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神斧在他的手中变得神出鬼没,以他神思之疾来进行御使

 第二百七十章 携手封印

    阴神王弃则是彻底发了性子……没错夺魂魔是能克制阴神之躯,甚至是将阴神当成了美味佳肴。

    可是如果它甚至无法靠近呢?

    幽冥神斧在他的手中变得神出鬼没,以他神思之疾来进行御使,却是彻底将那夺魂魔给从速度上碾压了。

    只是,此时他注意到自己的肉身已经衰弱到了一定程度。

    云姨和阿宝只是抽取侵入他体内的阴气,但他的身体终究是要经历一次阴气的侵蚀……

 文学

    在这个时候,他身上的橙金流光一下子展开,形成了一个圆转如意的罡气罩。

    而后这罡气罩被他单手一挥就脱离了阴神之体,将他的本体肉身给罩在了里面……纯阳罡气隔绝阴气,这下他身体恶化的速度可以大大减少了。

    可这样一来,他的阴神就相当于是完全暴露于那夺魂魔面前,再没一丝保险……

    危险吗?

    从现在起若是一着不慎,那就是满盘皆输。

    可是在阴神王弃的心中,他是有着完全的把握才会如此决定。

    他如今只是依靠幽冥神斧就将那夺魂魔给拿捏得死死的。

    哪怕他站在原地不动,那夺魂魔依然无法靠近。

    同时幽冥神斧将那夺魂魔给来回碾压,让它的力量不断衰弱。

    甚至,因为阴神王弃觉得这幽冥神斧太过粗重了,所以直接改变了咒法内蕴,截取了那斧刃变成刀锋……慢慢地被他给演化成了一门《幽冥神刀》出来。

    幽冥神刀的阴气消耗就很少了,同时轻盈无比,也更为灵动。

    被他意念御使得快如疾电,以《孤鸿惊羽刀》的招式刀刀留影,斩得那夺魂魔狼狈奔走却又始终无法得脱。

    就在此时,阴神王弃神情一动,他的意念‘看’到了本体怀中那照影语竹中的一道消息……

    “夫君,我已经进来了,你在哪里?”

    王弃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启风语咒公放:“我们在地穴末端压制夺魂魔,你们下来的时候要小心。”

    阴神状态之下,他又瞬发了一个‘幽冥探查术’,瞬间就是将整个鬼阴地穴中的情形都纳入了掌控。

    很快他就察觉到了冉姣已经带着援军赶了过来……

    她们来得正是时候,此时他已经察觉到了《幽冥神刀》对这夺魂魔的局限,简而言之就是‘只伤不死’。

    可是再这么拖延下去,他的本体肉身可就要坚持不住了……所以最终要解决问题,还是要落到封印术上。

    他感觉时候差不多了,便是骤然间御使幽冥神刀施展出了《孤鸿惊羽刀》中的奥义‘刀织羽’,顷刻间,这整个空间都充满了一片阴冷的刀光。

    急速飞驰的幽冥神刀以那夺魂魔为中心编织出了一片密集的光球,就好像是织毛衣时的线球一样。

    在这骤然爆发的奥义面前,那夺魂魔一时间完全没有办法应对,在连续遭受重击损失了不少的魂魄之后只能将自己抱成一团,成为一个彻底的‘圆球’,减小受打击面积。

    就在这个时候,冉姣恰好冲了进来……她一眼扫过就看到了当前的局面,第一反应就是跑到王弃的肉身旁边护法。

    可是阴神王弃已经喊道:“替我冰封住它!”

    语气冰冷而淡漠,这便是阴神状态下绝对理智时的风格。

    冉姣闻言立刻照做,就是心中有些发堵。

    她猛地深吸一口气,而后手成水印,骤然间便从咽喉处喷出了一片极致冰寒的水流。

    这股水流又在‘海潮叠劲’之下变得如同洪流,一下子如同漩涡一般地将那‘刀织羽’形成的光球给裹在了其中。

    寒冰的漩涡裹挟着冉姣浓郁的灵力,以及她蓬勃的怒意……她看到了王弃肉身上严重的伤势,这是她认识王弃以来前所未见的!

    所以愤这寒冰漩涡带着她所有的愤怒,猛然间向中间塌陷下去,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作用在了被‘刀织羽’包围着的夺魂魔球体上。

    一下子,就将之给压得死死的。

    随后冰球成型,以极致的寒冷将之冻结得死死的。

    这时阴神王弃瞬间在这冰球旁闪现,轻轻搭在这冰球上,便立刻有密集的金红色咒文印记遍布整个冰球……封邪咒法!

    原本冰球中的夺魂魔还在挣扎,可是随后当这封邪咒法从冰球表面透入直接‘篆刻’到了它的身体表面时,它的挣扎就越来越弱了。

    直至封印完成,冰球落地,它便是暂时彻底被封住了行动任人鱼肉。

    王弃的阴神这才回过头来看向冉姣,露出了眷恋爱怜的神色道:“阿姣姐,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下一刻,心境打破,他的阴神之体就瞬间倒卷回去,回归他那虚弱的肉身……

    王弃的身体微微一震睁开眼睛,就已经看见了阿姣姐姐那忧心忡忡的脸庞近在咫尺……只是被他的罡气罩所阻挡无法靠近。

    他心念一动,罡气罩便回归胸前中丹田。

    真气自然而然以《五气元灵术》的轨迹在体内运行,让他的伤势好受一些了之后才说:“阿姣姐姐,这次……我可能要有些麻烦了。”

    的确是麻烦了,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右手了。

    冉姣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了,她上前搂着王弃就说:“没关系,我就在你身边的,我们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

    这时五神山掌教玉磐子才姗姗来迟,他来到地穴之中看到了里面的情形,立刻就说道:“快把王弃扶出去,还有这个封印球……然后去找请乾坤正道的乾元掌教前来解决此魔,我们必须立刻加固封印。”

    说话间,他已经从随身带来的乾坤袋中拿出了许多东西,那是大把的符箓,都是准备加固此地封印用的。

    难怪他来得晚了,却是要为此做准备。

    他似乎看出这封印已经岌岌可危,甚至都来不及和王弃多说什么。

    冉姣闻言立刻照做,此地环境也的确对活人不是那么友善。

    而这时冉姣腰间的葫芦里则是钻出而来阴仙姬的声音,她说:“掌教师兄,这次我不能助你封印了。”

    玉磐子道:“你这次损耗也很大,一起出去吧,替我叫公输依智师兄与云惑子师弟下来,有他们护法就足够了。”

    “还有,上去以后让丹师姐主持大局,我们加固封印需要一段时间,自己万万不能乱了。”

    玉磐子有条有理地交代完了一切,这才专心开始准备加固封印。

    这时阴仙姬看向冉姣道:“若是信得过我,将他交给我吧,我的土遁术可以直接带他出这地穴……他必须立刻得到丹师姐的医治。”

    冉姣稍稍一愣,随后默默点头道:“好的,我会马上跟上来的。”

    说完她小心地松开王弃……她是那么的不甘心,竟然在这种时候将自己的丈夫交到别的女人手里……虽然那是个女鬼。

    但她依然觉得不甘心,同时也是找到了自己新的努力方向……要带出去医治吗?如果我自己就能医治,为何还要舍近求远?

    她忽然间有些‘悟’了,然后扛起那封印冰球就以旋风一般的速度冲了出去……《仙风幻身决》本来是一种临战杀伐用来段距离加速的身法,但是现在完全被她用来赶路了。

    那强大的身体强行克服了连续爆发急速带来的冲击,愣是以超级速度几乎与阴仙姬的土遁术同时冲出了这地穴。

    “呼~呼~”

    阴气环境下对血肉之躯的压制她也感受到了,体力消耗巨大。

    可她不在乎,只是看了眼已经继续往混天谷外而去的阴仙姬,再次脚下骤然发力……那一刹那爆发开来的劲风,甚至将周围的小镇仿佛都给刮倒。

    片刻之后,阴仙姬带着王弃冲到了混天谷外……那原本是混天谷弟子聚居的地方,此时却是已经聚集了几乎五神山所有的弟子。

    冉姣则是扛着那冰球紧随其后,沿途如同飓风过境一片狼藉。

    莫椋、雪鹤还有灵机子等三位掌教真传也在这里等待,他们看到之后就连忙上前抱拳道:“阴师叔,请问里面情况如何?”

    阴仙姬还要回答,可是身上扶着的王弃就已经被冉姣给‘抢’了过去……这让她略略有些无语,‘领地意识’也太强烈了一些吧?

    冉姣则是现在完全进入了一个‘自闭’的状态内,她完全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只是径直在人群中寻找她的目标……

    下一刻,她眼睛一亮,扶着王弃就来到了铅丹崖首座丹蔻华面前道:“丹师伯,王弃他被夺魂魔伤了,求你出手施救!”

    被这一打岔,阴仙姬也没功夫回答那三个真传弟子的问题了,她也是快速说道:“公输师兄还有云惑子师兄,掌教师兄需要你们去护法。”

    “丹师姐,王弃是被夺魂魔伤了体魄,必须要您出手救治了。”

    “羽啸子师兄,还需要你去乾坤正道走一趟,请乾元掌教到来除魔……那夺魂魔已经被王弃和冉姣封印在了这冰球中,也不知这封印能够持续多久。”

    一句句话条理分明地说出,众人便立刻按照这指派行动了起来。

    倒是那三大掌教真传有些尴尬……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被晾在一边的感觉了。

    可就在羽啸子准备动身的时候,那冰球却是猛地震颤了起来,表面也出现了一道道裂痕……那是夺魂魔正在试图破封!

    王弃虽然虚弱,但他的意识却极为清醒。

    见状他立刻说道:“阿姣姐,加固封印!”

    “不必舍近求远了,这除魔之事宜早不宜迟,我们就在这里把问题解决了!”

    冉姣轻咬嘴唇道:“可是你的身体……”

    王弃温和地笑了起来:“我的身体……就让丹师伯来处理吧……阿姣姐,我等下可能会表现得有些冷淡,但不要担心,那只是一个迫不得已的心境状态……”

    冉姣已经让自己强行坚强了起来,她说:“那么我们就快些吧,快些解决完了,然后治疗你的身体。”

    她不会阻止王弃想做的事情,因为她知道那没用……所以她只会拼尽一切地去帮助王弃事先这个目标。

    下一刻,王弃便在这众目睽睽之中双眼一闭脑袋一歪……

    然后,那浑身闪烁着金红微光的身影便从他的身体表面浮现……他的阴神再次出窍!

    “阴神出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夸张的吗?”丹蔻华扶着王弃的身体不由得惊叹。

    同时也是大有深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小师妹道:“难怪你这么着急,原来是个和你有着类似情况的人啊。”

    阴仙姬没有理会丹蔻华的揶揄,她只是忧心忡忡地问:“现在,需要们帮什么忙吗?”

    阴神王弃无比冷漠,他淡淡地道:“冰封加固,然后,你们谁还会《封邪咒法》?”

    在场的羽啸子挠了挠头,他不会……

    阴仙姬也是摇摇头,她也没学这门封印术。

    倒是丹蔻华轻声细语道:“老身倒是会的。”

    阴神王弃淡淡地说道:“那倒不必了,丹师伯还是照顾一下本体肉身比较好……如此,就看我们夫妻的了。”

    虽然语气冷淡,可是冉姣在听到哪怕是这个时候王弃依然毫不忌讳地将‘夫妻’挂在嘴上,心中的担忧也就散去……她总觉得,这个样子的王弃会随时离她而去。

    所以她三步并做两步便来到了那冰球前,伸手触及那冰球,深吸一口气……刹那间这五神山上就似有无穷灵力翻涌。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有意识地全力激发自身的血脉力量……她的全身细胞都好像能够直接从周围的天地元气中抽取浩瀚的水行灵力,然后再以他的天赋使之便成寒冰灵力……

    下一刻,那本来不断跳动出现列横的冰球就稳住了。

    它没有再被加厚,但是那无穷的水行与寒冰灵力都在往这冰球出聚集,使之变成了一个散发着惊人寒气的存在。

    当这冰封再次稳固之后,王弃的阴神则是来到这冰球前,先以《封邪咒法》将这封印给加固了一下。

    看他那信手捏来的封印术,周围的人都是有惊为天人的感觉……这就是阴神演法吗?

    这王弃竟然有如此神通!

    至于先前冉姣那呼吸之间仿佛要将这五神山所有水行灵力都给抽走的景象更是早就吓到了他们……这对夫妻,真就没一个是简单的。

    封印稳固之后,这夺魂魔果然就平静了下来。

    如果真让它破封而出,那么在场这些人除了少数几个恐怕就都要遭劫了。

    封印加固之后,王弃这才进行下一步举动……他单手一指,面前就出现了一柄引起汇聚所铸成的长刀!

    “这是什么?”

    一种混天谷的弟子茫然……他们能感觉这应该是某项混天谷秘法传承的路数,可问题是怎么和他们所学的都对不起来啊?

    阴仙姬无语地解释了一句:“这是人王弃将我们的《幽冥神斧》给改成了‘幽冥神刀’……大惊小怪,等回头他空了我就将这门秘法给讨要过来,你们又可以多一门不错的秘法传承了。”

    作为混天谷首座,她这也太理所当然了一点吧?

    ……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第二百七十一章 重伤难愈

    幽冥神刀,悬于王弃的掌心。

    这时候王弃用它,就是因为它以阴气所铸,介乎于虚实之间。

    所以当王弃手持着它将之插入那冰球中的时候……却是没有破坏任何的冰层,也避开了他的封印符文,直达那夺魂魔被封印的身躯处!

    下一刻,这幽冥神刀上猛地浮现浓郁的魔气……显然是刀锋已经刺穿了夺魂魔的身体,而其魔气正反过来通过幽冥神刀来到了封印之外。

    阴阳之力对这些妖魔来说果然只能伤而不能杀。

    但是下一刻,王弃的阴神却直接在以精神层面放声诵咒:正法乾坤,令诸邪退散!

    强大的破邪灵力开始波动了起来,以王弃为中心急速聚集……他竟然是以破邪神咒加持在了幽冥神刀上!

    这是什么骚操作?

    众人都看不懂了。

    在一般认知中,破邪灵力是正面的,而混天谷所传承的阴咒法系列都是负面的,这怎么可以混搭起来用?!

    然而在他们无比愕然的目光中,两者还真的就成功混搭了……

    破邪灵力真的加持在了幽冥神刀上,使得这原本漆黑一片的刀身如同琉璃水晶一般地闪亮了起来。

    王弃心中对阴阳的理解再一次得到了验证,阴阳只是阴阳,从来不会是正邪的本身。

    因为阳气更易承载正义,而阴气则更多容纳邪恶,所才会让世人对这两者本身也产生了错误的定位。

    但实际上,阴只是与阳相对,而不是与正相对!

    所以往日里基本就是依托于阳的破邪灵力这次依托在了阴上,并且在王弃的意志指引下,两者完美相融……

    破邪灵力一霎时通过幽冥神刀灌注入了封印之中,甚至是直接涌入了那夺魂魔的身体之内!

    而后,那整个封印就又不断震动了起来……那夺魂魔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命运,开始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

    “给我安静点地去死啊!”冉姣感觉到了里面的挣扎就这么出离地愤怒了。

    就不能老老实实地被净化掉算了吗?

    老这样挣扎,会拖延阿弃治疗时间的!

    不自觉中,她那竖瞳之内射出了一道危险的气息,狠狠地钉在了她的冰球上……

    于是在这一刻,封印内一切的挣扎全部归于寂静,那夺魂魔竟然仿佛被定住了!

    这时王弃的破邪灵力也是再无阻碍,一下子将幽冥神刀上所有的魔气都给压了回去,然后整个冰球开始慢慢地透亮了起来……

    冉姣的冰很纯净,这也使得众人透过这冰中的破邪灵光看到了里面那一团正在不断消失的黑影……

    冰球之内,一道黑影终于从恐怖的震慑之下醒转,然后在这冰球内四处乱窜死命挣扎……可是没用的,破邪灵力已经完全充满了整个冰球内的空间,它无论如何逃避也是在破邪灵力的笼罩之下。

    更何况冉姣还在随着这夺魂魔躯体的缩小而不断地压缩这冰球内部的空间,使得它挣扎的余地也是越来越小……

    直至某一刻,阴神王弃握着幽冥神刀猛然间往下一戳!

    那刀锋就一下子钉住了冰球中的黑影,强大的破邪灵力直接灌注入了这黑影的体内,使之浑身一抖……

    “吱吱!!”

    众人的精神层面猛然间被一个尖锐的嚎叫声所覆盖,修为差的都只能抱着脑袋痛苦不已。

    只是片刻之后,这嚎叫声平息……再看那透亮的冰球之内,正好看到原本的黑影一点点地散去,直至没有一丝踪迹。

    “成了?”冉姣深吸一口气问。

    阴神王弃的目光又温和了下来,他微微点头,想要伸手去摸摸他的阿姣姐姐……但是下一刻他的身体便如同薄雾一般瞬间飘散了开来。

    与此同时,丹蔻华已经给王弃喂了一枚丹药道:“可以了,现在你立刻运气一起化解这枚丹药的药力……它可以立刻补充你身体的损耗,会让你好受一些。”

    王弃回过神来,连忙照做。

    冉姣这时也没再管那冰球了,而是神色有些寂寥得回到了王弃的身边。

    每一次,每一次王弃的阴神只要对她露出温情的神色,就会立刻消散回归本体……这让她很在意,不知为何就觉得很在意。

    随后她看着王弃调息内气吸收药力,忍不住问道:“丹师伯,阿弃他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多久能好?”

    丹蔻华闻言手中调配药液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答道:“这可就麻烦了……他伤的是体魄,这只能让他自己慢慢恢复,甚至连丹药都很少能够起效的。”

    冉姣意外地问:“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好,这种伤势应该很快就能愈合的才对啊?”

    丹蔻华摇摇头道:“这是夺魂魔造成的伤势,夺魂魔的爪牙是能够直接撕扯人的魂魄的!”

    “应该说,你得庆幸这孩子的三魂无恙而只是损伤了一些七魄根本,否则他就只能兵解去修鬼仙了。”

    冉姣着急地问:“那这七魄损伤该怎么恢复?”

    丹蔻华温和地说道:“人有三魂七魄,其中天魂与地魂相合而成命魂,命魂既出则天地二魂隐去,以命魂执掌生命。”

    “七魄乃是命魂支配生命的延伸,若无七魄加持,则生命脆弱随时会遭外邪所侵,又或者被内秽所污,变得体弱多病。”

    “王弃这孩子只是七魄有损,所以他的身体难免会虚弱一段时间。但是只要他的命魂依然强大,那么迟早就能养好这七魄上的损伤。”

    “只是时间可能会久一些。”

    冉姣听了这才心中好受了一些……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她的丈夫会变成‘病秧子’?

    她略略有些伤感……但随后居然就这么心情又好了起来!

    她想到了自己接下来可以好好照顾王弃,又可以过二人世界的美妙生活了,她的心情就止不住得美。

    尤其是,每次王弃受伤需要照顾,都不能乱跑而只能跟她拴在一起……这就更好了。

    随后就是丹蔻华给王弃的伤口上药治疗……内用外敷一起出马,他的伤势便被料理得很好。

    短短片刻,他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这就是修行者的医术么,当真神奇。

    不过该有的包扎还是要的,丹蔻华又拿出了一卷带着浓郁药草香味的绷带给了冉姣道:“你是他道侣,以后换药什么的就由你来负责了……这个没问题吧?”

    冉姣点点头道:“师伯放心,弟子在入门之前也是在行伍之间混过,也学过一些急救医术。”

    说着,她就展开了这绷带,小心翼翼地刮了些药物在这绷带上,然后就手法娴熟得给王弃包扎了起来。

    丹蔻华见状也是不由得颔首,觉得这女孩的手法娴熟,倒是没有唬人。

    王弃已经的伤势处理好,他被阿娇姐姐扶着站起身来试了一试……发现先前的那枚丹药果然有效,至少身体大方面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只是他的右肩乃至整条右手……都还有种不得力的感觉。

    他伸出右手用力握了握,可完全没有以往那种满满的力量感,反而是稍稍用力,这整条右臂就仿佛彻底失控了一样抖动了起来。

    这让他很是惆怅……这条手臂,以后还能握得住刀,拉得开弓弦吗?

    丹蔻华见状已经先说道:“这是正常的,这条手臂一时半会儿的虚弱在所难免,但你的命魂依然完好并且足够强大,预计三五年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王弃听了也只能点头,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暂时没有了右手,这生活质量会不会下降啊?

    他的忧心点就是这么地与众不同。

    “这样处理一下差不多就可以了,接下来我五神山这里可是有的要忙了……又有妖魔从封印中脱出,甚至连亡者之地的封印都因此动摇……眼看着还要天下大乱……多事之秋,总觉得不是什么好兆头。”

    丹蔻华叹息着说了一些,随后看向那对小夫妻道:“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我们来处理……但不要彻底放松警惕,若是发现混天谷这边有阴气冲天而起……就立刻离开山门跑吧。”

    王弃愕然道:“难道那亡者之地的封印已经脆弱到这个地步了?”

    他刚才可真的是在拼命守护那个封印啊。

    丹蔻华说道:“封印本身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因为那夺魂魔的一些动作,使得那封印内部的亡魂开忽然间就暴躁了起来。”

    “掌教师弟此时就是在准备安魂仪式,也不知道能起多大作用……若是一个不巧,这里或许会变成战场吧?”

    王弃听了心中略有所动……难道如果封印挡不住了,这五神山的弟子就会来阻挡?

    可他们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听话地回到自己的田居。

    冉姣脚下冰层显现,很快就御使了一块浮冰将她与王弃托起,然后往田居的方向飞去。

    他们心事重重,等回到自己的田居,再转头往混天谷方向看去,才发现那边的天空已经是一片阴翳,浓郁的阴气引来了大片的阴云,仿佛随时要下起雨来。

    那亡魂之地的封印变故,使得整个五神山的天象都受到了影响。

    王弃此时却只能卧床休息,由冉姣照顾着……

    “夫君,你放心好了,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的。”冉姣抓着王弃的手轻声宽慰。

    已经过去了快五天的时间,王弃的身体依然没有恢复过来……七魄受损带来的不只是一条手臂的‘残疾’,还有全身的无力。

    那就好像是被人下来一个诅咒一样,令他的身体进入了一个十分糟糕的状态。

    只是让他们两人都很担心的是……混天谷那边依然是阴云密布,玉磐子他们的措施似乎没有效果的样子。

    蓦地,天空之中有一道道剑光划过,有外来的修士通过了山门大阵冲了进来!

    然后越来越多的剑光出现,一个个人影毫无阻碍地通过了山门大阵进入这五神山范围,并且在稍稍停顿之后就直往混天谷而去!

    他们对这里很熟悉,山门大阵也不阻拦他们……

    王弃和冉姣面面相觑,忽然间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五神山虽然看起来人不多,可那是在‘道统之争’的规则之下才会如此。

    难道是前代乃至更前代分离出去的前辈们又回来了?

    王弃忍不住提议:“阿姣姐,要不我们也回去看看?”

    冉姣早就知道他要忍不住,于是问:“可是你现在这身体,去了又能干什么?”

    王弃稍稍一滞,然后说道:“我可以在后方辅助啊,别忘了我的《五气元灵术》。”

    冉姣闻言暗叹一下,她看王弃此时努力说服她的样子,就知道他自己已经拿定了主意。

    所以她干脆没有和他分辨,只是很坚定地说道:“你要去可以,但要与我约法三章!”

    王弃当时就觉得背后有冷汗要冒出来……一本正经的阿姣姐姐超凶,他有些怕。

    “好。”但他还是应了。

    冉姣道:“第一,你不可随意走动,不要让我看见你做任何耗费体力的事情。”

    王弃听了认真地想了一下,随后心中有了主意才点头。

    冉姣又到:“第二,不可逞能,若有战事,你绝不可直接参与战斗!”

    这第二条,显然冉姣早就料到那简单的第一条是管不住这破人的,所以干脆第二条直接限定了他不能直接参战。

    王弃听了觉得很为难,因为他是真觉得自己哪怕不用动手,也能够有稳定输出。

    所以他犹豫了一下道:“若是情况紧急,我不得不出手也没办法吧……”

    冉姣幽幽地看着他,却没有在意他的讨价还价,而是继续说道:“第三,我要云姨和阿宝全程跟着你、保护你。”

    “这……”王弃惊了一下。

    这意味着如果他再次历险,那么他身边的云姨和阿宝也就会陷入危险之中。

    他还来不及拒绝呢,云姨和阿宝就已经同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云姨温婉地点点头道:“阿姣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这孩子的。”

    阿宝则是在王弃的身边不停地翻跟斗,同时嘀嘀咕咕:“阿宝可以和阿弃一起玩喽……”

    王弃心中发堵,不服气地还想说还说么。

    可在这个时候,冉姣已经双手压着他的肩膀将他搂入怀里轻声道:“阿弃,你要去我便让你去,但你得记得一件事……我冉姣作为你的妻子,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只会倒在你的前面。”

    王弃听了猛然震了一下,这一刹那,他终于感受到了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所以,你要好好珍惜自己,也要珍惜我好吗?”

    王弃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点头……

    就是他脑袋被挤得有些太紧了,这动作很难做得出来啊……要死要死,要被闷死了……

    “呼……”

    差一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花卉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yyzx.com/5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