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公交车上激情娇喘嗯啊!我在乳沟里泄精好爽爽

时间:2022年06月08日 8:40:5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7)次
[导读]  如果他再娶了陈家那位,谢长溯换位思考,他若是王者可能都不会纵许这样的家族势力存在,这是一个定时炸弹。    南宫伯爵想深问,结果谢长溯只字不透露,他又以长辈身份催了几次便作罢了。    谢...

 如果他再娶了陈家那位,谢长溯换位思考,他若是王者可能都不会纵许这样的家族势力存在,这是一个定时炸弹。

    南宫伯爵想深问,结果谢长溯只字不透露,他又以长辈身份催了几次便作罢了。

    谢长溯临走时和酒儿和打电话,“在外玩儿的时间够久了,赶紧回来照顾你姐。”

    溺儿也一直吵着想去南国找大姐,有了她小小年纪就偷偷拿着护照去买机票找谢长溯的经历,云舒一直扣着女儿的证件,哪儿也不让她去。

    海外还有长夏集团让谢长溯操心,国内还有自家企业,让他无法分心。

    酒儿气人又一直想嫁给陈季夜,有胆子和父母开口,没胆子对着大哥哥说自己的想法。

    溺儿在学校胡来,她去学校偷偷在书包里放了个小奶狮,给大家分享,然后……叫家长了。

    如果说其他弟弟妹妹对大哥哥是怕的,那溺儿绝对是那一股清流。

    她是唯一不怕大哥哥的小妹子,全家她只怕爸爸和妈妈。

    因此,叫家长时,谢长溯的手机响了。

    “大哥哥,你来学校一趟吧,苗老师说我不乖。”

    苗老师是当年云星慕和谭倾城的班主任,一语成谶,当年那个一下课就跑来串门子的小豆芽溺儿,转瞬变成了当年她哥哥姐姐的模样,真的成了苗老师手下的学生。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回看,生活发生了许多新的故事。

 文学

    从她未婚,到已婚,至生子,入中年,小溺儿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对这孩子总有一股莫名的偏爱。

    办公室,溺儿抱着小奶狮,搂在脖子处,等着对面的老师批评。

    “溺儿,你比你哥和你倾城姐难管多了。”

    人家俩好歹谈个恋爱,最后倾城还谈到了高等学府。

    小溺儿就是不服管的小丫头。

    溺儿的周围老师们都离她远远地,她怀中的东西可不是阿猫阿狗。

    半个小时后,谢长溯到了学校。

    他直接单手揪走溺儿怀中的小狮子头,看着一边无惧的小丫头。

    “为什么抱老三来学校?”

    “爸爸妈妈不让我去南国找大姐姐,我生气,想反抗。”

    下午谢长溯带着课业未结束的小妹子回家了,家中,谢长溯批评了毛毛,“你自己孩子怎么没看住,让溺儿把你孩子给抓走了一只?”

    毛毛蹲在地上,似乎能听懂人话的在接受谢长溯批评。

    一旁的笼子里,还躺着其他几只奶狮子。

    有的滚在地上,围着毛毛躺着,有的直接滚在溺儿的脚边撒娇,还有的趴在谢长溯的脚面上大咧咧的偷懒。

    毛毛有孩子了,是谢长溯所有弟弟妹妹的功劳。

    谢长溯幼年不懂事,少年不在家,成年在外创业,所以一直未上心过此事,后来他弟弟妹妹经常在他耳边提起,雨滴还曾跑去肯尼亚为毛毛找伴侣,酒儿想研究杂交,溺儿都问他,“大哥哥,毛毛以后离开我们了,我们是不是就没有毛毛了?”

    至此,他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因此带着毛毛出远门了一趟。

    人有老去,但是生命有延续。

    毛毛也会离去,他的延续就是谢家人的念想。

    毛毛虚心接受批评,然后嘴巴叼着自己的四只小狮崽子去了笼子里。

    晚上直到云舒和谢闵行回家,谢长溯交接完小妹子,他离开了。

    隔了一周左右,陈绝色才在学校门口见到突然出现的男人。

===https://www.AiyyzX.com/ 第2443章 被说中===https://www.AiyyzX.com/

第2443章 被说中

    她站在车边,双手环抱面无表情。

    恰恰这样,越说明了她的不高兴。

    她手腕上还带着谢长溯送的手绳,谢长溯自己也心虚,忙了一周才会想起来忽视了女朋友,这期间,他也有点乱。

    一如之初,副驾驶放着一束玫瑰。

    谢长溯拿起副驾驶的玫瑰花,下车,穿梭于学生中,去到女孩儿面前,主动递给她。

    陈绝色:“我还以为我分手了呢,这都打算答应小学弟的追求了,你怎么突然出现了?”

    谢长溯喉结微滚,“让你那个小学弟出来见见我。”

    陈绝色冷哼一声,直接越过递花的谢长溯,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

    谢长溯转身,拿着花打开车门进入,他将花放在陈绝色的腿上。

    “最近,还是有点忙。”

    “这么忙,要不分手算了?”

    陈绝色生气道。

    谢长溯开车不说话,陈绝色还等他拒绝自己,结果他好像在认真的思考。

    陈绝色火气蹭一下上头,“停车。”

    谢长溯扭头,看着生气了的陈绝色,“不分手。”

    “我让你停车!”

    陈绝色命令道。

    谢长溯见她生气,才缓缓将车听到路边。

    陈绝色直接推开车门下去,这次生气的玫瑰花也没拿就走了。

    谢长溯也紧追着解开安全带,下车追了生气女朋友一段路,这才把生气的她劝冷静。

    “绝……阿花,你冷静,我们谈一谈。”

    陈绝色继续往前走,黑道千金最终也没抵得过恋情中因为男朋友最近忽视而赌气的模样。

    谢长溯最后跑到陈绝色面前,他转身,和陈绝色面对面,她往前走,谢长溯往后退,和她中间只间隔半步。

    忽然身后,谢长溯要撞在树上了,陈绝色立马伸手拉住步步后退堵自己路的男人,她生气问:“你没长眼啊?”

    谢长溯:“长眼看你了。”

    陈绝色也气的站住了脚步,她深呼吸,“阿宿,你若今日再不出现,我真的会和你分手。

    在我喜欢你时,我提出来分手,你的日子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谢长溯站住,他看着眼前女子,百看不厌越看越心生喜欢。

    陈绝色又说:“你刚才是不是想分手的事情了?”

    谢长溯没有隐瞒,“是,后来你下车,我追出来,我就知道我们分不了手。”

    他上前一步,牵住陈绝色的手,“走吧,好久没和你一起散步了。”

    陈绝色没有甩开谢长溯的手,她跟在身后,听着谢长溯说他最近做的事。

    “你会累吗?”

    陈绝色问既要忙工作又要操心弟弟妹妹的男朋友。

    上一次是因为他弟弟而冷落自己,这次是妹妹。

    谢长溯走在路上,无声片刻,而后回答,“会。”

    雨滴生子、酒儿恨嫁、阿糖性子冷、溺儿太霸道、小南叛逆、三千冷漠,只有星慕从小到大最让人放心。

    “但是当她们大哥的,不能不管她们。”

    谢长溯又说。

    陈绝色:“你这样的人,其实……不可嫁。”

    谢长溯回头,陈绝色又说:“因为你家人占据你太多时间,导致你没有时间想起你的伴侣。

    阿宿,我知道你为什么各方面都很优秀却没有女朋友了。”

    谢长溯反思自己的问题,细听女友一针见血的分析。

    “因为你平时都很累,唯一的空闲时间你想留给你自己。

    如果不是那日在面包房,我主动对你抛出橄榄枝,套路你,你可能当时对我有好感,但是也不会主动。”

    谢长溯没否认,那几次确实若非她主动,他也不会为了一个惊鸿一瞥的女孩儿去追她。

    “你已经在弟弟妹妹心中有了固定形象,遇到问题最先想起的是你。

    你的长辈遇到问题,也会听你的意见,而你又因为溺爱你的弟弟妹妹,你会在他们身上投入很多心思,让他们更好,我说的对吗?”

    谢长溯生平第一次被人戳到内心,他无话可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陈绝色叹息,“所以遇到你的女孩儿,也幸福,因为你责任感比任何人都强。

    也不全幸福,因为女孩儿想要的独宠,你给不了。”

    谢长溯走在路上,他无声展开手臂,搂住陈绝色的肩膀,把她搂到自己怀里,继续往前走。

    陈绝色扭头,看着男人刚毅的轮廓,没有挣扎。

    刚才的话题让两人都沉默,谢长溯见气氛太沉寂,他故意开口缓解气氛,“你今天说的小学弟是哪个?”

    陈绝色:“……”

    谢长溯又说:“让他加下我联系方式,我觉得他胆量不错。”

    陈绝色:“怎么,看不上我看上他了?

    搞男女通吃是不是?”

    “我吃过你吗?”

===https://www.AiyyzX.com/ 第2444章 没尝过的滋味===https://www.AiyyzX.com/

第2444章 没尝过的滋味

    陈绝色觉得他这话,话里有话。

    她忽然想起上次海边,差一点就失去的吻。

    而且,自己在海边确实把他扔下了。

    他都没生过自己气……

    陈绝色脚步轻盈,微微转身,裙身像是花蓬一样展开,像只翩翩的蝴蝶,她迎面看着谢长溯。

    谢长溯看着刚才还在他怀中的女孩儿,此刻突然转身看着他,“怎么了?”

    陈绝色:“没尝过强吻的滋味,想尝尝。”

    说完,她伸出纤细手指,指尖轻推谢长溯的肩膀,将他往后推,接着她身子往前扑,她垫脚,对着谢长溯的脸颊,浅吻一口。

    谢长溯脸上润润,他愣了一下,脑海一瞬间云涌,他垂眸望着近在咫尺的女孩儿,他喉结滚动,低哑的声音开口,“强不是这样强的,吻也不是这样吻的。

    来,我教你。”

    陈绝色抬头,眸中如海面波光般闪闪。

    下一秒,谢长溯收紧她的腰肢,他将垫脚的女孩抱起,脚不挨地,直接把她往面前抱。

    男人好像到了一定年纪,对这些事情无师自通。

    谢长溯抱着身穿单裙的女孩儿,唇瓣落在她的唇间。

    熙攘的街道上,这里是一处乐园。

    谢长溯的头皮紧绷,手收紧陈绝色的细蛮腰,用力的似乎要勒断她。

    陈绝色的双手搭在谢长溯的肩膀,面颊泛红带着潮意。

    唇齿相间,谢长溯决定,不做人了。

    对不起陈季夜就对不起吧,没什么可纠结的了。

    分也分不了,他谢家子孙遇到喜欢的人从不是会放弃的人。

    有困难就排除困难,况且,雇佣军早就和谢家扯不干净了。

    给谢家找个黑道千金当当家主母,不觉得更好吗。

    陈绝色脑袋瓜一片空白,谢长溯脑子的丰富世界仿佛是把陈绝色的脑海世界给抢走了似的。

    热吻片刻,谢长溯唇瓣松开未回神女孩儿的粉唇。

    他双手依旧未放开陈绝色的腰,“当我弟弟妹妹们嫂子吧,我以后管你,你以后管她们。”

    陈绝色:“?

    ?”

    谢长溯将女孩儿放下,他嘴角噙着笑意,“找个时间,回去见见我爸妈。”

    陈绝色紧张,“不,不是,不见!”

    亲一口就要带见父母的地步了?

    谢长溯笑着说:“早晚会见的。”

    陈绝色刚送出去初吻,她还没回味,都没羞涩,甚至还没娇嗔,女孩儿的一切心思她都没有,都被男朋友的一句“见家长”给雷劈了。

    早知道,不亲了。

    嘴硬绝色道:“阿宿,说好谈不结婚的恋爱,你这样,分手吧。”

    谢长溯迎面笑着道:“分不了了。”

    陈绝色捉摸不透他要做什么,好像亲了一口后,男朋友从头到脚都不一样了。

    之前还像个人,现在有点像骗子?

    不对,像是人贩子?

    拽着陈绝色去到车中,谢长溯问了句:“到底住哪儿?”

    “悦来年华。”

    谢长溯深意的看了眼她,最后他发动车子带着陈绝色去了她住的酒店附近停下了。

    “你在这里逛一会儿,我去办点事情,一会儿来接你。”

    陈绝色望了眼一眼看不到顶的高楼大酒店,“不用接了,我自己逛一会儿就走了。”

    “好。”

    谢长溯余光也扫了眼那个酒店,他答应。

    陈绝色下车前,她和男朋友交代清楚,“不许见家长。”

    要不然,她没法收场。

    谢长溯笑了一下,“我去见你爸。”

    陈绝色:“你会死。”

    “不会。”

    陈绝色下车后,她还不放心的问:“你到底要去哪儿?”

    “我真去找你爸。”

    陈绝色:“……我爸不在悦来年华。”

    谢长溯看着陈绝色眸中的紧张,还有她娇嫩的唇瓣,他嘴角微勾,“去碰个运气。”

    陈绝色看着黑色的轿车从自己的面前驶过,她一头雾水。

    陈四见到了大侄子,“长溯,你找叔干啥?”

    海岛,谢长溯真的去了陈四家。

    “一直没来过,来也是只去北岛,想着来看看你和我婶。”

    陈四和李藏言对视,洋房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家四口的合照。

    十几岁的陈绝色穿着白色的公主裙纱站在父亲身后,眉目如山河又如画。

    无事不登三宝殿,陈四对侄子的突然到来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他环顾四周,陈四跟着他环顾,“叔家里怎么了?”

    谢长溯问:“叔,你这么多年怎么也不带着绝色去我家里做客?”

    陈四眼睛看向女儿的图片,他走过去,将女儿的写真照片倒扣放在桌子上,不让谢长溯多看一眼。

    “你跟着我去书房聊天,聊完就走吧。”

    他可没忘记,谢长溯二十四五了,谢家有点急他的婚事。

    谢长溯将陈四的动作收归眼中,他嘴角勾起一抹狡猾,“四叔,谈笔生意?”

===https://www.AiyyzX.com/ 第2445章 说人话===https://www.AiyyzX.com/

第2445章 说人话

    陈绝色在酒店心不落地,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要警惕。

    但是,她百分百肯定,阿宿见不了她的父亲,如果见了,那阿宿也只有死的份儿。

    不过,她还是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喂,爸爸你在干嘛?”

    陈四看了眼对面的大侄子,故意和女儿疏远,“有事吗?”

    谢长溯嘴角微扬,看来他已经吓唬到他家绝色了啊。

    “嗯~没事,就是想你和我妈妈了,那个,咱家最近没啥事儿吧?”

    谢长溯靠着陈四对面的椅子,他随性的坐姿倒像是二十多年前他爹那样的姿态,一样的运筹帷幄,一样的尽数掌握于掌心之中!

    “没事,先挂了。”

    陈四是最具有深谋远虑的父亲,从谢老大家有和女儿适龄的男孩子开始,他就开始一直让女儿远离谢家,之前躲的一直是云星慕。

    秦小五家儿子和女儿也同龄,远离秦家。

    杨二哥家儿子虽然和女儿不同龄,但是他媳妇目的不纯,远离杨家。

    谢老三家……是他最喜欢的。

    因为他“儿媳妇”是谢老三家的而且,三哥家的儿子年纪小,对他不构成威胁,所以老四这么多年最喜欢老三家。

    可惜,三哥家和大哥家不分家,都住在一起,没办法,继续远离。

    眼看到了关紧时候,大哥家的危机快解除了。

    因为同龄人云星慕的女朋友都谈了这么多年,也见过家长了。

    就剩下适婚未婚的谢长溯了,只要他宣布脱单,他就能愉快和大哥三哥家建立昔日良好的关系。

    谢长溯看着他四叔防贼一样防着他,他食指随手扫了下鼻尖,“叔,做人不能太绝,生意人得讲究来往。”

    “说人话。”

    “做个交易?”

    “不做。”

    陈四察觉不寻常,事出反常,必不答应。

    这是他一贯的风格,“如果你想谈生意,你们兄弟几个不是经常私下联系,找季夜商量去。”

    谢长溯发现,老丈人难搞定。

    “季夜呢?”

    “问酒儿。”

    谢长溯了然。

    陈季夜在南国,把酒儿送到雨滴身边,他没多呆叮嘱了酒儿几句就离开了。

    目前雨滴身边的娘家人只酒儿。

    最难考上的圣医大学研究生都被雨滴拿下了,酒儿却在第一年考研失利,只过了国家线没有进面资格。

    她自己都承认本科毕业后一直贪玩了,也没怎么好好学习,哪儿像她姐,出门度蜜月还学习,怀孕还复习。

    她天天就沉醉小哥哥的温柔乡了。

    意识到颓废后,她决定二战,她甚至发毒誓,“考不上,我就跟小哥哥姓。”

    监督她发毒誓的陈季夜:“……”

    陈绝色和未来婆婆初相识是源于一个美丽的误会。

    恋爱从夏入秋莹,叶黄垂落。

    陈绝色第一次去谢长溯的公寓,一直以来知道他都是独自居住,在他邀请自己时,陈绝色拒绝了几次便答应了。

    经常在外面的餐馆吃饭,不管是高档的还是路边的小店,两人基本上都吃过了。

    他突然想亲手做饭让陈绝色吃,陈绝色难抵盛情,答应了。

    她答应前,还和谢长溯约定,“十点前我必须回家。”

    不回家,家里三人会疯。

    谢长溯笑称,“看来还无法留你过夜啊。”

    到了谢长溯家,陈绝色进门换鞋,“不错,没有女生鞋子。”

    谢长溯故意说:“女生来我家,都穿男士拖鞋。”

    陈绝色:“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属猫的有九条命够你死?”

    非要说这样的话气自己。

    谢长溯将自己的男士大拖鞋递给陈绝色,“你穿我的,我穿我弟的。”

    陈绝色进入谢长溯公寓,打量着四周,干净倒是挺干净的,装修也是她的菜。

    符合她的审美,她很欣赏。

    谢长溯脱掉外套,他解开衬衣袖口,露出精壮的小麦色手臂。

    小时候谢长溯肤色像母亲,白白净净的,长大后从去了地狱窟回来,他就开始褪白,肌肤沉淀成了如今的小麦色,多了一抹男人味。

    打开冰箱,取出里边的水果去到厨房处他弯腰在水龙头上清洗。

    陈绝色也跟着去了厨房,她伸手看着厨架上的刀具,“这怎么这么多刀?”

    “做饭用的。”

    “你厨艺也不怎么样嘛,做个饭还要用这么多把刀,人家厉害的直接一把刀都搞定了。”

    谢长溯洗好了水果,他拿起一个香梨直接喂到了陈绝色口中,“一会儿我做饭,你给我打下手。”

    陈绝色:“……你只是说让我来吃的。”

    谢长溯:“我记得你上次去公司给我送的午饭挺好吃的,今晚你再大展身手一下,嗯?”

===https://www.AiyyzX.com/ 第2446章 亲自下厨===https://www.AiyyzX.com/

“阿宿,你这个土豆怎么不平啊?”

    淘菜池处,陈绝色看着坑坑洼洼的土豆,问在切菜的男人。

    谢长溯系上围裙,陈绝色惊艳了一下。

    惊艳之后,就是她的腰上也被围了个围裙,“给我淘菜。”

    陈绝色的细腰被收紧,蛮腰显露,谢长溯手还准备在她腰上比一下,看有几寸时,陈绝色怕痒,躲过去了。

    西装革履的男人最有魅力,陈绝色喜欢制服,刚巧,谢长溯就天天这样的衣服。

    西装之下,陈绝色又发现,穿着白色衬衣,露出小臂在厨房忙碌的男人同样也很帅。

    总而言之,谢长溯的一切是长在她审美点上的男人。

    “土豆你想让他怎么平?”

    谢长溯问淘个菜围裙湿一半的女人。

    他把菜刀给陈绝色,“你切菜,我来削土豆皮。”

    “皮还要削啊?”

    陈绝色拿起掌心大小的土豆,认真揣摩。

    谢长溯:“你家做土豆泥带皮吃?”

    陈绝色:“……你随意,别管我。”

    她过去切菜了。

    陈绝色看着案板上的胡萝卜,她挠挠自己的耳后,手拿着刀具无法下手。

    逃,不是她的做派。

    硬头皮而上,有勇无谋。

    承认自己不会,虽然诚实但是丢人。

    “阿宿,卫生间在哪儿,我一会儿来切菜。”

    机智如陈绝色,她问道。

    谢长溯给她示意了个地方,陈绝色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

    她离开后,谢长溯看着她背影,笑了一下。

    “你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她刚才的纠结和郁闷,一个表情都没逃脱谢长溯的眼睛。

    他快速的将土豆削皮,又拿起菜刀切案板上的胡萝卜。

    卫生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5158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