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宝贝你那里的水好甜_你的水拉丝了

时间:2022年06月08日 11:36:42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9)次
[导读]    墨玄珲见状眸子一闪,而后强压着想要上去将手挪开的举动,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    话说张三也是实惨,他也不是没有来过炎王府,之前为了谈清楚事情,还一直在王府外面溜达,直把周边都摸了个清。&n...

   墨玄珲见状眸子一闪,而后强压着想要上去将手挪开的举动,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

    话说张三也是实惨,他也不是没有来过炎王府,之前为了谈清楚事情,还一直在王府外面溜达,直把周边都摸了个清。

    王府里也不是没有认识他的人,慕朝烟身边的那个小桃他便认识,唯独那管家是没怎么见过。

    张三心中快要呕出血来,手臂上的伤口也开始隐隐作痛,随即他想起来一件事,不禁出声问向慕朝烟:“你是如何猜测出的?”

    “是个人稍微动着脑子便能猜测到。”慕朝烟毫不客气的说着。

    这倒是让张三有些尬了,当即又挠了挠头。

    宫忆礼也好奇看着张三,张三他是见过的,从前在慕朝烟房里说话,张三也推门而入过。

    他仔细想了想方才几人的话,心中隐隐有了念头。

    慕朝烟瞥了眼宫忆礼的神色,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有一次墨玄珲从皇宫出来,因为商户事情成功,那次喜悦自己则亲了亲墨玄珲。

    当时好像宫忆礼也在,张三推门进来前宫忆礼并不曾出去,所以二人必然是认识的。

    想到这里,她也好奇起来,“你是不是见过他?”

    “嗯。”宫忆礼闻言点了点头,而后又看了眼张三,补充道:“他身上的气味比较熟悉。”

    “气味?”慕朝烟抬了抬眉反问。

    张三也疑惑气味怎么了,不过他是江湖中人,常年在外走动,每天所见之人都是不同的,是以每个人身上的气味繁杂,宫忆礼能靠气味识人,便能证明后者的嗅觉不是一般的敏感。

    慕朝烟脑中一闪而过一个灵光,当即抓住张三的手,拉到宫忆礼面前,“你且闻闻这上面有何气味?”

    宫忆礼不明所以照做,张三的两只手都闻了闻,随后如实道:“他的左手有股血腥味,与他身上的血腥味一样,不过…”

    “不过什么?”张三连忙追问。

 文学

    “不过你的右手有另一个血腥味,左手的血腥味比较浓厚,像是一直接触了的,而右手就比较淡,而且气味也比较腥臭。”话罢,宫忆礼还皱了皱眉,一副嫌弃的模样。

    张三仔细想了想,而后眼睛都瞪大了几分:“我的左手因为捂了右臂的伤口,而右手只接触了…接触了伤心那人!”

    这么一来,算是事情已经浮出水面了。

    伤张三那人极有可能是个杀手,所以身上杀戮气息去不了,便是张三才接触一下也沾染上了。

    慕朝烟看了眼张三的手,的确是如此,随即又看了眼宫忆礼,看来后者的嗅觉敏感,若是他愿意,极有可能对药理方面也是极为有天赋。

    张三罪名洗刷清楚,因为白挨了一刀甚是可怜,慕朝烟虽是笑,但也亲自给张三配了药。

    次日早晨,卢迪拿着药方子去抓药时,看见宫忆礼,怕宫忆礼看见张三再被吓到,温柔上前将人牵走了。

    墨玄珲与慕朝烟都坐在桌前,二人面前各摆着一杯茶,而张三则坐在另一边,小桃正在给他手臂上药。

    “这么明目张胆的来王府,近日除了那些学子与士官便就是沈谌许了,不过学子士官已经解决,唯独这沈谌许那日让他逃走。”慕朝烟抬手托住下巴,开始分析起来。

    沈谌许对宫忆礼势在必得这一点他们夫妻二人都清楚,之前她还心智不明时,沈谌许就三番五次表明过了。

    那次他逃走后,想来对于宫忆礼是不会放弃的,所以能做出夜来王府之事,极有可能就是沈谌许所为。

    墨玄珲敲了敲桌,语气微沉:“极有可能便就是他了。”

    二人一致认为就是沈谌许,但张三听了却是皱眉反驳起来。

    “我觉得应该不是沈谌许,我虽然是没有看清楚人,不过他割破我手臂的匕首,我却是实实在在摸到的,你们清楚我行走江湖,几国常用兵刃是见过的,那把匕首手柄上,有一处凹凸处,上面不出意外是有一字,与我从前在北帝时见人拿的防身匕首倒是一样。”

    “这个匕首有问题,根本不是什么沈谌许的手笔。”

    说完,张三坚定的看着墨玄珲和慕朝烟开口道。

    慕朝烟和墨玄珲心底有些好奇,纷纷别过头看着张三。

    身上受伤的是张三,近距离观察以后,张三一定能够给出最为准确的信息。

    “你怎么这么确定一定是北帝的匕首?”慕朝烟还是忍不住的询问。

    因为一把匕首而已,如果真的能读出这么的多消息,确实很有用处。

===htTp://www.5ikAidian.cn/第1798章 最近不太平===htTp://www.5ikAidian.cn/

张三伤口仍然还有鲜血渗出,但是他忍着痛苦,吃痛的抬了起头,“周围四个国家,每个国家制作匕首都有自己的标准,其中多少有一些细节是不一样的,尽管我们乍一看都差不多,但是只要留心,就会发现其中的不一样。”

    慕朝烟觉得好奇,原来真的会有这样的说法,随后询问张三这北帝的匕首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怎样才能好好的辨认其他国家的匕首。

    慕朝烟对这些本就很有天赋,张三只是简单的说一说,她就已经了然于心,只是现在困惑着慕朝烟更大的疑惑还有另一个。

    “我不明白,为什么北帝的人也对宫忆礼感兴趣,竟然打起了他的主意。”慕朝烟微微的皱着眉头,小心的提着自己的裙摆又坐了下来。

    沈谌许对宫忆礼有兴趣也就罢了,那是因为宫忆礼是唯一西沧存活的皇子,有他在势必西沧的宝藏也就已经到手一半,可北帝这时候来凑什么热闹。

    墨玄珲也面色凝重起来,最近好不容易太平了一会,没想到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觉得有些费解。

    而且如今宫忆礼已经是慕朝烟和自己的义子,难不成那群人还是冲着自己和慕朝烟来的。

    “北帝这样打着宫忆礼的主意,会不会还是想针对…”墨玄珲略沉的声音突然从慕朝烟的头顶传过来,让她浑身一个激灵,随即心底惊讶,为什么自己没有想到这个。

    想到这里,慕朝烟猛然抬头看着墨玄珲,眼神中复杂的情感好似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担心的,还是宫忆礼的安全。

    随着张三伤口上面的药粉的药效开始发挥作用,张三也不再那么痛苦,听到墨玄珲和慕朝烟的话,却微微的摇了摇头。

    “虽然我并不能确定他们到底精准的目标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像沈谌许这样的黑市主,不可能只有一个,四国一定都有。”张三坚定的点了点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慕朝烟和墨玄珲二人。

    慕朝烟一下子警惕起来,如果说四国都有像沈谌许一样的沈谌许,那么事情很可能就会变的更加的复杂。

    的确每个国家都有黑市,定然那黑市主也就不止一位,且目前他们还不清楚,这些黑市主有没有各自勾结。

    “之前本王就有调查,四国似乎都有黑市主,但是他们大多神秘,所以暂且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消息。”墨玄珲微微的点了点头,手中紧紧的握着慕朝烟的手。

    张三早已经习惯两人这样目无旁人的秀恩爱,索性就当做没有看见,接着说道,“所以对于这件事,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之前王妃说沈谌许有一个纹身,我便猜测是不是其他黑市主也有,且他们每人的图案都只有地图的一部分!”

    慕朝烟对于张三的推断觉得很惊讶,但是又觉得很合理。

    当初沈谌许身上的纹身确实是自己亲眼所见,而且很显然那些地图不是完整的,现下听了张三的话,极其有可能是地图的一部分。

    “我觉得你说的没错,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无奈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沈谌许的去向,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而且西沧已经亡国,实在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才能找到线索。”

    慕朝烟说到这个又微微的皱着眉头,因为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不简单,如今几个人分析,好似更加的复杂。

    墨玄珲看着慕朝烟神色不好,微微的拍了拍慕朝烟的肩膀安慰道,“好了,这些事情我们都可以慢慢查,着急不来,只要有线索,我们就一定能查出东西。”

    慕朝烟微微的有些放心,听到墨玄珲的声音,自己的心底就已经放心了一大半,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想看看刚刚还在身边的宫忆礼。

    就在这时,她一转脸,就发现刚刚来了宫忆礼竟然突然不见了。

    因为宫忆礼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她也早就已经察觉到宫忆礼有一些自闭症的症状,所以他在哪里都会待上好长一段时间,并不会活泼的到处乱跑。

    再联想最近的事情,慕朝烟一下子着急了起来,“怎么回事?宫忆礼去哪里了,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说着,她便心急就跑了出去,想着让身边的卢迪帮忙寻找,还没刚来到卢迪这边,她就发现宫忆礼正在盯着一个草药出神,这也让慕朝烟心底的大石一下子落了下来。

    “怎么了?看着这个东西这样出神?”卢迪看着宫忆礼出神,忍不住的蹲下身子和宫忆礼说上几句。

    宫忆礼眼神有些呆滞,但是从来没有离开过手中的草药,就这么认真的盯着。

    听到卢迪的话以后,他才微微的抬头,把手中的草药放在卢迪的面前扬了扬,因为他明白,卢迪的医术高超,一定可以解说不少有关的事情。

    卢迪摸了摸宫忆礼的头,轻声说着:“每一种草药都有它的独特之处,我们这样一直盯着是没有用的,因为所有的草药都要经过各种工序好好的打探它的作用,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学习更多关于这个的东西。”

    原本面无表情的宫忆礼听到卢迪的这句话,一下子笑了起来,手中紧紧的握着草药点了点头,好像当真是很喜欢研究这些东西,想要学习这些。

    慕朝烟在一边看着也忍不住的勾着嘴角,想来宫忆礼虽然有一些不太一样,但是他还是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如此一来,如果真的能让宫忆礼学习医术也是不错的。

    想到这里,慕朝烟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人,那就是轻尘,既然宫忆礼喜欢,她想着索性就把宫忆礼塞到轻尘那里。

    最近炎王府有些不太平,墨玄珲也警惕起来,连夜聚在一起商议,让他们明白如今进入炎王府都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

    为了不让其他人混进来,便准备了各种暗号,不同的人暗号也不同,以此来防范那些想要挑事的坏人。

===htTp://www.5ikAidian.cn/第1799章 宫礼学毒===htTp://www.5ikAidian.cn/

“你且让我试一试,现在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墨玄珲央求着慕朝烟,因为自己身上的伤势,慕朝烟已经狠狠的看着自己好久都没有晨起练武。

    他是真的技痒难耐,还是忍不住的在慕朝烟面前请求起来。

    慕朝烟微微皱着眉头,努力的压住自己想笑的面孔。

    自己少有的看着墨玄珲这样一幅神情,好似一个强烈渴望想要吃糖的孩子,偏偏自己就是不给。

    “我都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你身上的伤口没有好,我是不会同意的,如今还早,你若是无事就再多睡会,昨天晚上也挺累的。”慕朝烟想起墨玄珲昨夜深夜为了炎王府的事情还在商议,心底也是心疼,并不答应墨玄珲现在就去动武。

    然而,此话一出,墨玄珲一下子坏笑起来,显然是他误会了慕朝烟的意思,“为夫不累,今晚我还可以,你看我身体英朗的很。”

    说着,墨玄珲挺了挺身子,眼神中的坏笑早就透露了他的意思,这让慕朝烟登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

    “你,你别跟我贫,现在还是修养为好!”慕朝烟害羞的猛的转身,佯装狠狠地说道。

    墨玄珲一把抱住了慕朝烟,凑在了慕朝烟的耳边,低沉的声音就这样响起,“烟烟你不是都试过了,我可以的,所以现在技痒难耐,试试也是可以的。”

    慕朝烟被墨玄珲这样的声音有些受不了,而且耳畔还受着墨玄珲说话的热气不断的袭来,实在有些痒痒,心底也是无奈。

    “既然如此,你且试一试,千万不要伤了身子,注意伤口才是。”慕朝烟谨慎的提醒着,伤口才刚刚恢复,她还是多少有些担心。

    墨玄珲二话不说就提起了自己的家伙,来到了庭院中开始练剑,一招一式如同行云流水,就连旁边观看的人都是看的上瘾,当然慕朝烟也不例外。

    就在慕朝烟观看的时候,宫忆礼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来到了慕朝烟的身边,看着她一直认真的盯着墨玄珲看,宫忆礼虽然不忍心打扰,但是他心底还是憋着想说很久的事情。

    实在忍不住,宫忆礼拽了拽慕朝烟的衣角,一脸真诚的看着慕朝烟。

    慕朝烟恍然回神,低头发现宫忆礼正在身边,显然是有什么事情的模样,所以马上蹲下了身子,温柔的询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情?”

    宫忆礼怔怔的看着慕朝烟半晌,才哑声开口道,“我想学医术。”

    慕朝烟惊讶,没想到宫忆礼竟然主动前来寻找自己说这件事,看来是真心想要做的。

    这倒是和自己昨天想的正好一样,且还没有通知轻尘,宫忆礼就自己主动来了。

    “好呀!你喜欢就是好的,轻尘那里正好缺一个徒弟,你放心,只要我去给你好好说一说,轻尘一定会收你为徒,他懂得多,你自然能学到更多!”慕朝烟心底高兴,看着宫忆礼愿意学着什么,满意的笑了笑。

    可听着慕朝烟的一番话以后,宫忆礼的表情却变得不是那么的开心,反而是猛的摇了摇头,让慕朝烟很是不解。

    “怎么,你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好吗?”慕朝烟不解,说着就把宫忆礼拉到一边坐了下来,认真的看着宫忆礼的小脸。

    宫忆礼有些木讷的看了看慕朝烟,随后摇头,挤出了一句话,“不,我要跟你学,学毒。”

    宫忆礼认识慕朝烟的时间没有墨玄珲长,不过他也知道慕朝烟的毒术十分厉害。

    慕朝烟心底有些惊讶,不仅仅惊讶宫忆礼要跟自己学毒,更是惊讶自己竟然在宫忆礼的眼里看到这么坚定的神情。

    可是,这件事情并不是说说而已,自己学毒自己最是清楚不过,想要学毒就要明白,要毒别人先毒自己,没有基础学起来也是很难。

    “我知道你是真心想跟着我学,但是你要明白,学毒需要一些基础,不然会十分的困难,不仅如此,学毒不比其他,最为危险不过,我不想让你冒险,你自己可考虑清楚了吗?”慕朝烟微微皱着眉头,她本意并不想宫忆礼冒着这样大的风险的。

    听到慕朝烟说的这些话,宫忆礼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眼眸中的坚定更是一点都没有褪去,反而有一种更为坚定的意思。

    慕朝烟心底有些犹豫不决,忍不住的抬头看了看墨玄珲,想听一听他的意见。

    墨玄珲明白此时慕朝烟犹豫,所以一个闪身来到了慕朝烟的身边,“学毒危险,看来宫忆礼这样坚定是真心想学,既然真心又坚定,你且同意吧。”

    慕朝烟看到墨玄珲点头,心底也算是有了一个决定,所以也微微的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宫忆礼,“既然王爷都说你是认真的,那我也相信你一定会学好,只是你如今一点基础也没有,学毒先学医,你且跟着卢迪学习一些医术如何?”

    宫忆礼开心的笑了,猛的点了点头,“好!”

    慕朝烟看着宫忆礼激动开心的离开的背影,心底觉得有些五味杂陈,想来宫忆礼学习一些东西也是好的。

    但是学毒确实危险,这让她心底隐隐的有些心疼的,毕竟和宫忆礼相处这么久,已经对宫忆礼有了一些感情。

    宫忆礼离开以后就径直前去寻找卢迪,高兴的告诉卢迪这个消息,“我可以学毒了,现在可以跟你学习医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5168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