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宝宝你的小樱桃好可爱_接电话忍不住叫出声来

时间:2022年11月19日 10:44:37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次
[导读] 在我家棚顶上,果然飘着两只阴鬼。那男鬼长得很凶恶,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太阳穴直贯到下巴颏。那女鬼却相当的好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起一层雾。最奇怪的是,女鬼身上居然没穿衣服,就这么光着身子,就这么清楚...

在我家棚顶上,果然飘着两只阴鬼。

那男鬼长得很凶恶,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太阳穴直贯到下巴颏。

那女鬼却相当的好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起一层雾。

最奇怪的是,女鬼身上居然没穿衣服,就这么光着身子,就这么清楚的呈现在我眼前。

“咦?他这么快就开了天眼?”

“看来赵寡妇说的没错,这小子的资质,果然是出类拔萃啊!”

“不行,我得赶紧走了,我觉得有些危险!”

那男鬼似乎胆子很小,嘟囔了几句后,嗖的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女鬼却不肯走,忽悠一下、飘荡到我身前,眼睛里闪烁着好奇之色。

妈了巴子的——

你瞅我、我就瞅你。

反正有赵寡妇在,我怕个屌?

这会儿,赵寡妇拉上了窗帘,又去了趟外屋。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一天接了一个30厘米的客人

我则是咔着眼睛,把女鬼从头到脚、打量个遍。

这小妞儿,属于娇小玲珑型的,身形可袖珍了。而两条腿儿,却是笔直笔直的,

发现我在看她,对方也不害怕,反而咯咯咯的笑着,不停的转身,似乎想让我看的更仔细些。

我纳了闷,心说脏东西都这么开放嘛?都不怕被别人看?

此外,脏东西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吓人啊。

天眼望去,它们和普通活人没什么两样。

片刻后,赵寡妇回到里屋,把一套被褥铺在了炕上。

我有些发蒙,问道:“赵姐,你这是要干啥?”

“干啥?当然是干一些你们老爷们都爱干的事儿呗!”赵寡妇说道。

说话时,赵寡妇就拉扯我,想要帮我摘巴衣衫。

我推脱两下,说道:“咱们还是先做点饭吃吧,我肚子都饿了。”

“再说了,屋子里还有个女鬼呢,我别扭啊!”

我琢磨着,赵寡妇是不是被我给整上瘾了?

她就这么想跟我滚大炕?

赵寡妇把我扑倒在褥子上,笑呵呵说道:“呦——你饿啦?那正好,我来喂你!”

“至于女鬼……就让它随便看嘛!看着看着,你就习惯了。”

我搞不清楚,为啥赵寡妇的力气那么大。

我都使劲儿挣扎了,结果到底没扯过她,让她把我摘巴的,溜干净!

没一会儿,赵寡妇摘掉了外面的短袖和短裤,露出她里面的贴身衣物来。

哎呀妈呀——这些贴身衣物,简直太不正经了。

瞅瞅还是半透明的,隐隐约约的。

还有小裤,那是啥玩意儿?

那是正儿八经的裤衩子么?

要我看,那就是几根细带子,胡乱的系在一起,就一块巴掌大小的布。

这会儿,赵寡妇就完全占据了主动,可要比在苞米地时,大胆多了。

整个过程,那女鬼就半飘在空中,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被赵寡妇这么一整,我还能控制得住?

别说是有一只女鬼盯着我了,就算满屋子全是鬼,我都该做啥、就做啥。

农妇有山泉,技术还特么全!

只要是个正常的老爷们,那甭想抵抗的住。

——

——

赵寡妇在我家住了七天。

这些日子,只要我还行,她就想方设法的勾搭我,让我贡献粮食。

现在,我一想起那方面的事儿,我都想吐!

我都没法正常走道了,清一色得扶墙。

就连上厕所,我都是蹲着的。

赵寡妇还逼着我,开始学习《阴阳》,从里面的劝鬼篇开始,练习那些拗口的咒语。

我觉得,嘴里的舌头,好像都打成了个中国结。

不过,练习咒语的好处,也是很明显的。

从那之后,我家屋子里,再没出现过阴鬼。

按照赵寡妇的说法,咒语念动时,会沟通天地法理,对阴鬼形成强大的威压。

随着咒语的不停念动,那威压还会不断叠加,最终就会逼迫阴鬼远去。

“大刚,到今儿个为止,我身子里那些残留的道行,就都转移到你体内啦!”

“往后,滚大炕的事儿,我不会再为难你!”

“不过你要注意点儿,道行入体,你身上的阳气就会格外的旺盛,对小娘们有强烈的吸引力。”

“你可别拈花惹草的,整出一身病来呀!”赵寡妇说道。

我翻了翻眼根子,心说啥意思?

有了道行之后,我还成了香饽饽了?

我才不信呢!

白天,我躺在炕上,歇息了一整天。

赵寡妇说话算话,果真没再勾搭我。

等到傍天黑时,我不仅变得生龙活虎的,反而感觉体内的力气,好像比以前更大了。

“喂——大刚,大刚……你在家没?”

我正在练习劝鬼诀,这时院子外响起熟悉的声音,却是我发小胡小闹过来了。

看见赵寡妇待在我屋子里,胡小闹就干笑了两声。

他笑的可贱了,把牙花子都翻出来了。

“干啥?你有事儿?”我问道。

胡小闹没着急回答我,反而拉着我来到了屋外,像是要刻意避开赵寡妇。

“行啊你,村儿里有传言,说你把赵寡妇给吃独食了。”

“这么一看,传言果然是真的啊!”胡小闹说道。

让他这么一说,我肚子里就泛起一股苦水。

妈了巴子的——

吃独食儿,听起来挺好听,可让你一天七八次,你试试?

也就是我现在恢复过来了。

要是昨天这工夫,我抬眼皮都嫌累。

“赶紧说正事儿,你过来找我啥事儿?”我问道。

我跟胡小闹是光屁股长大的,只要有他掺和,那准没好事儿。

什么打架斗殴啊,去水库偷鱼啊,戏耍小娘们啊……

我俩在村儿里,都快成了万人烦了。

“嘎嘎——当然是好事儿啊!你知道不,今晚儿李老师要去锅炉房洗澡。”

“我听她跟烧锅炉的二大爷打招呼了,让他把水烧好,晚上七点左右,她就过去。”胡小闹贱兮兮的说道。

李老师……要在锅炉房洗澡?

卧槽——这个可以有哇!

我回屋跟赵寡妇打了声招呼,随口撒了个谎。

而后我和胡小闹两个,着急忙慌向着锅炉房方向而去。

胡小闹说的这个李老师,她叫李芬芳,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农小教英语。

当年读小学、初中,我俩都在一个学校。

这小娘们外表上看斯斯文文的,实际上,她可特么坏了,又属于闷骚型。

记得上小学六年级那会儿,李芬芬就开始早熟。

她答应我们班级的男生,可以数她裤衩上的点点,一秒钟一块钱。

那家伙,那钱都让她赚翻了。

后来我也想数点点,就省吃俭用的,攒了半个月的零花钱,一共五块钱。

等第二天找个没人的地儿,她让我数点点时,我才发现,那裤衩子上全是特么黑点点。

乍一看,就跟斑点狗似的。

我这人死心眼儿啊,愣是咬牙全部数完。

结果……麻痹的,超时间了。

我欠她五十多块!

我兜里也没那么多钱啊,只能暂时欠着。

李芬芳这就不高兴了,扬言要找人削我,说一定要把我脑瓜子打放屁。

那天周末,我在西山腰正在放大鹅。

李芬芳果然领了七八个外校生,把我围在中间,给我好一顿圈踢。

在李芬芳的指挥下,他们下手可狠了,等我爬起来时,一走路都直画圈!

我家大鹅,还被李芬芳给揍丢三只呢。

所以说,一提起李芬芳,我就恨的压根直痒痒。

“小闹,你的智能手机带着没?”我问道。

看到他点头后,我就挥了挥拳头,心说李芬芳,你给我等着。

等会儿老子非得把你全套镜头录下来。

我让你当老师?

我看你哪儿湿?

……

胡小闹的消息果然靠谱。

七点钟一到,李芬芳如约而至。

我猫在锅炉房的屋顶上,掀开半片残破的瓦片,眼睛一眨不眨的手机屏幕。

摄像头的焦点,就集中在下面的水池上。

李芬芳的手里,拎着个黑色的小皮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装着什么。

等她反锁了房门,试了试水温,她就开始摘巴衣服。

没一会儿,她身上溜干净。

咕咚——

我偷偷咽了一大口吐沫。

我从来没有想到,这这丫头居然这么有料!

她的皮肤很白,白的像是冬天里的大雪片子。

那绝美的上围。

当时就把我我惊的手一抖,智能手机差点儿没掉进水池子里。

我勒个去——

这发育的也太好了……要是能凑上去,估摸着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就得被闷死。

摘巴干净之后,李芬芳慢慢滑进水池里。

她在脑后挽起一个马尾辫儿,而后拽过那黑色的包包,从里面往外掏东西。

我以为她是要拿面膜啥的。

结果……尼玛是玩具!

她差点儿没晃瞎我这双钛金琉璃眼!

自打成为教师以来,李芬芳一直冷冰冰的,给人一种很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而且到现在,她都没处对象,始终一个人儿过日子。

谁能想得到,她竟然有这么邪恶的一面?

接下来的场景,可就无比的刺激了了。

李芬芬轻咬着粉嘟嘟的嘴唇儿,随着她的抖颤,水池子里,激起一层层的水纹。

旁边的胡小闹,眼睛瞪的溜圆,似乎恨不得眼珠子能飞出来,直接飞到对方身上。

约莫五分钟过后,我以为对方已经完活。

谁成想,她居然再掏出一根狭长的玩具。

……

看李芬芳洗一次澡,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毁了我的五官。

足足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后,她这才消停下来。

让她这么一整,我又有些想念赵敏那小寡妇。

接下来,就没啥看头了,都是正常的洗洗搓搓。

我都打算喊上胡小闹,赶紧离开了。

便在这时,变故突然发生。

李芬芬愣了愣神,下一秒,哗啦啦……响起一阵水声,她居然整个人都滑进了水池里。

她的两手两脚,呈“大”字型撑开,幅度很大,而且用力的向身后弯曲。

“卧槽——大刚,她这又是玩儿啥花样?”胡小闹有些懵圈,问道。

我皱着眉头,说道:“她这不是花样。麻痹的——她这是招惹到水鬼了!”

没错,我的天眼清晰可见,水池子里,突兀的多出四个小人来。

它们每个能有擀面杖长短,海碗粗细,身子呈现半透明的颜色,和水色无比的接近。

要不是用天眼观察,都不容易发现它们。

赵敏说过,除了活人身死的变成阴鬼外,还有五行小鬼之说。

这水鬼,便是五行小鬼中的一种。

此时,李芬芳脑瓜子完全沉没在水池里,脸色涨的通红,咕嘟嘟——都喝了好几大口水。

要是再晚一会儿,估摸着她就要被憋死了。

想了想,我把手机扔给胡小闹,掀开瓦片,一咬牙、就跳进了水池里。

“庵嗡瀛泓骜……”

我嘴巴子里,发出一个个晦涩的音节,正是赵寡妇逼我练习的那些咒诀。

当咒诀脱口而出时,它们凝聚成一个个金色的“卐”字形,分作四个方向,朝着水鬼逼迫过去。

“不好,有阴阳先生!”

“撤,赶紧撤!等下次有机会,再嫩死这贱娘们!”

那四个水鬼相当的滑头。

刚一听到我念动咒诀,它们就见机不妙,嗖嗖几下,溜的一干二净。

我怀里抱着李芬芳,让她的脑袋浮出水面。

我的大手却正好抓在她的胸口,感觉可软乎了,就像揉着两个大面团。

李芬芳的眼睛紧闭着,明显是呛了水,暂时昏死过去。

想了想,我就打算给她做人工呼吸。

就算以前我俩有过仇恨,可也不是啥大仇,我总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低下头,眼瞅着都要贴近她的嘴唇子了。

突然间,门外响起二大爷的声音。

“喂,喂——李老师,你在里面折腾啥呢?是不是出啥状况了?”

“喂,喂……”

连续喊了两声,就听木门发砰的一声门响,却是让人从外面给撞开了。

这下可是十分的尴尬。

我怀里搂着李芬芳光溜的身子。

我还低着头,眼看就要贴上她的粉嫩嘴唇。

这镜头,不管谁看到,不都得误会?

二大爷愣了愣,旋即从旁边捡起一根管锹,朝着我后背就抡了过来。

“你个小瘪羔子——连人民教师你都欺负?你还有没有人性?”

我被气够呛。

老子难得发一回善心,结果,好心当做了驴肝肺。

兴许是吵吵巴火的动静太大,而李芬芳又没灌几口水,她呕吐了两声,悠悠醒了过来。

睁开眼,看到我把她抱在怀里,她顿时尖叫一声。

“啊——臭流氓!”

随后“啪”的一声响,她甩了我一个大嘴巴子。

这下我可真火了,随手把她扔进水池子里。

而后避开二大爷,七拐八拐的往家里跑。

麻痹的——我还不管了呢。

“大刚,你干啥这么慌里慌张的?”

回到家里,赵寡妇有些纳闷问道。

我没敢说实话,只是简单说:李芬芳遇到了水鬼,我帮了她一回小忙。

听我这么一说,赵敏就笑的格外灿烂,“咯咯咯……要不俺咋说,你的慧根很深呢?”

“这才学习《阴阳》几天呀,你都能独自帮人瞧病啦!”

夸赞两句过后,赵敏就趁着热乎劲儿,给我讲解五行小鬼。

五行分金、木、水、火、土,相应产生不同属性的小鬼。

它们借天地灵气孕育而生,各自占据一块地盘。

一般来说,要是不招惹它们,五行小鬼们绝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李芬芳能有今天这一劫,保不准她干了啥坏事儿,惹怒了对方。

我点点头,心说她爱几把咋招惹、就咋招惹,往后这事儿,我才不稀得管呢。

她就算被水鬼给强了,我都假装没看见。

妈了巴子的——

我好心好意想要救她,结果反被她倒打一耙。

你李芬芳用手摸摸屁股,看看你良心还在不在?

“对了,大刚,跟你商量件事儿啊!”赵敏忽然说道。

这些天,她一直住在我家里,估摸着,在村子里肯定招惹来不少是非。

以前是为了给我灌输道行,赵敏不得已而为之。

而现在,传功完毕,她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儿了。

不过,阴阳道行,讲究的就是阴阳调和,老爷们和小娘们之间爱做的事儿,时不时的就得整上一整。

赵敏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打算让她的亲妹子,过两天跟我见见面。

要是没啥太大出入,就让她妹子跟我处对象,往后就代替她、住在我家里。

等赵敏说完,我愣了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啥玩意儿?

把她的亲妹子介绍给我当对象?

我没听错吧!

先说我的个人条件。

我家里穷的叮当响,小偷要是进俺们家,都得哭着离开。

家里只有那一亩三分地儿,要是遇到旱涝灾害啥的,我都得吃土。

再说说我的长相。

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这些词儿,跟我都没屌关系。

就我这条件,赵敏为啥要把她妹子介绍过来?

这不是把她往火坑推么?

而且我估摸着,赵寡妇的底版长的这么好,她亲妹子应该也不差。

小娘们有那样的相貌身段,应该不愁找对象吧!

她这么做,到底有啥用意呢?

难道说——只是为了成全我,让我修炼阴阳术?

……

劝鬼篇之后,便是捆鬼篇。

阴阳先生需要薅下一根头发丝,迎风化作捆鬼索,将脏东西“拘”起来。

按照程序,对付脏东西,一劝、二捆、三驱、四杀。

这捆鬼篇,便是第二步骤,仍是心存善念,打算给脏东西留一条活路。

要是脏东西嘚尔喝不咬钩的,非要继续纠缠活人,那才会施出狠戾的杀伐手段。

这些次序,可是万万乱不得。

像五道荒沟村儿,也有一个阴阳师,她就可狠了。

她清一色杀鬼,见一个、弄死一个,一点余地都不留。

结果到现在,她才三十岁的年纪,瞅着却像是六十岁的老太太。

那脸上皱纹深的,蚊子掉进去,就甭想再出来,当场就得被她夹死。

在赵寡妇指点下,我练习了好一会儿捆鬼术。

可惜,我施出的捆鬼索,只有半米左右,而且只有小手指粗细。

就这长度,别说是捆鬼了,连阴鬼的边儿都碰不着。

我也不灰心,反正这才头一次练习。

赵敏说了,我头回施展捆鬼索,就能有这长度,天赋已经相当尿性了。

想当年,她学习捆鬼篇时,捆鬼索只有手指长短,跟我比差远了。

看过捆鬼篇,我随手向后翻了两页,忽然间看到一个很短的章节。

上面讲述的,是如何炼化阴网。

阴网,是由阴鬼所化,炼化过后,阴鬼便变身为一张薄薄的丝网,融入进我的身体里。

而后不管和哪个小娘们快活,都不用担心道行外泄,以免被阴损的小娘们,用邪门歪道夺走我的道行。

“我勒个去——这……还有这高科技呢?那你有没有炼化阴网?”我问道。

赵敏摇摇头,“我是个小娘们,哪儿用得着那东西呢?”

“我们都是只进不出的,只有你们老爷们,才会到处乱来,容易折损道行的。”

我翻了翻眼根子,心说这小寡妇说话,就是特么给力!

就她这神解释,我都应该给她点个赞!

晚饭过后,赵敏刚走,家里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李芬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8623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