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陆嘉珩用手帮初栀*在图书馆往下边塞东西

时间:2022年04月29日 14:05:42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8)次
[导读]  谢长溯道:“看来你是不愿意放人了?”    “并没有,我们一直对公主很友好。”    谢长溯看了眼雨滴身上的绳子,将军立马授意人去解开。    当雨滴起身朝着哥哥去时,她肩膀上落了一只手...

 谢长溯道:“看来你是不愿意放人了?”

    “并没有,我们一直对公主很友好。”

    谢长溯看了眼雨滴身上的绳子,将军立马授意人去解开。

    当雨滴起身朝着哥哥去时,她肩膀上落了一只手,摁着她不能动,身后是一支枪抵着。

    谢长溯看了眼,没有动怒,看着将军。

    对方笑起来,“谢公子,用餐吗?”

    谢长溯问:“我记得你们在三角区还有一个分场,里边七百多人,快八百人对吧?”

    将军一顿,皱眉看着谢长溯。

    他要做什么?

    军师也看着谢长溯。

    谢长溯靠着椅子说:“可惜了。

    要是没有这七八百人,就好比少了一条腿,路都走不稳,还怎么拿枪去抢地盘。”

    军师主动开口问面前的年轻人,“谢公子,谢总有没有教过你,谈判不是这样谈的。”

    谢长溯看着那个人,“和一个商人讲谈判,你们……谈的过吗?”

    谢长溯打开手机上的计时器,倒计最后三分钟。

    “三分钟内,我妹妹不来到我身边,你们就会听到剧烈的爆炸声。

    如果我心情不好,可能是两声,贝提区的分场,可能也要遭殃。”

    计时器开始,谢长溯还提了个醒,“你们可以联系这两个分区,现在撤离,应该能逃过一百多人吧。”

    不一会儿,又进去了一个人,小兵看了眼谢长溯,对将军提到,“门口出现了阿卡先生,他等的不耐烦了,准备攻进来。”

    生长这一代,黑手党的名号便不可能不知道。

    军师也意识到眼前的年轻人,不能大意对待,连黑手党的人都过来了。

    手机上的时间不多了,在安静逼人的环境中做决定,极容易让对方妥协。

 文学

    因为此时妥协,会有回旋余地。

    将军权衡二三,时间剩下最后两秒时,将军出声道:“放人。”

    谢长溯的手瞬间点停。

    雨滴肩膀上的手松开,她跑到谢长溯的面前,“大哥哥,我错了。”

    谢长溯看了眼妹妹,“回去我再说你。”

    雨滴站在谢长溯身边,低着头,害怕的事还是都发生了。

    他现在还有事情没处理完,“将军,下次绑架人质,先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别像今日一样,绑错了人。”

    “谢公子,你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吗?”

    谢长溯:“你绑的是我妹妹,我没杀你,应该是我心慈手软了吧。”

    对方处于无奈之际,谢长溯转身带着妹妹准备离开。

    “你们若想安然离开,我们是有要求的。”

    突然军师大喊一声。

    谢长溯停下脚步,看着尖脸军师。

    只听对方道:“谢公子,这次不是谈判了,是威胁。

    都知你们和雇佣军交好,我希望能通过你,让雇佣军的新型武器,以……免费形式送给我们一百箱。”

    听此,谢长溯嘴角勾起一抹邪肆,他眼神阴鸷,看着妄做白日梦的军师。

    “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

===https://www.AiyyzX.com/ 第2381章 长溯有了知识盲区===https://www.AiyyzX.com/

第2381章 长溯有了知识盲区

    “谢小姐和谢公子的身份就看值不值这个价了。”

    军师说完,谢长溯抬手对着军师的肩膀,就是一枪。

    外边的人都听到了枪声。

    程君栝一直是笔直的站姿,忽然听到那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枪,程君栝的眉头紧锁,双手背后的拳头捏紧。

    阿卡在车里没下去,身边去了个络腮胡手下,问阿卡,“要进去吗?”

    阿卡:“等等。”

    他觉得,谢长溯还犯不着因为这两声枪响让他去救。

    他看到那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长官,阿卡无聊的下车,去到程君栝身边。

    “程长官,久闻大名。

    我是黑手党阿卡,今天我们也算认识了,日后你若去南非维和,我给程长官几分面子,不造次。”

    程君栝看了眼在他眼中像是毛头楞的年轻人,“回去问问琼和瑞斯,我若是去南非维和,你们黑手党要给我几分面子。”

    阿卡:“你认识我两个师父?”

    程君栝看了眼阿卡身后的一众人,“既然和长溯是朋友,就多向长溯学习学习。”

    阿卡:“长溯也没多干净。”

    程君栝目视前方,威赫道:“他面子上干净。”

    阿卡看着雨滴妹子爱上的人,自古以来,美女爱英雄,英雄又难过美人。

    不一会儿,谢长溯出来了,他后边跟着低着头的雨滴。

    阿卡和程君栝同时看向两人,当雨滴看到程君栝在门口等她时,她心中的恐惧一扫而光,一路奔跑越过身边的大哥哥,快速跑入程君栝的怀中。

    程君栝没有推开她,见到她朝自己奔跑过来,他主动伸开手,等雨滴入怀。

    “君栝舅舅,我以为你不来救我了。”

    救人的大哥哥恼火,“见到你哥也没这样感动。”

    程君栝拥抱雨滴,抱着娇小的人,“受伤没?”

    雨滴在他怀中摇头,程君栝又问:“吓到没有?”

    雨滴点点头,“君栝舅舅,我要走了。”

    程君栝看了眼谢长溯,他松开雨滴,“回去别再过来了,你哥来了,就跟着你哥回去。

    以后类似这样的事情,一定要事先和你父母沟通,别自己瞎跑。”

    这次是刚巧他在,他若是不在此处维和呢?

    这次相遇,是万分之一的概率。

    谁都不知道下次,雨滴再只身遇险,他在不在她身边。

    雨滴红着眼眶望着程君栝,她吸鼻子。

    程君栝替她擦了眼泪,看着她,“长个记性,以后别冲动。”

    谢长溯给的时间够了,他走过去,对雨滴道:“你回车里,我和君栝舅舅谈谈。”

    雨滴看着大哥,不敢拒绝。

    她跟着阿卡回到车中,谢长溯和程君栝去了一旁,“舅,别怪我逾越,我们家的事情我自认还是能做决定的。

    我们开门见山吧,你和雨滴的事情,你到底怎么想的?”

    谢长溯也是来的路上得知了雨滴偶然来到索马里,程君栝又刚好在索马里和他相遇。

    他想骂娘都没办法骂,两人完全是巧遇。

    程君栝:“顺其自然。”

    谢长溯看着变得佛系的程君栝,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这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程君栝说:“我去海城,雨滴出现在海城。

    我狠下心不出现,不联系,最后的结果便是,她出现。

    甚至,我为了远离她,来到她最不可能出现的索马里维和,更换了一切联系方式。

    都以为,我和她不会再见了,偏偏她还是出现了。

    好像不论我怎么躲开她,最后都会和她遇到。

    索性顺其自然,或许我和她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谢长溯心知,程君栝确实为躲避自己家妹子做了不少事情,他们谢家无权再要求程君栝做任何事情。

    “舅,我举个偏激的例子,要你一个答案。

    如果雨滴到了以死相逼也要和你在一起,你会同意吗?”

    程君栝回看了眼雨滴方向,回答了谢长溯的话,“不会。”

    “多谢。”

    两人分开,谢长溯回到车上,雨滴还想下车去和程君栝说话。

    “你敢下去,以后都别喊我哥。”

    雨滴不敢下去了,她打开车窗,看着程君栝上车,两人远远的对视一眼。

    程君栝掉头离开,阿卡也开车转向,回程。

    “大哥哥,我有东西落在了南国大本营。”

    “什么东西?”

    雨滴编了个谎话,“证件。”

    谢长溯聪明一世被大妹子给忽悠了,当去到南国大本营,雨滴手中提了一个袋子出门。

    谢长溯是单身,不了解各地的婚服,反而是阿卡,对雨滴手中的东西多看了好几眼,他抿嘴,看了眼终于有知识盲区的谢大公子,“雨滴,这衣服谁给你买的?”

===https://www.AiyyzX.com/ 第2382章 和长溯不能成为敌人===https://www.AiyyzX.com/

第2382章 和长溯不能成为敌人

    雨滴将袋子往身后藏了藏,“我自己买的。”

    谢长溯:“语言不通,你和商贩怎么沟通的。

    说出程君栝给你买的,还怕我给你扔了?”

    阿卡憋笑,“嗯,挺好的。”

    但是他就是不告诉谢长溯袋子里的裙子是婚服。

    雨滴看出阿卡知道这是什么,她面颊红潮,低头不好意思。

    见到公主安然无恙,有人立马告诉了南国的总指挥。

    离开索马里地界,程君栝收到了雨滴发来的短信。

    雨滴和谢长溯比和南国那些人在一起,更让他放心。

    “长溯,那两声枪响是怎么回事?”

    阿卡好奇问。

    谢长溯平淡说出口,“我被威胁了。

    军师想通过我让陈季夜免费给他们提供一百箱的武器,我开了第一枪打中了他肩膀,给个警告。

    但谁让他作死,把枪口子对准了雨滴,那我的枪口只能对准他的脑门了。”

    阿卡看了眼后座雨滴,“你吓到妹子没?”

    谢长溯:“我妹子没那么弱,雨滴见过尸体。”

    阿卡对后座的小雨滴不敢轻看了。

    雨滴不敢给父亲打电话,“大哥哥,你替我打吧?”

    谢长溯可没有程君栝那般纵容她。

    只见,谢长溯拨通叔叔电话,仍在雨滴怀中,然后下车了。

    雨滴硬着头皮,拿着手机贴在耳边。

    谢闵慎秒接侄子电话,“长溯,雨滴怎么样了?”

    雨滴闭眼,视死如归,“爸爸,是我了。”

    接下来,雨滴在车中一边擦泪一边认错,哭得话都说不清楚。

    阿卡看了眼车中痛哭的妹子,他问好兄弟,“你不是最宠妹子了吗?”

    谢长溯懒得看雨滴哭,“这次不给她个教训,谁知道她下次会怎么样。”

    十几分钟后,谢长溯和阿卡回到车上,雨滴的眼皮已经肿起来了。

    阿卡问:“去南非吗?”

    谢长溯摇头,“我回去,家里还是一群小的。”

    阿卡将谢长溯送到机场,他说:“三角区和贝提区的人我都撤走了?”

    谢长溯说道:“人撤了,炸弹别撤。

    敢绑架我妹,我还没给教训呢。

    顺便,人撤走的时候,派个人把这两个分场的内部情况,同步给程君栝,连带炸药的位置也告诉他。

    绑架了雨滴,程君栝不会软包子的让雨滴白受惊。”

    “兄弟,你有点狠吧?”

    谢长溯笑着拍拍好友的肩膀,“你应该高兴,你和我是兄弟。”

    阿卡点头,“确实不敢和你成为敌人。”

    谢长溯带着雨滴登机,阿卡带着自己的人回家。

    程君栝回到政府大楼后,手机上收到一封匿名邮件。

    打开一看,里边都是反动方的内部情况。

    他眼眸染上森冷,小雨滴走了,但是绑架的账还得算!

    雨滴跟着谢长溯回到他家,屋子里被一群孩子们玩儿的乱七八糟。

    见到雨滴去,溺儿和阿糖都开心的跑到雨滴面前环着她,“大姐姐,你也来啦。”

    两个小妹子开心不是没有原因的,大哥哥严肃,都不想让大哥哥监督写作业。

    雨滴来了,她们俩的作业有温柔的姐姐监督了。

    酒儿吓哭跑过去抱着雨滴,“姐啊,我差点见不到你。”

    赛扎也在,“没伤着吧?”

    雨滴摇头,“没有。”

    谢长溯的手机响了,他去到书房接通。

    酒儿哭归哭,但是哭过后,她崇拜的说,“姐,你真爷们。

    咱家都说我胆子大,我怎么发现你才是呢?

    那个地方,你是咋想的,说去就去了。”

    雨滴:“我过去是做义工的,后来听说那里需要医生支援,我当时脑子一热,也答应了。”

    酒儿又问:“我听说那里的风景特别好看,真的假的?”

    雨滴点头,“真的。”

    想要手机,又愁着没地方做公益的小溺儿趴在一边,突然听到大姐姐口中说起“义工”和“支援”后,又听到二姐姐说“风景好看”等字样,她听到了心里去,“大姐姐,我能去不?”

    雨滴和酒儿看向不知事大的小妹子,酒儿问:“你怕被骂吗?”

    溺儿摇头,“只要不打我,我就不怕。”

    雨滴又问:“那你怕大哥哥不要你这个小妹子不?”

    溺儿星眸在两个姐姐中间看来看去,“那我不去了。”

    她起身去找阿糖玩了,卧室内,姐妹俩有许多话要说。

    晚上时,雨滴一直睡不着觉,她衣服都没换,忐忑的在卧室等待被点名。

    酒儿都心疼大姐姐,“姐,我和小哥哥出门过夜也没你这么倒霉。”

    姐妹俩都知道,大哥哥肯定会因为这次的事情私下批评雨滴。

    果不其然,九点时,谢长溯敲门问:“雨滴,睡了没?”

    酒儿:“姐,好运。”

===https://www.AiyyzX.com/ 第2383章 星慕选照片===https://www.AiyyzX.com/

第2383章 星慕选照片

    雨滴起身深呼一口气,回答大哥的话,“没有。”

    她跟着谢长溯去了书房,毛毛蹲在谢长溯身边,看着雨滴。

    “大哥,你批评我吧。”

    谢长溯也想了一下午,该怎么和大妹子说这个事。

    “为什么去做义工?”

    雨滴如实回答,她说完后看到谢长溯身边的狮子,“我还想给毛毛找个伴儿。”

    谢长溯:“……”

    毛毛趴在地上,不蹲着了。

    “找到了?”

    雨滴摇头,“不敢下去近距离看。”

    “白去。”

    雨滴主动提起程君栝,“大哥哥,这次我和君栝舅舅真的是偶然遇到。”

    “那你知道程君栝为什么去索马里维和吗?”

    雨滴想到程君栝告诉自己的话,她回答:“上级指派。”

    “错,是因为躲避你。”

    谢长溯告诉妹妹。

    “知道吗,程君栝因为躲避你,而从一个和平的国家,主动申请去了一个战乱国。

    你见过战争,你知道那是什么样子,危险无处不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5177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