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我和俩女领导双飞,张开双腿抵在墙上Bl

时间:2022年06月08日 11:44:1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8)次
[导读]   我握住她的手,笑着说:“你更是如此啊,厉小姐。”    厉小姐去试婚纱了,她看上的都是最贵的,我特地派了几个员工去帮她。    傅总和我一起站在试衣间外,低声问:“宁总是不是认识晴美?” ...

  我握住她的手,笑着说:“你更是如此啊,厉小姐。”

    厉小姐去试婚纱了,她看上的都是最贵的,我特地派了几个员工去帮她。

    傅总和我一起站在试衣间外,低声问:“宁总是不是认识晴美?”

    我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知道她姓厉。”傅总说,“我记得自己并没有向你介绍。”

    “你还好意思说?”我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憋红了眼眶说:“你都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来找我?”

    傅尚解释道:“只是相亲嘛,我……”

    “只是相亲,又为什么总约我?”我委屈地望着他,说,“给我虚无缥缈的希望,又让我这样失望……”

    傅尚果然立刻就软了神色,说:“你可别哭啊……我并不知道你喜欢我啊,我看你对我冷冰冰的,约你你也不出来。”

    “我哪里有冷冰冰?我只是……”我娇嗔道,“我只是比较矜持罢了,谁知道你……”

    我转身匆匆往外走去。

    傅尚丝毫不令人意外地跟了上来。

    毕竟,他长得实在是普通,普通的脸,普通的品味,拿到他名片那天我就搜索过了,他的公司规模也不如我。

    没办法,即便当初在上流社会流连了多年,要嫁人,还是这样的普通富商比较适合这位职业情妇。

===

https://www.AiyyzX.com/第727章 千年的狐狸===

https://www.AiyyzX.com/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我时不时跟傅尚见个面。

    他对我解释说:“我年纪到了,她是我爸爸的贴身护士。不过我妈妈其实并不满意她,她希望我找个有些能力的。”

    他确实是被他姨妈,也就是我的客户介绍给我的。

    我说:“那可真遗憾,你我就这样错过了。”

    “我会安排的。”他握住我的手,殷勤地说,“你等我。”

    最近林修化身超级奶爸,带孩子带得不亦乐乎。

    那个孩子很讨喜,我也是喜欢的。

    只是我也真的不想见。

 文学

    毕竟一见到就会想起我的淼淼,心中便不由自主的滋生出嫉妒。

    那个女人甚至不想照顾孩子,可她的孩子活着,健康得活着。

    我尽力照顾着淼淼,爱她如生命,用尽我的全力。

    却是这种结局。

    这天早晨,我刚一出门,就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她站在门口,用手扶着腰。

    距离上次见她,已经过去两个月,她显怀了。

    厉晴美朝我走来,微笑着说:“你好,宁总。”

    她真的很像,笑起来尤其像,那种又天真又清纯的感觉是别人难以复制的。

    我都能想到,侯少鸿搂着她时,会有多开心。。

    不管内心是如何看不起她,我都不得不承认,她获得过我从未有过的宠爱。

    我笑着说:“厉小姐,想不到你也住这里。”

    “是以前了。”厉晴美笑着说,“我们可以一起坐一坐吗?候太太。”

    我和厉晴美一起坐在了公寓对面的茶餐厅,透过落地窗,能看到我们那栋楼。

    “第一次见您时,就觉得很面熟。”厉晴美端庄地坐着,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因为他的手机屏保就是您的照片,您真的很美,而且又这么有能力。”

    她说得没错,因为侯少鸿很愿意在外面扮演一个爱家男人的形象。

    我笑着说:“厉小姐过誉了,你才是人美又聪明,学历也高,我比不了的。”

    厉晴神色勉强地笑了笑,拢了拢而后的头发说:“我不仅不聪明,还十分愚蠢。读了这么多年书,却并没有学到什么。”

    的确,她明明可以活得更有尊严一些。

    当然,阶层有天花板,她永远无法靠自己达到侯太太那个阶层。

    “我的父亲去世很早,家里比较困难。所以曾经的我,对物质的渴望非常强烈。”

    我搅动着咖啡杯,没有说话。

    “只有物质才能让我的内心平静,让我感到不再再自卑。”她望着我,目光如同一个虔诚的修女,“为此我做出了很多错误的抉择。”

    我笑道:“但也得到了很多物质。”

    厉晴美面颊一红,她低头抚了抚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说:“我和侯先生那时……那时真的很对不起您,我太年轻了,侯先生那样的男人,我真的难以抗拒,所以才做出了蠢事,为此我一直在后悔。”

    厉晴美的确没有来找过我。

    但她其实给我发过一张照片。

    当然,是用侯少鸿的手机,“手滑”发出来,又立刻撤回了。

    我永远都记得那张照片的内容,她趴在我丈夫的怀里,在床上,在灯光下。他餮足地睡着了,她的笑容胜利而满足。

    我微笑着说:“你的确应该后悔,如果你不那么操之过急,你现在肯定已经成功上位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厉晴美立刻说,“侯先生一直都爱着你,即使你背叛他,他都……”

    她立刻闭上了嘴,良久,说:“抱歉,我说错了话。”

    说错话?

    都是千年的狐狸,她在这种时候会说错话?

    她在提醒我……应该说是威胁。

    我笑着说:“侯少鸿没告诉你吗?他喜欢乖的。心机太多,他会觉得恶心。”

    厉晴美不说话了,再度低头,抚摸起自己的肚子。

    安静……

    许久,她抬头看向了我。

    “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她望着我问。

    我笑着说:“我不懂你的意思呀,厉小姐。”

    “我未婚夫要跟我分手。”厉晴美可怜巴巴地说,“他说他爱上了你。你是曾经的候太太,你不可能嫁给他那样的男人,你只是想让我知错学乖,我明白的。”

    “……”

    “如果是以前,那我当然可以跟他分手,可是我肚子里有宝宝。”厉晴美说,“宝宝不能没有爸爸……”

    我说:“但可以没有宝宝。”

    厉晴美一呆。

    “没有宝宝之后,”我看着她,微笑着说,“然后再来跟我谈。”

    厉晴美方才回神,怔怔地说:“你怎么可以提出这么残忍的要求?”

    残忍么?

    我说:“你不必非得听我的。但你若想快点搞定我,你就只能这么做。”

    厉晴美急急地说:“我的孩子已经二十一周了。”

    “我也觉得再等三周比较好。”我说,“就和我当时一样了。”

    没错,她发来那张照片时,我怀孕二十四周。

    当晚我就已经出血进了医院。

    当然,孩子保住了。

    侯少鸿后半夜也来了,在病床旁陪到了天亮。

    所以我恨厉晴美。

    我一直觉得,如果没有那次保胎,或许淼淼也不会生病。

    我还觉得那张照片使得我整个孕后期都处于非常难过的境地,这肯定也影响了淼淼的身体。

    如今她也怀孕了。

    我怎么能让她顺利生下来呢?

    我又不是菩萨。

    厉晴美当然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

    哪怕杀一只鸡,它还知道挣扎呢。

    我允许她挣扎。

    从咖啡厅出来,我的手机响了。

    掏出来之前我就有些预感。

    一看果然是侯少鸿。

    他笑着问:“好兴致啊,一大早就下馆子。”

    我四处看了看,在斜对面发现了侯少鸿的车。

    我上了车,并告诉他:“一大早有位老朋友就等在门口,无论如何都要跟我谈一谈。”

    “谁啊?”侯少鸿说话的同时,厉晴美扶着肚子慢慢地从茶餐厅里出来了。

    侯少鸿蹙起眉,道:“她约你做什么?”

    我笑笑说:“总不能是骂我呀。”

    侯少鸿怒意不减,说:“别怕,告诉我,她说了什么?”

    “怕?”我笑道,“你看我像是会怕她的?”

    “不是怕。”侯少鸿握住我的手,柔声说,“我不想你再像以前那样逞强。”

    我抽出手,说:“我记得我已经拒绝过你了。”

    “我知道。”侯少鸿再度握住我的手,“但我也不能总被你招之则来挥之即去,你说呢?”

    我没说话。

    “告诉我。”他又问了,“她干什么又找你?”

    说着又抚了抚我的头发,柔声道,“害你哭得这么伤心。”

    我擦了擦眼泪,说:“就是聊了聊一些过去的事,真的没什么。”

    “绮云。”侯少鸿板起脸,佯怒道,“你这样继续伪装有用么?”

    当然有用了,他这不是急了吗?

    “你不要问了。”我说,“真的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她有了幸福的家庭,老公疼她爱她,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个人。她马上就要迎来自己的宝宝,孩子健健康康,还是个男宝……我这种留不住老公克死了女儿的失败者,还能说什么呢?”

    侯少鸿顿时脸色一变:“她对你说这些?!”

    我摇头道:“你真的别问了,我心里很乱……”

    我泣不成声:“以前是我不对,我觉得她为了钱破坏别人的婚姻没有道德,她会有报应。结果人家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是我动了胎气,我真是……”

    “别想了。”侯少鸿立刻搂住我,说,“我不是还在这里等你吗?只要你点头,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辜负你。”

    我不用继续说了,委屈得小声啜泣着。

    许久,待我“冷静”下来后,侯少鸿才松开手,擦了擦我的眼泪,柔声说:“我就问这一句,你那次突然出血,是不是因为她?”

    我说:“别说了,那都是没有证据的事。”

    “宁、绮、云。”他严厉起来,“你再这样,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我说:“她用你的手机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是你们的合影。但她很快就撤回了。”

    侯少鸿又问:“她到底打扰过你几次?”

    “真的别说了。”见他又试图逼问,我又道,“我想起来就很难受,何况你这样问是想去找她订对这件事吗?都是死无对证的,何况只是吵吵嘴,难道她还得承认吗?”

    说到这儿,我又哭了起来。

    侯少鸿果然立刻就改变了态度,再度搂住我,说:“我不找她订对,我懒得再见她。既然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那就让我看看,她的幸福能不能经得起考验。”

    我没有说话。

    侯少鸿和厉晴美谁更可恨呢?

    理智地想想,是侯少鸿呢。

    但不得不说,我对侯少鸿爱过也恨过,还与他有淼淼,终究无法将他恨得那么纯粹。

    不过,这样一来,此事就好办多了。

    毕竟侯少鸿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不过纵然如此,我还是说:“还是不要了,你爱过她的。”

    “别听她骗你。”侯少鸿说,“我跟她只是……”

    他说到这儿,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又道:“玩儿玩儿罢了。”

===

https://www.AiyyzX.com/728===

https://www.AiyyzX.com/

说我说:“你不必说这些漂亮话哄我。”

    “不是哄你。”侯少鸿看了我一眼,转而目视前方,微微低头,说:“你也看到了,她真的很像。”

    “……”

    “我那时觉得很苦闷,只想偶尔能够松口气。”他解释道,“她在我面前很老实,从不提要求,也不需要什么交流。”

    他默了默,又看向我:“是我糊涂了,不该做这种事。”

    我说:“不能怪你,是我该道歉。”

    侯少鸿意外地问:“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我那时满脑子都是别人,没有关注过你的事,没有发现你的压力,更不了解你的苦闷……在我身边一定很孤独吧?”

    果然,侯少鸿的脸色立即难看了几分,刚刚那一脸愧疚也散去了不少。

    我朝他露出抱歉的微笑,说:“那时真是委屈你了,所以你没有错,不用再对我道歉了。”

    侯少鸿不言不语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

    我知道他是想从我的眼中看到一些撒谎的痕迹。

    但他怎么可能看得到呢?

    我四岁就会对着我爸爸说“绮绮最爱你了”,其实怕他、恨他、盼着只要一长大,就带着我妈妈远走高飞。

    我这可是童子功呀。

    许久,侯少鸿终于挫败了:“他到底哪里好?”

    他是说林修。

    我说:“她到底哪里好?”

    侯少鸿摸出了一支烟,打开车窗,点燃吸了几口,才勉勉强强地想出了一句:“很漂亮。”

    还强调:“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儿。”

    我笑着说:“我担保你没当着她的面这么说过。”

    侯少鸿问:“为什么?”

    “你只喜欢她的脸。”我说,“对她的人品和灵魂没有兴趣。”

    “怎么可能?”侯少鸿笑着看向我,“我侧面了解过她的。她很可爱,很有趣。她的同学觉得她是个天然呆,喜欢算数学题,别人开她玩笑她都听不出来。”

    我说:“和胜男很像呢。”

    瞧瞧他这神采飞扬的样子。

    “是啊,”侯少鸿笑着说,“这能是家里对我最好的人,而且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因为我是我。”

    说到这儿他问我:“你别告诉我,你爱上的是那小子的灵魂?他的灵魂可真不怎么样。”

    我说:“你不要带着偏见评价他。”

    侯少鸿哼了一声:“对他很难没有偏见。”

    “那是因为你们都不了解他。”我说,“他表面上花心,其实内心很负责任。”

    侯少鸿笑了:“这是从哪儿看出来的?”

    “他跟我说的呀。”我说,“他结婚以后就不会再乱搞了,只爱老婆一个人。所以他一定会跟最爱的女人结婚。”

    侯少鸿笑容一僵,半晌才说:“这种话你也信?”

    这种话我当然不信。

    但正式因为我“信”了,如此把自己的智商丢到地上糟蹋,才能恰好地凸显出我对林修的爱呀。

    他看不起的林修,名声不好的林修,他的手下败将,我却爱得很。

    正如他为他的天然呆黑寡妇付出生命一样。

    我不想使侯少鸿对我愧疚,不想让他纠缠我,不想让他玩累了,然后“收心”回到我身边。

    我不想当他宁静的港湾。

    我希望是他记忆里带刺的红蔷薇,只……要跳出来必然就要扎得他一哆嗦。

    也可以是一把刀,只要他犯贱去摸,就扎得他一手血。

    我希望,是我负了他。

    我说:“你不了解他,他知道我不喜欢别人撒谎,所以从来都不骗我。何况就算是骗我又如何?我这种虚伪无趣,并不可爱的人,能被他呵护一程,已经很满足了。”

    侯少鸿又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我。

    我询问地望着他:“怎么了?”

    侯少鸿好像突然被惊醒,掐了烟,发动了汽车。

    我眼见他调头往公寓的方向回去,便说:“把我放到路边吧,我还要去公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5142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