染的手伸向了倪嘉树的方向,好像有话要专门跟他说。姜丝妤有些紧

张,而倪嘉树却赶紧倾身上前,稳稳地握住了老人家的手,还对姜丝妤递了个安抚的眼神,望着

傅小染:“奶奶,您不用谢我。小妤之前学习成绩那么好,一

    直考第一,如果因为您去b市治疗就要耽误学业,实在是可惜。所以我才想着,让她也跟着

转学去b市,这样学习之余,她也能每天过去探望您。”

    “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小妤的父母都指望不上了,她就我一个老婆子可以依靠,可是

我却总是给她拖后腿,我……真的太谢谢你们了!”

    傅小染眼泪都掉下来了。

    当着孙女的面,她总是忍着,不敢哭,怕孙女难受。

    可是她心里对孙女的担忧与愧疚,是与日俱增的。她生怕自己越活越费钱,也生怕自己忽然

没了,孙女还小,这要怎么办?

===htTp://www.5ikAidian.cn/第015章,永远不要对我说谎===

倪嘉树不愧是心理专家,他陪傅小染聊了会儿,就让她转泣为笑了。

    姜丝妤心下着急,悄咪咪地往外走,还道:“奶奶,你跟倪先生聊一会儿,我去收拾一下。

    傅小染:“好,好的,你去。”

    倪嘉树见她花栗鼠一般逃跑的样子,一字一句道:“出院手续办好了,你之前交的押金,已

经退回原卡。”

    姜丝妤:“……”

    她僵住,回头看向他,却迎上他深不见底的双眸。

    她错开眼,蹙了下眉又道:“之前有不少好心人捐助过我们。”

    “嗯,你能这样想很好。”倪嘉树眼眸绽出笑意:“你一定要相信,这世上还是好人居多的

,生活也是充满希望的。”

    祖孙俩的行李并不多,有些生活消耗品b市的医院也有,就没带。

    司机开车很稳,50分钟后,便抵达了b市第一医院。

    倪嘉树的助理已经办好了入院手续,一些资料已经到了倪心媛的手里。

    傅小染在这里住的是单人间,有一个阳台,有独立的洗澡间,倪嘉树也给她请了一位24小时

特护,方便照料她,还给她订了医院里的药膳,一日三餐会有人专门送来。

    姜丝妤看了眼周边环境,心下清楚,这里的单间可比镇医院的病房套房贵得多。

    安置好奶奶,她看向倪嘉树:“倪先生,我能跟您谈谈吗?”

    倪嘉树莞尔:“好啊。”

    两人前脚刚走,倪心媛就笑呵呵地穿着白大褂来到了傅小染的房间。

    可惜弟弟跟姜丝妤刚走,她懊恼极了,没能见到弟弟口中的“非常优秀的女孩”。

    而傅小染也跟倪心媛聊了会儿,得知自己新的主治医生居然是慈善家的亲弟弟,她心里更踏

实了,拉着倪心媛的细细说着自己的病情,热络的很。

    医院停车场。

    倪嘉树让助理站在车外守着,自己跟姜丝妤坐在车里聊天。姜丝妤的态度很坚决:“倪先生

,虽然我很感谢你帮助我跟我奶奶,但是,我不喜欢有人查我。另外,我们只需要你帮忙牵线弗

兰基教授,或者牵线你姐姐就可以,住院的

    费用我们可以自己来的。”

    倪嘉树始终安静倾听。

    不论她之前多么急躁,他的声音都一如既往地宽容和煦:“也就是说,你只想借着我的名义

,来b市,并且让弗兰基教授或者我姐姐为你奶奶做手术,别的,一概不需要?”

    姜丝妤的心跳了一下。

    他说的太精准,精准到让她心虚。

    但是,她能否认吗?

    姜丝妤:“我……爷爷去世的时候,留了一点钱,我妈妈也资助了一些。而且支付医疗费用

,本就是我们该承担的……”

    “丝妤?”

    倪嘉树打断了她。

    她有些紧张地看向他,却见他瞳孔中闪烁着她不懂的郑重。

    她故作镇定:“干嘛?”

    倪嘉树温声道:“永远不要对我说谎。”

    姜丝妤的掌心略微有汗,错开眼看向车窗外。是她忘了,身边这位可是心理学家呢,她撒谎

犹如关公面前耍大刀,是她丢人现眼了。

===htTp://www.5ikAidian.cn/第016章,他在撒娇吗?

===

倪嘉树又道:“你要相信这个世界没有那么不堪,你只有相信它,它才能变得美好起来。”

    姜丝妤反问:“你们心理学家都是这样给患者灌鸡汤的吗?”

    倪嘉树立即闭嘴。

    不过转瞬,他又温柔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也不问了。不过你说我查你,难道你也没

有查过我吗?”

    姜丝妤理直气壮:“没有!”

    他轻笑:“那你怎么知道我资助了很多孩子,开了孤儿院跟养老院?”

    姜丝妤再次转过脸去看着窗外。

    这个男人太好看,尤其笑起来的时候。

    她咬了咬唇,又道:“我只是网上查了查而已!我查的,是大家都能查得到的。”

    倪嘉树不予置否。

    所有跟他有关的讯息,不管用任何手段,不管在任何平台,对方都只能查到他想让别人看见

的那部分。

    倪嘉树话锋一转:“去看看你住的地方?”

    姜丝妤不说话。

    从他的方向只能看见的小半张脸分析,她还是很戒备。

    他提议:“你出房租,怎么样?”

    姜丝妤:“好!”

    助理很苦逼,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倪少会把他抛下自己开车载着姜丝妤离开了。

    他只能挤上另一辆保镖们的车,顺道把姜丝妤的行李物品给带过去。

    倪嘉树开车,姜丝妤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他给她解说新学校的事情:“你之前只念到初一,但是你现在的年纪应该读高一,我想了想

,还是给你安排在一中了。

    我会给你请一位家庭辅导老师。

    你落的太多,以后寒假跟暑假,还有双休日都没有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845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