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肚兜假山婢女H|被两个男人夹击猛C

时间:2022年04月19日 8:35:2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1)次
[导读]     他不是急切,而是实实在在的烦躁。    从商将近十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竟然背叛这件事情会出现在自己公司里面,而是还是自己最信任的一个团队里面。    这对傅御风来说不仅仅是屈辱,...

    他不是急切,而是实实在在的烦躁。

    从商将近十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竟然背叛这件事情会出现在自己公司里面,而是还是自己最信任的一个团队里面。

    这对傅御风来说不仅仅是屈辱,还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扎在心底,让他十分的不好受。

    一支烟完毕。傅御风起身,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易凡,问道:

    “里面的人都走了吗?”

    易凡朝着会议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他们也知道自己犯了错,不敢走。”

    傅御风点点头,

    “很好。”

    然后他转身,又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会议室里,死一般的静谧。

    傅御风走进来,扫视了一遍在场的十几个人,沉声开口说道:  “不管背叛公司的是你们这十几个人中的谁,我都想跟你说几句话。我傅御风,在十九岁那年开始经商,荷兰那样黑暗的市场我都闯过来了,坦白说,东城这样一个小

    地方,唐氏这样的小手段,对于河岸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你们都是我从荷兰带回来的人,十分清楚河岸的底细,也十分清楚我的性格。按照现在的局面,河岸能不能拿下黄金岛项目已经是一个不确定的数字,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对家给了你多少钱,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拿公司的公共利益来为自己私人牟利的行为,让人十分不齿,河岸不会要这样的叛徒,自然,我也不会容

    下你这样的人渣。”  “我给你两条路。第一,自己主动站出来,我放你一条生路,从此桥归桥路过路,河岸不承认曾经有你这个人,你出去也不要说过你曾经在河岸工作过。第二,我查出

    来是谁,你自己想象你可能有的下场,但有一点,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众人听着傅御风这斩钉截铁的一番话,忍不住瑟瑟发抖。  傅御风没有将自己的心痛和受伤表现出一丝一毫,但是骨子里的狠劲儿却是毫不遮掩的暴露的众人的面前。在坐的众人,没有一个人敢怀疑傅御风的实力,更没有一

    个人敢挑衅他的权威,只是在这样厉害的一个人面前承认错误,未免太需要勇气。  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谁都没有想象到傅御风竟然会这样的执着,就那样一直的站在那里等着,没有人站出来,他就一直站在那里,眉眼低垂,神色内敛,安静

    的让人察觉不到他的情绪,可是存在感又极度强烈,强烈的让人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中,有人额头汗如雨下,最终,在逼近半个小时的时候,项目小组的副组长站起身,看着前方站着的傅御风,声音颤抖着喊道:

    “boss……”

    傅御风终于抬起了头。  副组长是一个荷兰人,名叫波尔进了公司已经有好多年了。如果易凡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在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已经在河岸实习。当时河岸还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公司,是这么多年一步一步的才发展到现在,这个人也就陪着河岸一路走过来,其中的风风雨雨,大家都一起扛过,没想到,竟然在河岸总部搬迁的第一年,他叛变了

    。

 文学

    傅御风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心情。

    他抬眸,十分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欧洲人,他皮肤雪白,年纪看上去要比自己还要小一点,此刻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惊恐和害怕,看着傅御风的脸,双腿都在发抖。

    “为什么背叛河岸?”

    傅御风沉默了很久,才发现自己最想知道的,还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可惜这位欧洲的朋友并没有傅御风那样的冷静。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就仿佛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如果问他现在的心情,那就是后悔,无比的后悔。

    “boss,是我鬼迷心窍,我做错了事情,求求你放过我!”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哗然,特别是项目组的小组成员,愤怒的瞪着波尔,冷声质问,

    “波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项目结果使我们小组共同的努力,你有什么资格单独从中获利?”

    波尔哭丧着脸,脸上再也没有刚刚进门时候的平淡,  “我错了,对不起,boss,是我的家人,我的新婚妻子,她忍受不了跟我分居两地,她太想我了,她想让我调回到荷兰去工作,我也是迫不得已,脑子一抽做了这样的

    一个决定,boss,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您放过我吧!”

    让波尔这么害怕的愿意,还是因为傅御风在荷兰有绝对的掌控权利。

    他本以为黄金岛项目,在河岸内部职能算是一个三等的项目,对于公司来说并不算重要,才鬼迷了心窍把项目初稿高价出售了出去,谁知道会引发这样严重的后果!  如果能够提前预料到结果,他一定一定不会这样做!

 第五百九十八章https://www.AiyyzX.com/ 心魔

    不过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是枉然。  黄金岛被集团列为了重点的项目,且河岸现在因为这个项目,卷入了巨大的丑闻当众,作为罪魁祸首的波尔,现在已经不敢再奢求傅御风的原谅,他苦苦哀求傅御风

    的原因,也是希望他不要做得太过绝对,能够给自己留下一条生路。

    傅御风颔首,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只是看着波尔,问道:

    “项目计划稿你卖给谁了,卖了多少?”

    波尔沉浸在对傅御风的极度害怕当中,不需要多家逼问,就全部招了。

    “我卖给了一个姓吴的老板,他开了高价,给了我一千万,但是我也只是给了他副稿的部分,真正核心的东西,我根本一点都没有透露!”

    傅御风蹙眉,

    “姓吴?”

    他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人就是吴承东。

    只是没想到,唐家成那个坏小孩,小小年纪不学好,为了报复他,竟然跑去跟吴承东勾结,他就不怕最后的结果反噬吗?

    傅御风不屑的轻嗤一声,说道:

    “你走吧!”

    波尔微微一顿,有些呆,

    “boss…您让我去哪里?”

    傅御风懒懒的看了他一眼,  “你背叛了河岸,河岸自然也容不下你,再想留在河岸工作是不可能的,不但在这里不可能,在荷兰也不可能,你出去以后,不要说你在河岸曾经工作过,业内我不会

    去干预,能不能在外活下去,全看你的本事。”

    波尔一听,简直晴天霹雳,

    “boss,我可以接受集团开除我,可是为什么连项目经历也不让我说?”

    要知道,现在的社会只要精英,特别是像他这样在河岸待了这么多年的人,更是抢手的很。

    但是这一切的光环都是河岸带给他的,一旦离开了河岸,他什么都不是,不但不能拿到高薪,甚至想要找到一份容身的工作都很难,这样的结果,未免太过残酷。

    傅御风眉眼没有一丝温度,

    “你还有第二条路。”

    他冷声说道。

    波尔强压着恐惧,起身上前两步,跪在傅御风的面前,苦苦哀求说道:

    “boss,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放我一条生路吧!”

    傅御风不耐的甩开他,沉声说道:  “波尔,我刚才说的这些都是有条件的,如果你能做到自证,拿出证据是你将公司的计划稿泄露出去,那上面我说的那些才可以应验,但是如果你无法将公司头顶的这

    盆污水洗干净,对不起,我只能报警抓你。”

    他的话不带一丝温度。  傅御风这一生最恨背叛,在河岸最初被创建的时候,跟着他工作的人,他都会雷打不动的跟他们灌输这个思想,无论是什么要求,你都可以提,在你忠于我的前提下,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但是如果你为了这些东西选择了背叛,那对不起,我的公司和我的这个人都容不下你,不但容不下,我还会用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你在我

    这里所有的回忆,尽管那些回忆,伴随着汗水和泪水,对于一个年轻人的一生来说,十分可贵。

    波尔神色惊恐,不管不顾的往傅御风身上扑。

    “boss,求求你放过我,boss!”

    傅御风一脚踹开他,冷声说道:  “波尔,在你决定背叛公司的那一刻,你就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吃牢饭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的良知,在面对利益的时候动摇,然后你选择了最错误的方式来解决

    这件事情,最终造成所有人的痛苦,这是你应该负的责任,我希望你明白。”  波尔依旧在大喊大叫,傅御风真挚的那些话传播到所有人的耳朵里,都带来十分的震撼,唯有波尔,他要面对自己接下来的残酷人生,生活中的光亮全部被自己亲手

    抹去,剩下的只有黑暗。

    傅御风没有在公司久留。

    抓到波尔以后,他交代了易凡几句,就迅速的赶回了南山。

    已经是凌晨,但别墅里依旧灯火通明。

    温凉接受药物治疗以后,睡眠好了很多,无论傅御风在不在身边,只要服下药物,她很快就能安然入睡。

    这样的效果让傅御风即使是外出,也放心了很多,但是转眼,他的心就又提了起来。

    回到南山,他第一个去的地方,是李医生的房间。

    “谁!”

    房间里的灯光忽然亮起,刺眼的灯光让已经熟睡的李医生猛的弹坐起来,抬手挡着刺眼的光线,眯着眼睛打量门口进来的人。

    “我!”

    傅御风开口回答,声音还带着外面的冷意,听得李医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哼声骂道:

    “臭小子,进我的房间都不敲门的吗,干什么突然闯进来!”

    傅御风嗤的一声,划开一根火柴,李医生就着火光,看到他嘴边叼着一根香烟,烟雾瞬间飘起,弥漫了整个房间。

    “你不用起来,我就是来问问你,长期吃你开得那个药,会不会对凉凉的身体产生危害?”

    提到学术的问题,李医生瞬间正色,点点头,说道:  “这是自然,不但有害,还有一些副作用,比如白日里睡得太死,叫不醒,又或者是长期服用的话,内分泌会产生紊乱等等,没有一种药没有副作用,我能做的就是把

    这个副作用降低到最低。”

    傅御风闻言,深深的蹙起了眉头。

    “温凉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办?”

    李医生叹了口气,坐直了身体,说道:  “小丫头现在如果说最好的方式,那肯定是立刻回到荷兰治疗,毕竟她现在所有的症状,都是跟她自身带出来的抑郁症有关,要想避免现在这样的情况,首先就是要治

    好她的抑郁症。可是你看看,现在温氏的那个老爷子一直昏迷不醒,我们哪里有条件回到荷兰为她治疗?”

    傅御风半晌没有说话。

    李医生“啊”了一声,说道:  “温氏的那个老爷子的情况,我昨天有空,也刚好去看了一眼,他那个病,应该也是被心魔控制了,现在他身体没有问题,只是自己不想醒来,这样长期下去,就算是没病,也会拖出来病的!”

 第五百九十九章https://www.AiyyzX.com/ 孽债

    傅御风一顿,直视他的眼睛,

    “你说什么?”

    李医生看着他,又不厌其烦的重复,  “我是说,你便宜捡来的那个爷爷,他如果再继续这样昏迷下去的话,很有可能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他的主治医生没有跟你们说吗?这种情况,现在已经很明显了,

    应该可以看出来才对!”

    傅御风抿了抿唇,

    “主治医生只是说有这个可能,并没有说一定醒不过来!”

    李医生点点头,满不在意的说道:

    “那主治医生是害怕你们伤心,所以不敢把话说得太绝对,你现在可以做好准备了,他继续这样昏迷,以后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醒不过来了!”

    傅御风紧紧的蹙着眉头,沉声问道:

    “有没有什么方法改变现在这个情况?”

    李医生闻言,想都不想的就说道:

    “有啊,方法简单的很,找个跟他熟悉的人,最好是他亲近的,在他旁边一直讲他留恋的事情就行了,方法简单易操作,最重要的,是好使!”

    傅御风眉头却皱的更紧,

    “老爷子现在躺在icu,没办法长时间待在里面。”

    李医生拍了拍大腿,“嗨呀”一声,说道:  “怎么这么死板,刚才已经说过了,那个老头子,他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也就是说,已经完全达到了出icu的准备,医院就是太过谨慎,所以迟迟不敢给他转普通病

    房,你们家属去申请一下,是可以达到这种目的的,懂了吗?”

    傅御风神色已经恢复平静,

    “知道了。”

    说完,毫不留情的就离开了李医生的房间。

    “哎!哎哎哎!怎么说走就走啊,真是没有礼貌!”

    傅御风出了李医生的房间,心思颇为沉重。

    温凉现在的情况有变坏的趋势,他想尽快的带她到荷兰接受治疗。

    可是温凉最牵绊的人在国内,现在让她出国,她如论如何是不会同意的,唯一的方法就是让温铮友尽快的醒过来,然后跟他们一起走。

    只要先把这两个人送出国。那他在国内想做出些什么事情出来,就再也不会一心二用的担心家里了。

    这样想着,傅御风上楼的步子都轻快了很多。

    主卧里,温凉正在熟睡,张妈撑着头坐在床旁边的沙发上,也跟着睡了过去。

    傅御风的步子很轻,先是走过去看了看温凉,确认她没有要醒过来的趋势以后,又起身,走过去拍了拍张妈的肩膀,低声说道:

    “张妈,张妈,醒醒。”

    张妈睡得本来就很轻,被傅御风这一喊,很快就醒了过来,看到傅御风,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床上睡得正香的温凉,确认她睡得很好以后,才松了口气。

    “先生,您进门怎么也没有个声音啊,可真是吓死我了!”

    傅御风抿了抿唇,压低了声音,说道:

    “她睡得很好,我会看好她,您放心回去睡吧。”

    张妈不放心的看了看大床那边的情况,才叹了口气,

    “好,先生,时候不早了,您早点休息,我先出去了。”

    傅御风颔首,张妈步子轻巧的出了主卧。

    傅御风听着身后的房门关上以后,才轻手轻脚的上了床,将床上连人带被子一下子拥进自己的怀里,满足的叹了口气。

    夜很沉。  次日一大早,风扬传媒记者涉嫌故意袭击温氏集团总裁温如慕的一则消息凭空升上热搜,紧接着,温氏律师亲笔律师函随手附上,正式将那天砸了温如慕的那个记者

    所在的公司给告上了法庭。

    对于此,风扬传媒的老总两眼发昏,一筹莫展。  跟温氏集团相比,他们这样的小传媒公司脆弱的简直像是地上的蚂蚁,平时的时候呜呜泱泱的一大群,聚集着采访一些蚊子肉勉强糊口,但是现在被单独拎出来教训

    ,简直就像是鸡蛋碰到了石头,别人随便动动手,就能轻易的把他们捏死。  风扬传媒的老总最近着急上火的,就差带着公司的所有人去温氏跟温如慕三拜九叩了。可谁知道温氏的那位老总并不像外面传得那样平易近人,自从自己手下的那个记者不小心把摄像机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以后,自己多次带着人去探望,都被温如慕的人给毫不留情的赶了出来。颜面扫地已经成为常事,最重要的是,自己也因此背上了

    官司,求告无门。

    傅御风最近着急想要带着温凉出国,所以在众相混乱的时候,登门来到了温氏集团。  温如慕对于傅御风的到来十分的不欢迎,他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被砸了以后,他立刻去做了检查,医生反复的确认他没有事情,可他还是不放心,直让给他缠绕

    了好几圈的绷带,才愿意起身出了医院。

    而从他进医院到出医院这一段不短的时间里,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去看一眼自己还躺在icu里面的老父亲。  温氏的事儿,说悲哀也是悲哀,说无奈也是无奈,这样复杂的感情和复杂的情绪,最终都归结为一段孽缘,温如慕年少时候的任性大胆,以及他少年骨子里无意间冒

    出来的那股邪恶,促就了这场孽债的诞生,而温铮友这么多年以来,一味地迁就和纵容,还有温如慕越来越不加掩饰的欲望,成为了这复杂关系中间最难以解开的死结。  温如慕对于傅御风可真是又爱又恨,他贪图他手中的钱,又憎恨这个人的狂妄和无礼,多次挣扎之下,所有的坚持和倔强都向金钱低头,一次又一次的迁就傅御风,

    一次又一次换来打脸,到现在,他几乎已经不想去巴结那个年轻人,因为已经猜到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但是……

    “请傅先生进来!”

    温如慕沉声吩咐,身边的刘涛迅速起身,飞快的走了出去,赶在温如慕等的不耐烦之前,把傅御风给引了进来。

    温如慕铁了心不再给傅御风面子,所以在看到他到来的时候,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知道傅总这次光临温氏,有什么贵干啊!”

 第六百章https://www.AiyyzX.com/ 赌注

    傅御风看着温如慕,平静的说出几个字,

    “等老爷子醒来后,我要带他去荷兰!”

    温如慕一顿,冷哼一声,

    “老爷子不会跟你出国,你死了这条心吧!”

    温如慕笃定温铮友不会出国,是有自己的考据的。  公司的形势没有分明,如果自己能在他昏迷这段期间掌握公司,那他醒来以后,势必会想办法将公司从自己的手中夺回来,那个时候,出国将会十分阻碍他的行动,

    温铮友一辈子睿智,断然不会在自己即将放手的时候给自己添麻烦。  第二,如果自己无能,在这段时间内没有掌握公司,那等温铮友醒来以后,公司就会更热闹了,老爷子本来在暗地里就有一直给温凉培养势力,温凉长期不在公司不

    知道,他每天在公司里面工作,又怎么会不知道!

    这次昏迷,老爷子的身体已经敲响了警钟,一旦他能醒过来,那就是真正的安排后事了。

    或者抛去这些都不谈,温如慕他自己,也不愿意让温铮友出国。

    所有他自己想方设法夺过来的东西,到底是不如温铮友名正言顺的交给他,在此之前,他也不会放弃在温铮友身上想办法。

    综上几点,温铮友在面对傅御风的时候,有了一些莫名的底气。

    傅御风抿了抿唇,说道:

    “温如慕,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你要知道,老爷子出国,对你有利无害!”

    温如慕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怒吼道:

    “去他妈的有利无害,现在老爷子的遗嘱都出来了,你告诉我有利无害?你出去说说看,看谁相信!”

    傅御风冷笑,

    “遗嘱出来了,但不是还没有公布么,你温先生那么强硬的手段,怎么还在发愁公司到不了你手里!”

    温如慕猛的抬起头,

    “你什么意思!”  傅御风对温凉有多好,温如慕心里一清二楚,先前因为自己对温凉的态度,几次三番的找茬,现在竟然要主动的提出把公司送给自己,温如慕第一反应,怕不是有诈

    !

    傅御风冷着眉眼,  “我的意思是,我暂时不会让温凉参与到温氏的内部纷争当中,如果你有本事在我回国之前把温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话,我跟你保证,老爷子的遗嘱永远都不会有

    免世的那一天。”

    温如慕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此话当真?”

    傅御风没有回答,而是轻笑着说道:

    “但是如果我回国之后,轻易的就从你手中撬动温氏的内政,那不好意思,温先生,温氏里面,从此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傅御风在赌。  温如慕十分明白,在外人看来,这似乎是一个十分的条件,但是河岸最近一段时间发展势头迅猛,根本不能小觑,更何况荷兰还是傅御风发家的地方,他的所有根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883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