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你这里都湿透了|浪货坐上来自己摇

时间:2022年04月19日 16:05:55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6)次
[导读]    “我正想问你呢。”刘婶说,“这孩子到底在不在了?怎么先生跟我们说你怀孕了,要在家里安胎……可是他昨天抱你回来时,我看你的衣服上还有血呢。”    我问:“所以又不能出门,是吗?”    “是...

   “我正想问你呢。”刘婶说,“这孩子到底在不在了?怎么先生跟我们说你怀孕了,要在家里安胎……可是他昨天抱你回来时,我看你的衣服上还有血呢。”

    我问:“所以又不能出门,是吗?”

    “是。”刘婶说,“他昨晚上在书房捣鼓了半宿,把那套系统给改了。”

    我叹了一口气,小声把最近的事情告诉刘婶。对于繁华的行为,刘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讨论半天也没得出什么结论。

    李嫂回来后,我毫不意外地被她数落了一番,说我怀孕还不告诉家里,还乱跑……

    我越听越想笑,忍不住抱住她。

    若我妈妈还在,这会儿也是李嫂这个年纪了。

    吃过饭后,我趁大家午休,来到了书房门口。

===

https://www.AiyyzX.com/第98章 你马上就要死了===

https://www.AiyyzX.com/

打开门,溜了进去。

    保险箱换了个新的,我的手刚一触上去,它就发出吼叫:“检测到兔爪,放电!”

    我吓得赶紧松开手,摸摸自己的手指,还好没有真的放电。

    找来胶皮手套,正拆着,书房的电话响了。

    我接起来,那边传来了繁华的声音:“你又想干什么?”

    我说:“就玩儿手机。”

    “在抽屉里。”

    我转身来到书桌前,抽屉,拿出了手机,按了开机,一边说:“竟然只在抽屉里。”

    繁华在那端笑:“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那你还在保险柜上接电源?”

    “逗逗你呀。”他笑着问,“睡得怎么样?”

 文学

    “还好。”

    手机开了,频幕上躺着一只手绘小兔子,四仰八叉,耷拉着一只耳朵。

    与此同时,听筒里传来繁华的声音:“还好。”他嘀咕了一声,“自私鬼,喂饱了就‘还好’。”

    我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顿觉别扭:“不说了,先挂……等等!”

    “……”只听到笑声。

    “你怎么把我的视频都删了!”

    邮箱里空空如也,昨天明明发送成功了。

    “什么?”他还装傻。

    “你……”

    眼前突然一黑。

    头……怎么突然开始晕了。

    听筒里,繁华还在笑:“我怎样?嗯?还骗我说饿了,小骗子。”

    我完全发不出声音。

    头好痛……听他的声音也忽远忽近。

    忽然,耳边再度传来繁华的声音:“喂?给你就是了,别吓我,说句话。”

    我竭力挤出一丝声音:“那你给我……”

    “你怎么了!”他的口气警觉起来,“声音怎么回事?”

    “我肚子好痛……”恍惚间,我只能想到这一个借口,“你记得给……”

    还没说完,就彻底没了知觉。

    恶心……

    到处都是蛆,白花花的蛆。

    蛆的下面,是挂着红肉的枯骨。

    我拼命地吐。

    一直吐。

    忽然,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醒醒,睁开眼睛……”

    恶心的感觉被搅散,我昏头转向地张开眼。

    眼前一片朦胧。

    女人的声音传来:“到外面去吧,别担心,梁医生是我的朋友。”

    我完全清醒过来。

    第一眼,看到的是梁听南的脸。

    他神色温和,一侧脸颊肿着,唇角有血渍。

    我张了张口,发不出清晰的声音:“梁医生……”

    “嗯,别担心。”梁听南柔声说:“我给你打了一针,很快就会舒服些的。”

    我点头,但还是有点紧张:“我这是在哪里……”

    “是你家。”梁听南伸手抚着我的头发,温和地说。

    “我家?你怎么……”

    繁华怎么会同意他进门?

    梁听南一笑,正要说话,门口便传来声音:“是我让他来的。”

    我循声望去,是苏怜茵。

    她站在门口,我看过去时,她淡淡地扫了我一眼,开门出去了。

    耳边又传来梁听南的声音:“他打来时我正跟苏小姐一起吃午饭。听说你痛经晕倒,我觉得八成与病情有关,便赶来看看。”

    原来如此。

    我扫了一眼桌上的针管,撑着坐起身,拿起它来丢进了抽屉里,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脸他上这拳是被繁华打的,保镖打的肯定在身上。

    梁听南却没说话,只是瞬也不瞬地看着我。

    我顺着他的目光一低头,顿时不自在起来,这件家居服的领子太大了,露出了一大片肩膀。

    我连忙拉好衣服,看向梁听南。

    梁听南似乎方才回神,看向我,皱起了眉:“他怎么像个畜生?”

    我完全没反应过来:“什么?”

    梁听南没说话,脸上现出恼火,攥紧了拳。

    我茫然了一会儿,又拉开领子低头看,这才发现,肩膀上有个红印子。

    我尴尬极了,说:“梁医生……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当然了,你也是好意,谢谢你。”

    “就算你没有告诉他你拿了孩子,我也对他说了,你现在需要保养。”梁听南不悦地说,“你肚子痛肯定与这有关!”

    “不是的。”我说,“肚子痛是我骗他的,我是头晕,头痛。”

    梁听南腾地一下站起了身,瞪圆了眼睛:“你还帮他说话!”

    他虽然没有繁华强壮,但对我来说还是很高大的,何况,人在病时精神也会很虚弱。是以他突然这样,我的心脏都跟着一抖,懵瞪地看着他,不敢说话。

    幸好,梁听南很快便冷静下来,软了表情说:“抱歉。”

    “没事。”我提醒他,“梁医生,你是个好人,对我也很好。我对你很感激,但是……”

    “但是我喜欢你!”他突然双手按住我的肩膀,重新坐回了床边。

    我呆了:“梁医生,你……”

    他上次险些吻我,我当然知道他对我有好感。

    可我没料到他会在这种地方说,这里可是我家!繁华的姐姐还在外面!

    “别叫我梁医生。”他盯着我的眼睛,目光中有了几分执拗,“叫我的名字。”

    “不行!”我别扭极了,连忙推搡他,“你误会了,我对你没有那种……”

    “没有又怎样!”他加重语气截住了我的话,手上也在用力,“你若是懂爱,就不会这样呆在他身边了!”

    我停下了挣扎,抬头看向他。

    “每次看到你被他这样欺负、这样折辱,我的心就在痛。”梁听南用力地看着我,神情坚定,“你得病不敢告诉他,怀孕不敢告诉他,其他人的丈夫听到医生这么说都会收敛,他对你没有半点怜惜……”

    “梁医生!”我忍不住打断他:“这是我的私事!你对每一个患者都这样吗?”

    “你马上就要死了!”梁听南低吼着打断了我。

    我一懵,心口亦是一痛。

    我马上就要死了。

    “你马上就要死了!我真不想这么告诉你。”他声音转柔,皱着眉头,显得苦口婆心,“你需要有一个真正疼惜你的,愿意照顾你的人,这个人可以让你在活着的时候感受到爱和来自这个世界的善意,在你走后为你扫净墓碑,把你放在心里珍而重之地收藏!而不是逼你用‘世界是物质的,一切终究都会消散’那种冷漠的话来欺骗自己!”

===

https://www.AiyyzX.com/第99章 去救你了===

https://www.AiyyzX.com/

他说完了,房间里恢复了一片寂静。

    我接不上话,脑袋轰轰作响,满脑子都是“你马上就要死了。”

    马上。

    很快了。

    有些话真的好残忍,残忍得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就譬如:

    你马上就要死了。

    忽然,冷冷的薄荷味儿袭来。

    我打了个激灵,思绪飘回。

    赫然看到,梁听南的脸已经与我近在咫尺。

    没来得及多想,我连忙伸手推住了他的脸。

    梁听南动作被迫一滞,但只是短短一瞬,随后便用力靠了过来。

    我用力,他亦用力,我越发恼怒,攥紧拳头拼命捶打他。

    挣扎间,突然,梁听南皱起眉,发出了一声闷哼。

    他松开手,捂住了胸口。

    我亦放下了手,说:“滚!”

    梁听南抬起头,看着我,目光有些可怜。

    “滚!”我提高了声音,几乎尖叫,“别让我再看到你!”

    的确,繁华对我太糟了,甚至可以说是残忍。

    但那是我的事!

    那是我和繁华之间的事!

    穆安安可以提建议,因为她是我姐姐,刘婶可以提建议,因为她将我养大。

    但梁听南不可以!

    我不需要靠另一个男人来离开前一个!

    梁听南沉默地看了我许久,露出了一脸失望:“你觉得我在骗你?”

    “我不在乎!”我说,“梁医生,你是医生,我是病人,请你尊重我!上次你把我的病情告诉余若若,我就已经觉得很不舒服。我不希望你喜欢我!”

    话音一落,门口突然传来拍手的声音:“很有骨气嘛。”

    我霎时僵了,扭头看过去。

    是苏怜茵。

    我明明记得她出去了!

    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苏怜茵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扭头看向梁听南,说:“拍好了,让她静一静吧,当着我的面,当然是不好答应。”

    我望着苏怜茵手中的手机,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僵着脖子,看向了梁听南:“她拍了什么?”

    梁听南避开我的目光,说:“我希望你认真考虑,我等你的电话。”

    我连忙扯住他的手臂:“你……”

    刚说了一个字,便听到了苏怜茵的声音:“梁医师今天找到我,说我弟弟一直欺负你,你过得很痛苦,他想带你走,希望我能帮忙。”

    我愣怔地转过头,看到苏怜茵一张一合的嘴:“我也正好不希望他知道你的病,所以我两一拍即合。”

    我说:“我还没答应……”

    “我可以给你三千万,并负担你接下来的所有治疗。”苏怜茵说,“我也劝你答应,毕竟已经什么都图不了了,梁医师看来是真的爱你。”

    我摇了摇头:“把你拍到的东西删掉。”

    苏怜茵没搭理我,转身去开门。

    我恼到了极点,冲过去准备直接从她手里抢,然而手还没触到她的手指,一股大力就推上了我的肚子。

    我径直跌到了地上,肚子上传来剧痛,我捂住肚子,看到苏怜茵冷冷地瞥着我,厌恶的神情与繁华如出一辙:“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她径直出了门。

    我扶着柜脚试图站起身,这时,有人扶住了我的腰,是梁听南。

    我止住动作,说:“请你出去。”

    梁听南僵持了一会儿,松开了手:“我扶你去躺着……”

    “请你出去。”我重复了一遍,“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苏怜茵走后,我自己挪到床上,一直躺到夕阳西下,肚子上的剧痛才渐渐散去。

    意识开始模糊,突然,门板上传来了敲击声。

    我打了个激灵睁开眼,这时,听到了开门声。

    我连忙用被子捂住头,听到了刘婶的声音:“又睡着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李嫂的笑声传来:“那位医生不是说一切都好吗?别瞎担心了。话说回来,那是姑爷的姐姐吗?模样可真俊,怎么结婚时都没见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912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