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老公叫我和别人换着玩怎么办?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H

时间:2022年04月28日 14:00:52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5)次
[导读]  肖砚成为护国王之后因为位高权重遭到皇帝左丘宏的忌惮,但他不仅受到整个大历朝百姓的拥护,还受到天下僧侣的拥护,所以左丘宏不敢轻易动他。  在左丘宏下旨逼迫肖砚尚公主以借机拿掉他的兵权的时候,以辨苦和尚为首,...

 肖砚成为护国王之后因为位高权重遭到皇帝左丘宏的忌惮,但他不仅受到整个大历朝百姓的拥护,还受到天下僧侣的拥护,所以左丘宏不敢轻易动他。
  在左丘宏下旨逼迫肖砚尚公主以借机拿掉他的兵权的时候,以辨苦和尚为首,整个神都的僧侣都跑到皇城下请愿。
  言护国王肖砚命中与皇家没有姻缘,请皇帝左丘宏收回成命。
  后来西境遭到入侵,肖砚领兵出征。平定叛乱之后索性留在了西境,再不返回神都。
  辨苦和尚则是不远万里,离开繁华神都,前往西境同知己汇合。
  ……
  在肖砚二十多岁的时候才会和他相识的辨苦和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也叫大慈恩寺。
  可是这里是嵩州大慈恩寺,不是神都大慈恩寺啊!

 文学

  辨苦和十四同时审视对方,十四此时思绪翻涌,辨苦亦然。
  这名女子是谁?
  她为何会出现在肖砚身边?
  他算到肖砚的命途发生了改变,难道这个改变就是她?
  他又看向十四怀里的肖砚,那位天之骄子,在这一世,还只是一名孩童。
  他那一生太苦了,别人只看到他风光无限,手握天下兵权,广得诸国敬重,敢于据兵西境,当朝天子也拿他无法。
  可是这一切之后,又有几个人能看到他的艰难?
  他少时身世坎坷,从未享受到片刻安稳。
  后来凭借大才翻转命运,成为众人仰望之所在。
  但这天下人的仰望,无形中成了他不得不扛在肩上的担子。他明明最期望逍遥遨游,也拥有恣意人生的本事。却因为这副卸不下的担子,操劳一生,难享片刻安宁。
  辨苦和尚这一次过来,就是想在肖砚幼时便遇到他。让他不必再经历幼年时的那些苦痛挣扎,让他能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
  但是过来之后,他却算到肖砚的命格发生了改变。
  他算到他近日会来到嵩州大慈恩寺,便赶过来等他。果然让他等到了。
  “娘亲。”
  肖砚从十四怀里转过头,看向辨苦和尚。
  这个大和尚让他觉得很亲切。
  娘亲?
  肖砚的母亲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走了。
  肖砚的命格改变了,难道就是变在了这里?
  “山门还未开,施主跟小施主是怎么进来的?”辨苦问。
  “你不是说在这里等我们吗?”十四反问。
  辨苦被问得无言。
  这位娘子,好生厉害。肖砚的母亲是一位农家妇,不该有这样的气势才对。
  到底是哪里变了?
  她真的是肖砚的母亲吗?
  “更深露重,施主随我到内堂说话吧。”
  “不用了。”十四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辨苦和尚不一般,跟顾凛和齐乐成那些肖砚的“故人”不一样。
  被拒绝了,居然被拒绝了。
  辨苦和尚前后好几辈子加起来,被拒绝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贫僧同这位小施主有缘。”他再次尝试,“所以想请二位施主进去叙话。”
  “女施主不必紧张,内堂有沙弥在侧侍奉茶水。”
  他猜测十四是顾忌男女有别,尽管这是寺庙,他是和尚。
  “不必了。”十四道,“若是真有缘,日后定然会再见。”
  辨苦和尚:“……”
  “请问大师。”十四觉得,防备归防备,但机会不用白不用。
  “施主请说。”辨苦和尚以为她改变注意了。
  “昨日晚间是不是有一批人来寺中借宿?”十四问,“一行九个人。”
  不是改变主意啊。
  辨苦有些失望,回答道:“确实如此。”
  “那大师能不能告诉我,他们住在哪里?”
  这个辨苦是知道的,因为昨日寺里只接待了那九个借宿的客人。
  “施主询问这个作甚?”接连被十四拒绝,谁还没有脾气?
  “客人的私事,贫僧不好向外透露。”
  “那就算了。”十四也不纠缠。
  啊?算了?
  只见她往四周看,然后抱着肖砚走过去,坐到了亭子下面。
  反正快天亮了,等天亮之后齐先跟佟羊进来,还怕找不到那他们吗?
  旁边的辨苦:“……”
  算了,急不来,急不来。
  他在心里自我纾解道:肖砚现在的命格变了,幼年好像并没有像那一世那样凄苦。
  现在看上去也不太需要他插手,而且他也不太适合插手。
  机缘这样的事情,强求不得。
  他能往来于时空之间,本就是不合天命自然的异数了,为了肖砚好,也不能过分行事。
  辨苦和尚在原地站了片刻,转身走了。
  “娘亲,那个是谁?”他走了之后,肖砚问。
  “不太认识。”十四道,“他住在寺里,应该是这个寺里的和尚吧。”
  “哦。”
  肖砚也不多问了。
  天很快亮了,有小沙弥出来开门,看到十四跟肖砚已经在寺里,还以为是借宿的客人。
  “师父。”
  “肖娘子。”
  看到从外面冲进来的齐先跟佟羊,开门的小沙弥愣了。
  “二位施主怎么这么早?”
  “我们过来找人。”佟羊接话道,“请问小师傅,能不能带我们去找昨天来寺里借宿的那些人?”
  “他们是我们的师兄,我们过来就是来找他们的。”
  十四又在心里对佟羊赞许了一声,确实让人省心又省力。
  小沙弥一听,立马带几个人往寺里对外租赁的客舍去。
  “昨天的几位施主就住在这里。天太早了,应该还没有起床。”
  “多谢小师傅。”佟羊道,“小师傅去忙吧,我们等师兄们起来。”
  小沙弥走了。
  “师父,怎么办?”齐先问,“直接冲进去?”
  “难道等他们起床?”
  “可是……这是寺里的房子,咱们不好破门进去吧。”
  十四让肖砚站在原地等,抽出了齐先的佩刀。
  “师父你……”
  十四把刀插进门缝,轻轻几个动作,门栓掉了。
  “师父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别废话。”十四把刀扔还给齐先。
  里面的人睡得还真香,直到齐先跟佟羊一起冲进去,才把他们惊醒。
  这间正好住了两个人,齐先跟佟羊一人一块牌子轻松到手。
  他们又去撬隔壁的门。
  刚刚的动静把后面的人都惊醒了,进到第二间房里的时候里面的人正在穿衣裳。发生了一阵打斗,也算是比较迅速地拿到了牌子。
  齐先跟佟羊从第二间里面出来,剩下还没被摘牌子的四个人以及齐天衡也从房里冲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5149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