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总裁狠狠撞击她的下面-娇嫩红肿外翻

时间:2022年05月04日 13:50:47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9)次
[导读]    陈绝色问她,“你多大了?”    “20。”谭倾城听话回答。    陈绝色问:“你在哪个研究所?搞科研吗?”    谭倾城:“不是,我在星社研究所,就是去实习的,我还什么都不会。” ...

   陈绝色问她,“你多大了?”

    “20。”谭倾城听话回答。

    陈绝色问:“你在哪个研究所?搞科研吗?”

    谭倾城:“不是,我在星社研究所,就是去实习的,我还什么都不会。”

    谢长溯一直听着两个女人聊天,他不插嘴。

    期间,谭倾城也有所回应的问陈绝色请情况,“我们一届的,都没什么课了,你找实习单位了吗?”

    陈绝色:“没有,没地方敢收我。”

    谭倾城好奇问;“你们学校对实习报告查的严不严?我们学院卡的特别严,没有实习报告不让毕业。”

    陈绝色美眸落在开车的男人身上,“谢公子,能搞定吗?”

    谢长溯:“就算你实习报告上写你是谢氏集团的总裁,我也敢给你盖章。”

    谭倾城笑着说:“星慕一开始也这样说的。”

    云氏集团的章都被云星慕拿回住的地方,她想盖直接就盖了。她家浩翔地产的章也在爸爸书房,也是想用就用了,但是谭倾城还想自己去实践,不想闲着。

 文学

    “嫂子,那你下学期准备干什么?”

    “拆我哥的炸药。”

    谭倾城:“……”

    陈绝色回头,看了眼震住的女生,她又看着谢长溯问谭倾城,“星慕没告诉你我家是做什么的?”

    车子到了星社研究所,谢长溯停下车,“倾城,到了。别听你嫂子说胡话,她爱玩儿。”

    “哦哦,那我走了。大哥嫂子,再见。”

    谭倾城下车,目送谢长溯的车子远去。

    车上,陈绝色觉得稀奇,“星慕竟然没告诉他女朋友,我家是做什么的。”

    谢长溯:“不是所有女孩都像你一样胆大,星慕不说,估计也是怕吓到倾城。”

    陈绝色不理解,为什么有女生会觉得炸弹害怕,炸药多可爱了。

    “你爸走没有?”谢长溯问。

    陈绝色:“去二伯家做客了。”

    有自知之明的谢长溯,“哦,去找二叔骂我了。”

    谢老三知道他大侄子把四弟家的闺女撬了后,直接开心的给陈四打电话,“四弟啊, 恭喜恭喜。绝色和长溯,那可真是太配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和轻轻上门,替我侄子提亲。”

    陈四想到他当年就是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话语,想上门提亲的,“三哥,做人别缺德,早晚遭报应。”

    谢闵慎问:“我大妞妞快生了,小妞妞被你家惦记了快二十年,我还能得什么报应。”

    谢老三觉得他大侄子给自己出了一口气,“你说你藏了绝色二十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你说你躲过了我们家小子,没躲过你们家闺女吧。”

    有了溺儿那个小嘴,大家听说,都是绝色先主动地。

    陈四:“……三哥,咱俩早晚是亲家,你说话能不能向着我啊?”

    谢老三继续戳陈四的痛根,“绝色早晚是我侄媳妇,我肯定向着我家。”

    陈四发现,半辈子的兄弟情,要不是舍不得,他真想分分钟绝交。

    谢闵慎后来回家,他还拉着他大侄子开心的喝酒。“长溯,你真会给叔惊喜。”

    谢长溯有时候觉得,父辈的兄弟情,纯粹又直接,可爱又牢固。

    陈四后来气不过,和杨老二吐了吐苦水,麦穗直接吃瓜前沿的跑去谢家听谢家的人怎么说。

    陈四又去了秦家,和小五弟郁闷的喝了顿酒。

    秦五劝四哥想开。

===https://www.AiyyzX.com/ 第2458章 就是陈季夜他妹===

谭倾城心细,她下午在星社研究所跟着导师了一下午,傍晚云星慕下班,他顺路接住了谭倾城。

    一上车,谭倾城就问出了好奇了一下午的问题,“星慕,嫂子家是做什么的?”

    云星慕等红灯期间,回头看了眼她,“怎么了?”

    谭倾城将自己今日遇到陈绝色的事情告诉了云星慕,连炸药都没隐瞒。

    云星慕听后,他说了句,“离她远一点。”

    “我今天和她在一起,还有点小怕,为什么啊星慕?”

    谭倾城也没觉得自己胆子小,但是和陈绝色在一起,她也说不出缘由。

    她的气质,就不是好接触的人。

    云星慕:“她家是搞军火的,从不露面的黑道千金说的就是她。”

    谭倾城这一刻,再次感受到男朋友家的特殊,首富一家不是简简单单的有钱而已。

    他家的关系,有多错综复杂,谭倾城也在一点点的深入了解。

    “星慕,你没骗我吧?”

    “骗你做什么。”

    谭倾城问:“那她和大哥能结婚吗?”

    “怎么不能,她哥做的生意,少不了大哥的插手。”

    而且,现在谢家背地里的生意,还有基地的一切,最后都由谢长溯接手了。

    “那你呢?”

    谭倾城担忧问。

    云星慕笑了笑,“放心吧,我没事。”

    阿卡是无意间知道谢长溯女人是谁的。

    从他接手黑手党后,凭着自己和谢长溯的关系,和谢家也交往密切。

    他也来a市勤快了些。

    他之前来都直接住谢长溯公寓,这次谢长溯却要把他轰出去,“酒店房间给你开好了,自己去住。”

    阿卡:“你有毛病?”

    谢长溯:“晚会儿绝色会来我这里。”

    “绝色是谁?

    咋,你变心了?

    你那个阿花女朋友呢?”

    谢长溯忽然想起,这段时间只顾着和家人解释了,都未对这位好兄弟解释,“阿花就是绝色,绝色就是陈绝色,陈绝色就是陈季夜他妹。”

    阿卡:“啥?”

    他一脸的不敢相信。

    谢长溯:“聋了?”

    阿卡拉着谢长溯问:“陈季夜她妹咋了?”

    “就是你上次见的不凡的陈阿花。”

    阿卡惊呆了,上次见的女生,是陈季夜他妹?

    就那个,敢直面瞪着自己,眼神威胁他的女人,怪不得她胆子这么大,原来,她竟然是雇佣军主之妹。

    “不,不是,你们家,这,你帮我捋捋,你们北国的称呼我都乱了。”

    谢长溯:“我叔的闺女是我四叔的儿媳妇,我四叔的闺女是我的女朋友。

    陈季夜是我未来妹夫,我是”“停!”

    阿卡发现,让谢长溯讲,还不如自己去掰扯。

    “就问你一句,陈季夜同意吗?”

    谢长溯:“不同意也没办法。”

    后来,阿卡又和谢长溯陈绝色一起吃饭了。

    这次三人身份坦白,没有小职员和微商之女,阿卡也不是搞外贸的。

    三人在溯洄酒楼见面,扔掉那层虚假的面纱,这一次,谢长溯介绍阿卡道:“黑手党,阿卡。”

    陈绝色笑着说:“这样才对。”

    他身上的气质,实在不像是一个搞外贸的人。

    阿卡也回看谢长溯身边的女人,“怪不得长溯上次说你,也不是一般人。”

    “什么时候?”

    她竟然不知道。

    陈绝色扭头看着身边男人。

    谢长溯:“就你睡着了,靠我肩膀上,这事儿等晚上回去我再对你解释。”

    说起回去,谢长溯又问了句,“我四叔四婶在你那儿走了没?”

    陈绝色点头,“我这个榆木点不透,我爸带我妈去住五叔家了。”

    谢长溯又说大实话,“你都变成我的了,二叔和五叔都成你爸的好兄弟了。”

    谢长溯和陈绝色事情没捅破前,陈四也防着杨老二和秦小五家。

    自从两人在一起,陈四和这二人关系更亲密了。

    “对了长溯,雨滴什么时候生?

    我得去趟南国啊,证明我身份干净,我不是你弟弟妹妹们的‘嫂子’。”

    陈绝色狐疑的回头,“嫂子?”

    她又看向谢长溯,结合阿卡的话,“谢长溯,你还是个同性恋?”

    谢长溯百口莫辩,他弟弟妹妹误会就算了,自己女人也误会。

    “我不是!之前去地狱窟,我和阿卡总是一起,感情深厚不,也不深厚,也就彼此认识,有过过命交情。

    出来后,他就来我家看我长辈也不是看我长辈,就是无聊来玩儿,然后多来了几次,雨滴酒儿两个傻妞,私下里说我和阿卡是一对,传播的一群小的没脑子跟着也当我们是一对。

    因为都看我一直没有女朋友,怀疑我的性取向有问题。

    但是,我喜欢女人,全天下谁都没有你清楚!”

===https://www.AiyyzX.com/ 第2459章 三个不把命当命的人===

陈绝色立马说:“我不清楚。”

    阿卡在对面发出爽朗的笑声,谢长溯紧张了,他竟然会紧张。

    “对了,也没听你们说说雨滴和酒儿的反应,这俩妹子得炸了吧?”

    阿卡问。

    谢长溯早有自知之明,“电话我没接。”

    凡是这两个妹子打的电话,谢长溯一概不接。

    因为接通就是雨滴的十万个好奇,以及酒儿那个高音喇叭,他聒的脑仁疼。

    两个妹子的联系方式都被他拉黑了,连带的,程君栝的手机号也被拉黑了。

    不为别的,雨滴肯定会拿着丈夫的手机联系他。

    “你倒是会预判。”

    阿卡评价。

    陈绝色问:“我哥手机号你拉黑了吗?”

    谢长溯看着她,“就算我不拉黑,你哥也不想听到我声音。”

    毕竟他是过来人,清楚的知道妹夫的声音,多难听。

    不过,任凭谢长溯预判的再精准,他逃不掉的始终要面对。

    雨滴要生了,做大哥的谢长溯一定会过去。

    谢家留了一部分人,云星慕为首守家。

    谢长溯带着父母和弟弟妹妹们前往南国。

    即使如此,他们也到晚了。

    落地时,孩子都生了。

    趁着月色,一群人赶往医院。

    一层楼的病房都是谢家的,雨滴也是剖腹产,林轻轻是过来人知道生完孩子后多难受。

    赛扎早早就被送到了南国,他和雨滴的感情最深,怕雨滴生孩子生的猝不及防,谢长溯提前命人把赛扎送了过来。

    这次来的不仅是谢家所有人,谢长溯还顺带了个女朋友。

    陈绝色起初不愿意过来,谢长溯:“比赛,你输了跟我过去。

    你赢了,我让你留在家中。”

    “我凭什么要和你比赛?”

    “因为你对这个比赛会充满兴趣。”

    陈绝色挑眉。

    后来她才知道,男朋友要和她比赛拆炸药。

    果然,这勾起了她的兴趣。

    她哥可能都斗不过的男人,她也想试试。

    于是,不怕死的情侣二人,外加一个不怕死的看热闹阿卡,三人去到了船板上,一起拆炸药。

    要知道,谁若是一不小心,海面上将会绽放耀眼的“火花”,外加三颗人头。

    三个不把命当命的人,直接抱着真货玩了起来。

    后来,谢长溯先放下工具,看着少他一秒放下的女朋友。

    陈绝色又双臂环抱,靠着船椅,认命的问:“什么时候起飞?”

    海面上,谢长溯这日心情好到,他记忆以来笑的最灿烂,也最迷人的耀眼。

    陈绝色看着对面,视线灼热望着自己,只因为她答应陪他去见他的所有家人而笑的明媚如阳的大男孩,她扭头看着如钻石闪烁的海面,嘴角也露出少女的甜美笑容,是心动,亦是羞涩。

    吃狗粮的阿卡:“”这一刻他觉得他像一只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连名字也有点像狗。

    后来飞机上,陈绝色像是外星球的生物,被谢长溯的一群弟弟妹妹们围观,一群人一口一个“嫂子”,喊得她未婚小姑娘瞬间觉得自己成了已婚多年的妇女。

    谢长溯在一边笑,一直笑,笑的很开心。

    “不是,为什么你们二嫂,你们都喊她倾城姐姐,我,你们要喊我嫂子?”

    溺儿:“我二哥哥可以当姐夫,但是你必须当我们嫂子。”

    陈绝色看着小溺儿,笑着挑眉,“小丫头你比我还霸道啊。”

    溺儿抱着陈绝色的一条胳膊,“嫂子,我哥已经在给你盖房子了。”

    阿糖已经在忽悠自己的新模特了,“嫂子,你这么美,不当模特可惜了,我给你拍照,拿去获奖好不好?

    溺儿的照片都拍几千张了。”

    她想换个美人拍。

    陈绝色:“你敢让我出现在大众视野?”

    阿糖摇头,“但是,题材我都想好了,就做神秘刊,你脸上带着半面面具,谁都看不出来你。

    嫂子,只要你答应做我模特,你和我大哥的结婚照我免费拍。”

    阿卡也跟着谢家飞机去南国,谢夫人瞧着孙子都有着落了,她又开始当自己的催婚小达人。

    “阿卡,你也老大不小了,遇到合适的该结婚了。”

    阿卡:“”飞机落地南国,一群人前往医院。

    到时,赛扎和程夫人正一人抱了个孩子。

    酒儿立马冲到亲哥面前,“大哥哥,你和”谢长溯搂着陈绝色,酒儿的高音喇叭立马收了。

    雨滴也是第一次见到陈绝色,她躺在病床上,虚弱的看向谢长溯方向。

    病痛,不忘吃瓜。

    “男孩儿女孩儿?”

    谢长溯问。

    谢闵慎在床尾,看着他心疼的女儿,“两个小子。”

===https://www.AiyyzX.com/ 第2460章 程谢二老拌嘴===

第2460章 程谢二老拌嘴

    云舒和谢闵西都去到雨滴身边,看侄女。

    谢长溯看着程家的长辈,“程将睡觉估计都能笑醒。”

    云星慕算时间,电话打过来,“大哥,我大姐怎么样?”

    “生过了,两个儿子,一切都好。”

    三千的情谊从不外泄,他都深埋心底,但是看着虚弱的大姐,心还是疼了。

    程君栝去了医生办公室,不一会儿回来,他脸上的喜悦是遮无可遮的,看着他的脸都能感受到喜言于表。

    溺儿拉着陈绝色去看了看小孩儿,赛扎问:“能看出来像雨滴还是君栝吗?”

    溺儿:“连人都不像,我火眼金睛啊,这咋能看出来。”

    病床上的雨滴,听到小妹子的话,直接笑了起来。

    溺儿的话算是给虚弱又困顿的雨滴带来了一丝愉快,让她没那么难熬了。

    阿卡看着雨滴,对她道:“知道了吧,叫了我六七年的‘嫂子’,叫错了吧。”

    雨滴又笑了起来,“对不起阿卡哥,误会你这么多年。”

    南宫家的一众亲属都过来了,也同样见到了谢长溯的女朋友,“上次还真没骗我,这姑娘真漂亮。

    叫什么,家里是做什么的?”

    南宫伯爵问。

    谢长溯:“叫绝色,她哥是陈季夜。”

    南宫伯爵:“”四爷闺女?

    !

    看,只要提起陈季夜的名字,不需要解释那么多,懂得都懂。

    谢长溯对女朋友介绍南国的亲戚。

    虽然他谈的晚,但是他见家长的最快!

    南宫家世代都是南国子民,南国朝臣想为本国留人,这是众人都理解的。

    “雨滴,这两个孩子不如就申请个南国户口吧?”

    雨滴是圣医大学的高材生,未来医学界的一颗新星。

    程君栝是北国才能者,大将者。

    若是他们的孩子留在南国,对南国只有益处。

    雨滴根本就没考虑就拒绝了舅公的提议,“舅公,我们还是北国户口。”

    谢长溯趁机中断了舅公的话,“雨滴和君栝都是北国的,这俩小的若是南国户口,就是给君栝埋地雷。”

    何况,程家,世代北国军臣,程家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子孙非北国人。

    南宫伯爵看还不等程家开口,谢家这几个小的就反驳了他,他也就没继续说话,看了看雨滴,留下伯爵夫人,南宫伯爵就公事繁忙离开了。

    程将军年纪一把,为了看曾孙,他也坐飞机一天来到南国。

    谢将军和他同一班飞机。

    二老在飞机上都已经拌过嘴了。

    程将军开心,自己有生之年终于见曾孙了,还是一对。

    他们程家终于不是三代单传了,于是和谢将军炫耀了好一会儿。

    谢将军:“你有啥好炫耀的,你曾孙不还是我曾孙女生的。”

    程将军怼不过去。

    来了后,程将军开心的说他家四世同堂了,谢将军伸出他五指,“四世你就开心成这样,我家都五代了。”

    “你五代个什么啊,长溯儿子出生才叫五代,雨滴的孩子姓程,我家的。”

    谢将军一点都不带怕的,他拉着陈绝色,坐在身边,“看到没有,我就问你漂不漂亮,知道这是谁吗?

    我老谢的家曾孙媳妇。

    嘿,我家还有一个曾孙媳妇。

    我家五代同堂,那不就是这两年的事儿。”

    程将:“”人比人气死人。

    陈绝色冷清惯了,家中一直是一家四口,从未有过如此热闹。

    她从在飞机上时,谢家的人就对她递来无法拒绝的热情,来了医院,她还逃不了谢家人的热情,弄得陈绝色都脸皮薄的不适了。

    林爷爷身体越来越不好,家人都明知这一点,这次,他还是身体原因,无法坐飞机,因此无法来到南国,他遗憾的一个人在家,云星慕后来给家中电视上打开视频,直接让林爷爷隔着屏幕看南国的外孙女和两只小婴儿。

    程将后来和谢将都拄着拐杖和对方吵了起来,谁也不差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5233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