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双手绑在床头撕下肚兜|你敢离开我就断了这双腿

时间:2022年04月20日 11:49:4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9)次
[导读]     “没事”长山洋子把他的衣服整理好,又归纳进他的行李箱中。缓缓的拉好拉链,她在行李箱上摩挲了几下。    “时间过的真快,以前总是觉得时光漫长,遥遥无期。现在却又希望它慢些走,真是矛...

    “没事”长山洋子把他的衣服整理好,又归纳进他的行李箱中。缓缓的拉好拉链,她在行李箱上摩挲了几下。

    “时间过的真快,以前总是觉得时光漫长,遥遥无期。现在却又希望它慢些走,真是矛盾的想法呢。”

    看到她有些哀怨的目光,  秋山一树的心似乎被猛的揪起又狠狠的拧了拧。昔日那个活泼的总是眉眼弯弯的女孩似乎渐行渐远。

    “对不起,洋子…”秋山一树下定决心想把早已埋在心中的话语说出来。

    “秋山君,今天还没过完哦。说好的这两天要陪我好好的度过箱根之行的,可不要食言哦。”

    还没等他说完,就被长山洋子打断。她是笑着说的这句话,然而眼里的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的从她的脸颊滑落,滴在木地板上,摔碎,留下点点泪花。

    长山洋子转过身,跪坐在木地板上。面朝着外面的庭院,背对着秋山一树。

    秋山一树无言的站在她的身后,想走上前去把她拥入怀中,但是以后的结果只怕更糟糕,受伤的远远不止他们两个人。

    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又觉得那样太过虚伪。做过就是做过,是就是。只不过此时说出那些话,有些太过无情。

    “秋山君,先回去吧。我过两天再返回东京。”正在他犹豫的时候,长山洋子突然示意他先离开。

 文学

    “可是…”之前两个人已经约好了一起返程,  没想到她突然想让自己先行一步。

    “秋山君不用担心,我已经和妈妈约好了,她明天会过来。已经很久没有陪她一起渡过假了呢。”背对着他的长山洋子语气轻快的解释道。

    秋山一树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随后把包里之前写好的那一份纸稿放在了桌上。之前是打算回去的时候亲手交到她手里的,现在只好放在了这里。

    “洋子,我留了封信给你,一些想说的话都在里面了。保重!”说完秋山一树拿起行李箱走出了房间。

    听到他说出“保重”两个字后,长山洋子跪坐的姿势再也维持不住,身体歪向一旁瘫倒在地,肩膀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一阵阵呜咽间或的从她散落的长发下面传出,而房间内再也没有他的身影存在。

    秋山一树拉着行李箱走在吱吱作响的木质走廊上,不由想到了和她刚进这间旅社时的情景。

    她欢快的走在前面,饶有兴致的听着侍者介绍这里“梅,兰,松,竹,樱,桐”几款房型的区别与历史。

    昏暗的橘黄灯光下,自己悠哉的跟在后面。

    前面的侍者侧身站到走廊一边,对着他欠了欠身。秋山一树点了点头,拉着行李箱从她身边经过。

    在外面换好鞋后,  他和前台的那位老太太打了声招呼后,就拉着行李箱踏入门外。

    阳光瞬间打满他的全身,只留下身后昏暗的福住楼内,老太太探究的神色。

    …

    房间内长山洋子擦干泪水,起身走到桌子边,拿起秋山一树留下的信,坐在藤椅上,打开来细细的看了起来。

    洋子亲启,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你的身边了。短短的两日旅途已经到了告别的时候,时间虽短,却依然充满了许多值得铭记的欢快回忆。

    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到洋子的时候,你还留着偶像时的泡面头。一双眼睛清澈透明,尤其是拿起话筒唱起演歌时,更是闪闪发光。

    我当时就在想,这个女孩的眼里有星星呢。

    是不是很失礼,但这确实是我当时内心的真实想法。

    再后来观看了洋子的第一场演歌公演,穿着和服的洋子真是美的惊心动魄啊。那时我就再也不怀疑洋子的演歌转型能否成功了。

    再后来的聚会,以及后面的每一次再聚。都让我越加习惯洋子的存在。或许是心照不宣又或许是心有默契,这样轻松的相聚也让我逐渐喜欢了这种感觉。

    直到那一晚,我们似乎打破了某种规则,也打破了某种默契。我再也不能以平常心对待我们的关系。

    就在我心有犹豫,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份感情时。洋子的一个电话让我下定了决心,同样从洋子的电话中我也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以前没有经历过的我不懂,现在才明白感情的事情有时候也是分先后的。

    如果洋子问我有没有爱过你,我的回答是爱过。只是这份爱来的太迟,我已无法给出让洋子满意的回答。

    虽然这样说有些残酷,但是我并不想欺骗洋子,在这之前我已经把自己的那份爱给了别人。虽然还不确定她是否收到,但是我无法做到同时爱上两个人。

    这无论对洋子还是对她都是一种侮辱与亵渎。

    但是伤害了洋子这件事情确实已经发生,洋子总是说我温柔。我却觉得自己有时候太过残忍。

    我不知道对洋子造成的伤害我能弥补什么,或许什么也弥补不了。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两天我是真心爱着洋子的,这两天我把全身心的自己投入到了这份感情中。

    不知道我这样说是否显得虚伪,但是比起继续欺骗着洋子,同时去讨别的女孩欢心,我无法做到这样的事。

    于是我只能作出自己的选择,请原谅我的自私。

    另外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再遇到洋子,再遇到洋子是否还能像以前一样坐在一起,相互聊着彼此的琐事,无关其他。

    最后请让我说一声对不起,是我的自私给洋子带来了痛苦。

    秋山一树笔。

    …

    长山洋子的泪水扑簌的落下,打湿了手中的信纸。字迹在其上变得逐渐模糊,最终化为一团。

    拿起另一张白纸,上面谱写的是秋山一树答应送给她的歌,就如那一晚的月亮一样,《满月》。

    折叠的背面写着,“希望洋子永远是那个眼睛会笑的洋子。”

    …

    溢れる想いが止まらない

    满溢的感情已无法抑制

    今もこんなに

    明明我此刻

    好きでいるのに

    是如此喜欢你

    言葉に出来ない

    却依然无法言喻

    …

    长山洋子把它搂紧怀里,伏在桌上。静静的感受着,好似睡着了一般。

    渐渐西沉的落日下,她的身影被逐渐拉长,最终阳光消失,隐入阴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4935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