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花卉知识 » 正文内容

娇妻被朋友RW日出白浆——书包网高H嗯啊怀孕

时间:2022年11月19日 10:45:5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次
[导读] 在我有所动作时,赵寡妇似乎也有些紧张,大口呼吸间,时不时把她衬衫领口撑的很大。以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里面的风景。恍惚的,我都产生种错觉、我好像闻到一股子奶粉味儿!想象着即将发生的事儿,我的心跳就更加厉害,兴...

在我有所动作时,赵寡妇似乎也有些紧张,大口呼吸间,时不时把她衬衫领口撑的很大。

以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里面的风景。

恍惚的,我都产生种错觉、

我好像闻到一股子奶粉味儿!

想象着即将发生的事儿,我的心跳就更加厉害,兴奋地、浑身都微微发抖了。

没吃过猪肉,我可是见过猪跑的。

这些年,我跟着发小胡小闹,没少干偷听偷看的勾当,所以对男女之事,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去年夏天那回,晚上八点来钟,正赶上李老三跟他对象俩,在挑灯夜战。

我勒个去!

想吃你胸前的红豆豆啥意思?学长把我带去厕所里那个了

李老三拎着他对象一条腿!

速度之快,都把我跟胡小闹两个瞅的,脑袋不停的左右扑楞。

等回到家,躺炕上睡觉时,我脑袋还在左右摇晃呢。

我还真清楚的记得,李老三一边冲锋,一边狠歹歹的说:“小娘们!嘿嘿——瞅我不干死你?”

人家对象想都没想,哼哼唧唧的说:“来嘛来嘛——人家现在就不想活了!”

……

所以我十分相信:老爷们和小娘们俩整那事儿,保准可得劲儿了。

要不,以李老三那搓衣板的小身架,能咬牙硬挺半个来小时?

而他脸上,又始终挂着那种既狠辣又猥琐的表情?

赵寡妇今儿个,只穿着一条浅粉色短裤衩,配合着她的白衬衫,愈发显得洋气性感。

不过这会儿,我一门心思惦记着吃了她,哪儿去管会不会弄脏她的衣衫?

我的大手,兵分两路。

左手攻上路,顺着她上衣就滑了进去。

那手感可好了,相当的细粉。

我的右手向下蔓延,贴近她的肚皮,轻轻一滑,就摸到了里面。

我刚要再进一步,却没想到,她咯咯一笑,两腿猛然并拢,两手撑在我的胸膛上,说道:“你先等会儿!俺有话说!”

我梗了梗脖子,顿时就有些冒火。

我心说,都到这关键时刻了,你还有个毛的话要说?

真要想说话,那等我进去的。

那时候我也拿话问你,我说:“你给我等着!瞅我等会儿不弄死你?”

你再回答:“来嘛来嘛——人家现在就不想活了。”

想着这些,我越发的难受了。

赵寡妇轻咬着嘴唇,像是摆出一副认命的姿态,小细腰却微微缩了缩,旋即用力一挺。

哎——哎卧槽!

这给我疼的,我脑门子的冷汗,刷刷就下来了。

我紧咬着后槽牙,丝丝哈哈、瞪着赵寡妇,说道:“你干啥玩意儿?先前你妖里妖叨的、勾搭着俺;现在,你又不想整事儿了?”

“不行,咱俩太不公平,弄或者不弄,全由你操控。你可真膈应人!”

说着话,我就想起身。

我觉得赵寡妇太坏了,把我肚子里的小火苗勾搭起来,却又不肯帮忙灭火。

啥玩意儿?戏弄别人有意思?

我心里同时又闪过一抹失望。

哎——我这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人家赵寡妇那么好看的娘们,会无缘无故的、把身子给我?

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

“瞅瞅你气的这小老样?气囊啥样、你啥样!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件事儿,你要是答应了,那我立马闭上眼睛,随便你咋折腾!”赵寡妇说道。

她的一只手死死抓住我的脖领子,像是生怕我离开。

另一只手,则是牵引着我的右手掌,轻轻刮我。

让她这么一挑逗,我顿时又来了电。

我说道:“你可别忽悠我啊!有啥事儿,你赶紧说!我保管一百个答应!”

像是在表决心,在说话时,我右手的大巴掌猛地一握,狠狠的表了一个态!

赵寡妇不知是舒服的还是疼的,娇嫩的身子一颤,轻轻打了个哆嗦,随后瞪了我一眼。

不过不管咋瞅,我都觉得她像是在对我抛媚眼儿!

“大刚,你也知道,我们女人家,身子骨娇嫩,扛不起大事儿!”

“从明年起呀,这附近的十里八村儿,可就要不太平喽!到时候,你能帮俺扛事儿不?”赵寡妇问道。

我想也不想,连忙点头,说道:“百分之百能啊!你放心,就算天塌了,我都能帮你顶着,保管不用你操心!”

那会儿,我是真急昏了头,脑子里,不知钻进去多少精神抖擞的虫儿,早就把我脑壳给磕懵圈了。

所以也没细细品味她话里的意思,我就迫不及的答应下来。

我的想法很简单!

不就是帮你家挑挑水、干干力气活儿么?那有个啥嘞?

我这年轻大小伙子,别的没有,就是力气足。

她要是肯答应,那我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去她家炕上干活,保准儿能把她整的嗷嗷叫!

赵寡妇嘻嘻一笑,说道:“那就好!不过,你还是当我面儿发个誓吧!”

我心说,小娘们就是磨磨唧唧的,随口发个誓,能管啥用?

前年夏天,我们村儿杜鹏和小燕两个,搭伙去外地买种猪。

等进了县城后,为了图省点钱,他俩就住进了一间宾馆。

当时小燕还有些不放心,当场让杜鹏发誓,晚上睡着后,可千万不能对她使坏。

杜鹏倒是真发了誓,祖宗三代决的,发的誓可毒了。

可结果怎么样?

前脚小燕刚睡着,他后脚就把自己刚发的毒誓抛到了脑后,立马就把人家给忙活了。

到现在,他俩的孩子都一岁多了。

所以在我看来,发誓就是放屁打鸟,没个几把准!

在我发誓过后,赵寡妇果然安静下来。

她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我忽闪忽闪的,还真是不再跟我整景儿了。

我笨手笨脚的赶紧下手,免得她再反悔。

等忙活的差不多了,我便撅头瓦腚、猛一拱身。

我朝着赵寡妇.....

我都没法用语言,来形容那会儿的感觉。

反正,可特么得劲儿了。

而且不知赵寡妇是不是天赋异禀,我总觉得,她那里凉嗖嗖的。

就好像,有一股股清凉的气流,随之传到了我的身子里。

我心里一乐,心说嘿!她这还自带解暑功能呢?

真特么高科技!

此外,她那肉嘟嘟的小嘴唇儿,我也没少忙活。

刚开始时,赵寡妇好像还有些小紧张。

慢慢的,她就进入了状态,紧紧的搂着我。

小嘴儿里还哼哼唧唧的,叫唤的可好听了。

……

十几分钟后,我的第一次就撑不住了,那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啊,我觉得浑身上下,可轻松了。

估摸着,要是在腋下插两只翅膀,我都能飞上天!

那一个下午,真叫一个快活。

等傍天黑回家时,我走一步、拄一下锄头,旁边还得有赵寡妇扶着我。

我两腿颤颤巍巍的、都快软成面条了!

等快要进村儿时,我把赵寡妇扑楞开,免得被外人看着。

“样儿吧你!还知道羞臊呢?那行,你慢慢走,等换过了干净衣衫,我再过来找你!”

说着话,赵寡妇在我屁股上猛拍了一把,差点儿没给我拍个前趴!

随后她才扭着翘臀,满心愉悦的先走一步了。

我咔了咔眼睛,心说听她话里的意思,貌似今晚还要再战?

这我心里可有些突突了。

好东西,吃一次两次的还行,要是吃的太多,那不得吃伤着?

心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我拄着锄头,慢腾腾往前挪。

从村子口到家里那两步道,我活拉用了半个来小时。

等进了屋、舒服的躺了下来,我便开始回忆跟赵寡妇的每一个细节。

慢慢品着这些细节,我又渐渐来了状态。

我琢磨着,等赵寡妇晚上九点来钟过来后,我要不要再跟她交一回手?

这次我换个新鲜的!

正想的过瘾,陡然间听到头顶响起个声音。

“就他这样的?明年能行?”

这声音听着是个男子动静,嗓门清脆响亮,在屋子里,都震荡出了回音。

我顿时就吓得一哆嗦。

不对啊,我回来时,房门明明是锁的好好地,咋会有人进来?

而且进屋时,我简单打量过几眼,也没发现有外人啊!

更奇怪的是,这声音是从我头顶传来的;而我头顶,只有一整面涂着白石灰的棚壁!

那里怎么可能藏着人?

想到这些,我的头皮就有些发麻,强扭着僵硬的脖子,向上看去。

果不其然,上面没人!

“你看,他还是个睁眼瞎!咯咯咯……这个有点儿意思,咱们往后,再不用担心被欺负啦!”另一个声音说道。

这是一个女声,话音柔柔腻腻,像是在撒娇。

明明挺好听的动静儿,可传进我的耳朵里,却是让我毛骨悚然。

我浑身汗毛、都快炸立起来。

这两个人是谁?

听着声音方向,明明在我头顶,可我为啥看不见?

难道说——他们是……

想到那种可能,我立马“嗷”的叫唤一声,身子里不知从哪儿多出一股力气,刷的一下从炕头蹦跶下来。

我火急火燎的想要向外跑。

可明明虚掩着的房门,猛然间关上。

猝不及防下,只听“砰”的一声,我的脑袋重重撞在了门板子上。

哎呀卧槽——

这给我疼的,只觉得头顶上火辣辣一片,我脖子好像都短了一截。

在我坐在地上、痛苦揉着脑袋时,身边像是刮过两阵小风,却带着一种阴测测的冷意。

周围的空气,仿佛随之降低了几度,让我感到些许清凉。

可等我反应过来,这清凉是怎么来的,我脸上的肉顿时抽了抽。

狠狠踹了几脚房门,居然没有踹开。

我有心想要爬回炕上,用被子遮住脑袋,可我两腿哆哆嗦嗦、软的根本就站不起来。

那会儿,我是真差点儿被吓尿了。

心脏砰砰砰——如同打鼓一样,蹦跶出极快、极有韵律的节奏。

我家隔壁,那得了脑血栓的荆长江,要是听着我此时的心脏节奏,估摸着都能跑丢。

我的气息明显不够用了。

就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前后挤压着我的肺部,让我喘不过气来。

眼前冒出无数的金星子,耳朵里也在嗡嗡作响,却不知到底是什么,在发出的声响。

……

不知过了多久,猛然间听到咣当一声,却是房门被人从外拉开了。

我又是吓了一大跳。

等抬起头,看清来人时,我顿时就鼻子一酸,有种眼泪汪汪的赶脚。

来人可不就是赵寡妇?

我就像个在外漂泊的流浪汉,终于碰到了一个老乡一般,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扑过去、一把搂住了赵寡妇。

亲人啊!

你来的可真及时!

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都得被吓出屎了。

赵寡妇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她用力挣了挣,发现我搂的很紧,她就把小手伸进我的后腰,用力拧掐我的细嫩肉。

“瞅你那损出!赶紧放开我!真要想整事儿,那也得闭了灯、锁了门才行啊!”

“你这屋子里通亮通亮的,你是想给外面路过的人,来段真人表演咋滴?”赵寡妇啐骂道。

我丝丝哈哈倒吸一口凉气,强忍着腰身传来的疼痛,死活就是不肯松手,心里却是有些来气。

我心说,我长得有那么渴吗?

你就看不出个眉眼高低,分不清我那是在害怕?

心里虽是这么想,可等张开了嘴,我说出的却是另外的意思。

“赵姐,你赶紧帮忙瞅瞅,我屋子里——是不是有啥脏东西?”我问道。

附近的十里八村儿,阴阳先生倒是也有几个,不过大家伙儿私底下议论,都说赵寡妇的道行最高。

经过她手瞧的病,就没有看不好的。

谁家要是遇到了脏东西,她简单念叨几句,烧些纸钱或者替身,而后铁定是手到病除,可尿性了呢。

所以,这会儿我可不敢得罪她。

我还要依靠她,帮我赶走这些邪祟呢。

“咯咯咯——原来你是听到了脏东西说话呀!啧啧……真没想到,你慧根深种,如此的有灵性。看来我一番栽培,心血真是没白费呀!”

明白了我的处境,赵寡妇也不再为难我,轻声安慰我几句后,她便扶着我坐在炕沿儿上。

刚才我的反应也是太强烈了。

想着道行高深的赵寡妇就在旁边,我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那双看似不老实的爪子,早就离开了她的身子。

“赵姐,我为啥能听到脏东西说话?你说的栽培,又是个啥意思?”

“你……啥时候栽培我了?”我深呼吸一口气,而后纳闷问道。

我跟赵寡妇同村这么多年,打交道的次数,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尤其是偷看她洗澡、被胖揍一顿之后,我就更不敢跟她朝面了。

就我俩这交往次数,她有机会栽培我?

今儿个下午,我俩在自家小块地里,倒是有过近距离亲密接触。

可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她不至于就把我栽培成功吧!

你就算栽颗葱,速度也没那么快啊!

我心里隐隐升起一种直觉。

可又绝不敢相信,那样的事情,会真的发生在我身上。

妈了巴子的——

这小娘皮的肚子里,到底在打什么小九九呢?

兴许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赵寡妇先是嘻嘻一笑,随后说道:“没错呀没错呀,当然是因为我的栽培了。要是没有我,你咋会开了天耳、听到脏东西的动静?”

按照赵寡妇的说法,打明年起,就是五百年一遇的大阴年。

当大阴年来临之际,需要一位顶天立地的阴阳先生,领着道门中人同力抗衡。

不过这事儿相当的危险,稍有不慎、便容易身死道消,永世不得踏入轮回。

在我们这些门外汉看来,赵寡妇的道行贼拉邪乎。

可实际上,她是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等大阴年一到,她是万万扛不住的。

于是精心算计下,今儿个下午,她就找到了我,让我拥有了道行,并引诱我立下誓言,再没了反悔的可能。

听完赵寡妇这番解释,我就跟被雷劈了似的,瞬间被雷的外焦里嫩。

娘了个大象鼻来——

我就说嘛,她妖里妖道的、为啥非要跟我整事儿?

感情她这是使了招乾坤大挪移,想把明年的灾难,都转移到我身上。

以她的能耐,都没把握应对那什么大阴年,我一个半路出家的二半啃子,就能扛得住?

靠,我要是能扛得住,荷兰猪都能上树!

我的脑袋摇晃的像拨浪鼓,苦着脸说道:“赵姐,你就别高抬我了,我哪是那块料?

“要不,你指点指点我,让我把道行还给你吧!”

“你让我赔你点儿钱都成!”

我是真心不想跟脏东西打交道。

那玩意儿,贼拉邪乎,一个弄不好,很容易惹火上身的。

听我这么一说,赵寡妇就狠狠瞪了我一眼。

“完蛋玩意儿!你把道行,当成是锅碗瓢盆了?都单向传给你了,怎么可能再还回来?”

“还有……我把身子给了你,那是你情我愿的,你给什么钱?你当我是小姐嘛?”

“你过来,我给你仔细说道说道,咱们出黑门,都有些啥规矩。”

随后,赵寡妇也不管我愿不愿听,她就叨叨叨的讲述起来。

自古民间有三出:出马、出道、出黑。

其中的出黑,说的就是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看似风光,能断阴阳、定风水、驱邪祟、化劫难。

可实际上,人前显贵、人后遭罪。

与那些邪祟打交道时,更是凶险万分,一不小心,就容易被牵扯因果、折损阳寿。

出黑一门说道极多,便是传功一途,便分作“面授身教”、“灌顶醍醐”、“杀取夺舍”、“阴阳倒流”等不同方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aiyyzx.com/8623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