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一年生花卉 » 正文内容

玉磐子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实力躺赢’

时间:2020年10月18日 19:41:18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779)次
[导读]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五神山的未来    玉磐子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实力躺赢’。    压根就是个混日子的,原本就是一门心思老老实实地修行,根本就没想过道统之争的事情……结果他就是这么阴错阳差地成为...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五神山的未来

    玉磐子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实力躺赢’。

    压根就是个混日子的,原本就是一门心思老老实实地修行,根本就没想过道统之争的事情……结果他就是这么阴错阳差地成为了五神山的掌教。

    也难怪那曾经参与竞争却最终离开山门的三位前辈会对玉磐子如此的不屑一顾了,因为他们根本就看不上这个机缘巧合得了天大便宜的幸运儿。

    另一方面,五神山内的五秘境首座也是如此。

    正常来说五秘境的首座都是道统之争胜利者的追随者担当,可是玉磐子当初压根就没有追随者……所以此时的五位首座同样不认同玉磐子,只是情况上要比玉峰镇人、玉矶神女还有玉林子要好上一些。

    本来吧,如果玉磐子在上任五神山掌教之后能够做出一些事情来让五大首座感觉到他的能力,那情况还能够好些,至少五大首座终究是会给掌教一些颜面的……偏偏玉磐子就是个混日子的……五神山百十年来就没任何变化。

    这就难怪众人都不爱给他面子了……

    只是现在情况有了变化,因为玉磐子新收了两个弟子……

    更确切的点来说,因为王弃和冉姣,五大首座对玉磐子的感官大大变化……至少他们觉得玉磐子能收下这两个弟子,对于五神山来说就是最大的贡献了。

    王弃则是通过这些人的叙述,知道了一个颇为令他无奈的消息:他的师尊,就是这么个平庸的人。

    他随后又有些好奇地问:“那师尊他老人家的修为呢?在那些人之中算是好的吗?”

 文学

    公输依智淡淡地答道:“论修为,百年前玉磐子差之甚远,但如今他们应该都大差不差吧……都是阴神既出,却难开紫府。”

    王弃神情一肃问:“紫府这么难开的吗?”

    丹蔻华一边优雅地调配着一瓶药物,一边说道:“开紫府,那是需要大法力支撑的……以如今的修行界状况,恐怕很难有人能凝练得起那般大法力。”

    王弃又听到了一个新名词,于是连忙追问:“师伯,那什么又是法力?”

    丹蔻华莞尔一笑道:“你看我这一身的草药味道,这就是法力。”

    “还有公输师兄那尊猛虎机关,那是法力。”

    “云惑子师弟最擅长以山势水型布阵……这同样是法力。”

    “还有羽啸子师弟能与他的玄兽心念相通,这一样是法力。”

    “再有你自己……那随手便能唤来将妖魔净化的破邪灵力,也是法力。”

    王弃听着听着,就有些明白了,他问:“所以法力,便是我等修士的底蕴?”

    一众大佬都是露出了‘孺子可教’的表情来。

    所谓法力,那便是修士所能施展的法术、神通,包括准备好的仪式、阵法甚至干脆是能够使用的法宝……这些,都可归于‘法力’的范畴。

    用个更直观点的概念:法力,即为修士‘能做到的事情’。

    这个概念王弃是有些明白了,可他还是问:“那开紫府,要做到什么程度?”

    公输依智摇摇头道:“拿本座举例,本座的猛虎机关可以匹敌同阶修士……可若是要想开辟紫府,那至少还要百架这样的猛虎机关,或者直接制造一架达到紫府级的机关傀儡。”

    “对于机关师来说,似乎是只要资源足够那边能够成功开辟紫府……可是如今末法之世,能凑齐一架猛虎机关的材料已经是费尽心机,更何况是紫府级机关傀儡的材料?”

    丹蔻华对他摆摆手道:“师伯若是能够凑齐一炉能够开辟紫府的丹药,一定会让你来观礼的。”

    王弃再看看其他人那一副寡淡的模样,还有阴仙姬那毫不在意的样子……就知道他们都是压根没想过这方面事情的。

    算了,还是喝果汁聊天,不提那些复杂的事情了。

    看着大家优哉游哉的样子,王弃倒是还在五人的聊天中了解到这一次的封印动摇其实并非不可处理……只是玉磐子没有万全的把握自己处理而已。

    当那位避世隐居的老前辈晓峰真人出现之后这就不成问题了,难怪那三位吵起来无休无止,好像一点都不担心。

    事实也是如此,王弃觉得自己先前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不过来都来了,就当是参加五神山难得的聚会吧。

    他又抽空给混天谷的弟子们检查了一下身体……

    好家伙,这混天谷的弟子身体调养好了以后,居然是难得英俊女的多柔媚,还有两者兼具的……

    他们的身体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其中应该也有铅丹崖的功劳。

    毕竟混天谷的弟子先前是混得太惨了一些。

    顺带的,因为知道王弃有很厉害的治疗法术,内门之中一些因为练功而身体受损的弟子也是忍不住找王弃来看病。

    五神山内还有不少普通的内门弟子,那也算是掌教一脉,只是不为真传。

    他们就比较惨了,虽然掌教一脉的秘法传承也都能学到,但那却是需要经过玉磐子考核确认通过了才行的。

    就像王弃在外门遇到的那灵竹子就是这种情况。

    所以他们最好的出路也就是投入几大真传弟子名下成为追随者,这样他们就可以直接从真传弟子那里学到秘法传承而不用等一年一次的掌教考核了。

    只是终究绝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是无人指点,很多时候都会练错功而走火入魔或者对身体留下隐患。

    王弃来者不拒,凡是找到他求助的都会仔细检查之后再以《五气元灵术》来进行医治。

    虽然都是一样的法术,但在他手里根据不同的情况往往会有不同的变化出现。

    这个过程他做得很细致,因为他将这当成了自己对五行生灭的一种学习与实践……那么理所当然的,被他医治的弟子们也是体验感极佳。

    甚至,他还能够根据五行生灭的角度给这些来求医者们提供一些修行上的意见,让他们明白自己修行上的缺陷所在。

    不知不觉中,王弃在内门弟子之中的声望也是大大增长……只是因为这些弟子都已经提前追随了别人,否则他直接收下一大批门内的追随者都是有可能的。

    就在这种情况下,心事重重的大师兄莫椋来到了王弃这里,他看到了那一个个内门弟子在接受治疗之后感恩戴德表情,心中不知有何想法……

    “大师兄?”那接受了治疗的内门弟子走出来看到了他,连忙打招呼。

    这个弟子有些尴尬,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可能会让莫椋有所误会。

    谁知莫椋只是淡淡地点头,然后说道:“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吧,我找王师弟有些事情想要聊聊。”

    那弟子连忙让开,而屋子里的王弃也看到了莫椋……

    他还是在那个混天谷弟子特意给他搭建的草庐之中,这里如今已经放满了各种有趣的小玩意儿,都是弟子们给他的答谢。

    “大师兄,你来找我吗?”王弃笑着招呼道。

    莫椋走了进来,语气倒是很轻松地问了一句:“看起来你过得挺开心。”

    王弃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么多研究素材送上门来,让我收获很大,当然开心。”

    莫椋讶然:“你把那些来求医者当成是研究的对象?”

    王弃摆摆手道:“别那么紧张,当然也不会乱来的,只是他们的不同病症可以让我对自身的研究很有启发,而解决这些病症的过程也很有意思。”

    这个答案超出莫椋的预料,他还以为王弃会说‘都是同门之类’的话来为自己替内门弟子治疗隐患来做注解……但他没有,甚至直言不讳这是他的研究。

    这让莫椋好奇地问:“师弟你的《五气元灵术》似乎与我的不同?”

    王弃点点头道:“是有些不一样……不如我们论道一番?”

    莫椋又意外了,但还是点头道:“好,我们就一起论一论这《五气元灵术》吧。”

    于是两人便开始交谈了起来……莫椋也是练成了《五气元灵术》的,但他只是单纯地对前人所学生搬硬套。

    所以他只是开头说了两句,接下来就变成了他全神贯注地听王弃在说了……完全是不同角度的思路,也是一种将原本的《五气元灵术》彻底升华的思路。

    慢慢地他彻底听入迷了,也将心中原本纠结的东西都给忘了……恍然大悟,然后如痴如醉。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了天色渐暗,一身居家素衣的阿姣姐姐端着放了菜肴米饭的几案推门进来……

    她跪坐下来,将几案放在了王弃面前然后安静地注视着他……

    王弃说不下去了,因为接下来是他们夫妻用餐的时间。

    他砸吧了一下嘴,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他有些喜欢上这种‘论道’的感觉了,毕竟有许多想法原本只是一些只鳞片抓的灵感,有些细节甚至他自己都没有考虑过……可当他尝试将这些都讲出来的时候,内心之中就渐渐地构建起了一个完整的体系来。

    这就是论道的好处……对于听的人自然不用多提,而对讲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梳理自身所学的过程。

    反正王弃自己是觉得收获满满。

    莫椋同样意犹未尽,他是只觉得收获巨大!

    他从没有想过这《五气元灵术》居然还能是一门能够强化根本的顶级秘法……这个时候他恨不得王弃能够给他再说个三天三夜,又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尝试。

    只是,他内心之中还有一个声音却让他无视了冉姣的‘暗示’,依然留了下来多问一句:“王师弟,大恩不言谢……我只想问,若是将来你做了掌教,会如何发展我五神山?”

    王弃听了眉头紧皱头皮发炸,他身子有自主地向后仰了一下道:“大师兄为何这么说?我可从来没有这种想法。”

    莫椋却并不愿放过:“我只是说‘如果’,你是否也能给我个‘如果’的答案?”

    王弃看他如此坚持,只能为难地说道:“不瞒师兄,其实小弟原本都做好了准备将来要离开五神山另立山头了……我都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啊。”

    莫椋:“……”

    他有种说不出话来的感觉……哪有刚入门就开始考虑要出去另立山头的?

    他觉得王弃的思想很危险,然后又想起了在山下肥成县城中还有一队王弃的凡间势力在追随着……于是他忍不住问了一句:“师弟在凡间很有势力?”

    王弃摇头道:“一般吧,现在还有着金吾卫中垒校尉部右司马的职衔在,现在也只是暂时交给了手下代管。”

    说着他就忍不住想起了自己那个指定的副手……社交障碍的小道姑,一个人不会出事情吧?

    他不由自主地走神了一下……但也正是这个走神,让莫椋确定了王弃是真的心不在掌教。

    对此他无奈地苦笑了一下道:“师弟……话虽如此,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件事……有些事情并非是你能自己决定,我看这五神山首席弟子之位,大概率是要落到你头上的了。”

    王弃听了眉头直跳,最终却是又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可我真的不想啊,我也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发展五神山。”

    他不笨,当然知道莫椋来找他说这个事情是什么意思……他果然是个无论如何都低调不了的人啊。

    不知为何,莫椋在说完这话然后又看到王弃愁眉苦脸的样子之后,就有种放下了心中担子的轻松感觉。

    “师弟,相信你也能看得出门内长辈对你的器重……你可要好自珍重啊。”莫椋说完才抱了抱拳告辞,出门的姿势显得轻松极了。

    王弃无语地看着这甩锅的大师兄离开,再看看对他眨了眨眼的冉姣……

    “吃饭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他有些逃避式地说道。

    冉姣乖巧地什么话都不说,给他面前放好碗筷,然后隔着那几案面对面坐下。

    她拿起了碗筷扒拉了两口,忽然问:“夫君,那以后你做了这五神山的掌教,义父那边又该怎么办?”

    王弃闷闷地咽了一口饭,就觉得这灵米都不香了。

    他眼珠子一转,说:“那也好办,到时候就以阿姣姐你的名义自立门户……反正‘金吾门’是肯定要成立的。”

    “啧啧~”

    冉姣砸吧了一下嘴,也不知是在嘬咸菜还是在回味将来的五神山会有多惨……

    ……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破脾气的师叔祖

    在此之后的五天内,王弃又参加了三次的‘高层会议’……一如既往的是毫无营养的争吵,实际对于该如何处理那亡魂之地的封印则没有任何定论。

    倒不是他们相互推诿,而是争着都要以自己的方法来进行封印……这就很淦了,他们都想要做主导,甚至是压过五神山主脉的心思都已经毫不遮掩。

    而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王弃在草庐中优哉游哉,时不时地还跑下山去从金吾卫酒楼那里弄些好吃的……当三十里山路的时间成本被压缩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时,这些距离在他的概念中也就变成了仿佛‘抬抬脚’就能过去的程度。

    这天他正在以自己的‘灶盾’炖了一锅浓汤……以牛肋排为主材,又以各种山珍点缀,炖了一锅浓浓的高汤出来……满满的嘌呤,也是满满的鲜美。

    正当他准备和老婆一起享用鲜美的浓汤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师叔快来,这小两口肯定又在做好吃的了,我们来的刚刚好。”

    这个声音是如此地熟悉,以至于冉姣差点条件反射地要将锅盖盖上然后找地方藏起来……

    还好她想起来这来蹭饭的是她师尊……

    王弃连忙起身见礼:“师尊,你怎么来了。”

    他随后看到了跟着玉磐子进来的晓峰真人,连忙又到:“见过师叔祖。”

    晓峰真人是个干瘦的小老头模样,感觉身子都蜷缩在了一起,走起路来也是颤颤巍巍的。

    他抽着鼻子来了,闻着这喷香的味道然后说:“啊,老头子我好可怜的,牙齿都掉光了,只能吃些稀烂的东西勉强苟延残喘……”

    您老说话的时候能别直勾勾地盯着那锅汤吗?

    王弃无奈地对冉姣看了一眼……

    有了‘一家之主’发话,冉姣便是拿来了两个碗给这两个老家伙都盛上了一碗浓汤。

    谁知那晓峰真人还不满足,围着她长吁短叹:“哎,那些山珍就算了,老头子我没牙咀嚼不动的,就是不知道这肉有没有炖烂掉,已经好久不知肉味喽。”

    冉姣都惊了,有这么不要脸的老前辈的?

    她只能又给这老头舀起了一块炖烂掉了的牛肉放在个盘子里给他……这本来是要给她夫君留的,真是的!

    她不情不愿地将这块肉放在晓峰真人面前,然后转身就往外走同时说道:“夫君,我去给你再弄些吃的回来,我看要不够吃了。”

    王弃对她笑了一下却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阿姣姐姐是懒得参与接下来的事情。

    玉磐子略略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不过他也没觉得怎么样,反正他这人一辈子平庸,也习惯了别人不给他面子了。

    王弃倒是很温和地问:“师尊,这次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喝汤?你们不是应该正忙着商议封印的事情吗?”

    “呼噜呼噜~”

    晓峰真人只管吃。

    玉磐子在前辈面前也不能露出惫懒的样子来,只能忍着面前浓汤的诱惑说道:“反正也商议不出什么来,就带着晓峰师叔在这五神山到处走走。”

    “舒服~嗝~”

    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晓峰真人就已经光盘了……他舒服地打了个饱嗝,似乎很是满足。

    王弃无语地说道:“师叔祖您这么吃能有什么体验感?”

    晓峰真人意外了,他有些不高兴地对着玉磐子道:“没想到现在的小辈还能‘教训’老头子不会吃饭了?”

    王弃则是有些脾气了……这老东西吃了他的还要在这倚老卖老?

    所以他一点也没惯着,沉下脸来没有说话,这还属于是给玉磐子面子的。

    可他不说话也不能表现得是被怼得说不出话来,所以他拿起锅盖就要给盖上……有很明显的‘送客’的意思。

    然而那晓峰真人却是忽然间一挥手拂在了王弃的手背上,甚至是将整个手臂都一下子挡开了……

    锅盖也因此一下飞出。

    晓峰真人笑嘻嘻地说道:“老头子我还没吃够呢,别这么着急。”

    “师叔祖!”玉磐子却是一下子站了起来,连忙去扶住身形不稳的王弃。

    因为他注意到,刚才王弃是以右手盖锅盖的……因为他右臂之魄受损,就需要这受损的部分多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运动以加速恢复。

    而此时他的右手被这一荡,已然开始不自觉地抖动了起来。

    他的右臂,旧伤复发了!

    晓峰真人却还不满地说道:“你看看你教的这弟子,力气这么小,手无缚鸡之力。”

    王弃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右肩,感觉只是一阵无力以外并无太大不妥,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是啊,我的确不是个好弟子……这样,就不打扰师尊和师叔祖聊天了,这锅汤就当是我们夫妻的孝敬吧。”

    说完,他告辞转身,准备溜了……虽然还很好奇他们找过来究竟是什么事……但这位老前辈实在是惹不起,他决定放弃。

    玉磐子见状有种左右为难的感觉……最终他还是对王弃道:“你去休息吧,这里为师来照看就行。”

    玉磐子虽然平庸了一辈子,但他不可否认是真的用心在做好一个师父的。

    王弃反倒是心软了……他或可讨厌这晓峰真人,却不能不顾及玉磐子。

    所以他直接看向那小老头道:“师叔祖有事便说吧,若是弟子力所能及,也不会推脱。”

    只是这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反倒是让这晓峰真人难受了,他说:“你知道有多少小辈上赶着要给老头子烹饪做饭吗?怎的到你这里就是这么地不情不愿。”

    王弃想了想,还是比较克制地抱拳道:“弟子礼数已尽,别无所求。”

    言下之意,老子不求着你什么,所以吃完喝完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晓峰真人也是惊奇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在他面前能够‘别无所求’的弟子。

    所以他问:“难道你就不想着让我指点一下修行?”

    王弃反问:“师叔祖开辟了紫府吗?”

    瞬间就把晓峰真人接下来的话给憋了回去……这直截了当的,让他什么话都说不下去了呀。

    小老头难受得挠了挠头才说:“修行并非只是单纯追求境界,还有各种有趣的秘法神通……你就不想学?”

    王弃答:“掌教一系的师尊都可以教我,其他五秘境的秘法我也可以有办法学到……这么多东西我已经有些忙不过来了。”

    晓峰真人胸口发闷,他没好气地指着玉磐子道:“你师父就是个庸才,他能指点你什么,你就不怕练错了?”

    这回轮到玉磐子胸口发闷了……好家伙,这老东西自己吃了瘪就要将这股难受劲转嫁到自己头上啊!

    王弃则是很坦然地答道:“能有师父传道受业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弟子不敢再奢求更多。”

    他这是由衷之言……在遇到玉磐子之前,他的修行一直是那么不明不白,能有玉磐子给他修行路上指引方向他已然满足。

    修行对于他来说便是欣赏沿途的风景,在大家的境界都好像‘加了盖’一样都无法开辟紫府的情况下,多个人少个人指点也没差吧……反正对于王弃来说,任何秘法在他手里都会变成‘自己的’样子。

    晓峰真人郁闷了……这样无欲无求的弟子,让他很烦恼啊。

    原本他是想摆一摆老前辈的架势,当然稍后也会让王弃得到足以令他惊叹不已的好处……结果,他还没说好处是什么呢,路子就被王弃给堵死了。

    真就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使得这晓峰真人‘风评被害’,都要成为那种倚老卖老死皮赖脸的老恶棍了。

    晓峰真人木了,然后开始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头子我不白吃你这一顿,告诉我,你要要什么?”

    王弃眨了眨眼,倒是没有推辞的打算……毕竟是送上门来的好处。

    他说:“有什么可以治疗七魄损伤的灵药或者灵材?”

    晓峰真人当场一滞,随后问:“你的七魄受损了?”

    玉磐子代为回答道:“是啊,弃儿为了阻挡夺魂魔破坏封印,是拿命去搏的……总算是灭杀了那夺魂魔,结果自己的半边肩膀连手臂都受了重伤,被夺魂魔扯坏了七魄……所以他的右手才会特别地无力,身子也十分虚弱。”

    晓峰真人沉默了一下子,他大概也意识到先前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了……完蛋,这么一想他的风评似乎就更差了?

    这不行,必须要补救。

    所以他说:“治疗魂魄的灵药我没有,也不知道哪里有。”

    “老道士我这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大概也就是这个乾坤袋了……若是你觉得合适就拿去吧。”

    说着他就丢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破烂的皮口袋过来。

    王弃稍稍犹豫了一下,他有些不那么想去接过这个看起来很脏的乾坤袋……

    但终究还是痛快地伸手接了过去。

    毕竟他现在也算是修行了一段时间了,知道乾坤袋这种空间装备在前世的小说中烂大街,可实际上却是十分稀少的。

    至少王弃现在就很需要。

    只是他拿起那袋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嗯,黑漆漆的什么都没看见。

    晓峰真人见状莞尔……他见王弃愿意接这袋子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然后提示道:“你要以神念探查……会吗?”

    神念是就是意识的延伸,可以说是外放的意识……

    说起来复杂,但实际上就是集中注意力阅读玉简时候的感觉差不多。

    王弃的意识中很快就感觉到了一片浑洞的空间,里面似有一些事物隐伏。

    当他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些事物上时,便能够清晰地看到它们……这,好像是一些某种仪式用的材料、摆设?

    晓峰真人已经说道:“这里面的东西本来就是我让你师尊他们准备的,是为了加固亡魂之地封印所必须的仪式灵材。”

    “封印之事没有必要过多耽搁了,他们要吵就让他们吵去吧。今夜我们就将封印的问题解决了,然后看他们还能吵出些什么花来。”

    原来晓峰真人是打的这个主意。

    但这么一说王弃就更搞不明白了,他问:“师叔祖,可既然你们要去搞定封印,那来找我又是为何?”

    这次玉磐子解释道:“本是想要找你护法的……原本在那鬼阴地穴中让阴师妹护法是最为恰当的事情,可是她先前与夺魂魔一战损耗颇大需要恢复,我们便想到了你。”

    王弃闻言一愣道:“护法……需要我的阴神来护法?”

    玉磐子点点头:“为师也是护法之一,只是为师并未学得多少混天谷秘传,是以这个人选还是你最合适。”

    然而他的话音才落下,外面就传来了一个气呼呼的声音:“我不同意!”

    冉姣来了,她脸色很是不善地看着里面这些人,就觉得什么师尊也好,师叔祖也好,都是坏人!

    王弃看她这副样子立刻屁话不敢多说,他现在身体不好,可不敢招惹是非。

    玉磐子则是好言相劝道:“姣儿,这是师叔祖对弃儿的提携,能全程旁观这种规模的仪式,这本就是一种极了不得的经历。”

    王弃闻言眼珠子就是一转,随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么阿姣姐也一起去可以吗?”

    “哎?”冉姣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如果自己可以一起去的话,仿佛也没那么不可接受了。

    玉磐子闻言立刻拍板道:“没问题,这本来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那就一起去吧。”

    晓峰真人闻言还想要端端架子,想要表示一下‘他的仪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旁观的’态度。

    可玉磐子根本就不给他废话坏事的机会了,直接就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启程吧,免得被那些人发现了又要多生事端。”

    晓峰真人觉得有些没面子,还要再说什么呢……

    王弃的屋外就传来两声沉重的脚步声……就见那大块头的‘暴走机关’已经随时候命。

    冉姣带着王弃很是轻盈地一跃,就落在了那舒适的驾驶舱中。

    玉磐子提醒了一句:“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否则要引起那些人的注意了。”

    王弃了然,随后‘暴走机甲’就这么轻飘飘地浮了起来……他的隔空移物术早已经炉火纯青,旁人甚至都没办法感觉到任何的灵力波动。

    看到了这么庞大的代步工具,晓峰真人也是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先前的矫情来了兴致。

    他也是轻轻一跃来到这‘暴走机关’的肩膀上坐下……本来是也想要到驾驶舱里的,结果看到里面冉姣和王弃那亲昵的坐姿……他还是觉得应该离得远一些比较好。

    玉磐子见状也是落到了‘暴走机关’另一边的肩膀上,同时说道:“这样也好,我再以秘法遮掩我们的身形,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过去了。”

    晓峰真人却又毫不留情地呛了一句:“你的秘法能瞒得住几个人?还是老头子我来吧!”

    玉磐子也不生气,只是尴尬地笑了笑道:“那还请师叔施为。”

    王弃都替自己的师尊觉得委屈……不过想想自己先前的遭遇,这晓峰师叔祖的脾气还真是惹人嫌啊。

    就在下一刻,整个‘暴走机甲’的身影就这么悄然消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503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