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小东西我们对着镜子作

时间:2022年07月01日 16:06:5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次
[导读] 我默默爬上了床,杂物间改成的小屋里昏暗逼仄,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小东西我们对着镜子作让我心里又浮起蒋欣骂我的那句话:“陈默,在我们蒋家,你就是条狗,狗,懂不?”一夜难眠,快要天亮时我才勉强迷糊过去,刚睡下,就...

我默默爬上了床,杂物间改成的小屋里昏暗逼仄,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小东西我们对着镜子作让我心里又浮起蒋欣骂我的那句话:“陈默,在我们蒋家,你就是条狗,狗,懂不?”



一夜难眠,快要天亮时我才勉强迷糊过去,刚睡下,就陷入了连串的梦境当中,一会梦到小姨怒气冲冲质问我,陈默你竟然偷看我,还做那种事,你简直畜生不如,一会又梦到蒋欣又一次欺负我,我奋起反抗,把她的手机夺下摔碎,还逼着她再次做出手扶床沿朝我撅起的姿势来。



我在梦里鼓足了勇气,朝蒋欣逼过去,打算一把撕掉她身上那条碍事的纯白内内时,一阵柔和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文学



随后,是小姨的喊声:“小默,起床吃早饭了,再不起来上学就要迟到了哦。”



我赶紧爬起来,穿好衣服打开门,小姨朝我看了一眼,关切的问道:“怎么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不舒服吗?”



我有些慌乱的摇了摇头,不敢看小姨那明显是得到滋润后有些容光焕发的脸,径直朝院子中洗手池走去。



洗漱好,堂屋里已经摆好了餐桌,小姨跟蒋云两个手脚麻利的摆好白粥和馒头,炒咸菜等早点,蒋欣和蒋大勇才打着哈欠从各自的房里走来。



我心虚的偷看了一眼,发现蒋欣和蒋芸还是很好辨认的,因为蒋云留的是披肩长发,而蒋欣则是短发刚刚过耳。



吃饭的时候,我生怕蒋欣一个不爽,就把昨天的事都给抖出来,可蒋欣看都不看我一眼,只顾着慢慢喝白粥。



蒋云看我有些拘谨,还主动帮我夹了个馒头,取笑道:“干嘛呢陈默,以后这也是你的家啊,别光看,倒是吃啊,吃好了我们一起去上学。”



我感激的朝她笑笑,低声答:“嗯,好的芸芸姐。”



我话音刚落,蒋欣就放下筷子,笑嘻嘻的道:“陈默,我想坐一回自行车,今天让蒋芸自己坐公交车,你驮我上学去咋样?”



我手一抖,差点没拿住筷子,惹的蒋大勇还朝我不满的横了一眼。



蒋欣脸色不变的撒娇道:“干嘛,芸芸姐是姐,我就不是啦,你到底愿不愿意载我啊?”



我心中狂跳不止,哪敢说不,连忙点头道:“愿意愿意,我骑车驮你好了。”



很快我就喝光了粥,一抹嘴,对小姨道:“我上学去了。”



小姨朝我使了个眼色,又把眼光看向了蒋大勇。



我咽了口吐沫,呐呐道:“小,小姨夫,我上学去了。”



蒋大勇咕噜一声,喝掉最后一口白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等等!”



我站住脚步等待,蒋大勇坐在位置上也不起身,顺手从满是油渍的裤兜里掏出一沓钱。



“按我跟你小姨说好的,从今往后你小子的学杂费药费就归老子负责了,这是这个月的一千块,你拿去买药。”



我迟疑了下,然后在小姨催促的目光中接过了钱。



“谢谢。”



我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别的。



蒋大勇哼了一声,摆手让我走,这时蒋芸蒋欣已经出了大门,在大门外等着我呢。



我赶紧回屋取了书包,推了车子往门外走,匆忙间一回头,就瞥到蒋大勇拽着正在收拾碗筷的小姨,笑嘻嘻的说:“这个不忙,你先跟我回屋再来一次。”



小姨压着嗓音嗔骂:“你也不怕累死喽?”



我赶紧加快脚步,不去联想他们回了屋后会干点啥。



院门外,蒋芸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等早班的公交车,蒋欣则跳上我的车后座,双手微微扶着我的腰,让我载她去学校。



可当我们的车子一拐过胡同口,蒋欣就变了脸,狠狠拧了我的腰肋一把,吩咐道:“停下!”



我疼的咧嘴,只好乖乖停车。



蒋欣跳下自行车,绕到我前头,朝我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拿出来吧,一点都不自觉。”



我犹豫了一下,极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蒋大勇刚给的钱,数出五张递到蒋欣的手上。



蒋欣飞快的数了一下,然后装进自己的书包,我以为这就完了,没想到她紧接着又从书包里掏出一件东西来,甩手扔给了我。



我接到手里一看,被那玩意血红的颜色吓了一跳,然后有些不解的看着蒋欣。



蒋欣指了指我手里的塑料袋:“我让你帮我干的第二件事,就是把袋里边的东西给我放到高二一班,第四排,中间靠右的座位上去,记住了,一定要把它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再塞到椅子的座垫下面,还有,不能让人发现是你干的,干好了我可以给你奖励,干砸了,我要你好看!”



这一上午,我都魂不守舍,课根本没听进去,脑子里总在想蒋欣到底要搞什么鬼,蒋欣的命令我也不敢不听,而且,她能给我什么奖励,难道……一想到她背对我撅起,以及那绿裙下的风光,我就浑身燥热难耐。



第三节课结束,学校按惯例做课间操,所有学生都自发的随着铃声出了教室去操场集合。



我故意磨蹭不走,等到楼道里已经寂静无人时,才飞快冲上二楼,直奔高二一班,一眼就找到目标桌椅,然后从裤兜里掏出蒋欣给的东西,忍着恶心打开塑料袋,把里边那一块侵染了很多猪血的薄薄海绵拿出来,按蒋欣的要求把东西放好,然后飞奔下楼跑到操场上,凑到我们班人后边,跟着做起了操。



课间操之后,直接就是第四节课,熬过这节课后,就是去食堂吃饭的时间了。



我跟往常一样,坐在面对门口的角落里,心不在焉的吃着饭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里越来越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个预感随着一个女孩走进食堂后成为现实,她正是上身穿着校服衬衫,下身穿了一条过膝白裙的蒋芸。



长发过肩,气质如兰,自带主角光环的女神,说的就是蒋芸这种女生,所以她一进来,就有很多男生停下筷子,朝她行注目礼,更有一些女生把羡慕嫉妒的眼神偷偷瞥向她。



可随着蒋芸的脚步走过,她身后却不时的响起惊呼声,我还在奇怪呢,这帮屌丝是不是没看过美女啊,怎么大惊小怪的,直到蒋芸微笑点头从我的位置经过直奔她姐姐蒋欣那桌时,蒋芸身后的惊呼怪笑声已经响成了一片,我随着大家的目光扭头往蒋芸身后望去,顿时如遭雷击一般站了起来。



只见蒋芸那条白裙子上,赫然在双股之间,甚至是整个臀下的位置,都印着一片猩红发暗的血迹。



下一秒我就反应过来,高二一班全是尖子生,恰巧蒋芸也在那个班,原来蒋欣让我干的龌龊事竟是针对她亲妹妹的,这女人真他妈丧心病狂。



我一边在心里大骂蒋欣,一边解着身上的衬衫,朝着仍不知情的蒋芸冲去。

这时候蒋芸也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她慢慢转过头,就发现大家都停下了吃饭的动作看着她,甚至有那好事的男生都站了起来,嘴里还含着一大口饭菜,瞪圆了眼珠子盯着她身后。



蒋芸疑惑的原地转了一圈,脸色惊疑不定的自语:“你们看啥呢,我有什么不对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不到十米的距离,同时解下长袖衬衫上的最后一颗纽扣,想先用衣服裹住蒋芸的裙子,把她臀部上这一大块刺目的血迹给裹住了再说。



可就在我冲到蒋芸身前时发生了意外。



一个斜刺里冲出来的黑影,以比我更快的速度,也是双手大张撑着一件衬衣,朝着此时已是目瞪口呆的蒋芸腰上裹去。



我在急切之下,根本刹不住脚步,嘴里只能来得及叫声哎呀,就轰然跟对面来的黑影撞在了一起。



噗通,咕咚!



我们两个光着膀子的男生撞在一起,互相叫了句卧槽,就齐齐倒在蒋芸的脚下。



蒋芸彻底麻爪了,看看我,又看看那个一身白净肌肤,长得十分帅气的高个男生,呐呐问道:“林枫,陈默,你们在干什么呢?”



叫林枫的男生呲牙咧嘴瞪着我,闻言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尴尬道:“蒋芸,你裙子后边脏了,我想给你围上来着,这小子可能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撞了一下。”



蒋芸一听脸色大变,本来她好像还想问我撞在哪里疼不疼,现在也顾不上了,惶急之下她猛的原地蹲下,小脸煞白的朝我们问道:“是……是怎么个脏法?”



没等林枫说话,我就咬牙忍着剧烈撞击后的眩晕不适,从地上爬起,拿着自己手里的白衬衣围在了蒋芸的纤细腰肢上,同时在她耳边小声说道:“芸芸姐,是很大一片红色的,像,像是血迹。”



蒋芸猛的一下俏脸通红,随即又摇头不信道:“不可能,绝对不是我的那什么,怎么会?”



林枫见被我抢了先,眼里的不甘和怒意一闪而过,此刻也闷头爬起,有心把手里的衬衣再给蒋芸围上一道,可又显得太过刻意了,所以他犹豫了下就放弃了,随即眉毛一扬的对蒋云柔声道:“芸芸,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蒋芸一皱眉,似乎对被林枫称呼芸芸有些反感,但赶上这么尴尬的时候,她也没说什么。



她只是抓着我的衬衫摇头,然后看着我问道:“陈默,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我好像没法坐公交车了,你也用自行车驮我一次?”



林枫被毫不留情的拒绝,再加上他出场较我晚了一步,此时又是摔跤又是光着膀子拎个衬衣戳在旁边,顿时闹的一脸通红极为尴尬,可他似乎很喜欢蒋芸,完全对她生不起来气,只是把不满和忿恨都转嫁到了我的身上,随着围观学生越来越多,大家发出起哄调侃的声音越来越大,林枫眼中的恨意也越来越盛,看向我时,越发的凌厉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702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