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大全 » 正文内容

大唐双龙误入桃花深处然心|蛇交两根灌满BL高肉

时间:2022年07月11日 9:57:51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次
[导读] 一路上,我边开车边用纸巾擦着血迹,心里的怒火愈演愈烈,纹身男子的话在我脑海里不停的响起。可以啊,顾莹莹,你他娘的竟然叫黑社会打我!很快车子就开到了楼下,我开了门直奔二楼,找到顾莹莹住的房间后,我正要冲进去找...

一路上,我边开车边用纸巾擦着血迹,心里的怒火愈演愈烈,纹身男子的话在我脑海里不停的响起。
可以啊,顾莹莹,你他娘的竟然叫黑社会打我!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楼下,我开了门直奔二楼,找到顾莹莹住的房间后,我正要冲进去找她理论,却听到一连串的喘息声。
“嗯,啊,哦,宝贝,你好厉害啊!”
“不行了,来了,来了……”
是顾莹莹的声音!
我就是再傻也能听出里面的人是在干什么了,想不到顾莹莹居然把人带到家里来做那种事情!
一时间,这突然的一幕把我的怒火给浇得一丝不剩,与此同时,我的心里涌现出一股屈辱!
之前我跟她相处的时候,要什么给她什么,结果连她的手都没碰过,更别提那种事了,转眼,人家就跟别人勾搭上了,还把人带到了家里来,明目张胆的做。
好啊,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然把你迷得神魂颠倒,我暗自咬了咬牙,站在门口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响。
伴随着一道高亢的声音,房间里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了,过了好久,我听到从房间里传来一道娇笑声:“亲爱的,快十一点了,你那个便宜继父应该快回来了,我得走了!”
“宝贝,别走嘛,什么便宜继父啊,就一傻逼而已,再说他人现在说不定在医院呢!”随之响起顾莹莹的声音。

 文学

听到这里,我先是一怒,已经可以肯定刚才打我的那几个家伙必然是顾莹莹请来的。接着我就有些懵逼了,因为房间里和顾莹莹说话的竟然是一个女人,至少是女人的声音。
意思就是房间里有两个女人,有没有男人我不清楚,如果有男人的话,我更加的不屑顾莹莹了,两个女人共同伺候一个男的,别提有多恶心,但如果就只有两个女人的话,那么就说明我刚才听到的动静都是这两个女人搞出来的。
也就是说,顾莹莹是同性恋!这个猜测令我有些瞠目结舌。
“算了,我回去了,一会儿你妈回来了看到不好!”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屋里就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貌似是在穿衣服。
“宝贝,你的皮肤好白啊,真羡慕,快告诉我你用了什么秘方!”
“我还羡慕你的胸大呢,老实交代,是不是让你那个前男友给你催大的!”
“他啊,就一个废物,被老娘耍了那么久,连老娘的手都没有碰过!”
“坏死了,别碰哪里,咯咯!”
两个女的硬是在里面打闹了起来,在听到顾莹莹说我是废物时,我心里就更气了,不过我硬是强忍着没发作出来。
眼看她们快要出来了,我看了看周围的情景,由于顾莹莹的卧室是靠着阳台的,阳台单独有道门,索性我就跑到阳台的后面,隔了一段距离死死的盯着顾莹莹的房门。
之后没过多久,伴随着越来越近的笑声,然后我就看到门被打开了。
首先出来的是一个身着红色长裙的女子,一米七左右,典型的瓜子脸,皮肤很白,人长得也很漂亮,如果说顾莹莹是一株兰花的话,那么这个女的就是一朵玫瑰了,而且还是红玫瑰,一言一行间无不流露出迷人的气质。
她的裙子似乎是没整理好,胸前露出半坨雪白,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女子打量了周围后,回头见到顾莹莹也出来了,说了一句:“亲爱的,我走咯,改天你来找我,对了,还是打电话给你那个便宜继父吧,他这么晚没回来,要真出什么事就不好了!”
“哼,他就是死了也跟我没关系!”顾莹莹冷哼了一声,对于我的处境却是心知肚明。
“亲爱的,你好坏哦,咯咯!”女子捂嘴娇笑了声,竟然和顾莹莹接了一下吻,还顺带在顾莹莹的**捏了一把,然后就笑着下楼出门了。
听到顾莹莹咒我死,我一时间没忍住,下意识的踹了一下墙角,发出的响动吓了我一跳的同时也惊到了外面的顾莹莹。
“谁?谁在哪里?滚出来!”顾莹莹脸色一变,边说边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眼看自己实在是躲不过去了,我只好主动走了出来。
“是你?”等看清楚是我,顾莹莹先是松了一口气,继而像是被戳破了什么秘密似的,神情紧张的看着我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刚才的你都看到了?”“没错,我都看到了!”见到她紧张成那样,我心里涌现出一股报复感,冷笑道,其实我的目的是想通过这个要挟她,让她以后对我的态度好点,不至于像之前那样跟仇人似的。
“陆宇,你个不要脸的贱人,废物,垃圾!”
谁知道,顾莹莹听了后脸色狂变,情绪失控的走过来就甩了我一巴掌,嘴里恶毒的咒骂道。
先是找黑社会报复我,现在又打我耳光,我一直压在心里的愤怒和尊严轰然爆发了,当时我满眼通红的瞪着她。
看到这个样子,她显然也被吓了一跳,色厉内荏的问我想干什么!
我怒吼了一声,一把抱住她,不管她的疯狂厮打走进她的房间,重重的就把她扔在了床上,然后我整个人就压了下去。
不停的撕扯她的衣服,不停的用嘴噙着她。
她使劲的挣扎着,挣扎得越奋力,我心里越是开心!
你不是喜欢欺骗我的感情吗?你不是一直都看不起我吗?你不是叫黑社会报复我吗?
现在看谁报复谁!
当时我整个人几乎完全失去了理智,只知道本能的积蓄手上的动作!
顾莹莹在见到自己挣不开后,脸上布满了绝望,失声痛苦了出来:“我错了,陆宇,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错了!”
我这个人有个缺点,最见不得女人哭了,而且身下这个人还是我曾经深爱过的,于是,伴随着哭声的响起,我脑海里的邪念消失得一干二净。
刚清醒过来,我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的事情,只见顾莹莹上衣的纽扣完全被我给扯断了,她里面是镂空的,一时间,露出平坦的小腹,黑色的蕾丝,还有……
眼前的一幕刺激得我产生了生理反应!
“你要真的想做,我把安琪给你行不,我不喜欢男人的啊,求求你了,放过我好不!”感受到我身体的异常后,顾莹莹更加的害怕了,止不住的求饶道:“安琪就是刚才那个女的,她比我漂亮,而且不嫌弃男人,只要你放过我,我把她撮合给你!”
我强行控制着自己把目光收回来,摒弃掉脑海中的杂念后,从她身上起来,转过身走出了房间,身后传来顾莹莹的哭泣声。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一直到了很晚,王艳才自己打的回来,兴许是太累吧,她并没有发现家里的异常,而是洗漱完毕后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兴许是因为这件事的原因吧,之后的几天我都尽量避免自己和顾莹莹接触,心里负罪感满满的同时也提心吊胆的,好在的是她貌似没有和王艳说这件事。
偶尔顾莹莹看到我时,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嘲讽我,打击我,我以为她转了性子,谁知道,一切都是我多想了!
那天晚上,刚好轮到我值夜班,我去足疗会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正当我收拾好家伙,准备去给701号包间的客人做足疗时,经理玲姐找到了我。“018号,先不做701的服务了,你去666号包间吧!”玲姐说。
018是我的工作编号。
我一愣,有些惊讶的问她,666号包间不是丹丹姐做的吗?
会所有专门规定,像是666,888号这样的包间是至尊会员包间,专门给重要客户做服务的,其中666是给女客户,而888则是给男客户,能在这两个包间里享受服务的人非富即贵,都有专门的高级技师负责,而且技师们在做服务的时候全部要带上面具。
玲姐叹了口气说68号女技师丹丹今天有事请假了,刚好又赶上转班,大部分女技师都还没来,而666号包间的女客户又不停的催,没办法之下,只好让你去顶替了。
一开始我是不愿意去伺候这群脾气臭,还有钱的金主的,要是有哪点做得令她们不满意的话,少不了给自己小鞋穿,可是玲姐却向我承诺说,我只做这一次,只要过得去就行了,到时候她不但会给我涨工资,还要升我为中级技师。
思来想去,最后,我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反正是带着面具而已,哪怕出了什么事情,那些老板也不认识我。
当我带着面具,端着木盆推开666号包间的时候,瞬间就呆住了。
因为里面的两个女客户竟然是顾莹莹和那个叫安琪的女子,两个人在包间里各种亲密,衣衫凌乱的。
她们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发现我在这里给人做足疗?
我当即想抽回腿离开,可是却被安琪给叫住了。
“帅哥,别走啊!”
我不想理会她的话想直接出去,可却看到经理玲姐不停的在包间的外面冲我使眼色,示意我进去。
当时我可谓是进退两难,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按理说如果顾莹莹她们不可能知道我在这里上班啊,再说了,就算知道也没事,毕竟我戴着面具,只要不说话就没事。
这样一想,我心里就没那么紧张了,转身又走了进去,安琪挥了挥洁白的小手示意我过去。
“这个会所我们来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往常都是女技师给我服务的,今天怎么换成男技师了?”顾莹莹随意的打量了我几眼,皱着眉头说道。
由此可以看出来,她对于男人是真的厌恶。
这时候,玲姐走了进来,向顾莹莹各种解释和赔礼道歉,可顾莹莹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一旁的安琪掩嘴笑了笑说:“哎呀,亲爱的,没什么的,大不了让我先做就是了!”
顾莹莹脸色不好看的点了点头。
放好木盆,倒入牛奶等东西,然后安琪就把脚伸了进来!
近距离观察之下,我发现她的脚不是一般的漂亮,很白,又很光滑,尤其是指甲上还涂了粉色的指甲油,看上去说不出的吸引人。
一时间,我看得有些呆了。
“帅哥,姐姐的脚好看吗?”见此,安琪也不生气,晃动了两下脚,牛奶溅到了我身上。
顾莹莹则是冷哼了一声,说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我点了点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来,然后暗自吸了口气,缓缓把手伸进了盆中,轻轻的握住了安琪的脚。

那温润的触感刹那间让我心头一荡。
和我的尴尬相比之下,安琪就显得很自然,只见她扭头看着顾莹莹问道:“亲爱的,咋了这是?我怎么感觉你突然间对男人充满了怨念啊!”
“哎,你不知道啊,那天你在我家的事情被陆宇那个贱人给看到了!”顾莹莹叹了口气。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惊,慢慢竖起了耳朵。
安琪撇了撇嘴,丝毫不放在心上:“看到了就看到了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说着,令人脸红的一幕出现了,安琪竟然把她的脚从木盆里抬了起来,然后放到我的大腿上,不停的磨蹭了起来。
瞬间,我的身子崩的很紧,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僵硬了起来,我抬头看了眼安琪,发现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她脚上的动作也越来越过分了,慢慢的移向我的大腿内侧。
强烈的触感让我下意识的就产生反应,我的脸也在那一瞬间变得通红,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安琪似乎没注意到我身体的变化,继续伸着脚往里探索。
“噗通!”
顿时我整个人往后摔倒在了地上。
见此,安琪总算是收回了脚,捂着嘴娇笑个不停,而顾莹莹则是一脸的鄙夷。
从来没有人这么戏弄过我,脸红的同时我心里生出一股强烈的屈辱感。
我重新坐回凳子上后,又听到顾莹莹说:“问题是那个贱人那天还对我乱来,差点让他得逞了,琪琪,而且他还想打你的主意呢!”
好你个顾莹莹,我什么时候打安琪的主意了,我心里暗恨不已。
“好啊,让他来呗,老娘洗干净了等他,体位姿势任他摆!”听了顾莹莹的话后,安琪非但不生气,还兴趣盎然的说道。
嗡!
安琪的话令我脑子一炸,想不到她竟然说出这么开放的话,也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她的性子本身就那样,不管怎么样,这句话对我的刺激不是一般的大。
“你是老娘的人!”闻言,顾莹莹伸出手不停的挠安琪的胳肢窝,惹得安琪娇笑不已,胸前的那对爆满摇摇欲坠。
继而,我又听到顾莹莹说:“不行,这口恶气我必须得出,亲爱的,你看这样行不,你假装勾引陆宇,等他上当了之后,我们就拿着证据说他试图**你,到时候陆宇还不是任由我们拿捏,让他往东他绝不敢往西!”
听到这个,我心里是那个气啊,手上的力道因此加重了不少,顿时引得安琪疼痛的叫了声,安琪低头看着我说帅哥,你是不是看上姐姐了,我下意识的想表明身份找顾莹莹算账,可仔细一想还是不敢,要是让她们认出了我,铁定会以为我跟踪她们。
见我不吭声,安琪就对顾莹莹说:“亲爱的,你坏死了,要是老娘被他得逞了怎么办,为啥不是你去勾引他呢,按理说你俩经常待在一屋,你更有机会啊!
“算了,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娘对男人没兴趣!”很快,我心不在焉的给安琪做完了足疗,接下来就轮到顾莹莹了,我端起木盆出去换水,一想到自己要去伺候顾莹莹,我心里就一万个不愿意。
在我回666号包间,路经888号包间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个穿着服务生工作服的男子偷偷摸摸的进了888号包间。
是李伟,我们会所的服务员。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跟了上去站在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事情怎么样了?”
“炮哥,你放心,你给我的药,我都放在了666号包间那两个女客户的饮料里面,不过这钱……”是李伟的声音。
“哼,老子还会少了你那点钱,一会儿等我进666号包间后,你给我守住门口,不要放任何人进去,到时候给你双倍!”
“顾莹莹那个贱人,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敢跟我作对,简直是找死,她不是不喜欢男人嘛,老子偏要干她!”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惊,很明显,是顾莹莹得罪了这个叫炮哥的人,然后炮哥收买了我们会所的服务员李伟,让他在顾莹莹的酒水里放了迷药,然后炮哥想对她们乱来!
这时候,里面又响起炮哥的声音:“行了,你快出去准备吧,让人看到了不好!”
闻言,我急忙躲到了隔壁的杂物间,假装找东西的样子,果然,我刚一进去,就透过窗户看到了李伟从里面走了出来。
李伟看到我也是一惊,继而朝我打招呼道:“宇哥好!”
我试探性的问他,阿伟,啥事儿这么开心啊,瞧你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了,李伟急忙止住了笑容,说没事儿,就是兄弟买彩票中了点钱,回头请宇哥吃饭!
说完后李伟就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在心里冷笑不已,中彩票?呵呵,要是没听到你们的对话,我说不定还真信了。
接着,只见从888号包间里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男子脸上有块长长的刀疤,看上去说不出的凶神恶煞,看到这人,我也被吓到了,我认出他好像是楼上KTV的老板,听说是混黑道的,势力很强大,上次我亲眼看到有个人在他们KTV闹事,结果硬是被这个叫炮哥的人给砍掉了一条腿。
由此可见,炮哥不是那种我能招惹的人。
炮哥装作若无其事的在楼道里打量了下,他也看到了我,不过没怎么多想,然后我就看到他朝着666号包厢的方向走去。
看到这里,我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我却生不出任何多余的想法,更别提向顾莹莹她们通风报信,要知道这个炮哥不是一般人,我要是得罪了他绝对没好果子吃。
再说,顾莹莹这么对我,我也没那个必要救她。
然后我就放下东西,回到了吧台的位置,点了一根烟,面无表情的抽了起来,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投向电脑屏幕,里面有监控,我能清楚的看到666号包厢门口那条走廊的影像。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炮哥走到了666号包厢门口,李伟那小子也跟了上去,两人好像在说些什么,李伟点了点头后,炮哥再次看了下走廊,推开666号包厢的门走了进去。为了照顾到客户的隐私,包厢里没有摄像头,我也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些什么,我们会所分两个服务区,共有两个红毯走廊,我有些不放心的走到另外一条走廊上,进了666号包厢对面的那个包厢。
大概过了两分钟左右,隐约间,我听到666号包厢里传来顾莹莹的惊呼声,以及炮哥得意的咆哮。
“赵大炮,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最好别乱来啊!”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贱人,给脸不要脸,现在知道怕了吧!
“啊不要碰我拿开你的爪子”
我在走廊听到顾莹莹无助的叫喊声,心中顿时软了下来,虽然顾莹莹对我无情,但我其实对她还存有一丝爱意。
炮哥的威名让我在门外举棋不定,我想起上次在楼上KTV一个闹事的小子被炮哥当场卸腿的场面,心中生出恐惧之感。
我贴着门听到丝袜撕裂的声响,炮哥在兴奋的大叫。
“求求你放了我吧!”
顾莹莹带着哭腔的乞求声传进我脑中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再也忍不住了。
我一脚踹开房门,看到顾莹莹上身衣物已经被炮哥扒去,现在正像个可怜的小兔子一般拼命用手挡住胸前,**的迷你短裙也不知去向,只穿有一条性感的丁字裤,黑色丝袜被撕的一片一片,光洁的大腿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诱惑的光芒。
炮哥裤子都脱到腿根了,见我突然闯入,也是吓了一跳,刚刚高昂的帐篷竟然瞬间倒塌了下去。
我进门时的热血气势在见到炮哥的壮硕身材后,顿时萎靡了不少,我站在原地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心里只想着炮哥见有人撞见这一幕后赶紧离开。
炮哥见我一身服务员打扮,脸上还带着面具,松了一口气。
“不长眼的东西,没看见我在办正事吗?滚”炮哥满脸横肉凶狠的对我吼。
我双腿一抖索,又想起被炮哥卸腿的那人,竟然转身不由自主的往门外走去。
“给老子把门关上。”炮哥以为我是无意闯入的服务员,也没和我计较,凶我一番就转身继续望着顾莹莹。
“别走,救命啊,这人要**我求求你救救我”顾莹莹哭着向我发出求救的呼喊。
我走到门前咬着牙,听到顾莹莹的哭声,那股炮哥给我的恐惧感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伸手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炮哥也没回头看我,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以为我已经出去了,实际上我还在房内,只是把门关上了而已。
“顾莹莹,我听说你不喜欢男人,只喜欢女人,想必你还是个没经人事的雏儿了,真是浪费了大好身材!”炮哥目不转睛的望着顾莹莹的大腿,口中发出得意的笑声。
顾莹莹半掩着身体,眼中带泪的望着我,一时不喊也不叫,只是拼命的发出乞求的眼神。
我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上,冲顾莹莹做出禁声的模样,顾莹莹心领神会。
“赵大炮,你知道我家是干什么的吗?”顾莹莹是聪明人,见我打算救她,在一旁赶紧转移炮哥的注意力。
“别以为认识东城的老五就可以威胁我,这里可是南城,就是老五来了,也得给我端茶倒水。”炮哥不屑的说,刚刚倒塌下去的帐篷又开始恢复气势。
我在昏暗的灯光下蹑手蹑脚找到一个洗脚的木盆,缓缓向炮哥身后走去。
顾莹莹还在和炮哥纠缠,炮哥好似很享受顾莹莹无助乞求的样子,加上刚刚关键时刻被我一惊,帐篷还没彻底恢复,一时也没有扑上去,只是时不时拨弄一下顾莹莹的脸蛋,发出得意的声音。
“既然赵大炮你下定决心了,那就”顾莹莹松开双臂,两只小兔子突然明晃晃的暴露在空气中,炮哥眼中精光一闪,下面的小帐篷陡然再度伸高。
“那就那就去你妈的吧”顾莹莹跳起身一脚踢向炮哥的下体。
炮哥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双手捂着他的小帐篷缓缓的弯下了腰。
我手里端着脚盆被顾莹莹这一举动吓了一大跳。
“顾莹莹你他妈嘶”炮哥疼的连话都说不利索,顾莹莹这一脚正中炮哥的命根,炮哥也是猝不及防。
“老子今晚非折腾你这个贱人到天亮不可”炮哥在地上滚了三圈后,似乎有些缓过神,他单手撑在地上想要爬起来。
顾莹莹在一旁急切向我求救。
“我也去你妈的吧!”我举着脚盆大吼一声直接朝炮哥的光头脑袋就是一砸。
“咣当!”木盆结结实实砸在炮哥的光头上,炮哥晃了晃身子然后倒了下去。
我看炮哥倒了下去,赶紧蹲**,我刚刚卯足了劲,担心这一下别把炮哥砸死了。
“还好!”我摸了摸炮哥的鼻子,发现还有呼吸,心有余悸的吐了口气,又站起身想叫顾莹莹快走。
顾莹莹赤身裸体的从床上跳下来,咬着贝齿弯腰就要去拿我刚刚砸炮哥的脚盆,准备再给炮哥来几下。
我想伸手抓住顾莹莹的手叫她快走,说实话我心里还是非常害怕的,现在双腿都在抖,却不想顾莹莹一个转身,我来不及收手,竟然一把抓到了顾莹莹的一只小兔子。
顾莹莹也是始料不及,身体敏感部位被我抓在手里,神情一愣,我俩双目对视,一时间房内竟如空气停止了一般。
“好柔,好软”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此刻只有手上传来的触感。
“好热啊”就在我和顾莹莹尴尬的时候,另一张床上的安琪迷迷糊糊的发出声音。
我意犹未尽的赶紧收回了手,尴尬的说:“赶紧走吧,外面还有很多炮哥的小弟,待会炮哥醒过来就麻烦了。”
顾莹莹回过神弯下腰去地上找她的衣服,我站在一旁用余光打量着顾莹莹那美丽的身体。
“真是好身材啊!凹凸有致,紧致细嫩”我以前和顾莹莹谈恋爱的时候,就无数次幻想过那衣服下包裹的美丽酮体一定是人世间少有的风景,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顾莹莹的丝袜被炮哥撕裂的一片片挂在腿上,现在肯定是不能穿了,她找回自己的上衣和迷你短裙,把丝袜从腿上拉掉,昏暗的灯光下一片白色闪光,就好像锡箔纸在反着光一般。
我使劲吞了几口口水,将目光挪移开来,此刻我下面的小帐篷也像刚刚的炮哥一样昂首挺立。
顾莹莹穿好衣服就走到另一张床上叫安琪,安琪因为喝了炮哥的迷药,此刻正昏迷不醒,口中一直喃喃道好热,上衣都被自己扒掉了,里面的内衣也不知道被自己丢到什么地方。
“怎么办?我朋友喝了炮哥的迷药,现在醒不了。”顾莹莹叫唤了安琪几声见没反应,只好求助于我。
我担心炮哥突然醒过来,现在这屋里肯定是不能待了,刚刚只是运气和顾莹莹机灵,要是正面和炮哥对上,就是2个我,也不一定是炮哥的对手。
“还能怎么办,我来背她走吧!你快给她把衣服穿上。”我催促道。
足浴房的房内为了增加情调和做一些不能说的羞羞事,一般都是暗色的灯光,顾莹莹给安琪的衣服穿好,却始终没有找到安琪的内衣。
“别找了,衣服穿上就行了。”我有些着急,走到床边一把将安琪从床上抱起。
顾莹莹跑到门口拉开房门偷偷向外看了几眼,说:“走廊没人,我们快走。”
我双手抱住安琪快步向外走去,到了走廊我叫住顾莹莹,想起刚入职时的消防培训,便叫顾莹莹跟着我走消防通道,那里一般不会有人。
顾莹莹跟着我从消防通道往楼下走去,安琪1米68的身高,体重大概110斤,我刚刚走不到三分钟双臂就开始乏力,虽然是大美女,但这样抱着快步走,还真挺考验臂力。
安琪也不知道喝了什么迷药,口中一直在轻轻发出哼声,听的我意乱情迷。
“要歇歇不行了”我红着脸喘着粗气,抱着安琪坐在楼梯一处。
顾莹莹只好停下,站我身边,她一直盯着我的面具,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啊”
安琪轻哼的声音突然变的大了起来,还伸出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
我听的脸更加红了,下面的小帐篷顶在安琪的腰身,感觉全身像是在被电击一般。
走廊处突然传来几个人说话的声音,我担心是炮哥的人,便伸出一只手捂住安琪的嘴,不再让她发出声音。
“这次真的多谢你了帅哥。”顾莹莹在我身边坐下,开口向我道谢。
“没事,谁遇上都会帮忙。”我结结巴巴的回应着顾莹莹。
我断断续续的说话,其实不是在喘气,只是我刚刚捂着安琪嘴上的那只手,此刻正在享受着有生以来最大的快感。
安琪也不知道是不是口渴了,我刚把手放到她的嘴边,她便伸出香舌,像猫一样不断的舔着,现在已经含住我的一根手指在不断吮吸。
酥麻的感觉遍布全身,我的手指黏糊糊的不断被温暖包裹。
“好了吗?”顾莹莹侧耳听了一下,外面说话的声音已经消失,便问我歇好了没。
“再等等”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7231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