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狼性总裁:他在她的紧致里疯狂律动

时间:2022年04月22日 11:57:27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5)次
[导读] 咔的一声撬开之后,拉锁便从拉链上拖落,但这一下,张莹莹裙摆下面的拉链也失去了拉锁的固定,她原本就鼓卝胀的胸卝部忽然得到释放,一下子便将下面的拉链撑得完全bào开!哗啦一下,张莹莹的连衣裙便敞开了衣襟,那一双被内...

咔的一声撬开之后,拉锁便从拉链上拖落,但这一下,张莹莹裙摆下面的拉链也失去了拉锁的固定,她原本就鼓卝胀的胸卝部忽然得到释放,一下子便将下面的拉链撑得完全bào开!

哗啦一下,张莹莹的连衣裙便敞开了衣襟,那一双被内卝衣拖住的柔卝软仿佛用卝力弹了出来,一阵乱颤,老雷看得眼huā缭乱,但紧接着,他便发现了更让他激动的场景!

张莹莹此时竟然还没有穿内内!

她平坦的小腹下面,有一个等边的倒三角,那里没有任何遮挡,完全bào卝露在了老雷的面前,鼓卝胀的隆卝起、稀疏的cǎo丛,简直是老雷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张莹莹只感觉胸前忽的一凉,整个人顿时便慌了神,低头一看,差点吓昏过去,自己连内内都没穿,就这么敞开怀bào卝露在老雷面前,这实在是太羞人了!

于是她瞬间将衣服紧紧裹卝住,手足无措的看着老雷,脸红如xuè的说:“那个……雷师傅……麻烦您先出去一下……”

老雷mō了mō鼻子,生怕鼻xuè没忍住liú卝出来,这一刻,他真想一把将张莹莹抱在怀里,正好她连内内都没穿,自己可以直接狠狠的索取……

正这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老雷心底的那股子冲动瞬间被惊得烟消云散。

张莹莹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又羞又臊的对老雷说:“雷师傅,麻烦您去开下门,我换条裙子……”

“好好……”老雷急忙点点头,说:“你把裙子拖卝下来,等会我再给你修。”

 文学

说着,老雷赶紧扭头出了房间。

这时候,门外敲门声越来越急促。

老雷赶紧把门打开,发现门外站着一个气势汹汹的中年美卝妇,这中年美卝妇看着差不多三十四五岁,年纪虽然比张莹莹大了一点,但长得倒是真不错,身卝体丰卝满曼妙、风韵犹存。

中年美卝妇此时恼火的看着老雷,质问道:“你是这家业主吗?”

老雷摇了摇头,说:“我是gan活的,咋啦?”

中年美卝妇皱了皱眉,问:“那这家业主呢?”

老雷见她态度很差,jǐng惕的问道:“业主在家呢,不过这会不方便,你有啥事?”

那中年美卝妇怒道:“她们家厨房漏水,把我刚nòng好的橱柜泡坏了!”

“啊?”老雷愣了愣,拖口问道:“厨房漏水?这家也没住人啊,不应该吧?”

中年美卝妇气鼓鼓的说:“我还能骗你咋的?让业主跟我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这时候,张莹莹换上了先前宽松的连衣裙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开口问道:“我是这家业主,怎么回事?”

中年美卝妇冷哼一声:“你跟我下楼看看!”

张莹莹急忙点点头,老雷一见如此,忙道:“那我也跟着看看去。”

两人跟随那中年美卝妇来到楼下,中年美卝妇打开房门便领着他们往厨房走,一到厨房,指着还在滴水的天huā板,气鼓鼓的说:“你自己看,是不是你家厨房漏水?你看给我家橱柜泡的,这还能用吗!”

张莹莹抬头一看,顿时慌了神!

这中年美卝妇说的没错,自家的厨房确实往下滴水,而且把人家精美高档的实木橱柜都泡坏了。

那中年美卝妇气愤的说:“我就几天没过来,刚装好的厨房就被你们家给毁了,你们说吧,这这么办!”

老雷也是无奈,低声对张莹莹说:“张老卝师,你在哪找的水电工?这一看就是防水没做合格,甚至可能管道都有问题。”

张莹莹尴尬的说:“水电工是我在网上找的,他报价便宜,没想到……”

说到这里,张莹莹急忙又道:“您等一下,我这就给他打个电卝话。”

说着,张莹莹掏出手卝机,打了一个号码,结果电卝话提示对方已停机……

中年美卝妇不耐烦的说:“你在哪找的水电工我不管,水是你家漏下来的,我家这橱柜,得你承担损失。”

张莹莹知道自己被水电工骗了,只好说道:“损失我来承担,您说个价卝格。”

中年美卝妇说:“我这是实木的橱柜,整套huā了两万多,光是这几个吊柜就huā了好几千块钱。”

说着,她从橱柜的抽屉里拿出几张单子,说:“你看,这上面有价卝格,对照一下,这几个吊柜差不多得八千块钱,我也不要qiú你别的,你去这家店里,给我照着原样定几个新吊柜就行了,坏掉的这些你们拿走,我不多要你们一分钱。”

张莹莹一看价卝格,顿时急得快哭了。

她跟老公mǎi这套房子不容易,俩人一个月工卝资加起来才六千多,攒了三年,又从父母朋友那到处借钱才mǎi了这套房子,眼下每个月光贷卝款就要还三千多,生活正是捉襟见肘的时候,这一下多了八千块钱的负担,对她来说,真是一笔巨大的负担。

张莹莹急忙跟对方商量:“大姐,您看要不这样,您这泡坏的部分,我出钱修理,没坏的还能用,您看怎么样?”

那中年美卝妇立刻说道:“那可不行,那些没坏的地方也都被水泡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因为这次泡水出问题?我只要qiú你原模原样陪我一套新的,这就已经很合理了,你不要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

张莹莹急的眼眶通红,说:“大姐,八千块钱真的太贵了,而且,我们家厨房已经装好了,要你这套吊柜也没用啊,况且,厨房出了问题,翻修还要好大一笔钱,我真的负担不起了……”

中年美卝妇气不过,质问道:“你负担不起跟我没关系,我的损失你必须给我弥补掉!”

张莹莹顿时liú下两行清泪,看得老雷心里一疼。

中年美卝妇见她哭了,忍不住说:“你这女孩真有卝意思,你把我家橱柜泡坏了,你反倒哭了,搞的好像我欺负你一样。”

张莹莹急忙擦了擦泪痕,对她说:“您稍等一下,我给我老公打个电卝话。”

说着,张莹莹立刻掏出手卝机,给她的老公打了过去。

“喂,老公。”

电卝话那头传来她老公的声音:“你出发了吗?”

“还没。”张莹莹说:“我跟你说个事儿,咱家厨房没做好防水,把楼下的橱柜泡坏了,人家找上卝门来要咱们赔偿。”

“赔偿?多少钱?”

“八千多,是品牌的实木橱柜……”

“mā卝的这么贵!”电卝话那头传来一声惊呼,随后气急败坏的骂道:“都怪你!非tān便宜在网上乱找水电工!”

张莹莹一脸委屈的说:“我那不也是想省点钱吗……咱们mǎi房欠了那么多外债……”

说着,张莹莹又道:“现在楼下的大姐让咱们解决问题,你先给个主意说说怎么办吧?”

“怎么办?”电卝话那头气恼的说:“这事儿得找那个水电工去,找我们做什么?我们也是受卝害卝者!水电工不是你找来的吗,你跟他联卝系啊,让他承担一切赔偿!在没找到他之前,我们一分钱也不赔!”

说完,他便直接挂断了电卝话。

张莹莹整个愣住了,那中年美卝妇也听到她老公说的话,气恼的说:“你们要是不赔偿我损失,我这就打电卝话报jǐng,再找物业投诉你们!”

张莹莹一下子哭了出来,说:“您放心,我们一定承担赔偿,不过麻烦您稍微等两天,给我点时间凑钱。”

老雷眼见张莹莹那我见犹怜的模样,实在看不过去,开口对中年美卝妇说道:“大妹子,你这八千块钱几个吊柜,对年轻人来说确实是个负担,要不这样,我来帮你修复,用更好的木料,保证给你nòng得比之前还好,你看行吗?”

中年美卝妇撇撇嘴:“吹吧你就,我这是品牌货,你啥手艺,能做的比品牌货还好?”

老雷急忙说:“不是跟你吹,我老雷做了几十年的木匠,啥样的款式我都能做得出来,而且保准比品牌货做的还好。”

中年美卝妇皱了皱眉,看着老雷问道:“你姓雷?难道你是那个外号雷大拿的雷师傅?”

老雷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中年美卝妇,不知道她怎么听说过自己,便问她:“你怎么知道我?”

中年美卝妇立刻笑着说:“都说你木匠活gan的最好

,我家装房子之前我给你打过电卝话,您一说姓雷,我就听出您的声音来了!想让你来我家gan活,结果你说你太忙了,没办fǎ,我们就都mǎi得成品。”

老雷没想到自己在外还有点名气,老脸一红,说:“这下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中年美卝妇立刻喜上眉梢,道:“雷师傅,您的手艺我在朋友家里见识过,那真是比mǎi成品好多了,既然你都开口了,那这橱柜就交给您来修复,我一百个放心!”

老雷点点头,说:“你放心,我肯定给你nòng得比原本还好,而且我给你质保十年,十年内出了质量问题,你找我,我都负责!”

中年美卝妇兴卝奋的点点头,又说:“雷师傅,我们家还一直没mǎi到心仪的床和衣柜,能不能麻烦你忙完楼上的活之后,也给我家打两套床和柜子?”

说着,中年美卝妇怕老雷不同意,急忙又道:“您要是答应,工钱、料钱我一分不少,另外这橱柜修复的费用,我也不让这个小姑酿承担了,这点钱对我来说,确实也算不上什么。”

老雷一听这话,看了看楚楚可怜的张莹莹,当即点了点头,说:“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gan完楼上的活,就来给你家gan,今天晚上我就先帮你把橱柜修一修,要是泡得再久一点,修复起来就麻烦了。”

张莹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老雷,又看了看那个中年美卝妇,心里激动坏了,泪眼婆娑的对老雷说:“雷师傅,真的是太谢谢您了……”

老雷大气的摆摆手:“没事儿,举手之劳而已。”

说着,老雷对中年美卝妇说:“大妹子,明天我去mǎi些材料,然后就过来给你修橱柜。”

中年美卝妇急忙点了点头:“好,雷师傅您辛苦了。”

老雷带着张莹莹回到楼上,张莹莹一进门就忍不住哭出声来,哽咽的对老雷说:“雷师傅,真是太谢谢您了,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老雷见她哭的梨huā带雨,忍不住开口说:“别哭别哭,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嘛!”

张莹莹轻轻点了点头,长叹一声,说:“多亏了您雷师傅,真不知道怎么报答您了……”

老雷心里嘀咕:“真想报答我,就给我那杆老qiāng做个保养吧……

老雷心里的话没说出口,张莹莹这边又接到闺蜜催促的电卝话。

她擦gan眼泪,对老雷说:“雷师傅,我得先走了,明天你要是有时间,我跟我老公一起请您吃顿饭。”

老雷说:“吃饭就不必了,别那么客气。”

说着,老雷又问她:“对了,你那条裙子还要不要修了?我去给你把拉锁装上。”

张莹莹急忙问:“还能修好吗?”

老雷拍着胸卝脯说:“放心,能修好。”

张莹莹红着脸将那条裙子拿给老雷,老雷将chāi开的拉锁装回去,又用老虎钳调整了一个合适的松紧,随后拉上来回试了几下,果然顺滑无比。

“雷师傅,您真是我的救星!”

张莹莹欣喜不已,老雷连着给自己解决了这么多麻烦,她心里感激的无以附加,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没搭对,一时冲动,抱着老雷那挂着褶皱的老脸,毫不犹豫的qīn了一口。

老雷一愣神的工夫,张莹莹便羞臊的从他手里拿过衣服,匆忙回了主卧。

老雷心里开心极了,如此看来,想把张莹莹这样的小少卝妇搞上手,应该用不了多久了。

几分钟之后,张莹莹穿好卝性卝感的连衣裙,背着一个黑sè的小皮包从主卧里走了出来,她俏卝脸嫣红的看着老雷,说:“雷师傅,那我就先走了,今天真是谢谢啦!”

老雷嘿嘿一笑,说:“客气啥!”

张莹莹扭着那浑卝圆挺翘的丰卝tún走了,留下老雷一个人回味无穷,魂牵梦绕。

打扮性卝感靓丽的张莹莹取了弹糕,来到闺蜜订好的饭店,老公韩xiàn飞已经提前到了。

刚见面,韩xiàn飞便问她:“楼下的事儿怎么样了,那个水电工找到了吗?”

一听到他提这个,张莹莹心里就有些不舒服,自己刚才那么无助,第一时间想找他解决问题,没想到他非但不帮自己解决,还把自己臭骂一顿、留自己在那里独自解决这件事,这哪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表现?

说到底,还是雷师傅更靠谱,毫不犹豫的就站出来帮自己解决了问题……

想到这儿,张莹莹忽然觉得,刚才老雷帮自己把事揽下来的时候,那坚决的表情还挺有男人味的。

韩xiàn飞见她不说话,忍不住又追问一句:“到底怎么样了?我跟你说,要真找不到那个水电工,我们可一分钱都不赔!”

张莹莹心里有些厌è,开口说:“不用担心了,雷师傅帮忙摆平了。”

“那个老雷?”韩xiàn飞皱了皱眉,问:“他怎么摆平的?”

张莹莹便大概把经过说了说。

韩xiàn飞听完,得意的一笑:“那敢情好,不用咱们huā一分钱了!”

张莹莹说:“人家雷师傅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咱说什么也得请人家吃顿饭,再mǎi两条烟、mǎi两瓶酒意思意思,你说呢?”

“mǎi个屁!”韩xiàn飞一听这话,立刻鄙夷地说道:“他一个乡巴佬,赚咱的钱帮咱出点力怎么啦?我还请他吃饭?还给他mǎi烟mǎi酒?美的他不行!”

张莹莹有些火大:“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帮咱们这么大的忙,表示一下不是应该的吗?人家要是不帮忙,你以为你这八千块钱能躲得掉?楼下的要是报jǐng怎么办?找物业怎么办?jǐng卝察跟物业找上卝门来,你敢赖账?”

韩xiàn飞见张莹莹有些生气,便急忙应付道:“行啦行啦,你说得对,是该表示表示,这样吧,你问问老雷今天是不是要加班gan活,他要是走的晚,待会儿吃完饭,咱俩mǎi点菜mǎi点酒,去房子里找他,我陪他喝两杯算是道个谢。”

张莹莹目瞪口dāi的看着韩xiàn飞:“你这人也太抠了吧!好dǎi也得去个正经饭店啊!”

韩xiàn飞也急了:“哪他卝mā那么多讲究?我给他打个电卝话!”

说完,韩xiàn飞给老雷打了个电卝话,跟老雷说他们两口子晚上十点左右到新房找他喝两杯。

老雷也没多想,他脑子里只想见张莹莹,所以便答应下来。

晚上十点。

老雷正在加班加点的gan活,韩xiàn飞便跟张莹莹一起来了。

韩xiàn飞在楼下大排档打包了几个菜,又mǎi了两瓶几块钱的老村长酒,进门跟老雷说了几句客气话、递了根烟,便跟老雷一起,坐在新打好的餐桌前喝了起来。

张莹莹一直陪着,心里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主动端起酒杯来,敬了老雷一杯,她自己喝了几小口酒,俏卝脸便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韩xiàn飞酒量一般,跟老雷喝了几个来回之后,就已经有了点发晕。

老雷故意恭维他,说:“韩老卝师,我老雷没读过几年书,最尊重的就是老卝师,你这么年轻就做了老卝师,将来一定钱途无量,来,我敬你一杯。”

韩xiàn飞根本就经不起捧,老雷几句话的工夫,就把他捧得云里雾里,连带着半斤酒就喝了下去,很快就泛起了迷糊……

老雷见韩xiàn飞要醉了,不露声sè的又劝了他两杯,这两杯酒下肚没多久,韩xiàn飞就彻底不行了。

眼看他都快滑卝到桌子底下,老雷急忙对张莹莹说:“张老卝师,韩老卝师喝多了,要不我扶他到主卧床卝上躺一会儿、醒醒酒吧,不然他这样,你根本没fǎnòng他回家。”

张莹莹点了点头,今天有点生老公的气,所以也就赌气懒得管他,主卧的床连床垫都没有,只有硬木板,要平时她肯定舍不得让老公睡,但现在,她一点都不在意。

老雷便搀扶着韩xiàn飞,把他送进了主卧,张莹莹跟在后面,不过并没有上手帮忙。

眼看着韩xiàn飞被放到主卧的床卝上,张莹莹心里很是烦躁,她跟韩xiàn飞是大学同学,两人在一起好几年,出来也签了同一所学校,但结婚之后她才发现,韩xiàn飞身上的máo病越来越多,小气、自私、心术不正,好几次都让她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

韩xiàn飞现在醉了,她也gan脆眼不见心不烦,转身走了出去。

老雷急忙跟着她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还刻意伸手关上了主卧的房门。

“张老卝师,我看你好像不太高兴?”老雷心里兴卝奋,嘴上却不露声sè,他故意这么问,就是想给张莹莹创造一个宣卝xiè的机会。

果然!老雷这句话一问,张莹莹立刻叹了口气,一脸抱歉的看着老雷,说:“雷师傅,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是说要好好请您吃顿饭的,可是我对象这个人实在是太抠了,实在是对不住……”

老雷一脸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这都是小事儿,男人会过曰子好,能持家。”

说bà,老雷话锋一转,有卝意无意的说:“不过,我说句心里话,韩老卝师对我这个老木匠抠一点无所谓,但对你这个老婆,那是真不该有半点抠门啊!”

老雷人精,知道张莹莹今天因为楼下橱柜的事儿,在老公那里受了很大的伤害,所以这一句话就说到了张莹莹的心坎里。

张莹莹本就喝了点酒,被老雷这一句话点拨的,一下就重新想起了那绝望的时刻,心里委屈至极,眼泪便滚滚而落。

“哎呀,张老卝师,你怎么哭了?”

老雷故作慌乱的上前,用cū糙的老手帮张莹莹擦去眼泪。

张莹莹长叹一声,泪眼婆娑的说:“雷师傅,说实话我心里特别难受,真没想到,自己嫁了这么一个人……”

说到这儿,张莹莹心里委屈,掩面痛哭起来。

老雷急忙伸出手去,把她揽在了自己的怀中,嘴里安慰道:“哎,张老卝师,你也别想太多,人的性格这个东西很难说得好,以后他或许慢慢会改过来的。”

说着,老雷一边轻轻卝抚卝mō卝着她的后背,一边用自己结实的胸膛在她胸前左右摩擦,下面那挺坚卝硬的老qiāng,此时也紧紧顶在张莹莹的两卝tuǐ卝间……

张莹莹忽然被老雷揽在怀中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反卝抗。

今天韩xiàn飞的做fǎ,让张莹莹心里格外受伤,再加上老雷故意撕卝开她心底的伤疤,所以,此时的她正是最脆弱、最缺乏安全感的时候,这时候有一个怀抱给她靠,对她来说是潜意识中格外期待的事情。

张莹莹被老雷抱在怀中,老雷身上那带着白酒味道以及淡淡烟cǎo味道的雄性气息,一下子涌进她的鼻孔里,让她浑身发卝热,连头脑都昏沉沉的。

紧接着,张莹莹就感觉,自己的双卝tuǐ卝根卝部,被一个滚卝烫坚卝硬的事物sǐsǐ顶着。

已为人卝妻的她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顿时羞臊难耐,更重要的是,老雷那东西仿佛是一把打开自己身卝体的钥匙,自己一下子便感觉情卝欲难耐,恨不得立刻就有男人填满。

我这是怎么了?

张莹莹心如鹿撞,又羞又臊,抬头偷偷看了老雷一眼,老雷的五guān虽然有些苍老,但却十分有男人味道,两鬓间斑驳的白sè发茬子带着一种别样的男人味道,而他那稀疏的hú茬里也泛着些许灰白,很像年老了的吴秀波……

这一瞬间,张莹莹竟然有些迷醉。

老雷这时候忽然低下头,满是hú茬的嘴巴便叼卝住了张莹莹那如樱桃一般的红卝唇。

张莹莹猝不及防,顿时“嗯”了一声,脑子瞬间短路,一下子瘫在了老雷的怀里。

老雷一边用牙齿轻卝咬着张莹莹的嘴唇,一边伸出手去,毫不犹豫的拽住了她连衣裙的拉锁,然后猛一用卝力,唰的一下,就将拉锁拉到了底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5007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