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机关:夫妻两人‘约法三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

暴走机关

    夫妻两人‘约法三章’……

可其实,这‘约法三章’从头到尾都是聪明的冉姣在让王弃明白他此时的安危有多么地重要,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原本还很好奇地想要去‘浪’一把的王弃对此也不由得真正思考了一下后果,然后改变了自己内心最初的想法。

    他说:“阿姣姐,那我们先去一次肥成吧,我让夜枭他们给我准备了一些东西。”

    冉姣有些意外,也摸不清王弃究竟有什么打算。

    不过既然不是直接去混天谷凑热闹,那就是一件好事。

    所以她便弯腰一下将王弃给抱了起来,准备脚下凝结冰块飞过去。

    “别……别……”王弃连忙大叫:“阿姣姐放我下来,这个姿势太羞耻了。”

    冉姣无奈地站在原地也没放下他,只是问:“那你要怎么过去?把你放哪里?”

    王弃道:“我又不是不能自己走……等下,我的钢铁神鸡已经来了。”

    门外果然传来了有些笨重的脚步声。

    冉姣出门看去,就见那只全身都由钢铁铸造的笨重‘大公鸡’就已经呆在了门口。

    她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地说道:“好吧,那你就驾驶这个去吧……不过你不是总说它动静太大了吗?”

    王弃摇摇头道:“这段时间我想了个办法给这钢铁神鸡装了个消音结界……放心,虽然动静还是大,但不吵人了。”

    随后他就爬上了这大公鸡的背部,然后心念一动,就以隔空移物术驾驭着这钢铁神鸡无声起飞……

    直到半空中,那神鸡屁股后面的‘双涡轮’才开始运转,喷射出一股剧烈的气流,往前急速推进。

    冉姣见状倒是也觉得有些意外……她连忙跟上,同时心中琢磨……如果自家丈夫就此钻研机关术,貌似也会有很了不得的成就吧?

 文学

    两人快速来到山下,肥成之中夜枭早就做好了准备。

    他们在肥成郊外专门为王弃搭建了一座工坊,由再次升级了的密探安保力量来保证安全。

    而在这个工坊之内,则是按照王弃的要求聚集了一批工匠给他铸造各种零件。

    “虽然只是刚刚成立没多久还做不出什么好东西……但一个合格的代步工具还是可以的。”王弃来到这个工坊,看着残酷内已经打造好的各种粗大铁件心情还算不错。

    冉姣则意外地问:“你是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些?”

    王弃说道:“从我在神机竹海开始学习机关术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后来有空出来的时候就和林叔叔沟通过,他对此很赞成,就提前帮我布置了。”

    “我现在用的‘钢铁神鸡’就是从这个工坊里造出来的啊,我记得好像给你提过一次的吧?”

    冉姣表情有些发懵……这才记起来王弃好像是和她说过,他铸造机关傀儡的材料都是从肥成要来的。

    但她当时真没多想,现在则是完全没想到竟然直接看见了一个如此功能齐备的工坊。

    她就没什么兴趣去理会这工坊是怎么来的了,现在她只想知道王弃想要干什么。

    却见夜枭直接带着王弃来到了这工坊的仓库里……这里已经有了许多刚刚打造好的钢质部件。

    其质量之好,甚至有些超出王弃的想象。

    听林触说,这些工匠都是直接从将作监给他拉来的……这就是林触的支持力度。

    这些零件都是以上好的钢材打造,若是这些钢材用来铸造兵器,那甚至可以直接再武装一支神射营了。

    王弃对于这种支持力度……说实话,一开始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的,但后来本着有好处不拿就是傻子的心态,渐渐的也就心安理得。

    在这仓库里,都是按照他的图纸所铸造的零件,是他平时灵感汇聚的地方。

    其实他也没想好要做个什么样的东西出来,只是看了看着仓库里有什么,然后脑中形成了一个大概的构想,再以隔空移物术将需要的零件都给挪移了出来。

    而后这些零件按照他的意志所需开始拼接……很快,一个大型的钢铁骨架就这么完成了。

    “这骨架……看起来有些奇怪啊。”冉姣表示她没看懂。

    因为这骨架看起来实在是猎奇……双腿不太长,手臂倒是很长,但身体显得又断又宽。

    远远的看去,有些像是短腿长臂的猿猴类。

    可是……冉姣发现王弃就这么弄完了?

    这傀儡的脑袋呢?

    只在胸腔开了一个宽阔的口子做了个凹陷的平台,这是几个意思?

    王弃表示这傀儡的骨架就这样了。

    在意阳罡‘刻刀’在这骨架上篆刻上了各种机关术符文之后,实际上王弃就已经能够以微小的精神力来完成对它的控制。

    而在他将自己带来的一个‘傀儡核心’放入了这骨架中心的时候,它就已经显得动力十足。

    傀儡核心是神机竹海的核心产物之一,原理上就是聚灵阵的无限叠加,是任何高等傀儡的能量中枢以及控制中枢。

    因为机关师能够通过灵力来操控傀儡,这倒是省去了一套控制系统。

    所以王弃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一具如此大型的傀儡制造……他只需要选用零件拼接,然后再完成其能量传输路径就行了。

    在完成这些之后,他的心念再动,这仓库的一角就飞来了一些厚重的钢板……他要以这些钢板直接拼接外壳。

    打造这些钢板对于将作监的大匠们来说并不困难,毕竟他们往日里都是打造刀兵甲胄的,那种东西的工艺可要比这复杂多了。

    而王弃对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太高的质量要求,所以一块块钢板看起来粗苯非常,而拼接到了那大型傀儡的身上时也是好像一块块补丁一样。

    这些‘补丁’在王弃的精神力控制下紧密地连接在一起……而随后,他走上前去伸手按在了这看起来挺破破烂烂的傀儡外壳钢板上……

    蓦地,一道火线从他落手的缝隙间蹿了起来,然后沿着拼接的分析快速漫延全局……整个机关傀儡的补丁一般外壳就这样一下子被熔铸在了一起!

    原本的拼缝处还有暗红的余韵未散,但是其非关节处的甲胄却都已经成型。

    如此一来,这尊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机关傀儡算是有了个样子了。

    可它还是没有头!

    在这明明有近三米高却给人以‘矮壮’感觉的机关傀儡肩膀处,留着的是一个十分宽敞的空缺。这个空缺很不自然,总感觉应该是要再塞一些东西进去的才对。

    然后王弃就给夜枭下令了:“让你准备的东西拿来了吗?”

    夜枭连忙让手下搬了过来……

    冉姣定睛一看……好家伙,那是一张钢铁做的躺椅?!

    然后她知道了王弃要在那缺口放什么东西了……就见他御使着那躺椅就这么放在了那缺口处,并且将椅子腿和那缺口处的金属架构给烧熔连接死了。

    夜枭又让人拿来了许多特意缝制的鸭绒、鹅绒枕头……

    然后这些枕头也塞进了那空缺的空间之中。

    下一刻,这原本应该是机关傀儡的头部就变成了一个舒适的载人空间。

    所以,王弃是要把自己放那里啊!

    这时候冉姣才想起了王弃说过,是想要准备一个代步工具来着……这还真就是一件舒舒服服的代步工具啊!

    就在不久之前,冉姣担心着的是王弃是否会一个冲动又去冒险,内心沉重之极。

    可是现在她不担心这个了,就担心王弃如果驾驶着这个傀儡去混天谷,会不会被自己人打?

    更过分的来了……

    夜枭又让人拖了一大车的瓜果过来。

    就见那机关傀儡在王弃的操控下直接打开了胸前的一个舱室,然后一双巨大的手臂抓起那板车就往那舱室里倒……

    好家伙,这是个水果储藏库?

    过分了啊。

    “阿姣姐,要一起来试试吗?”王弃邀请着。

    同时这机关傀儡的一条大手直接手背落到地面,摊开手掌让王弃站上去。

    冉姣无奈地揉了揉额角,随后纵身一跃已经来到了这机关傀儡驾驶舱的旁边。

    她看了看里面的布置……柔软的绒垫铺满了驾驶舱的底部,就连那躺椅上也铺上了厚厚的毛毯,好像真的很舒服的样子?

    随后机关傀儡的手掌已经送着王弃来到了这里,他试着在躺椅上坐了下来,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道:“阿姣姐,快坐下试试,这里超级好的。”

    冉姣没有在那一堆柔软的软垫中坐下,而是靠坐在驾驶舱边缘道:“我坐这里就行了,太过懒散的话可不是什么好形象。”

    她还是决定不打扰丈夫的兴致了……虽然她觉得自己丈夫在这个瞬间就和一个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可怎么说呢,阿弃的笑容,由她来守护!

    这时王弃在这驾驶舱内操作了一下,随后想起了什么……在那驾驶舱的一角强行打开了一个缺口……

    没过多久,一盘水果就从这个缺口被一条内置的机械臂递了上来。

    王弃将这盘水果放在两人之间道:“阿姣姐吃水果,坐稳了,我们马上就起飞。”

    冉姣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想了想,就在王弃的身边跪坐了下来……地上的软垫很舒服,让她的腿一点都不会难受。

    她正让自己的内心一点点地接受这具造型奇特功能也很奇特的机关傀儡,然后问了一句:“阿弃,你给这机关傀儡取名字了吗?”

    王弃随口说道:“就叫‘暴走机关’吧。”

    冉姣忽然觉得自己就不该多嘴问这一句……‘暴走机关’,这什么破名字啊。

    倒是王弃认真了起来说道:“现在这‘暴走机关’还不完善,还太过简陋了。不过没事,我们先去混天谷……虽然我不能提供什么战力上的帮助了,但是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应该还是可以的。”

    冉姣这次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而后,这‘暴走机关’就在王弃的隔空移物术下整个稳稳地漂浮了起来……他的身体虽然不太行了,但他的心灵力量却依然强劲。

    告别夜枭等人,‘暴走机关’载着王弃一直飞向了天空。

    随后在这机关傀儡的背后露出了四个涡轮,一同喷射出了劲烈的气流,让它在空中很快就摆脱了王弃的隔空移物术控制,以纯推进力开始加速前进。

    冉姣准备好了面对迎面而来的罡风,可是她的周围一片风平浪静……却见这敞开式的驾驶舱上已经覆盖了一层浅红的罡气。

    她看了看王弃……也就她的丈夫会将自己的力量做这种事情了。

    王弃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问:“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这么飞很舒服?”

    冉姣无言地扭过头去……暂时不想搭理他又觉得不能不回应,所以只是发了个鼻音:“嗯。”

    王弃就很开心地‘哈哈’笑了起来,他对自己的这件作品得意极了!

    他们就这么一路回到了五神山,以‘暴走机关’那庞大的身躯,很快就引起了五神山中弟子们的注意。

    结果神机竹海的弟子们一看……好家伙,这是王弃吧?

    又有新型机关了?

    快去看看……

    神机竹海暴动了。

    云水阁的弟子们一看这暴走机关上呆着的人……好家伙,是冉姣!

    他仿佛回忆起了那一个多月以来所遭受到的天赋上的碾压,立时瑟瑟发抖。

    玄兽坡的弟子们也没好受。

    因为他们的玄兽似乎感受到了某样至强的气息,全部乖乖地一点都不敢跳。

    而当暴走机关在混天谷落下之后,混天谷弟子们则是激动地过来向王弃嘘寒问暖……看得阿姣姐姐秀拳紧握,好想把这些柔媚入骨的纯阴之女给锤了。

    她预想中众人对王弃的刁难和疑问没有出现,总之王弃的人缘似乎好得过分。

    冉姣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件自己先前忽略的事情……

    她决定现在立刻就补救。

    于是郑重其事地看向王弃道:“这个驾驶舱,除了我之外不许别的女人上来,知道吗?”

    她前所未有地严肃,这在她心中好像是一件很十分严重的事情。

    王弃木了,他愣愣地点头道:“好吧……可是,万一遇到特殊情况怎么办?”

    冉姣:“!”

    她目光一转看向外面道:“如果有特殊情况那也没办法……算了,你就当我先前什么都没说吧。”

    王弃:“!!”

    这能当什么都没说过吗?

    懂了懂了,他的驾驶舱是禁地,以后除了阿姣姐姐以外没人能上来。

    冉姣则是暗暗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能让王弃落单……

    ……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第二百七十三章 躺赢的玉磐子

    清阳山玉峰真人。

    油山玉林子。

    北谷晓峰真人。

    锦屏峰玉矶神女。

    这是王弃在来到混天谷一番打听之后得知的四人名号。

    其中三个玉字辈的一看就知道应该是玉磐子掌教的同辈……他们也的确都是那一辈的掌教真传,在输了道统之争之后便离开了五神山另立山头。

    而那位晓峰真人就更不得了,乃是在北谷隐居的五神山前代高人!

    若不是这次玉磐子发出了五神山最紧急的示警信号,他自己都不知道五神山还有这么一位前代高人在世。

    这四位,王弃当时就觉得都很强,尤其是那位晓峰真人……哪怕是一副年老体衰仿佛随时行将入土的感觉,却依然在精神层面给他以浩瀚如渊的感觉。

    如此他就放心了,五神山果然也是有大前辈在的……虽然这大前辈看起来好像快挂了。

    此时玉磐子已经暂时稳定了那亡魂之地的封印,只是看他的表情却依然是一副不容乐观的感觉。

    原本王弃以为自己混迹在混天谷或者神机竹海的弟子之间划划水就可以了,只是没想到在他们到来之后,就被叫去参加了这五神山高层之间的会议。

    依然是玉磐子主持,这老道士恭恭敬敬地先与晓峰真人见礼,然后才与另外三位来援的同门打招呼。

    可以看得出来,玉磐子在这群人中依然不是那么受待见……

    王弃看着那边长辈们的互动,忽然间觉得好像有些问题啊……因为他的师尊玉磐子好像从没有在同辈修士之间得到应有的尊重!

    现在回想起来,那问题真的疑点越来越多……玉磐子既然是上一代道统之争的胜利者,那么会被那些另立山头的同门所敌视是可以理解的,可为什么在五神山内也依然会被五大秘境的首座轻视?

    现在是好多了,王弃可记得,刚来这五神山的时候,那五位首座可是基本都懒得理会玉磐子的。

    再想想荡魔坪上的时候,玉磐子也是孤身一人参加那乾坤正道的抡才大典,看起来形单影只的……王弃差点都以为五神山就是个小山头了。

    现在看起来,这原来不是五神山的问题,而是他师尊玉磐子本身的问题……

    ……王弃作为掌教真传之一,和他的阿姣姐姐一同参加了这次会议。

    这会议原本是要针对那亡魂之地的情况定夺出一个章程的……结果现在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想法,争吵不休又不肯让步。

    结果真就是全程旁观玉峰真人、玉矶神女还有玉林子三位前代的掌教真传在那里争吵,玉磐子连一句插嘴的余地都没有……而就算他想说什么,也没人会听。

    于是一日争吵无果,便又是个不欢而散的结果。

    倒是王弃注意到有一点……这三位玉字辈在对上五神山五大秘境首座的时候倒是都还很客气。

    等到众人都散去了,眼见那玉磐子似乎也没什么心情和他说话,王弃就和冉姣一起悄悄地撤了。

    这种大佬们的争吵,他就不去参加了吧。

    只是他们才没走多远,却被人给叫住了……

    是阴仙姬。

    她飘飘忽忽地就来到了王弃的身边道:“你们来了?伤怎么样了?”

    冉姣有些警惕,总觉得这女鬼要对自己丈夫图谋不轨。

    她代为回答:“他现在情况已经差不多稳定了,就是有些担心这里的情况,忍不住来看看。”

    阴仙姬有些无语了,她虽然是对王弃很有好感,但那是长辈对小辈的好感,犯得着这么紧张吗?

    冉姣就是很紧张,因为她知道王弃那种烂好人一样的性格对女孩子的吸引力尤其大,女鬼也是女孩子!

    阴仙姬:谢谢你啊。

    而这时又一个声音传来解了他们的尴尬。

    公输依智走了过来道:“正要去寻你们……我看到你过来是驾驶的那具机关傀儡了,想法不错,但是做工太粗糙了……来,跟我好好说说你的思路,我帮你再打磨雕琢一番。”

    王弃当时就有些尴尬,他的‘暴走机关’哪里有什么技术含量,根本就是简单的零件拼接作为代步工具用的。

    结果公输依智话才落下,又有云惑子也走了过来道:“你们也在啊……正好,我想要检验一下姣儿这段时间的进步,走走走,我们去那边演练一番。”

    可他才说完,羽啸子又急匆匆而来道:“还是跟我走吧,我那刚好有一窝冰魄玄蛇要孵化了,我觉得这很适合姣儿……”

    他说完似有所觉地停顿了一下,众人也是一般沉默了片刻,果然没多久丹蔻华也来了,她语气关切地说:“王弃你的伤怎么样了?老身给你再检查一番吧……”

    五大首座就这么来齐了……

    众人:“……”

    又是一片令人尴尬的沉默。

    王弃见状似乎会意,随后说道:“好吧,我们去那湖边聊吧,刚好我呆了许多瓜果来,我们边吃边说。”

    五大首座立刻就是泰然地点点头,觉得这年轻人有眼力价。

    ‘暴走机关’迈着沉重的步子再次来到了王弃的身边,弯下腰伸手将它的主人托起放在了驾驶舱内,然后又‘隆隆’地走向那人工湖。

    公输依智见状嘴角就是抽搐了一下……这‘暴走机关’的粗糙做工让他实在是看不过眼,在他眼里,这‘暴走机关’的价值甚至不如王弃的‘钢铁神鸡’,属于毫无创新的那种。

    可是没办法,他实在是不想在那个环境下呆下去了,只能找这么个借口开溜。

    而另一边,那另外的三位真传看着王弃和冉姣在无位首座的簇拥之下有说有笑地离去,这心中的酸爽是可见一斑……

    灵机子见状眼珠一转就说道:“大师兄,看起来你的位置并不是那么稳啊。”

    “咱们的这位小师弟,可不是省油的灯。”

    莫椋神色冷淡地说道:“小师弟能够得到门内长辈的青睐是好事,这并不影响我们什么。”

    灵机子冷哼一声:“那你就不怕那位小师弟来个‘后来居上’?你这首席弟子的位置可就不是那么稳了。”

    莫椋脸色越发冷峻地说:“若是小师弟有此才华,能令我五神山有更好的发展,为何不能让他做首徒?”

    灵机子畅快地笑了起来,他就喜欢看到莫椋这个样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从来不会在他们的交谈中插嘴的雪鹤却是忽然说道:“够了三师弟,四师妹和五师弟的才华都不是我们能比的,他们若是最终得了正统也是理所当然,没必要在此搬弄是非。”

    灵机子讶然:“二师姐难道一点都不觉得紧张吗?”

    雪鹤冷冷地说道:“我本就没什么心思和你们争,只是怕你们彻底闹翻了让师尊伤心,这才勉为其难拉起一些人来做出和你们对抗的姿态。”

    “不过现在好了,四师妹与五师弟看起来已经落入不败之地,你们也没必要再为了那道统之事争来争去了。”

    灵机子闻言愕然,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雪鹤师姐原本的想法竟然是这样的。

    而莫椋更是极有感触地叫了一声:“雪鹤,这……难为你了。”

    灵机子瞬间体验感就不好了。

    他问:“师姐,你究竟知道了什么?为何这王弃和冉姣会得到五大首座的青睐?!”

    这种事情在灵机子看来简直就是赖皮,因为他们还在苦心孤诣地想办法去‘攻略’那些五大秘境的弟子时,王弃和冉姣就直接‘攻略’了五大首座!

    这是何等出格的事情。

    雪鹤淡淡地叹了一口气道:“我们的四师妹冉姣,在云海阁一月有余便几乎将云海各种所有水行秘法神通给学了去,云惑子师叔对她倾囊相授,也是赞不绝口。”

    “而后玄兽坡羽啸子师叔又亲自承认,若是可以他甘愿让四师妹来做这玄兽坡首座……”

    “五师弟王弃更是了得,在神机竹海一个月便让公输师伯亲口承认其机关术天赋还在他之上!”

    “随后又去混天谷修行……如今混天谷诸弟子甚至将他与首座阴师叔看得一般重要。”

    “而且你们知道,先前王弃和冉姣一同封印、灭杀的那头妖魔究竟是什么来历吗?”

    莫椋和灵机子都是摇头。

    他们当时只是震惊于鬼阴地穴的动向,再加上这期间重大的事情一件又一件的发生,这使得他们都无暇去思考王弃和冉姣做的那事情有何重要意义。

    现如今被雪鹤提起来,他们才有种后知后觉的震惊。

    雪鹤说道:“那是夺魂魔,我不知你们是否有渠道得知这夺魂魔的具体信息,但我要告诉你们……先前的尸蝇魔已经引得乾元掌教亲至动手,而这夺魂魔是一种比尸蝇魔更难缠的魔物。”

    莫椋有些沉默地说:“但这夺魂魔,就这么被师弟与师妹联手封印、灭杀了?”

    雪鹤那修长的脖颈微微前倾,以一种更为郑重的姿态道:“这不只是单纯地灭杀了一头夺魂魔……为何王弃师弟的伤势牵动了那么多人的心?”

    “就是因为他阻挡了夺魂魔直接破坏亡魂之地的封印!”

    “如此行径,依然是于我五神山有着大功劳……如今师尊诸事烦身无法抽空,我看师尊一旦得空,肯定要好好奖赏五师弟一番。”

    灵机子闻言语气有些着急地问:“难道,师尊会直接许他首席弟子身份?”

    “他才入门多久?!”

    雪鹤平静地说道:“师尊向来公允,他必不会直接允诺首席弟子之位……只是我想,那些首座师叔师伯们,肯定会想方设法帮助五师弟登上首席之位吧。”

    这个答案让灵机子心里没有更好受一些,他恼怒地转身就走:“怎可如此?我不服!”

    莫椋愣愣地看着他伸了伸手,最终却没有发出声音。

    而雪鹤则是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大师兄问:“师兄,你心里也很难受吧?”

    莫椋微微迟疑,还是点点头道:“是有些不舒服……这,太意外了。”

    雪鹤说:“这很正常,毕竟原本注定了应该是你的东西忽然产生了变数……师兄你会因此而敌视他们吗?”

    莫椋有些颓然地说:“不知道,我不知道……让我自己好好想想吧。”

    雪鹤眼中的心疼一闪而过,最终还是安静地离开了。

    她知道这个男人要需要安静地独自待一会儿。

    ……

    另一边,王弃还真就带着一群大佬在湖边‘野餐’了。

    这湖边十分干净,铺上一块大大的绢帛就席地而坐,然后旁边的‘暴走机关’肚子打开,往外拿出了许多新鲜瓜果。

    王弃甚至想办法鲜榨了一杯果汁,然后让阿姣姐姐冰镇了一下……在这夏日末尾喝上这么一杯冰镇果汁,真是舒服极了。

    一众大佬看着他满足的表情,就觉得他可能来错了地方……难道他的修行,他所学习的一切就是为了享受生活的?

    王弃看着众人不爽的眼神,瞬间‘秒懂’……

    于是连忙如法炮制,一人一杯冰镇的鲜榨果汁送上。

    就是阴仙姬不太好办,他只能想了想,倒了一杯阴气浓郁的醇酒递给她……

    阴仙姬当时是抗拒的,可是下一刻她就忍不住了。

    整个身子一下缩小,变成一个粉粉的小人儿跳入了酒杯中……

    当然,她泡的不是酒,而是凝结于酒中的阴气……真是太舒服了。

    冉姣见状立刻就有种放心了的感觉……她知道这女鬼对她没威胁了,因为感觉王弃有些像是在养一只奇怪的小宠物一样。

    其他四位首座见状也是忍不住喝了一口冰镇的果汁‘压压惊’,发现果然很可口就是了……

    就这么果汁过了三巡,王弃觉得差不多了,才问了一句:“前辈们可知,为何我师尊很不受人待见的样子?”

    众人一听都是愣了一下,倒是那公输依智淡淡地说道:“下次记得酿些果酒来喝……至于你师尊,可能是因为他成为掌教的过程很让人不服气吧。”

    “哦?”

    王弃惊了,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内情不成?

    难道他的师尊,果然只是看上去敦厚老实,实际上是个老银币?

    王弃又是好奇又是紧张,有种谜底要揭开的感觉……

    谁知下一刻,公输依智就给了他一个绝对没想到的答案……

    “因为你师尊,原本是最平庸的那个,几位争夺道统的,甚至都没将他当做是敌人。”

    “他只是安安心心地修炼,然后在大师兄成功地驱离了所有竞争者之后老老实实地表示愿意追随效忠……”

    “结果,大师兄先前为了驱离那些师弟师妹们而修炼了一门危险的秘法,在成为首席弟子没多久之后就走火入魔亡故了……”

    “原本的失败者们都已经另立山头,而按照规矩,掌教之位自然只能落在了还留在五神山真传弟子头上。”

    简而言之,玉磐子是‘躺赢’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花卉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yyzx.com/5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